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九家之书电视剧

九家之书第13集剧情介绍

  在谭评俊无奈同意汝蔚和昆一起监督江置训练后,汝蔚交给江置半袋豆子,让他数清楚豆子的数目。谭评俊担心女儿和江置未来会受到伤害,李舜臣劝他作为长辈他们只能指引而不能代替他们做决定。江置数着豆子,汝蔚在他旁边说起他的父母。在她的干扰下,江置只好重来,他也告诉汝蔚他一点儿都不好奇会把刚出生的孩子扔进河里的母亲。隔着帷幔,左官雄告诉来人,他不仅掌握了南岛一带的商权,还会以百年客馆为契机,掌握航权和兵权,包括一般的官僚和人士,但那个日本人仍然不满意,左官雄告诉他们整理李舜臣等人用不了多久。

  一阵诡异的风刮来,江置似有所感,看向远处的群山,汝蔚奇怪的看他。山里,一片植被忽地全部干枯了,从地上的藤蔓中间忽地睁开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江置猛地站起来,手无意识地颤抖,汝蔚问他发生了什么,江置告诉他只是忽然感觉很害怕。汝蔚和江置一起去见孔达,孔达给了他一碗红参水。

  谭评俊叫来泰书,把当初朴武率给他的囊袋交给他,并把他说的话如实转告。泰书打开,里面是四君子的令牌。这时,孔达告诉他朴武率是四君子之一。泰书问需要他做什么,谭评俊告诉他成为左官雄的人。江置数着豆子,想起众师兄弟对他的排斥,叹口气,看到旁边的汝蔚打起了瞌睡,无意识地朝他身上倒去。见她已经睡熟,没有让开,让汝蔚倒在他的身上,对汝蔚说他也好奇父母以及把他扔进河里的原因,并向汝蔚致谢。他没看到的是汝蔚睁开的双眼以及她嘴角的笑意。

  泰书拿着父亲给的囊袋,想着师父的话,江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两人坐在院子中聊天,说江置变身时的感受,说汝蔚对江置的帮助,江置告诉泰书在汝蔚身边很舒服,泰书说江置爱上了汝蔚,江置无意识地点头后才意识到泰书说了什么,慌忙否定。泰书劝江置他们的命运早已分开,他不必因为父亲的死把一切揽在自己身上,不要再因为他们兄妹而做出牺牲。汝蔚来找江置,屋子里空无一人,却听到了众师兄弟在议论要赶走江置。

  山间的旅人感觉到身后有人,回身时树丛中走出的人影吓得他慌忙向前跑,只是那人已经追上来,掐住他的脖子。眨眼间,就变为一具干尸。清照在千秀莲的指导下练习鼓舞,月善带人来寻衅,质问千秀莲。千秀莲不理她,径自吩咐清照练习。千秀莲离开后,面对清照的冷淡,月善一巴掌打向清照的脸,清照当即打了回去。行乐妈妈向千秀莲说着清照的八卦,千秀莲吩咐她不要在好奇下去。

  汝蔚看到江置数豆子数到瞌睡,想过去开玩笑,反被江置压倒在地上。汝蔚一口咬在他的手上,江置吃痛放开。汝蔚告诉江置师兄弟们需要时间来接受他。说着说着,两人反而嬉闹起来。忽然圣过来禀报说林子里出现了死相怪异的三个人。围观的人群中,素正看到三个人的死状,瞪大了眼睛。左官雄听说此事后,怀疑是江置所为,并打算利用民心恐慌对付李舜臣。

  李舜臣吩咐人去解决此次事件并且要防止民心恐慌。众位师兄弟围着江置要他解释这两晚溜出武馆做什么了,江置拒绝解释,并被师兄们激怒,抓住了其中一个的衣领,除了大师兄之外的其他人都拔出了手中的剑。孔达慌忙过来,要众人收了剑,并要江置放开了手中的人。孔达要大家拿出江置危害众人的证据,如果这样,他就赶江置走,如果不能的话,就跪在地上向江置磕头赔罪。

  江置不理孔达的调侃,走出屋子,看到昆在,嘱咐他不要告诉汝蔚,并约定今晚的时间,就走了。哪料昆刚一转身就看到了从转角走出的汝蔚,眼神游移,叹了口气。左官雄找来千秀莲,看到她衣服上的兰花,夸奖她绣得漂亮。告诉她外国客人要看她的鼓舞。

