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姐姐还活着第25集剧情介绍

  杨达熙称具世京犯的是教唆杀人罪,而代替薛基灿死去的罗在一那日是新婚,罗在一的新婚妻子则是姜河莉。具世京听了都要崩溃了。闵德莱与陈红诗特地跳舞哄具会长开心,具会长终于露出了笑脸,并让闵德莱叫上姐妹们一起去餐厅吃饭。杨达熙与李小姐去餐厅吃饭时,正好看见也在餐厅的具会长与闵德莱、陈红诗。杨达熙与李小姐两人各怀心事。

  杨达熙担心这样下去太危险,所以她要想办法将陈红诗解决了。姜河莉与金恩香随后来到餐厅,这才知道闵德莱说的房东先生、要结婚的对象竟是具会长。闵德莱此时才知道具会长的真实身份,她非常受伤,指责具会长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欺骗她。李小姐邀请杨达熙来家中喝茶,杨达熙故意向李小姐透露上次公司创刊发表会时,具奶奶脸部受伤的事是具世京一手策划的。

  回到家中的闵德莱想起李小姐,而她怀疑指使跟踪狂的那个女人就是李小姐,为此去具家找李小姐。李小姐极力否认,而具必顺看见闵德莱,直接扯着闵德莱的头发并称闵德莱就是替身,还拉着闵德莱来到具世浩母亲的画像前。李小姐得意不已。看了画像的闵德莱心里非常接受,也不再跟李小姐理论失落地离开了具家。

  具会长听说具必顺对闵德莱所做的事,他警告具必顺不得对闵德莱乱来,否则他不会放过具必顺。李小姐安排人给闵德莱寄去一封信,称指使跟踪狂的女人叫史君子。金恩香故意带具世京前来她上次与赵焕升一起来的一家小店,具世京发现赵焕升写的一张便签条,她怀疑是赵焕升是跟那个女人一起来的,她为此要崩溃了。一旁的金恩香得意不已,她就要看着具世京慢慢地疯掉。

  具会长很快赶到闵德莱的家,闵德莱质问具会长史君子是谁。具会长只得坦诚史君子是他前些日子去世的母亲,而他在跟踪狂去世时就知道了这件事。闵德莱因此指责具会长一直以来都在欺骗她,而她再也不愿相信具会长。具会长解释他对闵德莱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他会用这一辈子去补偿闵德莱。但闵德莱已经不再信任具会长,她将订婚戒指摘下还给具会长,并表示以后不再与具会长见面。

  李小姐约姜河莉见面,不仅言语羞辱还拿钱羞辱姜河莉,并要求姜河莉离开。具世俊赶来,他将李小姐拉走。而薛基灿看着受伤的姜河莉,他的心脏感觉要爆炸了,怀疑自己是喜欢上了姜河莉。具世俊向李小姐明确表示他喜欢姜河莉,所以不会放弃姜河莉。杨达熙偷偷地来到陈红诗的学校门口,正准备叫陈红诗时,具会长前来接陈红诗。

  杨达熙很惊讶,不明白具会长与陈红诗到底是什么关系。具世京将那张便签条给了赵焕升,与赵焕升吵了起来。赵焕升送了金恩香一个小礼物,并打算送金恩香回家。金恩香拒绝,她担心因此遭具世京怀疑。具会长为了求得闵德莱的原谅,一直等在闵德莱的家楼下。突然下起了大雨,闵德莱看见在楼下淋雨的具会长又有些不忍心。

  金恩香看着赵焕升用心做的小礼物,她心里很是愧疚。金恩香联系赵焕升,不顾一切地抱住了朝她走来的赵焕升。具世京前来找赵焕升,正好看见赵焕升与金恩香拥抱在一起。趁着具世京看到的是金恩香的背影,赵焕升喊金恩香赶紧离开。回到家后,赵焕升向具世京提出离婚,并给具世京考虑的时间。李小姐开始治具必顺,要求具必顺不要再像米虫一样而是出去工作赚钱。

  李小姐现在是恐龙集团的大股东,趁着联系不上具会长私自召开了股东大会,被选为恐龙集团非常时期的理事。具会长此时正跪在闵德莱的家门口请求原谅。具世京指责李小姐做了二十几年的佣人竟敢觊觎公司的高位,而她知道具奶奶的死很奇怪,发誓一定要揭发李小姐做的事。具会长闻讯赶回公司,指责李小姐说不要股份和钱,原来要的却是公司理事的位置。

  李小姐则称上次创刊大会上具奶奶脸部受伤的事是具世京一手策划的,气愤的具会长吩咐吴秘书叫来具世京,并在李小姐面前将具世京狠狠地责骂一顿,还让具世京从本部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李小姐非常得意。具世京得知具会长没有参加股东大会是跪在闵德莱家门口道歉求原谅的消息,她因此来到闵德莱的家,拿了一笔钱要求闵德莱离开具会长。结果闵德莱却反过来奚落具世京,还与具世京拉扯起来。

  具世京刚与闵德莱拉扯完,又收到金恩香用匿名电话发来的信息,要求具世京离开不爱她的男人。薛基灿的化妆品公司今天开业,罗在东和姜河世两人站在人偶面前要拍情侣照片,结果人偶里面的人却是罗家父母。杨达熙去学校接陈红诗,陈红诗见到杨达熙非常高兴。杨达熙要求陈红诗以后不要再与姜河莉他们一起生活,并称他们不是好人,是为了杀她才与陈红诗一起生活的。杨达熙逼着陈红诗记住她以后叫金多惠,因为她想跟具世俊结婚,陈红诗就必须消失。杨达熙安排一名司机将陈红诗送走。

