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爸爸好奇怪电视剧

爸爸好奇怪第32集剧情介绍

  吴福女装病 安仲熙身世曝光

  精神科医生告诉安仲熙,要多多和父亲联络感情,只有这样,和其他兄弟姐妹的感情才能平稳下来。至于对美英的感情,这是成为家人的很重要的一个过程,因为毕竟安仲熙和美英以前一点儿都不认识,忽然两个陌生人就一起生活了。医生给安仲熙布置了一个作业:多多和父亲接触,了解父亲的生活。同时,要和美英保持距离,不能任由这种感情肆意发展。回到家后,安仲熙提出凌晨和爸爸一起去洗澡,爸爸欣然同意。碰巧,俊英兼职回来了,三个人就一起去洗浴中心了。泡澡时,俊英和安仲熙聊起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安仲熙说自己在剧里的角色就是俊英,自己拍摄时经常想起俊英,真正演了这个角色,才明白俊英的处境与心情。两个人敞开心扉,痛快聊天,解开了一直以来的心结与尴尬。三个人一起吃早饭时,安仲熙希望爸爸讲讲过去的故事,他问卞韩秀什么时候去的美国,以前是做什么的呢?卞韩秀对过去的经历讳莫如深,安仲熙没有意识到卞韩秀脸色变得越来越紧张,仍然期待着卞韩秀的回答,希望多多了解爸爸。他不断追问,卞韩秀终于以自己要去卫生间为借口迅速离开了餐桌。吴福女因为被惠英政焕安的那个门吓一跳,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胳膊受伤了。惠英政焕很内疚,想要送吴福女去医院,却被吴福女以害怕孩子们上班迟到为由拒绝了,由车奎泽开车送吴福女来医院,然后提前离开,留下吴福女一个人在医院看病。

  安仲熙参演的电视剧今天首播,美英专门给安仲熙准备了红袜子,希望带给他好运。安仲熙心里激动不已,但表面上又故意装作爱搭不理的样子。公司部长找金幼珠谈话,通知她不要去海外出差,顺便任命了另一位同事为组长,代替了幼珠的职位。幼珠郁闷不已,但又无可奈何。回到家后,俊英担心幼珠太累了,想让幼珠休假好好放松放松。幼珠得知是美英告诉俊英自己在公司拼命加班的事后,越想越生气,她去警告美英,让她不要插手自己的事情。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吴福女从医院回来后,手臂因为韧带拉伤,打了石膏。惠英心里过意不去,打算提早下班,给婆婆做饭,补充营养。惠英打电话告诉妈妈英实,这周末回不去了,婆婆的胳膊因为自己而受伤了。英实以为女儿又闯祸了,十分担心。车家一家人一起吃饭时,婆婆说自己手上没有力气,要让儿子喂她吃饭,惠英看着车政焕喂婆婆吃饭的样子,别扭不已,心里窝火的很。晚上,吴福女要让车政焕给自己拿被子,因为胳膊疼,车政焕一趟又一趟地来回跑,惠英和政焕都又气又无奈。安仲熙参演的电视剧今晚首播,卞家一家人一起看电视,对安仲熙好评如潮。同时,全家人齐出动,给安仲熙刷好评,怼差评。安仲熙感动不已。

