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姐姐还活着第27集剧情介绍

  赵焕升准备了离婚协议,他让具世京签字。具世京极力挽回赵焕升,但赵焕升没有同意。赵焕升在离开具世京的办公室时遇见了秋泰秀,秋泰秀故意说起他与具世京已经在一起三年的时间了。赵焕升听了狠狠地揍了秋泰秀一顿。具必顺向罗母与罗大仁哭诉李小姐陷害具奶奶的事,罗大仁建议具必顺以后在李小姐的面前就乖乖地听李小姐的话。

  赵焕升约金恩香一起去看电影,金恩香故意用匿名电话发信息给具世京称她要与赵焕升见面。随后金恩香又特意打电话给具世京称赵焕升要出去了,具世京听了很紧张,她让金恩香赶紧跟着赵焕升,随时向她汇报情况。回到家后,具必顺向李小姐道歉,并表示只要李小姐解冻了她的卡,这样她以后都会好好地听李小姐的话。具必顺就这样屈服了李小姐,李小姐十分得意。

  具必顺暗中发誓一定要弄清楚李小姐是如何害死具奶奶的,所以现在就让李小姐继续得意。金恩香与赵焕升一起去看电影,金恩香借口去买吃的离开影院同时向具世京说赵焕升与那个女的就在电影院里。具世京赶到影院,将一名女子当成是赵焕升出轨的对象,一直指责那女子。结果那女子的男朋友出现,将具世京骂了一顿,这让具世京很没面子,赵焕升也对具世京很失望。

  薛基灿报警称找到一年前隧道里车祸的肇事者杨达熙,恳请警官抓杨达熙。警官让薛基灿拿出证据,没有证据的薛基灿只得报案称杨达熙不仅绑架亲妹妹陈红诗,还将陈红诗给扔掉的事。薛基灿离开后,警官通知了具世京。具世京很得意,没想到杨达熙又做了件这么惊人的事。具世京问李小姐是否被杨达熙抓住了把柄,听了具世京说的那些话,李小姐怀疑杨达熙身上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杨达熙又打电话威胁罗家人必须将陈红诗送去福利院,不然就说姜河莉涉嫌绑架。

  具世京质问杨达熙是不是跟具世俊结婚要带着同父异母的妹妹陈红诗,杨达熙则用那起事故威胁具世京,具世京反问杨达熙是否有证据。陈红诗明天就要被送去福利院,金恩香劝闵德莱晚上一起去看看陈红诗。可闵德莱想着陈红诗的身份就很难受,她并不想去看陈红诗。金恩香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赵焕升,现在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薛基灿送姜河莉去上班离开时遇见具会长,具会长质问薛基灿到底想利用什么。李小姐送具世俊上班时看见具会长与薛基灿见面的一幕,不明白具会长与薛基灿怎么会见面。为了让薛基灿消失,李小姐狂踩油门撞向薛基灿,幸得薛基灿躲开了。薛基灿的脑海中想起了小时候他被李小姐赶出家门遭遇车祸的场景,只是他的脑海中却一直没有李小姐的画面。具会长现在在找具世浩,具世京安排崔秘书一定要在具会长之前找到具世浩。

  姜河莉因陈红诗要被送走心情不好,具世俊本想逗姜河莉开心与姜河莉开玩笑,结果却将姜河莉弄哭了。为了哄姜河莉开心,具世俊唱歌跳舞地逗姜河莉。杨达熙看见这一幕十分气愤。具会长让闵德莱与他一起穿情侣装,两人还一起去做了陶艺。为了不让李小姐起疑,具必顺得做家务,还特地让罗母过来教她做家务的秘诀,两人还使坏往李小姐的咖啡里加了料捉弄李小姐。

  闵德莱是真的很喜欢具会长,喜欢具会长将她当作公主,但她却必须要与具会长分开。杨达熙向具会长匿名举报一年前具世京教唆杀人的事,与此同时,李小姐来到杨达熙的家,警告杨达熙想要与具世俊结婚是不可能的事。具会长称匿名举报者明天就会拿出证据,要是证据确凿的话,具世京就得离开恐龙集团

  具世京回到办公室让崔秘书赶紧去确认当初是否销毁了证据,结果杨达熙就藏在具世京的办公室,她录下来具世京自白的话。杨达熙无意间得知李小姐安排具世俊相亲的消息,她拿李小姐害死具奶奶的事威胁李小姐,并表示她现在正在去见具会长的路上,打算告诉具会长具世浩还活着,而薛基灿就是具世浩的事实。李小姐非常害怕,她必须去阻止杨达熙。

姐姐还活着第28集剧情介绍

  杨达熙故意在具会长面前说她喜欢具世俊,并表示若有具会长和李小姐帮忙的话,她会更快地得到具世俊的心。具会长还是挺欣赏杨达熙的,于是让李小姐看着办。杨达熙让李小姐快点准备她与具世俊的婚礼,否则她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薛基灿去了警察局,朴警官称虽找到了杨达熙,但杨达熙已经离开韩国去澳大利亚了。

