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我的大叔电视剧

韩剧我的大叔第3集剧情介绍

  李至安发现姜允熙都俊英奸情 李至安计谋得逞朴东云被陷害

  朴东勋问李至安怎么知道自己抽屉里有钱,李至安告诉朴东勋自己当时已经跟他对视了,可是他却用整个身子遮挡抽屉,这种明显的举动让人想不猜疑都难。

  地铁终于到了目的地,朴东勋希望李至安能保守秘密,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是自己扔掉了贿赂,李至安提出用酒肉来封口,朴东勋却不希望和她在一起吃饭,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声誉,李至安提出用一千万作为交换。

  当朴东勋离开之后,李至安却悄悄的跟随在朴东勋的身后,一直看着朴东勋回到家里,看着楼层的灯一层层的亮起,最终停留的层数就是朴东勋的家里,李至安开始翻看朴东勋家里的信箱,并窃取了所有的信件。同时,都俊英将钱是在垃圾桶的事情告诉了姜允熙,并告诉她最终的结果就是让朴东勋离开公司。

  回到家里,姜允熙故意问朴东勋和谁一起喝酒,那些钱的下落,朴东勋告诉妻子钱都找到了,问题也解决了,可是明显的看出妻子的烦躁,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姜允熙告诉朴东勋自己今天因为找不到朴东勋打电话个都俊英了,朴东勋听到都俊英的名字明显不开心,觉得妻子不该打电话给都俊英,在他看来都俊英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下意识的朴东勋狠狠的撕开了食品袋,这让姜允熙很生气,大声责怪朴东勋不该这样撕毁塑料袋,认为朴东勋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毫不在意,朴东勋再次重复一遍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他以为妻子是为了自己的事情烦躁,姜允熙不理会朴东勋径直回房间了,朴东勋装好食物回到房间却发现妻子在哭泣。

  朴尚勋为自己的弟弟朴东勋感到骄傲,每天都可以去上班,还有一个爱慕自己的女职员,他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弟弟一样的人,朴东勋带着哥哥的希冀来到公司。

  朴东云把朴东勋叫到厕所,检查了每个厕所之后确定无人,朴东云告诉朴东勋受贿的事情一直都是一个陷阱,是都俊英制造的陷阱,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除掉自己,可是后来却演变成了除掉朴东勋,问朴东勋有没有和都俊英之间有什么矛盾,朴东勋有口难言,朴东云让朴东勋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扔掉受贿款的事情让都俊英吃了一个闷棍,暂时风平浪静接下来一定不平静,此时尹尚泰的到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尹尚泰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都俊英,他觉得两个男人在厕所一定密谋一件事。

  会长亲自来到公司,叮嘱他们一定要喂饱即将来到的中国人,当看到朴东勋的时候,会长正式发出邀请希望能一起吃饭,却被朴东勋当场拒绝,他告诉会长自己今天有约会了,这让会长很不开心,当即离去。

  下班之后,朴东勋再次跟在李至安身后,李至安很快就发现了朴东勋,两人一前一后一起来到酒吧,朴东勋坐到了李至安对面,为了防止别人看见,朴东勋故意拉下了帘子,他又是如此静静地坐在对面看着李至安吃喝,似是无意的问起李至安的居所饿父母,却遭到了李至安的抵制,她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回答这些问题。李至安问起朴东勋和都俊英的关系,朴东勋表现的非常讨厌都俊英,李至安让朴东勋来讨厌自己,非常讨厌努力的讨厌自己,这样的话自己也就顺理成章的去努力讨厌朴东勋这个大叔。

  朴东勋和李至安再次乘坐地铁离开,由于到站的上车人员比较多,将原本距离远的两人拥挤到了一起,朴东勋紧紧地抓着扶手让李至安处于自己的前面,争取让自己不碰到李至安,身材较小的李至安却趁机拿了朴东勋的手机,进行了一系列的操作,安装了窃听器,而朴东勋对此一无所知。

  朴东勋和朴东云一起商议现在的对策,觉得都俊英就快完蛋了,那5000万是商场券就能通过自己在百货大楼的人查到谁办的,朴东云兴奋地忍不住想要提前庆祝即将到来的成功,到时候都俊英就会被赶出去,而这一切都被监听的李至安听到,李至安很快将这个消息传递给都俊英,但是打电话无人接听,只好通过服务台转达。

