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华丽的诱惑电视剧

华丽的诱惑第18集剧情介绍

  恩秀亨宇出国计划再生波折 美莱失足从台阶跌落

  恩秀带着美莱到机场等亨宇,却不知道此时亨宇正被叫到姜石贤的办公室。恩秀和美莱也被管家叫回姜家。亨宇来到办公室见到姜石贤,问那本账簿是不 是他设下的陷阱,姜石贤告诉亨宇恩秀在姜家等他,亨宇不得已跟随姜石贤回到姜家。赵部长进来说亨宇去检察院不是为了举报姜石贤,原来韩英爱把姜石贤试探亨 宇是事情告诉了一心想出国的亨宇,并告诉他恩秀因为被举报涉嫌挪用云江财团的钱,已经被禁止出国了,亨宇没办法,只能佯装去检察院申请撤销恩秀的出国禁 令,让姜石贤以为他去检察院举报他,调查后解除疑心。姜石贤听了赵部长的调查果然消除了对亨宇的怀疑,他告诉亨宇会叫检察院撤销对恩秀的出国禁令,要他们 回去准备出国。韩英爱很生气,她不希望儿子和恩秀在一起。

  深夜恩秀回家,恩秀妈妈看她和美莱回来很吃惊,恩秀解释亨宇有急事晚走几天。恩秀妈妈看到女儿回来了,又喜又悲,她回想过去的日子,觉得亏欠女儿很多,她希望女儿能和亨宇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饭桌是一家人议论恩秀要和亨宇出国的事,日珠心里不是滋味。姜石贤要给亨宇和恩秀搞一个欢送会。亨宇带恩秀一起逛集市,算卦女人的花言巧语让二人心花怒放,他们玩的很开心。

  韩英爱对儿子决定放弃复仇很失望,但亨宇为了和恩秀的幸福对妈妈的劝说不为所动,韩英爱去找恩秀妈妈,讥讽恩秀配不上亨宇,结果被恩秀妈妈斥 责,碰了一鼻子灰。亨宇在恩秀家吃过晚饭,二人在车上互送项链表达对即将到来的幸福的期望。权会长找到韩英爱,告诉她他有办法能让亨宇和恩秀不移民。

  姜日兰因为恩秀要出国去找恩秀,在楼下碰到马社长,二人又吵架,姜日兰气呼呼的坐车走了,马社长听说恩秀要移民很意外。

  姜石贤找到亨宇和恩秀,告诉他们恩秀的出国禁令已经解除,给了他们后天的飞机票,还给了恩秀一笔钱。权武赫和日珠要给他们开一个派对,但在日珠 的心里,她不甘心句这样对亨宇放手。为亨宇和恩秀送行的派对来了很多人,权武赫故意要日珠致辞,日珠只能送出祝福。姜日兰故意找茬,说找恩秀那天晚上受到 了侮辱,恩秀道歉也不依不饶,恩秀妈妈过来一顿吼叫,吓得姜日兰急忙闭嘴,恩秀急忙拉走妈妈。姜石贤独坐喝闷酒,恩秀扶他上床休息,喝醉的姜石贤问恩秀能 不走吗?能呆在他身边吗,恩秀对姜石贤的话很吃惊。

  权武赫哄美莱玩,美莱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发现了权武赫衣服兜里的文件,因为类似的文件她看妈妈拿过,所以美莱认为文件是妈妈的。日珠正巧进 来,看到美莱手里的文件正是权武赫从保险箱里拿走,自己苦苦寻觅不到的,急忙向美莱要,美莱说什么也不肯给,跑到姜日兰的房间衣帽间躲藏起来。日珠追到姜 日兰房间被姜日兰看到,姜日兰赶走了她。美莱把文件藏在衣帽间的一个皮包里,她从姜日兰房间出来,日珠在等她,还是要那份文件,美莱跑到大厅,日珠急匆匆 追到大厅,众目睽睽之下日珠谎称美莱拿走了她的结婚戒指。美莱吓得跑着去找妈妈,跑到外面的台阶上,日珠和一群人追了出来,惊恐的美莱失足从高高的台阶上 跌落,闻讯赶来的恩秀抱着头部出血的女儿失声痛哭。