  薛基灿情绪十分激动,他向警官表示杨达熙就是一年前隧道里车祸的凶手,既然如此,警官让薛基灿得拿出证据。姜河莉舍不得将陈红诗送去福利院,不过陈红诗却十分懂事,还安慰姜河莉。虽然闵德莱说讨厌陈红诗,但她还专门给陈红诗准备了新衣服并让金恩香拿去给陈红诗换上。罗家父母也是十分舍不得陈红诗,不想看见送走陈红诗时伤人的画面,两人特地避开那段时间不回家。

  薛基灿安慰陈红诗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一定不要气馁。具会长问具世京让杨达熙做具世俊的伴侣如何,具世京十分惊讶,她不明白杨达熙为何这么会抓别人的弱点。金恩香哄骗秋泰秀将皮包公司的资料拿出来做担保投资房产。具世京与当初具奶奶痴呆时住院的院长见面,具世京知道院长是因为欠下赌债才被李小姐教唆,给好端端的具奶奶开了吃下会变痴呆的药。

  具世京向院长保证她不会报警,但要求院长指证李小姐教唆院长给具奶奶开的药。院长答应了,而具世京也录下了这段话。薛基灿向大家坦白,当初隧道里的交通事故是陈红诗的姐姐开的车,而陈红诗的姐姐则是他的前女友杨达熙。还有罗在一新婚时开的卡车并不是因为刹车故障而发生的车祸,而是具世京派人在车上动了手脚,目的是为了阻止薛基灿去发表在一甘菊。

  闵德莱一开始以为是具奶奶指使跟踪狂跟踪她的,薛基灿和姜河莉都保证具奶奶不是那样的人。此时罗母称具奶奶很可能是被李小姐给毒死的。为了替罗在一报仇,罗大仁让具必顺想办法将罗母进具家当保姆。当初具奶奶住院时的护士拿来了具奶奶住院时留下便条,李小姐正欲接过便条时被回来的具会长接了过去。具会长小心翼翼地打开便条,而便条上说具世浩还活着。

  具会长双目狠狠地瞪着李小姐,李小姐十分害怕,不知道便条里到底写了什么,而她担心便条上是说了薛基灿就是具世浩的事实。半夜,李小姐趁具会长睡着时潜进了具会长的房间想要找到那张便条,结果却吵醒了具会长,具会长怒斥李小姐。具必顺故意穿着具奶奶去世那天穿的韩服,并在具世浩房间放了音乐,李小姐吓得面色苍白逃跑了。此时的具必顺非常肯定就是李小姐害死的具奶奶,为此还打电话与罗大仁说起此事。

  闵德莱翻看粉丝见面会时的照片,却无意间发现跟踪狂身边都有李小姐。具会长安排具必顺去调查具奶奶生前的通话记录,具必顺便趁机让具会长给她一张卡当作活动经费。具必顺想办法让李小姐答应罗母进入具家当保姆。闵德莱拿着照片与李小姐对峙,李小姐根本不承认,并谎称是因具奶奶吩咐去过几次闵德莱的粉丝见面会。闵德莱谎称跟踪狂很快就赶来了,李小姐听了表示死去的人不会来的。

  闵德莱更加确认就是李小姐指使跟踪狂跟踪她的。李小姐让巫师帮忙做法,做了一个诅咒娃娃,一定不能让具会长找到具世浩。闵德莱偷偷跟踪李小姐来到做法的地方并捡起了被烧掉的诅咒娃娃。闵德莱在那个诅咒娃娃里看见了一个具字,而她误会李小姐是要诅咒具会长。具必顺拿来了具奶奶生前的通话记录,具会长联系了其中一个号码,结果对方却是薛基灿。具会长联想了具奶奶留下的便条,有点怀疑薛基灿就是具世浩。

  具世京让李小姐将具奶奶给她的股份全部交出来,然后带着具世俊离开具家。李小姐听了觉得很好笑,具世京则将院长的录音播放出来,并威胁李小姐若是她将录音交给具会长,那李小姐面临的不仅是被赶出具家,很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具世京给李小姐几天时间考虑,要求李小姐在这个月底必须搬离具家。具世俊请杨达熙吃晚饭,是为了感谢杨达熙上次将他从游泳池中救起来。

  杨达熙向具世俊表白,具世俊拒绝并表示他有喜欢的人,而那人就是姜河莉。杨达熙非常气愤,决定拿李小姐来威胁具世俊。金恩香称赵焕升与具世京之间的关系整理好之前,她不会与赵焕升见面。其实金恩香是害怕她会离不开赵焕升。李小姐为具奶奶准备了追悼会,而具世京则接到崔秘书说找到具世浩的电话。具世京来到与具世浩约定的地点,结果却发现是薛基灿。

  李小姐在追悼会上发表了声泪俱下的讲话,而在李小姐准备坐回座位上时,椅子却被人给挪开了,李小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丢了面子的李小姐大声质问到底是谁干的,此时闵德莱出现,称她是具会长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