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电视剧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0集剧情介绍

  兄弟兵戎之下相见 吉童自服面见国君

  抓捕“哄众知”的官兵越来越多。吉童等人男扮女装,经过汉阳关卡时,正好是严自治守关,徇私放走了他们。吉童得空回家看望了佳玲,两人珍惜短暂的相聚时光,互相依偎着。吉童忧心忡忡地说,世界上悲惨的事情太多,而且许多悲惨的人只会哭泣不知道反抗,有时候他为这些事太过生气,都忘记了自己上路是为了寻找阿琳。佳玲希望找到阿琳后就避世隐居,吉童却觉得自己已经脱不了身了。

  第二天,吉童等人继续上路,来到年建材村寻找“守贵单”上一个叫周车德的刑房大人。周车德任职的内需司长史,是专门把内需司的钱放贷收取高额利息的官衙。因为年建材村农户满雨借内需司长史的钱没还上利息,周车德就带人弄死了他赖以种庄稼的牛。年建材村众村民恭满出头为满雨打抱不平,带领众人到内需司长史,要求周车德赔偿牛钱。结果周车德公然把带头的恭满杖责致死。而当事人满雨胆小怕事,在周车德的威慑下,竟然谎称恭满被杖责前就患病奄奄一息。人们对此事议论纷纷,吉童等人听闻后,忍不住出手教训周车德,并让满雨当众说出恭满死亡的真正原因。

  但是此时,新上任“讨捕使”的“朴河善”根据自己绘制的有村民消失的地图和“哄众知”的行动轨迹,猜到他可能会来年建材村,就带兵来抓捕他。“朴河善”带兵包围了内需司长史,吉童等人拿周车德当人质,分散逃出。“朴河善”一路追捕,在一个小巷子尽头发现了“哄众知”,兄弟俩面对面,终于认出了彼此,抱头痛哭。“朴河善”的手下赶来,要抓“哄众知”,“朴河善”谎称他看错了,让吉童逃走。

  “朴河善”的手下把“朴河善”阻止抓捕“哄众知”的事告诉了赵正学。赵正学到国君面前告状,国君让赵正学接替了“讨捕使”一职。赵正学布下天罗地网,把逃亡的吉童堵在了大街上。吉童无路可走,只好动手,把五十多名官兵打得落花流水。街上的民众自发掩护吉童逃跑,围成人墙拦住想要追捕的官兵。

  经过这一场抓捕,吉童的声望不仅没有丝毫减损,反而一天高过一天。人们纷纷夸赞他以一当十、以寡敌众的英勇事迹,说他是将来主宰世界的娃娃将帅,言语中毫不掩饰对国君和官兵的蔑视。国君微服私访听到这些议论,脸色十分难看。

  白发老头听说吉童在众官兵眼皮子底下跑了,意识到他不是能够被抓住的人。正好中原君汇报说,毛里跟踪野山的父亲,抓到了野山和在郊外与野山会和的苏不离。白发老头决定改变策略,使出阴招,建议国君把吉童身边的人都抓来,逼得吉童主动自投罗网。于是,严自治、世桀、勇狗等人相继被抓。

  官府在街头贴出告示,要吉童主动伏法,否则就要惩处其亲友。受过吉童恩惠的人们纷纷在告示前祷告:“大老爷,千万别被抓”。但是,吉童怎么会是贪生怕死而置亲友安危于不顾的人呢?他回到家里,跟佳玲作了告别,就找到哥哥吉熊—现在的“朴河善”,说要去自服(就是自首)。吉熊坚决不同意,吉童附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朝堂上,赵正学邀功说已经抓到吉童的所有同伙,但是国君因为他没抓到首领,并不是很高兴。这时“朴河善”启奏,说自己抓到了盗贼首领“哄众知”,国君精神一振,命令传召“哄众知”。

  阿琳和另一个宫女在前去侍奉张绿水的路上,看到被绑着去见国君的吉童,感觉非常眼熟,但是由于她与家人走散时年龄还小、记忆尚浅,所以认不出近在咫尺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她们到张绿水跟前,说起路上见到一个娃娃将帅般的盗贼被抓住。张绿水一惊,赶忙跑到宫道上观看,果然发现“哄众知”就是自己朝思暮想却已分道扬镳的吉童。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1集剧情介绍

