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我的大叔电视剧

韩剧我的大叔第9集剧情介绍

  李光日欲破坏东勋至安关系 朴东勋为李至安痛打李光日

  李至安在回家的地铁上一遍遍想着都俊英的话,说喝酒吃饭是喜欢,一遍遍想着朴东勋和自己的一次次吃饭,不知不觉忘记下车了。直到朴东勋下车发现车里站着李至安,李至安也惊觉到自己居然没有下车,到了下一站慌忙下车往回奔跑。

  当李至安下车的时候着急的四处寻找朴东勋,却看到朴东勋就在对面马路上看着自己,李至安希望朴东勋一定要当上常务,当上常务之后把都俊英都俊英炒掉,她很想看看那家伙失败的嘴脸。

  李至安回到家里把手机短讯给奶奶看,那是疗养院通知他们去入院的,奶奶得知是朴东勋告诉的消息,而且还可以免费忍不住对朴东勋感激万分。

  朴东勋成为常务候选人的事情,让他的兄弟们都很开心,忍不住替他庆祝,同时,母亲打电话给姜允熙感谢家里有她,他们一家三口是自己的欣慰。

  李至安听到朴东勋从餐馆出来的声音,慌忙穿上鞋奔跑去路口寻找朴东勋,当看到朴东勋的时候,李至安悄悄的一路跟在后面,听着朴东勋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

  李光日不停地想着朴东勋和李至安同行的背影,他的朋友突然想起朴东勋就是商品券上面的人名,李至安拿着商品券来的时候自己看到了朴东勋的名字。

  尹尚泰为了取消朴东勋的资格,故意从朴东勋的同事那里套取情报,嘴快的女同事说了朴东勋对李至安很好的事情,并从人事部了解到是朴东勋选中的李至安,尹尚泰开始调查李至安的消息。

  朴东勋正在和同事商量工作的事情,接到了李日光朋友的电话,他告诉朴东勋之前李至安偷取了代金券的事情拿来还债,因此考虑之后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朴东勋。

  朴东勋和李至安一起走出地铁,李至安叫住朴东勋希望能请自己吃饭,朴东勋考虑了一下拒绝了李至安,李至安回到家里翻听录音,听到了那个可疑的电话,她猜到是李光日打的,但是却听不到打电话的内容。

  朴东勋收拾屋子里的垃圾往外倒,姜允熙在这个时候回来,朴东勋问姜允熙有没有需要的只要去超市,姜允熙却责怪朴东勋只会问需要什么,连自己真正需要什么都不知道,并责怪朴东勋当上候选人的事情不告诉自己,朴东勋介绍不洗碗妻子担心,姜允熙却觉得能告诉母亲却不能告诉自己,所说的担心也都是借口。

  李至安打电话给李光日,质问他打电话到公司都说什么了,李光日嘲讽李至安是个小偷,还想甜蜜的谈恋爱不可能的事情,李至安生气的挂断电话。

  崔宥拉打算参加海选,可是海选之前非常紧张再次来找朴基勋,她觉得自己做不到,没有信心了,朴基勋称赞崔宥拉长的很漂亮,并且真诚的希望她能火起来,希望她能成为大明星,因此才会放崔宥拉离开任其飞翔,崔宥拉听到外面催促的车笛声,告诉朴基勋自己会再联系他的。

  尹尚泰把调查到的李至安的资料放到都俊英的桌子上,本来想讨好都俊英,岂料都俊英却责怪了尹尚泰不该私自去查李至安的消息,这是违法行为,并让尹尚泰立刻停止对李至安的调查,都俊英告诉尹尚泰公司现在正在传扬朴东勋和李至安两个人的事情,只要放任不管没准就能搞出事情来,尹尚泰却觉得朴东勋不是那样的人,都俊英让尹尚泰拭目以待。

  同事们告诉朴东勋尹尚泰在餐厅打听李至安的事情,并认为李至安是一个非常差劲的女人,为什么会把朴东勋和这样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同时对于朴东勋为什么选这样的女人进入公司非常不理解,逼问朴东勋究竟看上这个女人什么了,朴东勋沉默一会儿表示抱歉是自己的手太次了选择这个女人,而这一切被李至安听到默默的收起耳机,脑海中想到之前朴东勋告诉她选中是因为跑步。

  当朴东勋在静希家门口站着的时候看到李至安经过,轻声询问李至安怎么才回家,李至安好似没有听到一样径直离开,等走远了李至安站在那里强忍眼眶中的泪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朴东勋问静希为什么人生会那么卑鄙,似乎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朴东勋来找公司收垃圾的老头,而与此同时,姜允熙把李至安叫到家里,询问她是如何开除朴东云的,并且准备怎么对付朴东勋,李至安告诉姜允熙是下药开除了朴东云,同时会用绯闻让朴东勋下去,姜允熙质问李至安为什么背叛都俊英,李至安淡淡的说都俊英是个垃圾,姜允熙告诉李至安自己可以给她和都俊英给的一样的钱,希望她能辞职,不要对付朴东勋,李至安告诉姜允熙自己离开都俊英还会找别人,那样怎么防,同时李至安告诉姜允熙朴东勋已经知道了她所有的事情。

