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电视剧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4集剧情介绍

  因为国君要在运平中选拔兴清,而成为兴清就可以近身侍奉国君,众女乐都在尽心尽力地习练歌舞。国君亲临观看时,女乐尚花(就是阿琳)的舞蹈像是欢脱的小鸟,她的好朋友玉兰的舞蹈则像安静的溪流,双双得到国君的赞赏。但国君对佳玲更感兴趣,点名让她表演,佳玲却说自己只会唱一首歌,不过自己会讲故事。国君仍然很感兴趣,夜里睡不着时就召她前来讲故事,没想到佳玲的故事让他难得地睡了个好觉,第二天醒来心情大好。

  佳玲因为同时得到国君宠爱和张绿水信任,被尚花嫉妒,警告她不要抢了自己的恩宠,佳玲则回敬她,如果挡了自己的路,一定不会轻饶。两人吵架的事很快传开,玉兰劝慰佳玲说,其实尚花很善良,只是急于得到赏赐回馈自己的养母,有时对人刻薄了些。佳玲随口问玉兰的身世,玉兰说自己只有一个失散的哥哥。佳玲心念一动,刚要仔细询问却被打断。第二天,佳玲看到遗落在地上的一条蓝色布带,想起吉童也有同样的一条,这时玉兰要走布带,去追尚花了。佳玲以为玉兰就是阿琳。

  一日,玉兰因为不小心踩到张绿水的裙角,致使她摔倒出丑,而被张绿水责打。佳玲赶忙挺身而出,跪下为玉兰说情。张绿水这时有些嫉恨佳玲抢了自己的风头,见她求情,故意把玉兰关进近悔阁(关押犯错误女乐的地方),并禀明国君,以凌上之罪要把玉兰悬挂城门口示众。张绿水想要看看,到底是自己还是佳玲能决定玉兰的生死。佳玲心急如焚,想法设法实施营救。同样千方百计要营救玉兰的还有她的好朋友尚花,尚花借助自己“车人”的身份,直接找到宋道恒,密告张绿水很关心哄吉童,而且张绿水曾无意间说起哄吉童根本没死,想要扳倒陷害玉兰的张绿水。其实,宋道恒在赵正学的提示下,本来就怀疑哄吉童没死,早已派络腮胡手下秘密调查此事。

  依然活得好好的吉童,聚集树洞山寨的百姓,慷慨陈词要去“从国君手上窃取百姓”。没想到百姓反应很冷淡,他们跟随“哄皆知”只是因为“哄皆知”能窃取财宝保证他们的温饱,并不想去做讨伐国君这样危险又没有好处的事,只有一个老妇人出于知恩图报的理由,愿意帮助吉童。在老妇人的带动下,又有一些人站出来。但仍然有很多人害怕引来杀身之祸,私下议论纷纷。在智异山半神的提点下,苏不离等人向百姓绘声绘色地讲述以往惩治流氓、放逐王族的巨大胜利,百姓受到鼓舞,这才有了斗争的决心。

  与此同时,朝堂也不太平。国君怀疑一些大臣参与了匿名信之事,要加以严惩,大臣们人心惶惶,唯恐灾祸下一刻就降临到自己头上。他们聚在一起商议对策,决定通过赵正学求助宋道恒,不惜纡尊降贵登门求教如何获得国君信任。看到这些往日忧国忧民、敢言直谏的大臣,如今只会点头哈腰、溜须拍马,“朴河善”对朝廷心灰意冷,他终于明白,国君其实并非因为废妃尹氏才掀起腥风血雨,他真正的目的是通过暴力消灭数百年来试图驯服国君的力量,建立一个王者独尊的新朝鲜时代。

  国君眼见朝野一片附和之声,深感志得意满,决定举办一场宴会,让大臣当场宣读效忠盟书,题目就是“盗贼已除,太平盛世”。“朴河善”借口担心准备宴会的工匠中混入逆反之人,主动请缨盘查宴会当天的入宫工匠。背地里,却安排吉童等人装扮成工匠混入宫中。宴会当天,国君在众臣环绕下,神清气爽,洋洋自得,没想到吉童戴着黑色面具从天而降,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充满蔑视地喊着国君的名字“李隆”。

