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师任堂光的日记电视剧

师任堂光的日记第18集剧情介绍

  闵政学从智允的手里强行抢走了真的《金刚山图》,韩尚贤和惠静去警察局报警却无济于事,警察们不相信作为教授的闵政学会抢他们的画。智允去找馆长,馆长也无能为力,虽然馆长和善进集团的老板是夫妻但是两个人意见总是不合而馆长对自己的老公也无能为力。善进集团的老板和闵政学决定把真的《金刚山图》销毁再用那幅假图以假乱真。闵政学把智允和韩尚贤还有惠静都叫到了馆长办公室,他当着大家的面把《金刚山图》烧成了灰烬,智允三人痛心却无法阻止,馆长虽然也很惋惜却还是无能为力。

  另一边,郑敏硕找到了善进集团的双重账簿,只要他把账簿交给检察机关善进集团就会受到调查,但是之前帮助他的善进集团的保安队长却背叛了他,保安队长奉老板的命令把郑敏硕带到老板的跟前。保安队长在郑敏硕的饮料里下了安眠药准备把他带到老板跟前却不料郑敏硕在路上突然醒来,郑敏硕知道保安队长的意图后强行制止他停车,两个人争执之际车冲进了河里,两个人生死未卜。智允为了生活在一个小餐馆当服务员,而智允的婆婆也拉下面子去找以前熟识的贵妇们卖她以前用过的奢侈品,两个女人为了艰苦的生活努力着,但是郑敏硕又遭遇了不幸,这无疑是给她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古代,石顺看到师任堂出现后很惊讶也很慌张,因为她没有信心能够赢得过师任堂。原来,李谦发现了闵致亨派去放火的奸细,但是为了不让闵致亨怀疑,李谦和师任堂决定将计就计,他们把纸转移了出去又放火烧了造纸坊。经过评定,石顺和师任堂造出的纸的纸质都差不多,明朝使臣建议殿下让石顺和师任堂在各自的纸上作画来比赛。闵致亨命人偷偷在师任堂的墨里动了手脚,师任堂的墨不能用,她看到旁边的窗户上有颗山茱萸,她用山茱萸的果实作为颜料画了一幅寒梅图,最后竟然是师任堂赢得了比赛。师任堂很高兴,李谦也很欣慰,他一直对师任堂充满信心,游民们得知师任堂赢得了比赛都高兴的跳了起来。

  李谦和师任堂赢得了比赛,明朝使臣也甚是满意,殿下很高兴要奖励李谦,李谦却请求殿下惩处闵致亨。李谦列举了闵致亨一系列的罪行,还禀告殿下闵致亨放火烧了师任堂造纸坊的事和在云平寺滥杀无辜的事。殿下得知闵致亨竟然犯下那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很是气愤,殿下当场宣布把闵致亨流放边远地区。闵致亨输了比赛之后就知道他即将受到惩罚,他交给石顺很多的金银财宝让石顺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他救出来,石顺虽然受了师任堂的救命之恩却还是没能回心转意,看着闵致亨被押走,石顺眼里显现的还是狠毒与决绝。

  一晃两年过去了,师任堂带领游民们过上了好日子,还建造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村庄和学堂,游民里面还有人当上了朝廷命官,大家对师任堂既感激又尊重。师任堂经常去山上画画,当她回到村子时,大家都站在街上迎接她。师任堂的画很受欢迎,很多人都慕名前来找师任堂买画,师任堂却并不愿意卖。师任堂的大儿子跟着铁匠师傅打铁,二儿子见龙如愿在学堂里学习,女儿梅窗很好的继承了母亲的优点,那么小就已经画了一手的好画,大家生活的其乐融融,像世外桃源一般。

师任堂光的日记第19集剧情介绍

  现代,闵政学烧毁了真的《金刚山图》又把智允、韩尚贤和惠静三个人赶了出去,正在这时警察打电话告知智允郑敏硕出事了,智允三人立即赶往警察局。智允得知郑敏硕出了车祸,车掉落到了深水里,但是车里只有一个人的尸体却发现了郑敏硕的钱包。智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央求警察全力寻找郑敏硕,警察却说郑敏硕活着的希望很渺茫。智允从警察局出来瘫坐在了地上,经历了一系列事,智允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智允回到家和婆婆说了郑敏硕的事,婆婆痛哭流涕,不相信儿子已经死了,而恩秀也因为一系列的打击得了心理疾病。智允决定带着儿子恩秀去乡下父亲家里养病,她让婆婆和他们一起去乡下,婆婆却坚决要在家里等着儿子的归来,智允看着固执的婆婆无能为力。

  古代,师任堂过上了富足安逸的生活而李谦也放心的开始周游列国,李谦经过一处偏僻之地时发现有倭寇在欺负百姓于是就替百姓惩治倭寇。百姓们生活困苦,他们听说很多贫苦之人都去投奔了师任堂,他们也打算去投奔师任堂,李谦得知他们要去汉阳投奔师任堂就带着他们一同赶路。善良的师任堂收留了投奔她的贫苦百姓,李谦回到比翼堂受到了大家的欢迎,他正在和大家分享他的见闻时却被告知姑姑想要见他。姑姑知道李谦回来了却没有去面见殿下,她提醒李谦殿下病了让他去给殿下请安,姑姑知道李谦心里对殿下不满而殿下也密切关注着李谦的一举一动。李谦去向殿下请安正巧碰到了极为受宠的公主,公主想学画画,她请求殿下让师任堂教她画画。

  李元秀当上了官之后经常去酒馆里吃饭,酒馆的老板权氏对李元秀颇有好感,慢慢的李元秀就和权氏好上了而且权氏还怀了李元秀的孩子。权氏不愿意无名无份的跟着李元秀,她让李元秀和师任堂摊牌,李元秀不敢和师任堂说他出轨的事,权氏决定自己去找师任堂。权氏来到师任堂建造的杨柳村,看到那里卖的纸非常贵而且听大家说师任堂的画非常值钱很是嫉妒。权氏偷偷的观察正在画画的师任堂,她看到师任堂竟然那么漂亮而且受到大家的尊敬更加嫉妒。权氏以买纸为借口故意找茬,师任堂看到权氏故意找茬也不和她计较就让她走了。权氏看到师任堂生活的那么好而自己却生活的如此艰苦心里很是不平衡,她让李元秀把师任堂的画卖了给她好的生活,李元秀无可奈何。

  李元秀经常很晚才回家,师任堂起了疑心,她无意间看到李元秀的衣服领子上有一个口红印,师任堂怀疑李元秀出轨了。师任堂跟踪李元秀看到李元秀去了权氏家里,两个人很亲热,正当李元秀和权氏亲热之际师任堂推开了门,看到师任堂李元秀很害怕而权氏却故意把衣领拉开一些。师任堂看到李元秀出轨很生气,她想打权氏一顿但还是忍了下来,她默默的回家了。师任堂回到家里回忆着以前和李谦在一起的种种难过的流下了眼泪,李谦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而她的丈夫却去外面找别的女人,她感叹命运的不公。

  闵致亨被流放了,石顺和管家为了救他一直默默追随着他,石顺的两个儿子因为成了罪犯之子受尽嘲笑和欺负。闵致亨在流放途中也备受欺辱但他眼中的狠毒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减退,石顺和管家想尽一切办法还是不能把闵致亨救出去。闵致亨谩骂石顺无能,石顺表示一定会让他官复原职并让害他们的人付出惨痛代价。石顺一直在等待机会,一旦让她翻身她必将掀起更大的风波,只怕善良的师任堂根本无法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