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爸爸好奇怪电视剧

爸爸好奇怪第16集剧情介绍

  英实召开家庭会议,她先让孩子们吃了清心丸,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告诉了孩子们,爸爸卞韩秀还有一个儿子。孩子们都十分震惊,感觉不可思议。然后英实接着说,那个儿子要暂时住在卞家,与爸爸生活在一起。另一边,卞韩秀来安仲熙家里亲口告诉他,家人同意他搬过去了。安仲熙十分意外,他原本以为卞韩秀妻子肯定不会同意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同意了。他仔细询问了房间大小等一系列基本情况以后,觉得房间太小人太多,肯定特别不方便,他十分不情愿搬过去,但碍于卞韩秀的情面,只好先告诉卞韩秀,自己再考虑考虑,到时候通知他搬家。卞韩秀回到家以后,没想到孩子们都反对安仲熙搬过来一起住,他很无奈。但子女们的反对遭到了妈妈英实的严厉呵斥,英实反问孩子们,难道那个孩子三十五年来没有爸爸的陪伴不可怜吗?你们难道都没有恻隐之心吗?孩子们对于妈妈这一行为,纷纷表示不理解,觉得妈妈是受打击太大已经失去正确判断的能力了。家庭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大早,卞韩秀夫妇给孩子们做了一顿美味的早餐,英实劝孩子们接受现实,那个青年过几天就搬过来了。孩子们却丝毫不理会妈妈的话。英实把即将搬来的孩子的事情跟妈妈与弟弟弟媳说了一下,大家都很生气,英实妈妈对卞韩秀一顿臭骂,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同意女儿的做法。安仲熙与导演编剧还有陈成俊一起吃饭,在其他人对其演技的刺激下,安仲熙决定周末就搬去卞家,与爸爸一起生活。卞韩秀得知以后,十分开心。幼珠与俊秀去医院做产检,俊英看见胎儿彩超后,激动落泪。两人吃饭时,幼珠问俊英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站在我这边吗?得到俊英肯定的回答以后,幼珠觉得自己又对结婚多了一分把握,她觉得美英肯定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婚姻。车政焕妈妈与丈夫闹别扭,车政焕爸爸把穿过的脏衣服,吃过的外卖盒子在客厅里乱扔,车政焕妈妈看到家里乱得像垃圾场一样,和丈夫大吵一架,并扬言要冻结丈夫的银行卡。罗英对爸爸多出来一个儿子这件事耿耿于怀,在瑜伽中心喝酒大醉。卞韩秀听到动静后迅速赶来安慰罗英,忽然院长过来巡视,两人匆忙躲进桌子后面,相拥躲避巡视,终于躲过了一劫。等到院长走后,朴哲秀发现两人动作极其暧昧,羞涩不已。醉酒的罗英接到美英的电话后,就回家去了。孩子们聚在一起喝酒,吐槽爸爸,心疼妈妈。在惠英理智的分析下,大家都表示了对爸爸的理解,一致同意让陌生哥哥暂时住进来,到时候再商量到底该怎么对付这个陌生的哥哥。

  一大早,卞家在吃早饭的时候,俊英告诉爸爸,妹妹们都已经同意父母的决定了,对新哥哥搬过来一起住表示理解。卞韩秀与妻子听到后,感到很欣慰,终于得到孩子们的理解了。车政焕被妈妈骗去相亲,没想到见面后,车政焕直接了当地告诉相亲对象,自己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车政焕妈妈知道后,觉得颜面无存,于是去公寓找车政焕对质,却发现公寓密码已经改了。车政焕只好回家安抚妈妈,告诉妈妈自己已经有交往对象了,但没有告诉妈妈女朋友就是惠英。安仲熙为卞家人买见面礼,找美英拿行李,美英得知安仲熙要搬去爸爸家住,而且安仲熙的爸爸家也有四个孩子,想到自己家里类似的处境,也很难过。美英回到家后,仔细思忖安仲熙所说的四个孩子,她安慰自己肯定只是巧合。惠英腾出房间以后,与妈妈一起住一晚上,她安慰妈妈,让妈妈不要因为这件事委屈自己。英实听着女儿对自己的安慰,感动不已。周末早上,安仲熙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卞家,俊英与妹妹们打算齐心协力会一会安仲熙。卞家人一起在等安仲熙,等安仲熙进门以后,美英与安仲熙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住了……