  朴东勋从垃圾老头这里得到消息,李至安从小就很苦,父母欠下了很多的债,在她毕业典礼那天所有人都来到学校要债,而母亲吓得并未参加毕业典礼,母亲去世之后所有的债务都落在了李至安的身上,奶奶从那时候开始就总是挨打,李至安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拼命的工作,可是后来那个高利贷的人死了,他的儿子李日光出现了,每天折磨着李至安,朴东勋向垃圾老头深深的鞠躬,并问他那个李光日现在哪里,朴东勋离开之后,老头打电话告诉李至安朴东勋曾来过。

  朴东勋来到荣光借贷所,想着自己见过的李至安,想着李至安戴着的大墨镜和脸上的伤痕,他加快了上楼的步伐,朴东勋见到李光日把他叫到外面楼梯阳台,问李光日李至安还欠多少钱,李至安却不说钱反而让朴东勋离开,朴东勋告诉李光日自己和弟兄们从小就会打架,但是20岁之后不打架了,担心拳头太硬打死人,李光日抢先一步出拳攻向朴东勋,朴东勋却阻止了拳头按住了李光日的头,他告诉李光日自己听到那样的故事都要落泪了,为什么李光日就不会落泪吗,李光日反手打倒了朴东勋,大声的告诉朴东勋因为李至安杀了自己的父亲,李至安听到这里停住了奔跑的脚步,转身往后退,可是她却清楚的听到朴东勋再次攻击李光日的声音,朴东勋说如果有人欺负自己的家人,自己也会杀了他的,两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李至安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她在拳头面前都不知道流泪的女孩此时却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

韩剧我的大叔第10集剧情介绍

  朴东勋帮李至安奶奶入院 李至安要求朴东勋打自己

  朴东勋为了李至安和李光日打在一起,从楼梯上滚落下来,手机掉在地上,此时家里打来电话,朴东勋并未接听电话而是继续问李光日究竟李至安欠了多少钱,李光日一句话不说往楼上走去,而朴东勋的兄弟们知道了朴东勋受伤的消息,联系了很多的球友朋友飞一般赶去找朴东勋,并责骂哪个王八蛋打了朴东勋,静希也叫嚣着杀了那个人。

  大家在路口碰到了受伤的朴东勋,朴东勋解释自己是因为和别人撞击才这样的,此时警察来到这里,看到聚集了很多人,大家也担心被警察带走谎称是来锻炼的,朴基勋则激动的到处找打哥哥的人,看到警察来朋友拉走了朴基勋。

  原来是朋友中有人看到了朴东勋,才通知了他的兄弟,朋友看到受伤的朴东勋,知道朴东勋是不会打架的,担心是被人打了,朴东勋一再解释只是和人撞在一起,不是大家,朴基勋觉得最近朴东勋非常返厂,有人建议调出附近的监控查查究竟是谁打的,朴东勋只好说自己也打了对方,可朴基勋依然非常生气,觉得一定对方打哥哥的比较多。

  李至安悄悄来到静希家餐馆外面,她知道受伤的朴东勋就在里面,静希担心朴东勋怎么回家,也不能让母亲看到也不能让爱人看到,大家纷纷出主意帮着他撒谎,大家争执不下。

  朴东勋回到家里,姜允熙看到受伤的朴东勋大吃一惊,朴东勋解释是在踢球的时候受伤的,姜允熙看着朴东勋流下眼泪,躲到房间里哭泣,她想着李至安的话,朴东勋已经知道了自己和都俊英的事情,姜允熙以为是都俊英打的。

  朴东勋因为疼痛换衣服的时候跌倒在地,李至安听到这里停止了搅拌饮料,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李至安站在路口等候朴东勋,听着耳机里传来朋友邀请朴东勋吃饭的话语,朴东勋觉得自己浑身就像裂开一样拒绝了朋友的邀请,朋友劝朴东勋不要挨打着过日子,朴东勋笑言自己把对方打的更惨,对方是被救护车拉走的。看着朴东勋走过来,李至安走向他摘下耳机,递给朴东勋一个袋子,并告诉朴东勋自己的奶奶可以去疗养院了,朴东勋问李至安究竟多少钱,李至安回过头看着朴东勋,告诉他所有的债今天还清了,朴东勋可以去问问李光日,朴东勋打开袋子一看是一双鞋。

