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电视剧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2集剧情介绍

  残暴君王掀起腥风血雨 悲惨吉童决定誓死反抗

  在宋道恒的怂恿和鼓动下,国君准备清算废妃尹氏的事。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吉童,因为国君知道他的父亲曾经抢夺过废妃尹氏的书信,并杀了自己的主人,吉童又如此“兴风作浪”,没有比他们父子更“凌上”的人了。国君提着刀到城门口,要杀了奄奄一息的吉童,这时“朴河善”闻讯踉踉跄跄地跑来,说国君的手不能纡尊降贵地沾染盗贼的血。国君改变主意,要把吉童活活晒死,并下令谁敢给吉童喂一口水就抓进大牢。“朴河善”心焦如焚,但知道直接求情毫无用处,只好又编出一套说辞,说吉童如果晒不死,百姓们只会再次相信“娃娃将帅”的神奇传说,不如抓进牢中关押。国君同意后,“朴河善”又私下告诉看押吉童的狱卒,说国君留着吉童另有用处,所以要照看好他。

  紧接着,国君开始向大臣发难。他首先承认自己在宫中狩猎活人确实有违礼法,然后话锋一转,指出礼判大人李世佐曾经洒了国君御赐的酒、弄湿了龙袍,不合礼法、凌蔑君上,必须鞠问审查。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李世佐当年奉先王之命亲手毒死了废妃尹氏,国君为了寻找处罚他的由头,前些日子在群臣宴上给李世佐倒酒时,故意让酒溢出。群臣对国君的真正用心都心知肚明,眼见李世佐被鞠问,顿时人心惶惶、议论纷纷,唯恐参与废妃尹氏事件的自己也被清算。

  然后,国君找来两个当年排挤废妃尹氏的先王嫔妃,把她们装在袋子里,威胁她们的儿子亲自动手,把她们活活打死,并故意把这件事传播给群臣,制造恐惧。

  大规模的清算随即展开。按照宋道恒上报的名单,当年参与废妃事件的大臣有的被割头示众、株连九族,有的被施以杖刑、血肉模糊,就连已经死去的也要剖棺鞭尸,一时间哀嚎四起、惨不忍睹。

  其实宋道恒上报名单时也怀揣私心,列出的都是当时在朝堂上说他是“差备”的人,他是在利用国君报自己的私仇。把那些与他作对的人除掉后,宋道恒开始想方设法让自己的人进入朝堂。毛里因为一向顺从听话,被国君任命为内需司仆役,负责建造起一个更大的狩猎场。吉童醒来后,就被放到新建的狩猎场中,供国君当活靶子射箭取乐,被吓怕的群臣再不敢说什么。张绿水亲眼看到吉童的惨相,悲伤难抑,私下去牢狱中给吉童送饭。吉童问她是否已成为国君的女人,她没有正面回答,只违心地说世上已经没有供花,从此两人再没有任何关系。

  经过这一场血雨腥风,国君更加肆无忌惮,他只相信暴力,任何劝谏他的人都会被处以残酷惩罚;大臣们更加唯唯诺诺,无论国君做出多荒唐多残忍的事,都会立即众口一词地歌颂圣明。

  国君志得意满,下令从民间广泛征选女乐。佳玲以为吉童已死,为了替夫报仇,毅然应选。张绿水看透了国君的残酷无情,为了留着自己的性命伺机营救吉童,不仅不劝阻国君,反而怂恿他把征选范围扩大到两班家的女孩们。女乐挑选出来后,张绿水带领她们排练了一出壮阔优美的大型歌舞,国君看后激动得手舞足蹈,连声称赞这才是国君之歌。

  然而国君的好日子并没持续多长时间,诡异的事件接连发生,龙袍莫名其妙地被染成血衣,上轿的脚踏毫无征兆地断裂。国君暗自害怕这是上天给自己的警告,却被张绿水怂恿说,他是上天之子所以不必害怕。国君精神一振,决定要来一场更刺激的“狩猎”。

  翌日,国君把遍体鳞伤的吉童放到狩猎场,当着张绿水的面射击取乐。吉童一瘸一拐地逃跑,狼狈地滑下一个山坡,恰好听到一群宫女正在充满恐惧地讨论国君到处抓女孩子当女乐的事情,他认出其中一个正是阿琳。吉童激动得哭了。这时国君追上来,很好笑地说原来他也会哭,一定要让他这个胆敢操心国家和百姓的盗贼看看,这世道究竟是怎样的。于是,吉童被官兵抓着来到街头巷尾,看到被无辜处死的官员们留下的痕迹,听到女孩子被抓走当女乐时的哭喊,到处都是人间地狱。吉童已经不再生气,而是感觉到深入骨髓的悲伤;他不再寄望于这个残暴君王主持正义,而是决定誓死反抗。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3集剧情介绍