爸爸好奇怪第17集剧情介绍

  安仲熙正式入住卞家 罗英哲秀感情升温

  安仲熙来到卞家以后,卞韩秀与妻子兴高采烈地为其依次介绍弟弟妹妹们,当安仲熙看见美英时,两人都十分惊讶。卞韩秀夫妇得知美英是安仲熙经纪人后,感觉这就是缘分,十分开心。美英却觉得,安仲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件事简直不可思议,因此闷闷不乐。其他三个孩子对安仲熙的到来十分不屑。惠英刚开始甚至一直怀疑安仲熙到底是不是个骗子,在得知美英是安仲熙经纪人以后,安心不少,她觉得最起码安仲熙不是个骗子,美英或多或少对安仲熙的为人了解一些。安仲熙与卞家一起终于把行李收拾好以后,开始见姥姥、舅舅和舅妈。因为安仲熙要求安喷水马桶,还要专用,姥姥觉得安仲熙太自命不凡了,决心灭灭他的嚣张气焰,于是她讽刺安仲熙是个不知名的艺人,假装要吃安仲熙养的乌龟等等。安仲熙对姥姥开的“玩笑”十分不爽,但又拿姥姥毫无办法,只好以自己搬家太累要休息为借口,赶紧回房间去了,同时又因家里人多太吵闹而苦恼不已。半夜,美英坐在阳台上自言自语,埋怨老天爷太残忍:金幼珠是哥哥的女朋友还不够,安仲熙竟然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另一边,安仲熙也因初来乍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安仲熙因为觉得卫生间不够用,提出多安一个自己专用的马桶,因为害怕其他人不同意,他假装在餐桌上说自己有痔疮,其他人听后,纷纷立即同意他的要求。安仲熙习惯于叫美英为实习生,命令美英赶紧网购一个马桶。惠英听到安仲熙的命令后,为美英抱不平,并以劳动工人法怼得安仲熙哑口无言。安仲熙觉得其他孩子们都不喜欢自己,决心抽时间去问问美英对自己的看法。惠英与车政焕约会时,告诉他安仲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车政焕对此十分惊讶,两人再深入交谈以后,竟然发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惠英得知车政焕最近拍的是安仲熙出演的电视剧的花絮,车政焕得知安仲熙的经纪人是惠英的妹妹。安仲熙撞见俊英与金幼珠组长约会,猛然间想起美英曾经醉酒向自己倾诉,自己哥哥的女朋友曾经在学生时期一直欺负自己。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金幼珠就是曾经欺负美英的问题少女啊。美英拿快递时刚好遇见哥哥俊英与金幼珠准备去看房子,美英故意告诉俊英,自己和幼珠是同学。俊英很开心,告诉幼珠他们俩的姻缘简直是太神奇了。幼珠害怕美英说太多,赶紧告诉俊英,自己和美英只是同校而已。美英正回公司时,幼珠赶紧追了上去,质问美英,为什么要告诉俊英她们是同学,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道歉吗。美英要金幼珠抓住这最后的机会郑重地给自己道歉。幼珠高傲地道歉以后,美英对她高傲自大的态度很气愤,两人不欢而散。金幼珠与俊英因为没有找到心仪的房子很苦恼,俊英提出两人结婚后可以先在卞家住一段时间,征求幼珠的意见。幼珠让俊英回去问问家人的意愿,自己遵循卞家人的意见。俊英觉得幼珠十分善解人意,欣喜不已。车政焕爸爸因为与妻子吵架,决心去酒店住,却发现银行卡全被妻子冻结了。他不愿拉下面子回家住,只好在车里凑合着睡了一夜。

  一大早,惠英叫车政焕起床,车政焕下意识地说,等一下,智研。惠英听到后,十分生气。车政焕解释不清楚,越描越黑。其实是车政焕工作忙时,经常睡在公司宿舍,起床起不来时,林智研作家会过来叫醒车政焕,以免影响工作,所以,车政焕起床时,习惯性地叫林智研的名字。罗英上班时帮盲人过马路的举动无意间被朴哲秀看到了,朴哲秀对罗英的印象正一点点地改善着。罗英因为晚上要去参加联谊会,来值班室找朴哲秀看哪种妆容更好看,忽然发现自己的刘海油了。罗英让朴哲秀帮自己攥着其他头发,自己只洗一下刘海。两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升温。俊英向父母提出婚后在家中暂时住一段时间的请求,卞韩秀与妻子商量后,觉得这样可以帮俊英攒钱带孩子,欣然同意俊英的请求。美英自从知道安仲熙是自己哥哥后,一直躲着安仲熙,安仲熙联系不上她,只好来办公室找美英。美英及时藏在桌子底下,却把手机落在了桌子上。安仲熙没找到美英,便把桌子上的手机拿走了,并让组长转告美英,要拿手机必须亲自过来找他。美英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安仲熙,安仲熙大吐苦水,他觉得卞家的孩子们和姥姥都不欢迎自己。在得到美英明确的答案后(站在孩子们和姥姥的立场上,确实不欢迎他),仲熙一方面告诉美英要公私分明,另一方面,自己又很沮丧。晚上,惠英在用电脑时,意外听到美英的录音,原来金幼珠就是曾经在学生时代一直欺负美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