  都俊英和李至安乘坐同一个电梯离开,都俊英告诉李至安应该加快脚步,否则一千万就打水漂了,李至安却觉得是都俊英将电话调整成静音而导致的消息传递晚了。

  朴东云晚上约见在商场的朋友到酒吧了解商品券的事情,却被李至安和她的爱玩游戏的朋友男孩跟踪,并成功打探到他们所在的包间,李至安混进去关掉了电闸,引起酒吧一片混乱,她则趁乱混入包间在朴东云二人的酒杯中放入粉末,之后,合上电闸迅速离开。

  另一方面,朴东勋和哥哥一起在餐厅吃饭,这家后厨正是李至安平时打工的地方,她在准备端餐的时候,利用窃听器听到朴东勋和哥哥的对话,问朴东勋和李至安有没有进展,朴东勋却斥责朴尚勋不该乱说话诋毁女孩名誉,朴尚勋称赞朴东勋是一个抵得住诱惑的男人,因此一定不会惹事的,朴东勋反问朴尚勋是不是一直觉得自己是抵住诱惑的人,所以才不惹事的,朴尚勋无语,而李至安则愣在那里倾听着哥俩的对话,下班的时候李至安被搜出包里装有餐厅的食物,而被餐厅开除,李至安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离开。

  朴东勋刚走进回家的电梯就收到了李至安的短讯,还是那句出来请我吃饭,而朴东勋回复很晚了,李至安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手机站在那里发呆。

  朴东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宾馆里,着急的开车离开却又和停在那里的车相撞,朴东云顾不了很多开车离去,今天是和中国来的客商会面的日子,如果迟到自己就会被开除,当中国商户等了许久未见到朴东云来到生气的要赶回上海,而朴东云也被警察找是肇事逃逸的人。

  得到这个消息的尹尚泰兴奋地跑到都俊英的办公室报喜,同时,都俊英接到李至安的电话让他准备好一千万。

  当都俊英离开的时候碰到了朴东勋,朴东勋问都俊英是不是接下来就是自己,都俊英反问朴东勋自己没有理由对付他,朴东勋意有所指的说或许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形下得罪了都俊英也说不定,之后,便转身离去。

  李至安一路奔跑追上了前面的朴东勋,朴东勋转过头问李至安为什么追赶自己,李至安却冲上来想搂住朴东勋的脖子亲吻朴东勋,却被朴东勋推开,朴东勋问李至安究竟怎么了,李至安却转身离去,而这一幕被李至安安排的男孩朋友拍下来,李至安头也不回的离去。

韩剧我的大叔第4集剧情介绍

  李至安亲吻朴东勋反被责骂 朴东勋了解李至安深觉悲哀

  公司会议上,朴东云遭受到了上级的责骂,朴东云被都俊英当众停职,朴东云向王永根分析,觉得自己即使喝多了也有记忆,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王永根觉得朴东云是中了别人的陷阱。

  与此同时,都俊英收到李至安的短信,希望都俊英今天能将一千万给自己。

  朴东勋将李至安叫到会议室,并拉开了所有的百叶窗,将两人呈现在众人眼里,朴东勋责问李至安为什么要吻自己,是不是觉得自己被陷害可怜来同情自己,还是拿他这个上年纪的人来戏耍觉得好玩,是不是以为这样自己就会谢天谢地的接受,同时问李至安她活成这样她的父母知道吗?李至安却反问朴东勋他活成这样他的父母知道吗?并且毫不在意的说自己好久没接吻了所以想尝试一下,同时觉得朴东勋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厌世的人,或许和朴东勋接吻会让自己获得一些快乐,让自己也觉得这个世界她不明白为什么赚着那么多钱的他还会厌世,而朴东勋自己在后辈下面工作,明知道后辈想炒掉自己却还要假装不知道,他的生活想必也是和自己一样的烂,并问朴东勋是怎么想的。朴东勋没有回答李至安的话反而让李至安小心点,如果再有一次自己就会直接说出理由炒掉她。

  朴东云被他的上级王永根专务向会长深情安排他调往小部门任部长,离开这座城市,同时叮嘱朴东云先把喝酒误事的事情给承认下来,放松对方的警惕性,调往偏远地方就相当于把朴东云置身于暗处,也只有这样才方便调查都俊英。会长对于高层之间的这种恶性竞争很反感,也很气愤,但是同时也同意了王永根的安排。

  同事们很快有人已经看到了网站上流传的李至安亲吻朴东勋的照片,而都俊英也来拿着钱来找李至安,他给李至安钱的同时责怪李至安自作主张,她过于着急的除掉了朴东云必然引起人们的怀疑,目光也会很自然投向自己,并警告李至安如果再有行动必须通知自己,李至安告诉都俊英自己实在是太着急拿钱了,同时告诉都俊英自己已经对朴东勋下手了,如果同事之间有喜欢浏览网站的人或许已经看到照片了,都俊英觉得接二连三的有人被除掉就会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但是对于李至安的行为他已经没法挽回,只好拜托姜允熙查一下李至安的资料。