  夜里,江置蹑手蹑脚地出了武馆,被师兄发现,派了一个跟了上去。那人被江置发现后慌忙躲了起来,出来后却发现江置已经不见了。这时他看到树丛里的那双红色的眼睛,慌忙叫着救命向前跑去。好容易停下,被人拍了下肩膀,吓得尖叫,那人说话才发现是江置,两人一起看向树丛,江置挡在师兄面前。只是他没发现自己的手链发出的红光。那人却消失了。江置责怪师兄不该尾随自己,师兄只好解释是因为江置行踪奇怪。这时,汝蔚和昆走了出来解释说是因为江置和昆两人在一起巡查。江置责怪昆不该乱说,汝蔚解释是自己发现的。并要师兄在弄清楚林子里的人底细之前对武馆里的人保守秘密。

  素正看着闪烁的烛火,终还是拿着烛台来到书库,在黑暗中走出了九越灵。吃饭时江置发现自己的饭桌与众人隔了两张席子,待他坐下后,其他人又向旁边挪了挪,更有一人直接摔了筷子出去。昨晚的那个师兄却搬着桌子坐在了他的对面。汝蔚邀请江置去灯火节,约定6点在村口见。汝蔚走后,江置重新开始数豆子,却被圣告知有客人到,原来是鼓丹来了。

  鼓丹告诉江置清照作为此次的花妓女,以青鸟为名将要参加此次的灯火节来到百年客馆。江置跑了出去。清照骑在马上,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来到百年客馆,清照下马,看着百年客馆的额招牌,面色伤感。千秀莲走下轿子,提醒她不要失态。就在清照准备进去的一瞬间,江置叫住她,拨开人群,来到清照身后。清照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脸上已经是笑容。告诉江置有事到春花馆找她,就头也不回地进去。

  汝蔚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等着江置。江置在百年客馆的门口坐着,直到华灯初上。往回走时,江置被手提灯笼的孩子撞到才想起自己和汝蔚的约定,慌忙去村口找。汝蔚有气无力地在地上蹲着,看着来往的人群。在一次次的失望后终于看到人群中的江置,慌忙起身,却被江置撞到,斗篷掉在地上,露出她的一身女装。江置没有认出她,知道汝蔚叫住他,才转头看向刚才自己撞到的少女,瞪大了双眼。汝蔚看着这样的江置,眼睛笑成了月牙。

九家之书第14集剧情介绍

  书库里,越灵不理素正问他是否真正地变成了千年恶鬼,问素正江置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汝蔚终究等到了江置,只是江置却未能认出她。江置愣愣地看着女装的汝蔚,回神后告诉她奇怪,却又不能说清楚奇怪在哪里,气得汝蔚转身就走。江置追上去,告诉她不像平时的她。

  汝蔚不愿过多纠缠,去买许愿灯。灯笼挂在树上,只见上面写着崔江置九家之书,万事亨通。江置催汝蔚去挂自己的许愿灯,汝蔚却说你得到九家之书早日成人这就是我的愿望。两人在树下笑得开怀。

  越灵隐在人群中看着江置。江置感觉到有人看他却没有发现那人是谁。

  等到千秀莲结束鼓舞,商团的女团长却用日文把她评得一文不值,直接起身离开。千秀莲以日文向团长道歉,月善趁机对千秀莲冷嘲热讽。清照站出来要团长说出对鼓舞哪个方面不满意。团长不理千秀莲的道歉以流利的韩语一条条说出鼓舞的不足之处之后直接离开。

  左官雄拦住离开的团长等人,试探团长的身份。团长理都不理在提令致歉之后离开,左官雄目视他们离开。这时徐副官带着千秀莲说要向他道歉,左官雄以行首之位威胁千秀莲后让她去和团长道歉。

  在行乐妈妈的陪同下,清照走上了挂满灯笼的街头,想起以前的情景,哥哥,江置,鼓丹,玩笑,嬉闹。回过神时,就看到了正向她走来的江置。路边的人离开,露出江置身旁的汝蔚。汝蔚的视线在两人中间游移。清照转身离开,不小心碰到一个醉汉,被对方调戏,江置直接掐住那人的手腕把他掼倒在地上。

  春花馆的门口,行乐妈妈向身后的江置行礼之后离开。江置回礼之后叫住了意欲离开的清照。问她是否还在害怕他,清照打断他的话,问他汝蔚是否知道他的身世,江置点头后,清照再次打断江置的话,说以后来春花馆她请他喝酒。江置告诉清照,无论怎么变她在他心中永远都是朴清照。清照讽刺他明明是怪物,却想要以人的身份活着。话说完就进了春花馆。

  在春花馆外呆到天蒙蒙亮,江置回到村口,看到汝蔚已经是平常打扮,手里提着一个包袱。看到他,汝蔚停下跑到他身边。江置招呼汝蔚走,汝蔚却问江置,清照还是他心中重要的人吧,那个意义不会改变。发觉自己的话不对,汝蔚转身就走。江置跑着追上去,抓住她的胳膊,看她一会儿,却说道我饿了。