  一大早,得知安仲熙参演电视剧的收视率是第一,大家都很开心,卞韩秀去通知安仲熙,没想到安仲熙发高烧,卞韩秀打算带安仲熙去医院,但是安仲熙说自己今天的拍摄不能耽误,自己能坚持。英植和妻子因为敏荷上科学高中没钱的事儿大吵一架,奶奶听见争吵声,急忙把放学回家的敏荷拉着去公园散步。罗英下班后,被朴荣熙接去爸爸公司谈话。原来,朴哲秀爸爸想让朴哲秀回家继承公司,不要再踢足球了。而另一边,来接罗英下班的朴哲秀没有看见罗英,困惑不解,被罗英的同事告知,罗英被一个男人接走了。他立马反应过来,是哥哥接走了罗英,他着急忙慌地来到爸爸公司,当着爸爸的面带走罗英。罗英知道朴哲秀的家庭条件后,觉得太出乎意料了,她想一个人回家冷静冷静。安仲熙虽然发高烧,但仍坚持拍摄。中间休息时,美英给安仲熙买来退烧药,没想到安仲熙竟然直接倒在美英的肩膀上睡着了,等到安仲熙醒来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美英的肩膀上,自责不已。他向姜部长提出,换助理。姜部长困惑不解。吴福女故意让惠英大扫除,车政焕要帮惠英,吴福女又让儿子帮自己揉肩膀。车政焕出去给妈妈倒水,回来时意外撞破妈妈的胳膊受伤是假装的。安仲熙寄居在生父家里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了,卞韩秀夫妇得知后,惊愕不已……

韩剧爸爸好奇怪第33集剧情介绍

  卞韩秀身份曝光 吴福女装病

  安仲熙身世被刊登在娱乐报纸上,报纸上还贴着卞韩秀的照片,卞韩秀与英实惊慌不已,生怕被人认出来。安仲熙急忙去公司了解发生了什么,并试图阻止后续新闻。安仲熙与美英到公司后,被姜部长大骂怎么能住到卞家去呢,姜部长一气之下让美英不要做安仲熙助理了,回办公室呆着并写一封辞职信。美英虽然伤心但又无可奈何,只好乖乖照做。卞韩秀与英实下楼去店里,没想到路上被报社记者堵了个正着,硬要采访他们。卞韩秀夫妇努力摆脱报社记者,冲进店里。英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提出把惠英叫回来,卞韩秀赶紧给惠英打电话。

  惠英急匆匆回家去,看见店门口的记者,她用专业的法律知识怼得记者说不出话来,那个记者灰溜溜地离开了,卞韩秀与英实这才松了一口气。车政焕知道妈妈是在装病,让妈妈赶快把石膏拆了,万一被惠英发现呢,妈妈吴福女胡搅蛮缠,坚持三天后再拆石膏。车政焕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妈妈。安仲熙独自回到公寓里,但卞韩秀一家担心生病的安仲熙没办法照顾自己,美英主动提出去安仲熙公寓给他送药,没想到安仲熙就是不让美英进屋,他知道不能给自己和美英单独接触的机会,否则自己真的会爱上她的。他想起医生的话,所以主动把折磨他的这些想法都写在纸条上,然后锁在小盒子里。

  早上五点钟,卞韩秀来安仲熙公寓里给安仲熙做饭,安仲熙看着满满一桌子菜,感动不已。一大早,惠英洗碗时不小心打碎了婆婆的名牌限量版盘子,婆婆让惠英下班后和她一起去百货逛街,买个新的餐具。俊英第一天上班,幼珠送给俊英一条领带,并送俊英去公司。幼珠上班时,妈妈亲自找了过来,向幼珠要钱,幼珠痛斥母亲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整天只知道要钱,她一分钱也没有给妈妈,果断离开。幼珠和母亲谈话的过程刚好被坐在后面的美英听到了。美英心里五味杂陈。朴哲秀教练住在瑜伽中心的事儿被院长知道了,院长大为光火。

  下班后,吴福女和惠英一起逛街,碰巧遇到了吴福女的朋友,两个人互相攀比婚礼,攀比儿媳,试图寻找优越感,压对方一头。一旁的惠英看到婆婆的样子,忍俊不禁。惠英和婆婆回到家后,车政焕单独去找妈妈,让她赶快把石膏拆了,不要装病了。妈妈说等到今天晚上就拆。没想到,吴福女订了一大批洋葱梅子准备做酱菜,让惠英处理食材。一会儿隔壁邻居打电话说怀疑车政焕家的车把自己家的车给蹭了。惠英去处理的时候,本想通过看黑匣子的录像,判断谁是过错方,没想到却看到,婆婆直接拆了胳膊上的石膏开车,她这才反应过来,婆婆是在装病,她十分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