  朴尚勋和朴基勋为了让母亲放心,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清洁公司为别人打扫卫生,母亲虽然觉得他们的大学白念了,但是想到他们每天早上不再睡觉到太阳升起他就很开心,同时希望大儿媳妇不要办理离婚证书,原来老大媳妇只是分居而已证书还没有领,大儿媳妇非常伤心觉得朴尚勋欠了太多的钱,那些债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自己实在承受不来这种庞大的压力。

  同时,朴东云开车赴任的路上一直再想着自己对案子的调查结果,当时由于被人下药有人找了代价,经找到代价公司的人确认说有人打电话给客服没有告诉准确地址,只是叮嘱一直往东海开,而这些话他曾经和朴东勋说过,他认为马上接近胜利希望和朴东勋一起庆祝,到时候去东海吃海鲜,因此朴东云不由得认为这是朴东勋干的,此时,朴东勋打来电话问朴东云怎么就走了,朴东云按照王永根的要求说自己承认是喝酒误事,朴东勋则不相信这些,他和朴东云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可能会喝酒耽误那么大的事情。

  李光日再次来到李至安的家里,发现这里好几天没有人回来了,想要调查出她上班的所在地也非常困难,在李光日看来李至安就像蚂蚱一样跳来跳去,向摸清她的底细简直是不可能。当李光日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李至安就站在门外,李至安把一千万还给李光日,并要求李光日给自己写下收据,同时写下不私闯民宅的承诺书,胆敢闯入一次的话剩余的尾款就不还了,并要挟李光日如果不按照自己的要求写就会死给李光日看,她知道李光日每天把折磨自己当做乐趣,自己不介意让李光日失去一个乐趣,李光日气的暴打李至安一顿。

  李至安伤痕累累的往家走,脚步是那样的沉重,天空中飘着雪花犹如李至安此时的心情一样,四周苍白一片。李至安回到家里拖着疲惫的身体照顾奶奶,奶奶看到李至安脸上的伤痕急的啊啊大叫,比划着问李至安是不是打自己那个男人打的李至安,李至安用手语回答奶奶那个男人已经被自己杀了,奶奶心疼李至安食不下咽,李至安转过身把刚刚拿到的李光日写的承诺书放进了抽屉。

  同事们和朴东勋一起吃饭,都议论着李至安不是好人,朴东勋不让这些人去议论一个小姑,他觉得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同事们都觉得李至安不可怜,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丫头,朴东勋觉得死板的人都可怜,这是在讲述一个人走过的人生,受过伤的人都成熟的比较早,自己也都害怕知道她的过去,这些话被李至安听在耳朵里大骂畜牲。

  从餐厅出来,朴东勋盯着一栋老楼观望,他很喜欢看这栋楼,在他看来自己就像这个楼一样那么破。

  两个女生同事看到了照片之后反而对李至安很多看法,故意在李至安的面前说着那张照片,分析当时看着照片中踮起脚的李至安是主动亲吻的朴东勋,所以才会有了昨天朴东勋训斥李至安的一幕,同事认为也都是因为朴东勋部长长的比较帅所以才会有人主动献吻,李至安清楚的知道这两人是在议论自己,赶紧跑到角落里打电话让人删除照片。

  朴基勋来打扫卫生,发现到达现场的时候,地面上全都是呕吐物,楼上住户说是对门的401的女人吐的,可是又假装不在家,怎么敲门都没反应,自己才找人打扫的,朴基勋不由得牢骚不停,每次都是找他们来打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眼神不由得望向紧闭的401大门。

  朴尚勋虽然没有收拾那一堆赃物,可是却吃不下饭,一个人跑到外面自动售货机面前买啤酒,终于忍不住蹲在那里哭泣,朴基勋分析也许是和打扫吵架了。

  看到照片的女同事私下问李至安究竟做了什么,如果朴东勋说出实情的话一定会开除李至安的,因为朴东勋善良肯定没有说出实情所以李至安才留在这里的,李至安反而笑了,说可以和女同事一起被开除,因为她也是勾引有妇之夫的女人,并准确的说出是侦查二科的朴科长,李至安告诉女同事自己只是临时工,如果她不想和自己一起手拉手离开的话就乖乖的闭嘴。