姐姐还活着第26集剧情介绍

  具世俊因被姜河莉拒绝心情不好去酒店喝酒,姜河莉闻讯赶去了具世俊喝酒的酒店。可姜河莉刚到了酒店,就被杨达熙给拦住。杨达熙要求姜河莉离开,由她来照顾具世俊。结果喝多的具世俊失足掉落了泳池,姜河莉赶紧跳下水救起具世俊。杨达熙推开姜河莉给具世俊做人工呼吸,醒来的具世俊看见是杨达熙时十分失望,他误会姜河莉没有前来,为此很难过。

  杨达熙将具世俊送回家,李小姐以为是杨达熙救的具世俊,因此十分感谢杨达熙。李小姐邀请杨达熙一起去做美容,在李小姐换衣服时杨达熙接到卡车司机说马上就送走陈红诗的电话,杨达熙为此高兴不已。聪明的陈红诗趁卡车司机离开时偷偷地逃跑了,随后躲在一个角落,害怕得不停地哭泣。

  与李小姐一起做美容的杨达熙接到司机电话得知陈红诗不见的消息,她命司机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找到陈红诗。具世京要与秋泰秀断绝关系,但秋泰秀坚决不同意。金恩香与赵焕升一起去骑自行车,结果却不小心摔倒,赵焕升便带金恩香去附近的度假酒店休息和换掉摔破的衣服。秋泰秀无意间在他与具世京幽会的房子里发现摄像头,而他怀疑是赵焕升装的摄像头,便定位了赵焕升的手机,结果发现赵焕升在度假酒店。

  具必顺在家里没有饭吃,于是去罗家,结果却发现她一直以来喜欢的那个叫阿尔的男人竟是罗母的丈夫。赵焕升与金恩香在酒店的房间里,气氛十分暧昧,赵焕升欲与金恩香发生关系时,被金恩香制止了。金恩香离开酒店时正好遇见匆匆赶来的具世京,她明白具世京肯定是与秋泰秀在一起。具世京来到赵焕升隔壁的房间与秋泰秀见面,她与秋泰秀正准备去隔壁抓奸时,结果开门却看见站在门口的赵焕升。

  秋泰秀奇怪,他分明是看见赵焕升与女人来酒店的。秋泰秀去了赵焕升的房间,却没有发现女人的踪迹。具世京因此指责秋泰秀是故意策划这件事让赵焕升发现他们的关系。陈红诗不见了,得知消息的姜河莉、罗家父母去警局报警。杨达熙花钱请了很多人找陈红诗,而她担心陈红诗联系了姜河莉,便打电话向姜河莉打探消息。闵德莱担心陈红诗,便找具会长帮忙,具会长因此对恐龙集团的职员下达了找陈红诗的命令。

  杨达熙差点要找到陈红诗,幸得陈红诗聪明躲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具会长安慰闵德莱一定会找到陈红诗的,说完这些话的具会长回忆起当年具世浩丢失的事。陈红诗害怕得大声哭泣,被一位路过的老奶奶发现了,老奶奶将陈红诗送去警察局。吴秘书接到消息称在新安发现了与陈红诗相似的孩子,因此联系了具会长。闵德莱与具会长赶去了警察局,果真见到陈红诗并将陈红诗接了回家。

  姜河莉知道关于陈红诗身世的事瞒不住了,于是将大家召集起来,正当她准备说出陈红诗是陈末福的女儿时,杨达熙谎称是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到罗家,称姜河莉拐卖了陈红诗。知道真相的众人纷纷指责姜河莉的做法,罗母没想到一直抚养的陈红诗竟是害死罗在一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女儿,她还直接泼了姜河莉一身的水来解愤。闵德莱感谢具会长帮忙找回了陈红诗,并决定明天与具会长约会。

  具必顺去商场买东西时,正好遇见曾经具家的佣人金顺玉。金顺玉提醒具必顺不要那么嚣张,因为搞不好具必顺下一秒就会变称痴呆,就像具奶奶一样。具必顺诧异不已,而她想找金顺玉再多问清楚情况时,金顺玉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紧跑开了。李小姐将具必顺的东西全给扔了,还要求具必顺从今天开始穿佣人的衣服干活。众人在知道陈红诗的身世后,因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痛处,因此对陈红诗便不像之前那样地友好。

  而薛基灿是之前便知道陈红诗的身份,他安慰陈红诗,并向陈红诗问话。陈红诗称她姐姐把她扔给了卡车司后就走了,还交代她不能与姜河莉联系。薛基灿问陈红诗她姐姐叫什么名字。具会长宣布他从现在开始要亲自找具世浩,因为他总感觉具世浩还活着。李小姐、具世京、具世俊三人都各怀心事,唯有具必顺积极地支持具会长的决定。

  具必顺无意间在李小姐的房间发现当初具奶奶偷偷倒掉的韩药,她想起金顺玉说的那句话,很快地将那些韩药拿去医院检查。医生称那是想把人害死的药,具必顺明白了,是李小姐害死的具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