  圣发现汝蔚和江置一夜没在,报告给了孔达和昆。昆要去杀了江置,孔达和圣慌忙拦住他。就在这时,谭评俊过来找汝蔚和江置,孔达以让汝蔚和江置帮忙办事为由瞒了过去。谭评俊刚走到廊下,一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随即众人就发现那个弟子的尸体以干尸的样子挂在树上。谭评俊问孔达他让汝蔚和江置去了哪里,孔达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正在吃饭的江置被人指责恩将仇报,汝蔚看不下去,要教训那些人被江置拦住,江置说朴武率因他而死是事实。但那些人的骂骂咧咧惹恼了汝蔚一脚踢上那人的嘴巴。那人还要还手,被江置拦住。就在这时马峰过来了,不仅拦住手下喽啰对江置的不敬,还骂跑了骂江置的人,还要邀请江置吃饭对他十分客气。江置和其他人都十分不适应。汝蔚问江置救命恩人是怎么一回事,江置不愿说太多,却也承认了。最后,马峰告诉江置有事但管吩咐,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两人。

  昆找来告诉江置和汝蔚,金师弟遭遇变故。

  江置赶到时要求看一眼尸体,被众位师兄弟阻拦后又被逼问昨晚的去向。

  汝蔚告诉父亲整晚都和江置在一起去逛灯节,被谭评俊训斥一回。谭评俊怪责女儿不懂自己的用心,也告诉汝蔚到此为止。

  泰书找到谭评俊,告诉他自己会回到百年客馆去,要谭评俊告诉他需要做的事。

  千秀莲去找团长道歉,却被告知对方是为了见她昨晚才会找茬,谢绝对方的歉意,千秀莲起身离开,那人又说想要到春花馆去,在千秀莲拒绝后对方坚持,千秀莲告诉团长女人进入春花馆要么成为妓女,要么成为春花馆的主人,说完径直离开。

  左官雄告诉副官,他感觉团长很熟悉,徐副官建议查查她的出身,左官雄吩咐他小心去办。

  团长被人伺候着沐浴,女婢看到她肩膀上妓女身份的刺青眼露惊讶。

  谭评俊找汝蔚,江置,泰书和昆四人告诉他们泰书暂时离开去百年客馆,江置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杀人事件由昆调查,最后宣布如果泰书的事情完成,会为汝蔚和泰书举办婚礼。几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谭评俊走后,汝蔚夺门而出,昆追了上去。回到房间,赶走了昆,汝蔚坐在桌案前哭得伤心。桌上打开的包裹中放着的是灯节时穿过的女装。

  清照发疯似的练着鼓舞,回想着和江置之间的种种,最后鼓槌掉在地上,清照随即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时有人告诉清照,有客人。原来是左官雄送鼓丹来但是清照毫不领情。左官雄问清照怎么才会满意,清照说把百年客馆还给她,在那之前把月善赶出去。左官雄果然把月善赶了出去。

  江置数着豆子发起呆,被孔达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孔达问江置数了多少豆子,取下手镯又数了多少,江置告诉孔达只要有人他就不能取下手链。但最后江置才在孔达的引导之下发现汝蔚早已成为自己没有手链也不会变成神兽的理由。江置回想起那天汝蔚靠着他睡着时他取下手链,却没有变成神兽;灯节时,站在汝蔚身边,取下手链,他依旧是人;变成神兽出现在众人眼前是汝蔚握住了他的手。

  感觉到危险,江置转身,看到了一身黑衣的九越灵,以及他嘴角邪魅的笑意。江置起身去追,却碰倒了放着豆子的小案,豆子撒了一地,再抬头,那人却已经消失了。

  谭评俊带着昆,孔达,千秀莲以及继承父志的泰书四君子去见李舜臣并向他宣誓了效忠。

  泰书去见了左官雄,把李舜臣交代的穿甲船的信息透露给他。原来他要调查出左官雄的真正目的是吧情报透露给外夷还是借此谋取高位。

  素正在书库中挣扎着醒来,想起之前他告诉了越灵江置的身世,也告诉他西花生下孩子不久就死了。而越灵告诉素正他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一切。之后就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甩在地上晕了过去。

  两位师弟告诉汝蔚江置不见了汝蔚劝服师弟们不要隔离江置,之后就进了树林焦急地寻找着江置。得到消息的谭评俊让昆去找。

  江置来到素正的住处,在地下的书库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素正,素正告诉他出去躲躲,不要在这里。也告诉他是月灵他的父亲越灵要杀了他。

  树林里的汝蔚被越灵发现了,汝蔚感觉事情不对,慌忙往回跑,被绊倒在地上。听着渐渐走近的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九越灵。往回跑的江置忽地听到了汝蔚的求救声。

  越灵走进汝蔚,手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丝冷冷地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