  李至安的手一直疼痛流血来到药店买药,药店的人希望李至安尽快治疗否则手会很变形的,并在纸上假装为李至安开药,实际写下了“帮帮我”三个字,李至安惊讶的抬头看着买药女。

  看着满是伤痕的李至安,他的男孩朋友边玩游戏边问她,为什么每天都会挨打,看样子她也不像任人打的样子,李至安希望男孩帮忙把自己的奶奶送走,并未正面回答男孩的问话,当问起朴东勋现在的资料时,男孩告诉李至安朴东勋的孩子在国外无法动手,老婆是律师弄不好会惹祸上身,李至安不再说话,目光所及之处贴着一个招聘广告,男孩劝李至安不要再打工了,从未见过李至安安稳的睡觉,每次都是累得睡着,李至安淡淡的说不累如何睡得着。

  朴尚勋告诉朴东勋和朴基勋自己昨天独自打扫的时候,有个喝醉酒的人责怪他把灰尘扬了自己一身,大声的责骂朴尚勋,朴尚勋不能还口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那人对自己的训斥,足足训斥了10分钟,等朴尚勋下楼的时候发现楼梯有一个便当盒,他知道母亲曾经来过,母亲看到了整个过程,是哭着离开的,因此朴尚勋非常伤心,忍不住痛哭,朴基勋气的要找训斥哥哥的人算账,却被朴东勋紧紧的抱着。

  姜允熙和都俊英再次悄悄密会,姜允熙诉说着朴东勋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是个闷葫芦可是他全心全意照顾着家人,自己实在不该来这个地方,可是都俊英实在太有魅力了,自己真的无可奈何。

  姜允熙回到家里发现朴东勋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发呆,和他说话,朴东勋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男孩打电话给李至安说昨天三兄弟吵的很凶,李至安让男孩弄点事情出来,必须把朴东勋给卷进来。结果,李至安在工作的时候由于过度的疲劳突然摔倒在地,周围的人震惊声一片,李至安迅速的让自己爬起来,朴东勋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李至安来到商店喝啤酒,恰好看到朴东勋也来到这里买烟,李至安起身来到门外,朴东勋忍不住告诉李至安如果生病了就要吃药,李至安仍旧是面无表情的喝酒,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朴东勋的说话。

  李至安再次开始听三兄弟争执的录音,听到老三要去揍那个人被朴东勋阻止,朴东勋劝朴基勋算了吧,那都不是大事,朴基勋却无法忍受,认为哥哥被欺负已经很多次了,可在朴东勋看来干清洁工作的确会受一些委屈的,李至安听着录音中朴东勋劝自己吃药的录音,她边听便照顾奶奶吃喝洗漱,始终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可是李至安听到了朴东勋自己去找那个欺负哥哥的人谈话,带去了礼物,并告诉那个人自己也曾被欺负,下跪过,被人打过,但是非常庆幸这些家里人并不知道,因此他可以若无其事的吃东西睡觉,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自己在家人面前受委屈,到那时候,就算杀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些话让李至安想到了奶奶被一个男人痛打的样子,自己忍无可忍的杀了那个男人,李至安第一次流下了眼泪,朴东勋告诉那人自己的妈妈看到了,因此希望他能跟哥哥道歉,男人并不同意去道歉,朴东勋拿出斧子在办公室四处敲打,告诉男人他家里的所有结构,正是因为随便胡乱装修才导致整座楼出现问题,如果他不去道歉自己就让有关部门来检测,他的家也会被全部拆除。

  欺负朴尚勋的人带着朴东勋拿去的水果篮来到朴家,郑重的为那天的行为向朴尚勋道歉,朴尚勋激动不已。

  朴东勋离开之后,在马路边大口的喘着气,或许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此时,他接到大哥的电话说静希回来了,在静希家里会面,朴东勋和朴基勋也边打电话边冲往静希家里。

  静希的餐厅里聚集了一屋子的男人,大家都兴奋的大喊大叫,开心喝酒,当朴东勋来到的时候发现静希已经倚在柱子上睡着了,朴东勋坐下和大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来到静希的面前大声叫着静希并问她在泰国是否过的好,静希醒来却一巴掌轻轻拂过朴东勋的脸颊,足见两人也是多年的好友。朴东勋看着人群推杯换盏,又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想着李至安的话,李至安曾问朴东勋为什么会有一种活腻的感觉,为什么赚钱那么多还会有一种活腻的感觉,朴东勋告诉朴基勋,似乎他此时觉得真的有那么个人了解自己,而自己也了解她,但是这种感觉却让自己觉得悲哀,听闻这些话的李至安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