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隧道电视剧

隧道第10集剧情介绍

  4个月前,睦振宇对被肢解的金英子进行尸检时发现了她脚上的五点标志,他才知道原来金英子是30年前从他手中逃脱的幸存者,睦振宇冷笑一声知道是有人在暗中和他较量。

  市里又发生了命案,被害者为女性,脚后跟被点了八个黑点。这时睦振宇来到现场,查看了尸体脚上的黑点,递给金善载一份他从国搜科调来的资料,上面显示死在海印河边的尹多荣脚上被点了七个点。睦振宇说只有尹多荣和现在发现的这个尸体上被点有黑点,所以他觉得案件是两人所为。朴光浩和金善载坚持认为案件是由郑浩英一人所为,申在伊却同意睦振宇的说法。

  全成植带领大家立即展开了调查,并对郑浩英进行了全国范围内通缉。朴光浩建议先从郑浩英家人调查起,全成植将金善载叫到办公室批评他没有及时上报郑浩英打电话的事。

  申在伊经过分析,大胆猜测华阳市潜藏着两名杀人犯,郑浩英只是其中一个。朴光浩来找睦振宇问他尸体脚上的点是用什么工具点的,睦振宇毫不避讳地说道有可能是钢笔。金善载坚持认为所有案件都是郑浩英一人所为,并对睦振宇敞开心扉说了自己执着于抓住凶手的原因,而且告诉他可能是他在两年前提审郑浩英时提及母亲的死时唤起了郑浩英的杀人记忆,继而导致他改变了作案手法。

  睦振宇在金善载走后,回忆起了往事,当年金善载母亲并不是死于郑浩英之手,而是他。而且他认为金善载母亲并不是毫无罪过的无辜受害者。

  朴光浩和金善载找到了郑浩英的母亲,她说自己不知道郑浩英的一切,金善载抓人心切,便责怪她不会管教孩子。郑浩英母亲也很生气,关上门不再接受调查。

  郑浩英再次给金善载打来电话,让他们不要去骚扰自己母亲,并说南珠熙不是他杀的。申在伊正好赶到,她接过电话,质问郑浩英当时杀人是不是因为憎恨母亲对他的冷漠和毫不关心。郑浩英无言以对,愤怒异常,知道对方就是金善载十分在意的那个女人,便挂了电话。

  申在伊认为郑浩英敢每次打电话给金善载,就说明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让自己不被定位抓住,果不其然,朴光浩和金善载赶到定位电话位置,什么都没发现。朴光浩因为担心郑浩英被刺激再次杀人,所以大声责骂申在伊不在乎犯人,只在意自己对于犯罪心理的研究,说出刺激郑浩英的话。

  经检验,尸体脚上的黑点成分是燃料墨水,不溶于水也不褪色,而且其中还有石棉滑石,2003年已经被禁止进口,唯一的制造公司申海化工也在二十年前关门了,朴光浩想起在自己在郑浩英母亲家中看到的照片中有申海化工标牌。

  经过再次调查,郑浩英母亲承认郑浩英的父亲以前就是申海化工的社长,并说郑浩英有可能藏在工厂旧址。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的朴光浩和金善载立刻回到警署,和大家制定了周密的抓捕计划,于是警署再次全员出动,前往旧工厂准备实施抓捕。

  金善载出发前给申在伊打电话告知了此事,申在伊回去后找出短裙穿上,并给自己化了浓妆,想要以身为饵钓郑浩英上钩,临走前她拿出一个口哨戴在了脖子上,那个口哨就是当年妍淑送给朴光浩的信物。

  睦振宇下班后,无意间看到了申在伊的一则访谈,访谈中申在伊大胆猜测郑浩英的下一个杀人地点会是水库附近。其实这都是申在伊故意安排的,她知道郑浩英一定会看报道。睦振宇看到消息后,立即给金善载打了电话,说申在伊现在十分危险。

  申在伊独自走在水库旁一个偏僻的小路上,被突然出现的郑浩英打晕后拖进了树林里。郑浩英正准备勒死申在伊时,申在伊情急之下吹响了口哨,通过口哨声,朴光浩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申在伊并发现了她身上的口哨。这时金善载接到了他委托查妍浩身份的同事电话,同事说,妍浩就事申在伊。

