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爸爸好奇怪电视剧

爸爸好奇怪第20集剧情介绍

  惠英政焕恋情受阻 美英仲熙和好如初

  车政焕妈妈与惠英妈妈同时来到公寓,看见两人晾晒的内衣,明白了两人是在同居,既震惊又愤怒。尤其是惠英妈妈英实,气得直接伸手打惠英,车政焕见状,赶忙挡在惠英前面,英实看着面前的车政焕,下手更重了。车政焕妈妈看到儿子被揍,赶紧过来拖住英实。四人顿时乱作一团,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愤怒的气息。英实气不过,只好让惠英赶紧穿好衣服回家。车政焕想追出去为惠英说情,车政焕妈妈赶紧拦住儿子,也开始责备儿子。惠英回到家后,卞韩秀与妻子英实狠狠责备女儿与男人同居,惠英却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始终不肯认错。门外,俊英与美英站在门口偷听,希望惠英赶紧承认错误,免得再挨骂。罗英害怕惠英出来后骂她,并拿走香奈儿包包,她只好拜托安仲熙替自己保管包包,安仲熙欣然同意,但对发生的事情却毫不知情。另一边,车政焕与妈妈回到家中,车政焕爸爸知道儿子跟人同居后,狠狠责备儿子,车政焕妈妈生气儿子的女朋友竟然是卖紫菜包饭那家的女儿。惠英被父母教训以后,又被哥哥俊英责骂。两人互相指责对方,争吵不止。美英与罗英也说对惠英做的这件事很失望。四个人不欢而散。另一边,安仲熙独自带着乌龟在天台上吹风,他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他很郁闷,没有人愿意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罗英因为惠英回家了,房间不够住,来姥姥家住,顺便把姐姐惠英与男朋友同居的事情告诉了姥姥舅舅一家,大家又担心又生气。晚上睡觉时,英实气得实在睡不着,跑到房间里无力地锤打着惠英,崩溃大哭。惠英看到妈妈这样,既心疼又愧疚。

  第二天早上,英实实在没心情吃早饭,孩子们和爸爸卞韩秀吃早饭时气氛沉闷,家里就像被雾霾笼罩着一样。美英上班时,打算把关于安仲熙的工作整理好交接给泰久,忽然看到了关于安仲熙参演电视剧的访谈。在访谈中,当主持人提及与父亲的关系时,其他演员都表示和父亲很亲密,经常旅行拍照等等,轮到安仲熙回答时,安仲熙愣了半天,终于说爸爸喂自己吃过紫菜包饭。电视机前的美英看到这一幕时,十分同情安仲熙,想到自己对安仲熙的排斥,愧疚不已。于是,她为以前的所作所为向安仲熙道歉。安仲熙听后欣然接受道歉。美英又重新给安仲熙做经纪人了,为了公私分明,两人约法三章,和好如初。罗英与朴哲秀、朴荣熙一起吃饭,朴荣熙很喜欢罗英,并让罗英请他喝咖啡。罗英误以为朴荣熙是要脚踏两只船。于是便当着两人的面,告诉朴哲秀,他的男朋友朴荣熙在追求自己,朴荣熙根本不靠谱,要朴哲秀赶快与其分手。朴哲秀与朴荣熙这才反应过来,罗英误以为他们是同性恋,赶快向罗英解释,两人是异卵双胞胎,不是情侣。罗英明白后,觉得尴尬不已,立即跑开了。车政焕一家吃饭时,车政焕听从爸爸的建议,主动向妈妈道歉。但车政焕妈妈要车政焕赶紧与惠英分手。车政焕严词拒绝,并告诉妈妈,八年前自己和惠英分手就后悔的要死,这次打死也不会和惠英分手了。车政焕妈妈这才想起,原来惠英就是八年前那个家境糟糕的女人,这下她更反对了。车政焕与惠英约出来见面,两人面对家人的反对,感情反而越来越坚固,互相鼓励加油,打算共渡难关。美英买了烤鳗鱼给父母吃,但父母始终不吃饭仍然生气着。惠英见状,索性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年轻人并不觉得同居有什么不好,两个人你情我愿,打算结婚,同居有何不可?父母的观念太落伍了,世界在变,难道价值观不应该改变吗?没想到这番话说完,妈妈英实更生气了,嚷着让惠英出去。

  一大早起来,卞韩秀与妻子英实商量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卞韩秀顾及到女儿的名声,想让女儿结婚。没想到英实强烈反对,因为她不愿意和楼主夫人做亲家。卞韩秀下楼后,刚好遇上车政焕妈妈在给咖啡馆贴停业标志,车政焕妈妈得理不饶人,表示不想和卞家再有任何纠葛了。卞韩秀为了女儿,忍了下来。安仲熙终于向部长要到了一台房车,美英看到后,两人都十分激动。傍晚,车政焕来到卞家,正式向卞韩秀夫妇道歉,希望惠英父母能够原谅他们二人……