  赵正学一直怀疑“朴河善”串通哄吉童,暗自去了“朴河善”的“老家”寻找“朴河善”的身世证据。同时,他们这一伙内部也起了分歧,中原君因为宋道恒抢了自己的功劳、独自享受国君的信任,十分不满,于是以帮助赵正学做上大官为诱饵,怂恿参奉夫人与自己联手对付宋道恒。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5集剧情介绍

  国君看见吉童身穿黑衣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地喊着“李隆”,于是气急败坏地下令缉拿盗贼。这时台上忽然炸开烟雾弹,吉童带领众人仿佛从天而降,把睁不开眼的侍从们打得落花流水。色厉内荏的国君吓坏了,在金子猿等人的搀扶下,狼狈不堪地逃跑,不料再次撞见吉童,吉童把侍从们都打倒,挑衅地要国君跟自己单挑。国君原本的自尊心被激起,骑上马跟吉童来到了一处空旷无人之地。

  这就是电视剧开头的那个场景。国君问吉童到底是没落王族后裔还是两班家的庶子,吉童说自己的父亲是奴仆阿某个。国君不相信奴仆家的孩子能掀起如此波澜,吉童反唇相讥,国君生为天子却为何成为如此品行卑贱之人,正是国君把原本安于过日子的自己逼到了如此境地。吉童再次给国君机会,承诺如果国君停止虐待百姓,自己就会回去安心过日子。国君却气愤于他胆敢如此威胁自己,策马追击,结果被吉童的人马手持弓箭拦住。

  国君眼看性命不保,突然听到一声大喝,“朴河善”单枪匹马挡在他面前,“视死如归”地说要杀国君先杀自己。吉童戏谑道看来国君还有忠臣,带领众人转身离去。“朴河善”背对国君露出得意的笑容,原来这是他和吉童暗中安排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让“朴河善”得到国君的深切信任。国君果然上当,把奋不顾身护驾的“朴河善”当作唯一可以信任的人,让他率领大军前去剿灭盗贼。“朴河善”借机要求组建自己挑选的军队。原来,他和吉童早已暗中策反了一些对国君残酷刑罚不满的军士,趁此机会把他们带出宫去,投奔吉童。如此,吉童兄弟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了自己的正规军队。另一方面,他在宋道恒面前装作忠心耿耿的样子,声称为了剿灭盗贼,要动用“车人”。宋道恒终于同意,请求国君寻找由头把尚花赶出宫去,混入吉童的人里面充当间谍。

  在这一场宫中巨变中,通过“朴河善”的帮助和安排,吉童的跟随者乔装混入宫中,解救出因为匿名书被关进牢狱的百姓,以及被关进近悔阁的女乐们,要带领他们投奔吉童。佳玲正好在近悔阁看望被关着的玉兰,得知那条蓝布带其实是尚花的,尚花才是吉童心心念念要找的妹妹。听到来解救自己的人声称是“哄皆知的人”,佳玲欣慰于自己的相公“虽然死了”,但这么多人继承了他的“遗志”,就说服大家跟着他们走,但是因为尚花还在掌乐院,她自己不顾危险跑回去找尚花。玉兰不放心,也回去寻找。等她们找到尚花,约定的逃跑时间已过,她们只好继续留在宫里。玉兰主动向张绿水请求原谅,张绿水决定放她一马,但要她知道谁才是决定她命运的人。在闲谈中,张绿水得知佳玲之所以对玉兰这么好,是因为佳玲以为她有一条蓝布带,但其实那条蓝布带是尚花的。张绿水想起吉童也有一条断裂的蓝布带,不由陷入深思。

  赵正学因为对“朴河善”的身份产生怀疑,亲自去“朴河善”生活的深山里查证。附近的村民说,“朴河善”早已被野兽咬死了。赵正学闻言一惊,急急忙忙跑回宫中。在宫门口遇见中原君和自己母亲,原来“朴河善”带领军队出发前,已经见过他们,还给了参奉夫人一段带白斑的杏枝,说是自己弟弟折的。种种迹象让他们确定,原来“朴河善”就是盗贼吉童的哥哥吉熊。可是一切为时已晚,得知真相的国君暴怒不已,派赵正学率军去追,可是哪里还有吉熊的影子?国君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吉熊此时已经带领军队和吉童会合了,尚花也背负秘密任务见到了吉童。三兄妹重新聚在了一起,吉熊和吉童激动不已、又哭又笑,可是尚花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本不记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