  燕山君“狩猎”惩处吉童 宋道恒掀起血雨腥风

  国君问金子猿,娃娃将帅是否真的存在,为何百姓把一个盗贼说成是娃娃将帅,还那般崇拜?金子猿回答不出。

  在鞠问场,吉童被五花大绑,面对国君的亲自审问。吉童承认自己有过哄吉童、垫脚板、哄众知等多重身份,但无论怎样自己都是国君治下的百姓,并给国君呈上《行录》。吉童想着,他相信国君会秉公处置,如果国君只惩罚自己而不惩罚“守贵单”上的那些人,他就不会再做老老实实的臣民。

  国君仔细翻看《行录》后,把作者白发老头宋道恒叫到内殿。原来,当初国君派宋道恒去惩罚那些“凌上”的人,没想到宋道恒却使出这么残忍的手段,并一一作了记录,是为《行录》。而《行录》每份名单前的两个“木”字,一个是指“宋道恒”的“宋”,另一个就是指国君“李隆”的“李”。国君愤怒地命令宋道恒终止这些疯狂行为。但是宋道恒坚持他自己的所谓信仰,回到住处就对赵正学说,要把赵正学抓捕哄姓盗贼的事情也写进《行录》。

  吉童被关进牢狱。深宫的张绿水一直关心着他,听说国君因为不能容忍一个盗贼忧国忧民受百姓膜拜所以还想杀了吉童,就委婉地劝国君卸了吉童的力气、留着吉童的性命,让他凄惨地活着。国君心念一动,让金子猿去牢中喂了吉童一种药,只要吉童身上弄出一个小口子,就会力气尽失。

  翌日,国君在宫中组织了一场特殊的“狩猎”。在众臣和百姓的围观中,把吉童扔到斗兽场一样的擂台上,让一个个壮汉轮番上去攻击他,承诺只要他打赢了,就放了他。其实国君笃定了吉童喝过药肯定会输,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百姓亲眼看看,所谓“娃娃将帅”的力气其实什么都不是。没想到吉童喝过药还是力大无比,把挑战者一个个打下台。最后一个上台的是同样身负奇力的毛里,几个回合之后,毛里已落下风,他愤恨地掏出刀子划在吉童身上。吉童的力气慢慢流失,无力地躺在地上等待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想到最后时刻,毛里想起当初吉童曾经主动释放了自己,不忍心再下手。

  国君在台上看着,很焦急地想要下命令把吉童赶尽杀绝。身旁的张绿水和“朴河善”及时出声制止了他,说百姓已经看到了“娃娃将帅”的凄惨样子,如果国君释放了吉童,就能在百姓心中树立恩慈形象。国君只得下令饶吉童不死,但要把他挂到城门口示众,并把不服从命令的毛里关进牢狱。

  “狩猎”事件再次引爆了众臣甚至是宗室的反抗。他们在朝堂上众口一词,从宫中狩猎活人说到过度宠幸女乐,从国库空虚说到不纳谏言,对国君进行口诛笔伐,并要求国君不要再为没有一官半职的“差备”(暗指宋道恒)撑腰。

  宋道恒知道后气愤不已,决定好好惩罚这些离间自己和国君关系的人。他带着参奉夫人面见国君,让参奉夫人当面背诵了当初废妃尹氏亲笔写的书信内容。书信中说自己被谗言所害,还担心宫中元子的安危,希望大家帮助元子登上王位,等元子登上王位后,一定要狠狠惩罚那些凌辱他们母子的人们。国君本来不甚相信,但是参奉夫人说出了书信的落款“百道母亲尹氏”,而“百道”就是废妃尹氏给国君起的胎名。国君终于相信,悲痛愤怒不已。一场更猛烈的血雨腥风即将被掀起……

  另一边,吉童浑身鲜血,被绑在城门口示众。受过他恩惠的人纷纷上前给他喂水,张绿水也关切地让阿琳和另一个宫女去查看他的状况。阿琳长期在不良环境下生存,已经变得势利而冷漠,但是见到吉童后,天生的血缘关系让她莫名地生了恻隐之心,亲手喂了吉童几口水。吉童奄奄一息,眼看着自己千方百计寻找的阿琳转身离去,想要喊她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