爸爸好奇怪第21集剧情介绍

  车政焕来到卞家,请求卞韩秀夫妇原谅两人同居的事情,并提出与惠英结婚。英实一看见车政焕就来气,狠狠责备车政焕随着性子来,不顾惠英女儿家的名誉。卞韩秀让车政焕赶紧走,不要再来卞家了。惠英送走车政焕以后,来父母房间里宽慰父母。卞韩秀询问惠英关于结婚的意愿,惠英说之前没有想过结婚。卞韩秀与妻子一听,生气地说,没有想过结婚为啥要同居?惠英见父母更生气了,赶忙说,从现在起,自己会认真考虑结婚的。这才安抚了爸爸妈妈,卞韩秀让惠英回房间好好想一想。惠英刚出了父母房间,又被美英与罗英拉到俊英房间盘问,是否真的要和车政焕结婚?惠英说,自己之前真的没有想过结婚,虽然真的很喜欢车政焕。俊英与两个妹妹感到不可思议,纷纷劝惠英认真考虑结婚这件事儿,否则就是对父母的大不孝。车政焕回家后,妈妈吴福女要车政焕赶快与惠英分手。车政焕对妈妈说,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听妈妈的了,自己一定要和惠英结婚。吴福女一听,更生气了,强烈反对两个人结婚。车政焕与妈妈不欢而散。晚上大家睡觉后,安仲熙把美英叫到屋顶,这才从美英口中得知事情的原委,他在美英的建议下,决定明天早上买点粥,让卞韩秀夫妇吃点饭,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缓解一下家里的尴尬气氛。

  第二天早上,安仲熙与美英买回来粥,卞韩秀夫妇与妹妹们都很开心,但是俊英对于安仲熙的行为很反感,他觉得安仲熙慢慢开始融入到卞家了,这会威胁到他卞家长子的地位。尤其是看到美英与安仲熙越来越亲,他更郁闷了。安仲熙看到自己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儿,大家开心的样子后,他十分满足,与美英兴冲冲地出门打算去公司。没想到,美英给安仲熙开车门的时候被姥姥看到了,姥姥很不喜欢安仲熙,决定灭灭他的嚣张气焰,于是假借拍苍蝇狠狠地拍了安仲熙的后脑勺,等安仲熙与美英反应过来后,两人面面相觑,姥姥得意洋洋地回家去了。路上,美英因为不熟悉保姆车,一路上磕磕绊绊,差点酿成事故。无奈之下,安仲熙只好亲自开车,美英悠闲地坐在副驾驶上。车政焕与惠英约会时,车政焕正式向惠英提出结婚。但惠英如实表达自己不想结婚的原因:自己根本不想完成作为妻子、儿媳妇、妈妈的义务,只想在下班后学习、放松,而且韩国的婚姻制度对女性极为不利,自己不想成为婚姻的牺牲品。车政焕问惠英,是不想和结婚还是不想和自己结婚?惠英说,两个都是。无论车政焕怎样劝说,惠英都坚决反对结婚。车政焕伤心离开。惠英下班后,找闺密诉苦,车政焕妈妈八年前的言语侮辱让自己不想与车政焕结婚,抱怨自己不愿结婚的理念得不到家人的理解。俊英与幼珠安排结婚事项时,俊英问幼珠,婚前是否要去给幼珠父母扫墓?幼珠这才道出实情,父母并没有去世,只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后来又各自再婚,双方对自己的事情都不关心,就算说结婚,他们也不会来的,因为他们害怕自己会给他们带来经济负担。俊英听后,十分心疼幼珠,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罗英上次与朴哲秀两兄弟的误会解开后,因为怕尴尬,所以一直故意躲着朴哲秀。没想到,两人专门过来邀请罗英一起吃饭,三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小心思。英实带着妈妈与弟妹一起挑韩服,准备俊英结婚的时候穿。

  安仲熙今天第一天拍摄,制作团队集体参加开机仪式,车政焕也来拍摄这部剧的花絮,碰巧遇上了安仲熙与美英,车政焕正打算问美英关于惠英的事情,却被安仲熙打断了。安仲熙与陈成俊拍对手戏时,安仲熙一直不自然,一场戏NG了多次,从早上拍到傍晚才过。安仲熙觉得很丢人,郁闷不已。美英以自己跆拳道亲身经历为例,安慰安仲熙重塑信心。安仲熙大受鼓舞,努力练习。晚上回家后,卞韩秀一直在楼下等安仲熙与美英回家。安仲熙因为拍摄不顺利而心情不佳,所以没有多的和卞韩秀说话。美英心疼爸爸与安仲熙,想做点什么增进安仲熙与爸爸的感情。车政焕妈妈吴福女专门把惠英约出来,想让惠英赶快与车政焕分手。惠英对她爱搭不理,并告诉她,现在的卞惠英已经与八年前的卞惠英完全不一样了,无论是什么决定,她都会与车政焕商量后再做决定。吴福女听后,气愤不已,回家后,意外说出八年前自己去见惠英,并逼她与车政焕分手的事情。车政焕听后,对妈妈曾经的行为十分生气,车政焕赶忙去见惠英,这才明白,惠英不愿和自己结婚原来是因为自己妈妈太过分了。车政焕向惠英表示,自己可以离开家庭和她结婚。惠英劝车政焕不要这样,她不想被人骂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车政焕无奈之下只好说,那就分手吧,只谈恋爱不结婚是没有未来的,所以分手吧。惠英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