当前位置: 剧奇吧 > 港台剧情介绍 > 使徒行者3电视剧

  第1集

  2019年,卓凯三年刑期结束。虽说狱中多受金青社的雷超照顾,交情也不错,但他毕竟是黑道出身,话别时,卓凯多少有些尴尬。有朋友自然就有敌人,崇联韦爷来找麻烦,双方一言不合险些动手。卓凯忙出面平息事端,但当年卧底崇联社致韦爷的幼子小荣无故身亡,这笔债只怕永远都还不清,也成为卓凯心中永远的痛。出狱后,卓凯与妻子莫羡睛以开咖啡馆为生。生活平淡,又不失幸福。不过按惯例,刑事情报科会对前高级警司卓凯进行跟踪调查,以防泄密,对此卓凯能理解。至于狱中受金青保护一事,卓凯问心无愧,也从无投靠帮派的念头。刑事情报科总督察章纪孜却不这么认为,金青在卓凯身上投资了三年,必有所图,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章纪孜不想打草惊蛇,不动声色的放走卓凯。从警局出来,卓凯去足疗店找老朋友薛家强。没想到,朋友没见着,倒是碰到了自称来讨工钱的店员豆豆。似乎是被豆豆一脸可怜相欺骗,卓凯扫了下豆豆提供的二维码名片。不知不觉被豆豆下了病毒,手机成了随身窃听器。卓凯上出租车,前往西贡,行踪立刻被刑事情报科掌握。谎称豆豆的情报探员阿兜回隐秘站点,向总督察章纪孜汇报刚才在足疗店的调查情况。柜台中有张发票,显示薛家强三周前购买了有定位功能的女式手表,怀疑与失踪女子朱倩有关。谁知章纪孜决定亲自监听卓凯,阿兜很不情愿的把监听器交了过去。章纪孜也没想到,他们这一套早在卓凯的预料之中。卓凯利用反向监听程序,将章纪孜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显然,除了章纪孜和几位高级警司,其他警员还不知道薛家强与朱倩均为警方卧底。卓凯巧施手段,利用手机信号窃取到机密卧底文件,得知薛家强和朱倩失踪前在查办一桩人口贩卖案。朱倩以应征模特的名义,通过经纪人混入犯罪组织。进了模特公司后,朱倩就被迫签了各种账单,金额高达数十万。模特公司就是以这种方式强迫卖淫,是个有组织的跨国犯罪集团。调查如此大型犯罪集团,不是件简单的事。上面的意思是先解救最近报案失踪的两名台湾女,然后朱倩就撤出,由其他人接手。朱倩成功找到妹妹二宝,可姐姐大宝将乘坐当晚十二点的飞机前往迪拜。在外策应的薛家强当即命朱倩保护好二宝,自己驾车赶往机场。薛家强心急火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与覃欢喜擦肩而过。然而情况突变,大宝与另几名女子并未上飞机。登机前,被人开车接走。对方像是知道薛家强跟踪在后,多辆车包抄上来。薛家强的车中弹起火爆炸,艰难从车内逃出来。当他好不容易摆脱对手,循着定位找到朱倩时,却眼睁睁看着朱倩被人劫走。

