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电视剧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8集剧情介绍

  见到佳玲声嘶力竭地喊着“相公”,吉童忍不住想要冲出去,却被吉熊劝住,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承担着那么多人的输赢生死。吉童只能痛彻肺腑地眼睁睁看着佳玲被带走。国君看好戏地说,很快就会让他们夫妻在阴间团聚。张绿水悲凉地看着,觉得这个世界很公平,佳玲得到了爱情,而自己得到了世界,这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第二天,国君派出两倍军队围困襄州牧,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襄州牧的百姓久困围城,商量出城迎战,杀出一条血路,让吉童带着自己的子逃跑。此时的佳玲一直靠回忆昔日甜蜜时光勉强支撑着,毛里见状不忍,大骂她愚蠢,却又希望她的相公能真心爱她,然后带着她永远消失在自己眼前。

  吉童面对强敌环伺,提出让襄州牧百姓给自己做一顿饱饭,他带来的人纷纷附和,大家吃着饭,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悲凉却又坦然。吃完后,大家跪拜自己的父母,慷慨地奔赴城门。吉童站在城头,经过一番心理交战,痛下决心,亲手射了佳玲一箭,宣布杀百姓的军士不再是自己的军士,杀百姓的国君也不再是自己的国君,然后率领众人攻出去。双方厮杀惨烈,吉童一方士气高涨,一边奋勇作战,一边把中箭的佳玲抢了回去。国君看到后气急败坏,竟然把用钱财收买的蛮夷战士投入战争,蛮夷身高体壮,更兼国君在一旁用炮火辅助,令吉童一方死伤惨重。不过吉童最终依靠天生神力以寡敌众,把蛮夷打败。

  在作战中幸存的吉童,孤零零地站在战场上,悲哀地看着横尸遍地。国君仍然不消停地继续派出自己的杀手锏——同样天生神力的毛里,让他和已经精疲力竭的吉童拿刀单挑,自己则像个嗜杀变态一样兴奋地观战。他还问张绿水这次是否也想饶吉童一命,听到张绿水说自己只会选择强者,不怒反笑,胸有成竹。其实张绿水能说出这句话,也是因为太了解国君的征服欲和表现欲,而她的内心,还是被吉童的一言一行紧紧地牵动着。

  就在吉童被毛里砍得伤痕累累时,城里的百姓齐声唱起歌谣为之鼓劲,那种激荡人心的气势让国君脸色一变。为了瓦解吉童一方的士气,他派出了“守贵单”的现任掌控者中原君。中原君站在城门前大声揭露“哄将军”的奴仆身份,试图用纲常伦理、贵贱之别策反城中的两班。吉童毫不畏惧地回击道,自己虽然是奴仆之子,但血液比谁都热。城中的人们,无论贱民还是两班,也都坚定地发声支持拥护吉童。

  吉童受到鼓舞,精神一振,打败了毛里。毛里欲横刀自刎,被吉童拦住。城中百姓看到单挑获胜,纷纷涌出城门,没想到被国君下令射杀。中原君带着一大批被“守贵单”惩罚、表示要立功赎罪的人,信心满满地上了战场,没想到这批人倒戈相向,纷纷把弓箭和火球对准中原君射了出去。战势就此扭转,一发不可收拾,国君见状,只好留下一众女乐,脱下龙袍仓皇出逃,并命令中原君引开追兵断后。重新得势没多久的中原君,暗暗骂着国君,左躲右藏,最终还是被自己带出来的那批人乱箭齐发、万箭穿心,原来,这些被“守贵单”惩罚的人在狱中备受折磨,之前假装投靠中原君,也是为了寻找机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中原君临死前,被他抢了风头的宋道恒冷冷地说,这些被“守贵单”惩罚的,都是从一开始就反对朝鲜的人,根本不能信任。

  吉童战胜后,心急如焚地找到中箭昏迷的佳玲。他射出的那一箭精准无比,距离佳玲的心脏只有一点点距离,就是希望冒这个险彰显决心、鼓舞士气,从而一鼓作气把佳玲抢救回来。如今看着佳玲生死未卜,不禁自责不已,痛哭失声。医生说佳玲能不能醒来全看她自己的意志,她是否因为被相公亲手射中而万念俱灰呢?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29集剧情介绍

