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隧道电视剧

隧道第12集剧情介绍

  睦振宇来到水亭监狱探视郑浩英,想问他30年前在凶案现场看到的一切,谈话间郑浩英看睦振宇对凶杀细节十分了解,认定他就是当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知道睦振宇的真实面目以后,郑浩英想起了为追凶穿越而来的朴光浩,觉得这将会是一场有趣的游戏。

  睦振宇知道郑浩英曾有十年的精神病院监禁经历,便搬出往事不断刺激着他,郑浩英曾经遭受的来自于母亲以及监禁的痛苦回忆全部涌上心头,令他心理上无法承受即将到来的无期徒刑。回到自己的牢房,郑浩英决定自杀,自杀之前他给朴光浩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Noel这个字母。

  朴光浩和金善载接到消息后,赶到了水亭监狱,朴光浩看着郑浩英留给他的字条百思不得其解。金善载来到睦振宇处,向他说起郑浩英自杀的事情,并说郑浩英可能是唯一见过30年前连环杀人案凶手真容的人。睦振宇问他是怎么知道郑浩英是目击者而非真凶的,金善载说是因为朴光浩看到了凶手在隧道抽烟。

  睦振宇联想起和郑浩英见面时,郑浩英曾笑着说谁会先认出谁这样的话,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恰巧这时,朴光浩推门进来,睦振宇仔细辨认后发现他就是30年前在隧道被自己打晕的刑警。

  申在伊对洪慧媛说自己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郑浩英只是30年前的凶杀案目击者,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但申在伊认为郑浩英不是一个有自杀倾向的犯人,突然自杀一定是受了某种刺激。申在伊来找睦振宇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其中缘由,睦振宇告诉她可能是郑浩英被关进监狱时触发了痛苦回忆,所以自杀了。

  30年前的连环杀人案已经过了公诉期,而最近发生的几起凶杀案都被认为是郑浩英所为,因此搜查本部已经决定解散此案。朴光浩知道真凶还未抓捕归案,心中很是着急,全成植便命令大家隐秘地调查此案。

  朴光浩将30年前发生的连环杀人案给大家重新梳理了一遍,并将所有被害者的信息进行了对比研究。敏河质疑凶手时隔30年再次犯案的动机,朴光浩心说是因为水亭朴光浩的出现。

  全成植派敏河和泰希前去调查最近死亡的两个死者的家属,金善载和朴光浩留下调查Noel的含义,申在伊根据现有资料协助做凶手侧写,自己去查申海化工染料的去向及用处。

  朴光浩和金善载在研究Noel的含义时,朴光浩大胆猜测这个单词应该是某个人的洗礼名,根据推测,朴光浩和金善载将华阳所有的教堂调查了一番,找出所有洗礼名是Noel的人一一询问,但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朴光浩和金善载来到最后一个叫Noel的人家中,此人告诉朴光浩和金善载,他在洗礼时有一个人的洗礼名也叫Noel,但是没有登记在册,而且那个人很奇怪,时常在教堂旁津津有味地听一个叫千氏的人讲杀人故事。

  大家回来后将查到的线索梳理一番后,发现除了确认Noel是洗礼名外别无所获,朴光浩和金善载正准备回家,睦振宇来到警署向两人询问查到的线索,这时朴光浩注意到了他口袋中放着的钢笔。

  水亭监狱的狱警给朴光浩和金善载看了郑浩英的尸检报告,确认是自杀。朴光浩问他郑浩英自杀当天有没有人探视,狱警拿出名单,两人发现是睦振宇。朴光浩和金善载起了疑心,到睦振宇那里亲自确认,睦振宇却说自己只是前去向他证实自己关于两个凶手的推测。

  申在伊通过研究推测致使凶手再次犯案的原因应该是幸存者金英子的死亡,她向金善载说明了这一情况,金善载认为只有参与金英子案件调查的警员才可能知道金英子的死亡和脚上的标志,便将所有警员的资料背景整理了一遍再依照现有线索进行排除。

  朴光浩想到当时是睦振宇对金英子进行的尸检,所以他也可能是犯人之一,而且睦振宇资料显示1896年时他正居住在华阳,再加上朴光浩发现申海化工染料去向之一便是钢笔。朴光浩赶到睦振宇的办公室,找到了他常用的钢笔,发现上面刻着Noel这个字母。

  朴光浩接到睦振宇的电话,对方让他赶到华阳隧道中见面,并骗他说申在伊和金善载在自己手上。朴光浩担心申在伊和金善载的安全,独自一人来到了隧道中。见到睦振宇之后,睦振宇跟他说起水亭朴光浩,原来当时水亭朴光浩因为发现了睦振宇给老人注射非法药物并开始深入追查,睦振宇一气之下便杀了他。朴光浩冲上去想制服睦振宇,两人正打斗间,时光交错,朴光浩又回到了1986年。

  申在伊的英国朋友打来电话告诉她是一个叫做郑在炯的人在调查她,申在伊找到郑在炯后,他说是金善载委托自己调查她的消息的,申在伊马上给金善载打电话约他出来。申在伊问金善载为什么要调查自己,金善载无奈之下说出了朴光浩是申在伊父亲的事实。