  第2集

  薛家强和朱倩失联后的一周时间里,警方对当时的线索进行了梳理。那个贩卖人口卖淫的团伙就像从人间消失,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警局高层下令必须尽快找到二人,查清到底是情报泄露导致罪犯闻风而逃,还是情报来源有误,犯罪集团纯属子虚乌有。薛家强的联系人刑事情报科梁警官是有口难辨,作为同事,章纪孜有责任帮他找到薛家强,澄清事实。从二手市场查到,朱倩的那块手表出现,还被人买走。阿兜来到定位地点,就看到卓凯笑呵呵的站在足疗店门口。双方心知肚明,没必要多废话。想找到薛家强就只有合作,章纪孜来到咖啡馆,当面揭穿卓凯在手机里动了手脚。章纪孜的思维活跃且另类,的确适合情报工作。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卓凯想借合作的机会,打听警方情报,再透露给黑帮。所以就算卓凯尽力表现出诚意,交出手表,也没能得到她的完全信任。根据手表内的定位记录,章纪孜和线人身份的卓凯来到朱倩带二宝逃离酒店后逗留过的大厦,朱倩当晚在该大厦九楼的康义医疗中心停留长达三小时。章纪孜也从二手市场监控中查到卖手机的人叫陈志明,正是该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朱倩刚进入模特公司时,也是在这家医疗中心做的检查。而且检查项目明显超过了普通的性病检查,令人怀疑背后的真正动机。阿兜奉命进入康义医疗中心卧底,担任前台工作。在内部员工系统中,没有查到叫陈志明的人。可调查人员的确跟踪到他来此上班,阿兜再从考勤记录入手,发现有些未经登记的门禁卡。这些门禁卡使用的时间都是在夜晚,就在阿兜低头调查时,错过了从前台经过,径直走进韩建义医生办公室的薛家强。那天,薛家强身上带伤,跌跌撞撞被韩医生的车撞上。因薛家强执意不肯去医院,韩医生便把他带到医疗中心,亲手缝合处理伤口。今天,薛家强拿了份朋友的病历,请韩医生给些建议。实际上请教是假,薛家强怀疑韩医生做走私人体器官买卖是真。韩医生开口便说病人等待合适心脏需要十六个月,薛家强暗示愿出高价买颗心脏,不想被韩医生怒气冲冲的赶了出去。阿兜这才看清薛家强的相貌,一边追出门跟踪,一边向在附近监视的章总督察汇报。监视人员听说薛家强引诱韩医生做些违法的事,都愤愤不平。唯有坐在后排的章纪孜明白,薛家强的目的绝不简单。薛家强走进楼梯间,转身将跟上来的阿兜关进卫生间。晚上,薛家强等到韩建义下班,用枪逼着他钻进后备厢。开着车,薛家强注意到后面有辆车跟着。看司机的模样,像是老朋友卓凯。当年,是卓凯替他杀了钱瑞安,担下罪名。如今,薛家强有苦难言,只有加大油门,猛转方向,急速离去。薛家强把韩建义绑上豪华游艇,明说客户指定要韩医生赴国外动手术,事后必有重酬。话音刚落,手机铃响。客户刚刚去世,手术做不成了,又不能放韩医生走,薛家强只有灭口。没想到很快就有人乘快艇追到了游艇上,韩建义一改方才战战兢兢的模样,自认能操纵人生死,分配生命。那天救了薛家强后,他就调查过,查出薛家强是前洪英坐馆,黑白两道通吃。薛家强做足了戏码,见韩建义露出真面目,便态度放软,松开韩建义双手绑绳。韩建义果然上当,看中薛家强的身手,有意接纳。薛家强来到隧道,这里是当年他与卓凯经常见面的地方,说出了那晚发生的事情。眼见着朱倩被人劫上车,他好不容易拦下另一辆车追了过去。但为时已晚,朱倩在康义医疗中心被摘除了器官,死于非命。因此,薛家强刻意制造机会,接近韩建义,为的就是找出情报泄露源头,铲除整个器官走私集团,为朱倩报仇。情报科里,阿兜还对自己被薛家强袭击耿耿于怀。可章督察哪能不知道,薛家强已是手下留情。她命令阿兜不许再调查薛家强,专心留在康义医疗中心,观察情况。次日,章纪孜见到了卓凯和报案失踪的二宝,台湾女黄宝颖。听到朱倩为救黄宝颖殉职,章纪孜唏嘘不已,这才理解了薛家强在康义医疗中心的莫名举动。想阻止薛家强已不可能,想他安全回来,只有相互配合,找出泄露情报的黑警,助薛家强完成任务。这会,薛家强正迎来第一次测试,去见国际黑市器官中介大佬克莱因。只要薛家强见过克莱因,谈成生意,将来就能成为韩建义的心腹。克莱因对薛家强有所耳闻,生意谈得还算顺利。可薛家强拎着三成订金返回车上的时候,突然出现三名蒙面人抢走钱箱。这种黑吃黑的把戏,薛家强见得多了,也知道克莱因是要引自己过去见面。原来,克莱因要的不是与韩建义合作,而是他的所有生意。克莱因有人脉有客户,独缺货源。如果有人做内应,就能把韩建义的货源抢过来。薛家强若有所思,手上接过克莱因递来的钱箱,心中已盘算清楚之后的计划。

使徒行者3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