  大臣百姓相联合 宫廷政变终发生

  战后,被国君丢弃的女乐们都留在了襄城牧,玉兰与阿琳这对好姐妹终于又在一起,一个叫白敬的女乐深深地吸引着勇狗。只有月下梅放心不下独自留在国君身边的张绿水,不顾国君越来越残暴的事实,毅然回到了宫中。留下的女乐们在智异山半神的带领下,到山上采摘草药,玉兰偶然在一间破屋子里,发现了身受重伤的毛里,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虽然国君尽力封锁消息,但哄皆知率领襄城牧百姓打败朝廷军队的传闻还是在全国各地不胫而走,人们津津乐道这一胜利,羡慕襄城牧的百姓们终于摆脱了国君的严苛统治,并蠢蠢欲动,私下商量着效仿襄城牧揭竿而起。此时的襄城牧并不平静,短暂的休养后,再次面临着国君派重兵反攻的危险。有的人仍然对国君抱有期望,祈祷着他能回心转意,消除襄城牧“逆贼”的名号。但吉童很坚定地说,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换掉国君,成为真正的“逆贼”。哥哥吉熊很支持他,和苏不离等人四处散发号召百姓们揭竿而起的书信,收到各地百姓的热烈响应。终于苏醒的佳玲,看着这样英勇果决的相公,又是崇拜,又是害怕,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再次生死相隔。

  战败的国君犹如惊弓之鸟,他先是把讨贼不力的赵正学贬为内需司奴仆,每日站在朝堂门口为臣子们脱鞋,这令机关算尽的参奉夫人痛不欲生;继而在朝堂上色厉内荏地下令训练兵马,想要把襄城牧百姓屠杀殆尽。但是一切残暴行为都掩饰不住他的恐惧,他噩梦连连,出现幻觉,整日里拿着剑对着空气砍杀。宋道恒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为了把这个愚蠢的国君训练成有用的人,耗尽了半生心血,决不想眼睁睁看着几个逆贼就把他摧毁。他跪下大声颂扬国君整治凌上者的光辉业绩,吓破了胆的国君却躲在张绿水的裙子底下瑟瑟发抖,完全没有了一国之君的样子。

  宋道恒找到平城君,希望他为国君排忧解难。平城君一直贴身服侍国君,但他在京畿道任上因为谏言被贬过官,民间威望很高,传说他的姐姐还被国君凌辱过,所以很可能得到吉童的信任。但平城君一见到吉童,就被吉童的威胁震慑住,吉童说等百姓们把国君拉下马后,国君身边那些推波助澜的大臣也不会有好下场。

  大臣们知道了吉童的威胁,惶恐地想要面见国君,但国君整日里待在后宫,神经兮兮地跳面具舞,还拉着大臣们一起跳,完全成为不可理喻的一滩烂泥,再难指望。宋道恒怒其不争,怂恿平城君与吉童联手,把国君拉下马,自己做“耀眼的英雄”。吉童攻心为上,对平城君犀利地说,如果百姓造反,国君和大臣们都不会有好下场;如果大臣造反,不仅能得到百姓的支持,改朝换代后还能成为功臣。大臣们权衡利弊,纷纷站到了国君的对立面。

  政变一触即发。一支箭卷着号召更立国君的书信射在宫内廊柱上,吓得太监宫女们纷纷逃跑,金子猿本来提剑要斩杀他们,最后还是不忍心地放走了。张绿水也知道到了穷途末路,她决定最后为国君举办一场盛大宴会。已然憔悴不堪的国君,强撑着来到昌德宫,发现殿内冷冷清清,只有金子猿一人随侍在侧,只有张绿水和月下梅为他歌舞。

  外面早已天翻地覆。夜里,以平城君为首,叛变的大臣带领愤怒的百姓,大喊着更换国君的口号,举着火把和武器攻入宫中。赵正学这棵墙头草跑到宫门口,告诉平城君此时国君正身处昌德宫,一抬头,却见昔日不共戴天的仇人——吉童和吉熊,微笑看着自己,这一生,终究是他输了。平城君抓紧时机,带人包围了昌德宫,要求国君交出玉玺。国君直到此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惶无措,反倒是张绿水镇定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是朝鲜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