华丽的诱惑第19集剧情介绍

  美莱昏迷不醒 恩秀察觉真相

  美莱被日珠追赶跑到外面的台阶上,从高高的台阶上跌落,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急救。

  姜石贤召集家人问美莱为什么会从台阶跌落,日珠说美莱拿了她的结婚戒指所以才追着要,但权武赫知道日珠想要的是什么,回到卧室的武赫扒开日珠的手掌,戒指就握在她的手里,日珠指责权武赫把那么重要的文件竟然放在衣兜里。

  急救室的门开了,大夫的一句已经尽力了,让所有的人担心变成绝望,美莱因为脑出血病灶过大,处于半昏迷状态,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恩秀情绪激动 冲到美莱的病房要唤醒女儿,亨宇把她劝出病房,但他除了安慰恩秀也束手无策。恩秀的妈妈后悔没有看好孩子,恩秀从妈妈口中知道了戒指的事。

  姜日兰要参加聚会,对她的一个个名牌包左挑右选,却不知道日珠处心积虑寻找的那份文件就在她的一个乳白色的包里。

  到了探视时间,恩秀换上无菌服去看望女儿,她突然想起什么,急匆匆的冲到大街上,亨宇在后面跟着,拉住差点被车撞到的恩秀,原来恩想起女儿明天就要上学了,去给女儿买书包。

  日珠担心那份文件的下落,夜不能寐,她跑到恩秀家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份文件,结果碰到范秀,范秀说姐姐陪美莱在医院,日珠赶到医院,远远看到恩 秀给美莱买了新书包和新文具。亨宇看恩秀不吃不喝,心思都在美莱身上,又心疼又难过。大夫来查房,告诉恩秀美莱已经从半昏迷状态转为昏迷状态,随时可能脑 死亡。听到大夫建议考虑捐献器官,恩秀再也控制不住悲伤,大吵大闹美莱一定不会死。姜石贤赶到医院,告诉大夫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救这个孩子。医院外面,恩 秀自责对女儿关心太少,姜石贤不知道怎么安慰伤心欲绝的恩秀。

  亨宇给恩秀带来吃的,恩秀吃不下,甚至把即将失去女儿的痛苦发泄到亨宇身上,亨宇理解恩秀的痛苦。姜日兰和世英去医院看美莱,把恩秀叫出病房, 给她带来了饭菜,但恩秀什么也吃不下,马社长赶来和姜日兰又吵起来,恩秀回到病房,发现日珠正在病房翻找什么,看恩秀进来,日珠只能说美莱拿了她的戒指, 恩秀指责日珠戒指会比命还重要吗?从美莱摔倒她一直跟着女儿,并没有发现什么戒指,日珠讪讪而去。

  范秀和妈妈来看美莱,听了弟弟的话,恩秀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倒下,她要吃饭要陪女儿活着,恩秀妈妈要把美莱衣服拿回去,突然在衣服口袋里掉出一 枚戒指,恩秀拿着戒指,想起妈妈曾经仔细的翻看过女儿的衣服,但什么都没有,那么现在戒指怎么又会从女儿的口袋掉出来,想想日珠那天来的情形,恩秀猜测日 珠不仅仅是想诬赖女儿偷她的戒指,她还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恩秀的好姐妹在开派对那天拍了视频送祝福,发到了恩秀的手机上,看着录像中的女儿,看着家里的女儿画的木槿花,恩秀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那份文 件的原件上印有黄色的木槿花,女儿见过那份文件,曾经问她是什么花,她告诉女儿是木槿花。她回忆起那天在救护车上,美莱最后一句话是,妈妈我看到木槿花 了。恩秀放大视频,视频中日珠正端着酒杯看着窗外,手上的戒指拍的清清楚楚,恩秀内心转念,回想和日珠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应该是美莱看了那份文件的原 件,日珠追要,美莱才从台阶跌落,日珠为了掩饰真相,跑到医院把戒指塞到美莱的衣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