隧道第13集剧情介绍

  朴光浩回到了1986年,激动的他立即回到了自己家中,看到妍淑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忍不住抱住她哭了起来,之后朴光浩将自己在隧道中被袭击然后穿越至2017年而且还参与查案见到了他们女儿的事情告诉了她,妍淑虽然觉得十分离奇,但还是无条件地相信了朴光浩。睦振宇将朴光浩遗留在隧道的手机扔进了湖中,心里十分郁闷。

  金善载将朴光浩穿越而来的事情告诉了申在伊,接着又说了朴光浩就是她父亲的事实,申在伊想到朴光浩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接受了这一事实。回到家中,申在伊给朴光浩打了电话,但是他的手机关机了。

  局长知道全成植还在带着大家查连环杀人案并且查到了警察身上后,十分生气,亲自到警署警告全成植让他放弃追查。大家都不愿前功尽弃,准备继续暗中搜查。申在伊发现朴光浩一直不在家中而且也没去警署上班,便给金善载打电话说朴光浩可能失踪了。

  睦振宇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钢笔不见了,他知道是朴光浩拿走了,便返回隧道去寻找,结果一无所获。朴光浩将睦振宇的钢笔带到了1986年,准备将其作为关键性证物带去警署提交,但他来到华阳警署后,突然想起自己失踪后警署就进行了整改重组,全成植和班长也被调离,现在进去呈交证物并指证睦振宇是不会有人相信的,于是他准备先回去再想想办法。

  朴光浩正准备离开警署却碰见了吴记者,他心生一计,以破案后给吴记者提供独家新闻为由,让吴记者和自己去寻找幸存者金英子,让她出来指认犯人,吴记者同意了。

  全成植让敏河查了朴光浩的通话记录,敏河查到朴光浩接的最后一通电话来自一个一次性手机,大家便怀疑朴光浩是被凶手抓走了,全成植马上命令敏河和泰希去查监控。监控显示,朴光浩先是去了华阳大学医院,然后从华阳大学医院打车离开了。

  朴光浩和吴记者找到了金英子,金英子担心自己的指认并不会使凶手落网,反而会暴露自己,因此拒绝见朴光浩,朴光浩无奈只得留下一张字条,说如果金英子能够站出来指认,一定会使这些受害者的冤情得以昭雪,以后也不会再有人受到伤害了。

  朴光浩还没有任何消息,申在伊十分伤心,晚上独自一人来到朴光浩住过的房间,在房间发现了妍淑的照片,申在伊终于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握着母亲的照片哭了起来。金善载对于朴光浩去华阳大学医院一事十分疑惑,他找重案组同事调出了警署监控,发现了朴光浩让另一个同事查睦振宇资料的事情,金善载便让同事将资料给他也传一份。

  泰希和敏河调查了当时的出租车司机后告诉全成植朴光浩打车到了华阳隧道后就再也无迹可寻,全成植认为朴光浩通过隧道又穿越了回去,所以才会向二十年前一样突然消失了。

  金善载来到华阳大学医院,找到了睦振宇,问他有没有见过朴光浩。睦振宇说他并没有见到,金善载注意到他脸上的伤痕,便问他是怎么弄的,睦振宇笑说是整理书籍时被掉下来的书砸到了。

  金英子看到纸条后,给朴光浩打来电话说她会去指认凶手,朴光浩很高兴准备去抓睦振宇归案。因为吴记者去跑新闻了,朴光浩只得一人来到华阳大学找正在读书的睦振宇,但是却被告知睦振宇请假了,朴光浩只好要来了他的地址。

  金善载回到警署,发现睦振宇正在向全成植打听朴光浩的事情,于是他也渐渐开始对睦振宇产生了怀疑。申在伊在对凶手心理进行再次侧写时,对凶手的杀人动机产生了疑惑,于是她前去寻找睦振宇,希望他能从法医角度给她一些提示,睦振宇肯定了她关于凶手因为发现了三十年前的死者而受刺激开始继续杀人的推测。两人谈话时,睦振宇得知一直在寻找申在伊真实身份的人就是朴光浩。睦振宇有些疑惑,但当他偷听到金善载和申在伊的对话终于知道了其中原因,原来申在伊就是朴光浩的女儿。

  申在伊对金善载说她找过了睦振宇,睦振宇对她说死在郑浩英手中的李瑞燕和后来死掉的尹多荣和南珠熙的不同点就在于被勒的次数,李瑞燕是被多次绞勒致死,而尹多荣等都是被一次勒死。金善载听后去找了对李瑞燕等人进行过尸检的国搜科法医,对方却告诉他,绞勒的次数是无法通过尸检检验出来的。

  朴光浩按照学校给的地址找到了睦振宇的家,但家中空无一人,朴光浩搜查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他只好准备离开。这时,睦振宇回到了家,两人刚好碰见。睦振宇情急之下跑了出去,来到了家附近的隧道,朴光浩穷追不舍,眼看就要追上了,结果机缘巧合下又穿越到了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