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师任堂光的日记电视剧

师任堂光的日记第16集剧情介绍

  闵政学找智允谈话,智允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唯命是从的跟班了,她和闵政学针锋相对,闵政学气急败坏的威胁智允,智允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闵政学的学生把正在收拾美人图的惠静堵在了屋子里,惠静发短信向智允和韩尚贤求救,韩尚贤让夜店的朋友拖住闵政学的学生惠静才得以脱身。智允得知惠静离开了舒了一口气对闵政学更加肆无忌惮的指责,闵政学不愿放过智允,韩尚贤出现替智允解了围。智允和韩尚贤正要离开,韩尚贤却被夜店的朋友留下了,智允一个人去了地铁站。在地铁站旁边的保险柜里,智允放了一些钱给老公还写了一个字条,她让老公再坚持一段时间并照顾好自己,智允还坚决表示不会和老公离婚,郑敏硕看到智允给他的钱和字条感动的落了泪。

  师任堂和李谦逃过石顺的追杀后就准备赶紧回汉阳制造高丽纸,经过恶战,李谦的体力已经透支了,但是他还是牵着马让师任堂坐在马上。师任堂救了石顺一命,石顺颓败的在山间走碰到了她的管家,她的管家也有幸捡回了一条命。李谦牵着马走的很慢,师任堂怕耽误了交高丽纸的日期让李谦和她同坐在马上,两个人一块儿赶回汉阳。

  李谦把闵致亨抓起来关在监牢里,大臣们都弹劾闵致亨,殿下下旨择日把闵致亨斩首示众,闵致亨不敢相信。殿下命人搜查纸坊却没有找到高丽纸,殿下下旨如果李谦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找到高丽纸也会获罪。明朝使臣给殿下送了两幅画,殿下却觉得明朝使臣在侮辱他,殿下迁怒于闵致亨并下令第二天就把闵致亨斩首示众。南贵人借助王后的祭日见到了殿下,殿下对南贵人很是尊敬也有些许的依赖。南贵人暗示殿下对李谦也要有所提防,她劝殿下留着闵致亨以牵制李谦,殿下对南贵人极度信任于是释放了闵致亨。

  跟随石顺的一个下属死里逃生回到家中向闵致亨报告在云平寺碰到李谦的事,还说师任堂和李谦得到了制作高丽纸的秘诀正在赶回汉阳,闵致亨气急当即就动用私兵去追杀师任堂和李谦。闵致亨差点死于李谦之手他要报仇,而且南贵人告诉他他要尽快成为殿下需要的人而殿下现在最需要的是高丽纸。李谦不仅要报仇还要得到秘诀制作出高丽纸来重新得到重用。殿下得知闵致亨带领私兵去追杀李谦却无动于衷也不派兵去营救,他现在在乎的只有高丽纸。

  师任堂和李谦在山里碰到了闵致亨,李谦知道闵致亨要置他于死地,李谦没有力气和那么多人抗衡,最后李谦和师任堂滚下了山坡。好在,李谦和师任堂都没有大碍,只是李谦和闵致亨打斗时伤了胳膊,闵致亨还在继续追杀他们,他们最后只好暂时躲在一个山洞里。李谦受了伤,师任堂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李谦竟然庆幸他受了伤才得以师任堂的照顾。李谦向师任堂吐露真心,他说二十年以来他没有一刻忘记过师任堂,他总是想起二十年前两个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师任堂虽然也和李谦一样关心对方,但是师任堂已为人母,她只能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师任堂已经离家七天了,李元秀担心师任堂出意外就找官兵去寻找师任堂而殿下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无情也派人去寻找李谦。就在闵致亨快要找到师任堂和李谦时正好碰到了寻找师任堂和李谦的人,闵致亨只好作罢。师任堂告诉李谦是她的丈夫在找她,李谦怕师任堂为难让师任堂一个人和丈夫回家,在生死关头李谦心心念念的却是师任堂的处境。

师任堂光的日记第17集剧情介绍

  师任堂怕丈夫误会她和李谦于是独自和丈夫回家了,师任堂走后,殿下派去寻找李谦的人也找到了李谦。李谦回去后拜见殿下要求殿下惩处闵致亨,但是殿下却说要让闵致亨造纸,还说当务之急是造纸,让李谦和闵致亨比试,谁造出真正的高丽纸谁就是忠臣,李谦为殿下的所为感到很寒心却又无奈,李谦的好友劝解李谦并提醒李谦提防南贵人。师任堂回去后直接去了造纸坊告诉大家八峰爷爷遇难的事,大家都很痛心。师任堂一直忙着破解水月观音图后面的那首诗,制作高丽纸的秘诀就在那首诗里。李元秀帮不上忙被大家忽视,他又去权氏的酒馆吃饭正好碰到权氏被人欺负,他替权氏出头反被打。权氏见李元秀为她受了伤很感动,她做了饭和李元秀一块儿吃,两个人用同一个碗吃饭极为亲密。

  闵致亨发现石顺就是在比翼堂备受男子青睐的黑牡丹非常生气,此时,石顺正好拖着一身伤回来,闵致亨对石顺没有一点的怜惜却质问她黑牡丹的事。石顺承认她就是黑牡丹,闵致亨气愤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表示石顺的命掌握在他的手里,闵致亨告诉石顺她只有解出制作高丽纸的秘诀才能活命。石顺知道她对于闵致亨来说并不重要,当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只有死路一条,石顺召集很多能人异士也没能找出秘诀,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人解出了那首诗找到了秘诀。同时,师任堂也在比翼堂和大家一起破解那首诗,聪慧的师任堂最终也找到了制作高丽纸的秘诀。

  原来,想制作出真正的高丽纸不只需要槠树还需要藤树,回到造纸坊师任堂就和大家一起寻找藤树。找到了藤树,关键的问题是还要找出槠树和藤树的比例,师任堂做了上百次的试验才找对了比例作出了真正的高丽纸,大家欣喜若狂。石顺也在带人制造高丽纸,石顺派去师任堂造纸坊的奸细去向石顺报告师任堂的情况,闵致亨命奸细想办法让师任堂无法提交高丽纸。正在师任堂和大家高兴之际,造纸坊却发生了一场大火将所有的纸都化为乌有,大家都很难过而师任堂看着大火却若有所思。

  提交高丽纸的日子到了,闵致亨和石顺没有看到师任堂很得意,提交高丽纸的人很多,经过层层筛选只有两家造纸坊胜出,一家是石顺的状元纸坊,另外一家是阳流造纸坊。阳流造纸坊的主人竟然是师任堂,闵致亨和石顺看到师任堂都很惊讶,他们明明派人烧了师任堂所有的纸。

  现代,试图用假的《金刚山图》牟利的善进集团的老板遇到了很多棘手的事,老板命闵政学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好。闵政学约智允见面却让他的学生去智允的家里偷东西,闵政学试图拉拢智允却被拒绝,智允再也不会相信闵政学的任何话了,她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智允建议馆长承认展示的《金刚山图》是假的并把真的展示出来,馆长权衡利弊最终同意了智允的提议。闵政学得知馆长要把赝品替换下来,他和老板商议要把真的《金刚山图》毁掉,就在智允要把真的《金刚山图》运往美术馆时却被闵政学抢走了。智允的丈夫郑敏硕一直在秘密调查善进集团,他在一个仓库里发现了善进集团的犯罪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