隧道第11集剧情介绍

  朴光浩发现申在伊身上的口哨后,十分震惊,这时全成植带人赶到,派人将受伤的申在伊送去了医院。金善载从郑浩英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两人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滚下了山坡,金善载将郑浩英打倒,这时泰希敏河赶到抓住了郑浩英。

  全成植告诉金善载,即使抓到郑浩英也绝对不能松懈,因为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没有掌握郑浩英犯罪的关键性证据,现在一定要集中静力搜寻证据,让郑浩英百口莫辩。

  朴光浩在医院守着昏迷不醒的申在伊,心里懊恼明明亲人就在眼前却还拼命去找。这时金善哉来到医院告诉朴光浩郑浩英已经抓到。金善载正想告诉朴光浩妍浩就是申在伊,朴光浩却说他已经知道了。金善载告诉朴光浩申在伊已经完全记不得小时候的事情,因为她经历的变故太多身心俱创。

  果然不出所料,郑浩英对自己所犯罪行拒不承认。泰希和敏河侦查现场时发现了郑浩英车上挂着的十字架项链,便马上准备从它入手去查。

  申在伊昏迷中梦见了小时候的场景,当时妈妈把口哨送给她,告诉她无论她遇到什么危险只要吹响口哨,妈妈都会赶去救她。申在伊刚醒来就问郑浩英抓到没有,并让朴光浩和金善载马上开始对郑浩英进行调查取证。朴光浩让她好好休息,她却执意要录郑浩英对她犯罪的口供。

  申在伊录口供时回忆到当时的场景,受到了极大刺激,再也忍不住伤痛,倒在金善载怀里哭了起来。金善载安抚好申在伊的情绪后,洪慧媛也赶到了医院,于是朴光浩和金善载将申在伊交给了洪慧媛照顾,他们赶到了警署对郑浩英的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取证。

  经过调查,车上的十字架是受害者李瑞燕的遗物,在其中也发现了郑浩英的DNA,金善载将项链拿到郑浩英面前,当面质问他,但郑浩英却说那是他在路上捡的。大家拿他毫无办法,便想到用测谎仪来逼他说出真相。郑浩英连上测谎仪后,经不起心理医生的拷问,暴露了自己。

  取证工作获得了阶段性胜利,全成植带警署众人外出聚餐,席间大家言语不和,吵了起来,金善载担心申在伊的身体,便出去打电话前去问候,申在伊说自己并无大碍,当得知郑浩英不承认罪行后,她建议金善载去找郑浩英妈妈。

  申在伊告诉洪慧媛自己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洪慧媛十分欣慰,让她继续慢慢回想。第二天,申在伊出院了,她拒绝了洪慧媛送她回家的请求,独自一人去了睦振宇那里向他表示感谢。

  上级指示,将郑浩英的案子移交检察院,因为还没有询问郑浩英三十年前的连环杀人案,金善载和朴光浩心有不甘,便去找郑浩英母亲询问三十年前的情况,但是郑浩英母亲根本不愿配合。

  金善载将自己母亲的照片拿给郑浩英看,质问他当年的事情。郑浩英一口否认,说自己并没有杀过这个女人。朴光浩十分愤怒,将他穿越的事情告诉了郑浩英,并说起连环杀人案中脚上点黑点的事情,郑浩英却好像根本不知道,朴光浩断言郑浩英并不是三十年前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而是凶案目击者。

  郑浩英的母亲来找郑浩英,劝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并毫不留情地说当年为他做不在场证明只是为了自己不受世人唾骂。郑浩英受到了母亲的极大刺激,说自己要自首。金善载给睦振宇打电话说朴光浩认为郑浩英是三十年前连环杀人案的目击者,这时警员来告诉金善载说郑浩英准备自首,电话那头的睦振宇也听到了这一消息。

  郑浩英说金善载的母亲是他杀的,金善载一时气急,忍不住打了他。朴光浩看他情绪激动便让他出去。朴光浩询问后得知郑浩英从不抽烟,血液检查也显示郑浩英血液中并不含尼古丁,朴光浩说他穿越前在隧道中亲眼见到凶犯抽烟,所以郑浩英并不是凶手,而是目击者。郑浩英听他如此说,便在脑海中回忆起当年的场景来。原来当年金善载母亲遇害时,郑浩英恰巧在18步团附近,他亲眼看见金善载母亲被杀。

  朴光浩和金善载去看望申在伊,却接到消息说郑浩英在牢中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