  国君越来越残暴。他得知一部分女乐在进宫前就怀上了孩子,命令把有用的女乐留下、把没用的孩子活埋。毛里奉命带人去活埋孩子,不料一阵诡异的烟雾过后,除毛里之外的侍卫们都昏倒在地,孩子们都消失无踪。良心未泯的毛里对国君谎称孩子都已活埋。这件诡异的事当然是吉童的杰作。他在众人帮助下逃出牢狱,决心保护生活在残暴统治下的可怜百姓。他寻找机会出现在落单的国君面前,推下一块巨石,威胁国君如果给百姓制造血泪,就会像巨石一样撞得粉碎。

  国君被吉童弄伤后回到宫里,奇怪奄奄一息的吉童竟然恢复得毫发无损。他找来之前“抓到”吉童的“朴河善”,让他再次抓捕吉童,但是为了避免百姓们再次信奉娃娃将帅的神奇力量,要对外宣布吉童及其同党已经全部死亡。中原君和参奉夫人看到告示以为吉童已死,高兴不已。佳玲看到告示,悲伤流泪。为了替夫报仇,她唱着悲伤的歌曲勇闯禁标(国君为狩猎围起来的禁地),全身缟素、泣涕涟涟地出现在国君面前,说自己的丈夫被禽兽所害,她想为夫报仇。国君不知道她口中的“禽兽”就是自己,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竟然心动了,不仅没有像对待其他闯禁标的人一样将她砍头示众,反而把她招为运平(国君把最好的歌妓封为“兴清”,其次为“佳兴清”,最次为“运平”),让她在掌乐院学习歌舞。张绿水认出了佳玲,虽然因为国君喜欢佳玲而有些嫉妒和失落,却仍然决定帮助佳玲。当然,佳玲并不敢明明白白地告诉已经委身国君的张绿水,自己的丈夫就是吉童,而杀死吉童的“禽兽”就是国君。

  吉童半梦半醒间见到了智异山半神。半神说以前阿某个曾问她吉童如何才能活下来,她无法回答;如今吉童问她自己该如何去死,她可以回答了,让吉童去找一个树根。吉童醒来,带领苏不离等人,按照半神的指引,来到了一棵大树的树洞下。树洞里别有洞天,空间很大,住着一个山寨的百姓。百姓们听半神说眼前的人就是“哄皆知”,纷纷跪拜。半神原来一直在等待吉童到来的这一天,她对吉童说力士不仅是指力气大,更意味着拥有想要成为国君的谋逆之心。

  安顿下来的吉童回家寻找佳玲,却是人去楼空,不知所踪,他伤心不已。哥哥吉熊找到他,听他说起阿琳混在宫中女乐里面,就匆忙赶到掌月院寻找。可是,尽管吉熊费劲周折地找到了阿琳,喊出了她的名字,早已改名为玉兰的阿琳却根本认不得他,也忘记了往事。在吉童的提示下,吉熊靠近宋道恒,把自己捉拿“哄姓盗贼”的事也写进《行录》,让自己成为“守贵单”上的一员,进而提出要按照惯例要几个“车人”(即为“守贵单”拉车的人)为自己服务。宋道恒高深莫测地看了眼他,还是不甚信任,就让他再多立点功再说。

  因为吉童迟迟没什么动静,本来还担心掀起巨大波澜的国君放下心来,更加相信暴力可以控制一切,更加残忍地对待臣民,更加沉重地盘剥百姓。百姓们不堪其苦,受过“哄皆知”帮助的人们聚在一起,以“哄皆知”后人的名义,在许多官员的家门口张贴匿名信,声讨无道昏君。国君看到匿名信后怒不可遏,不仅对抓到的张贴者严刑拷打逼问幕后主使,还怀疑那些家门口贴了匿名信的官员参与其中,声称如果揪不出真凶,就要再次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吉童得知后,认为自己有责任营救被抓之人。吉熊提醒他,光靠身边的少数人根本不可能成功,要发动更多的人参加,但是大部分人被国君的威严所震慑,犹如筑起了一道很高的心墙,不敢上前一步。吉童深以为然,改变原先夜里营救的计划,发动树洞山寨的百姓,要在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把被抓之人营救出来,以减损国君的威严、矮化人们的心墙,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反抗残暴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