  朴东勋背着奶奶帮着李至安把她送到疗养院,三个人坐在去往疗养院的车上,谁也没有说话,奶奶时不时的看向李至安,李至安却无法再正视奶奶的眼睛看向窗外。

  李至安帮奶奶办理入院手续,朴东勋却悄悄的为奶奶买来很多的食物,放进奶奶床头的柜子里,奶奶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她觉得现在可以安心地合眼了,并微笑着看向朴东勋,再次写下我很放心李至安身边有你这样的好人,朴东勋握住奶奶伸过来的手,任凭奶奶拉着自己的手,看着奶奶将额头抵在自己手上,朴东勋一动不动就那么站着,而门口的李至安也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房内的两人。

  朴东勋告诉李至安以后就可以好好的生活,过她想过的日子,做她喜欢做的事情,李至安告诉朴东勋自己杀了人,周围的人都觉得疏远她才好,朴东勋劝李至安只要她觉得眼中周围的人就觉得严重,只要她觉得轻松大家也会觉得轻松,并让李至安用这个名字好好生活,因为这十个好生活,李至安叫朴东勋大叔,问大叔的名字,朴东勋详细讲了自己的名字却越走越快,奔跑着去赶公交车,李至安也随后奔跑,上了公交车两人似乎不认识一样,李至安坐到后面离朴东勋远远的。

  姜允熙交出都俊英问他公用电话是不是被朴东勋发现的,质问都俊英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让她觉得非常羞愤,都俊英追着愤怒离去的姜允熙,但是看着很多的人他显得有些躲躲闪闪,都俊英反而责怪朴东勋说话不算数,朴东勋说过不会说出这件事,会好好的和姜允熙一起生活,可是现在却说出了这件事,听闻这些,姜允熙更加羞愤,含着眼泪瞪着都俊英,她质问都俊英要多厚的脸皮还能继续生活。

  姜允熙对于这件事痛苦不堪,坐在车里一直哭泣,想着朴东勋对待自己的好,越是觉得羞愤难当,他居然知道所有的事情,此时看到手机上朴东勋打来的电话,姜允熙没有勇气接通那个电话。

  会长的病加重了,因此选举常务的事情也推进了,朴东勋觉得以前不在意位置,可是现在为了自己的爱人他想竞争一下,因为爱人一直过的比较辛苦,而这些话传到都俊英的耳朵里通知李至安加快脚步,李至安却觉得现在没有信心能做到了,都俊英告诉她只剩下十天的时间,必须拿出结果来。

  姜允熙主动示好,为朴基勋哥俩的请街坊带来了鲜花,代表开业时自己没来的歉意,兄弟俩自然很开心激动。朴尚勋慌忙给朴东勋打电话告诉他姜允熙来的事情,大家一起吃饭。

  朴尚勋半夜起来在地铺下面藏钱,此时,朴基勋的电话响起,是崔宥拉打来的,崔宥拉希望能见到朴基勋,朴基勋慌忙穿衣服急奔而出,岂料,有轿车挡在了他的车前,没能开车而出,崔宥拉觉得只要听到朴基勋说来就很开心了,希望朴基勋晚安,朴基勋气的对着那辆轿车咬牙切齿的大叫。

  都俊英再次找来李至安,把拍到的朴东勋背着奶奶的照片给李至安看,李至安告诉都俊英因为无意中朴东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并且总是拿着可怜的眼光看自己,就像看着一个可怜的小狗,都俊英责怪李至安不该到现在都没有告诉自己,并想拿李至安和朴东勋做文章,李至安却安博都俊英说自己和朴东勋甚至连牵手拥抱都没有怎么做文章,他帮着自己背奶奶只能被认为是做好人好事,此时,李至安突然发现有人跟踪都俊英,她告诉都俊英不要回头,自己则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餐厅,迅速追赶上拍照的人,拍照的人慌乱中丢下了相机,都俊英从相机中看到里面许多关于自己和姜允熙的照片,他相信是有人暗中跟踪自己。

  等都俊英离开之后,李至安拿着相机来到拐弯处,她的男孩朋友已经等在那里了,刚才假装拍照的正是他,这也是李至安安排的。

  朴东勋走在路上反复思索着世界上关于出轨男女的事情,以前他不懂为什么人们会在坚持三年或者十年之后离婚,现在自从妻子出轨之后,他似乎知道了一些,朴东勋不知不觉来到经常和李至安吃饭的地方,时不时的望向门口,李至安刚想进去,却看到有人就坐在不远处的车里看着房间里的朴东勋,她意识到那是跟踪朴东勋的人,李至安停住了进去的脚步。

  李至安一直在后面跟着朴东勋,而在他们中间就是跟踪朴东勋的人,李至安加快脚步戴上帽子往前走,朴东勋叫着李至安问她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李至安回头走向朴东勋,她告诉朴东勋打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因为朴东勋曾经说过打一下人的后脑勺就会忘记思念,她想结束这种痛苦,朴东勋让李至安赶紧回家去,李至安却不依不饶非要朴东勋打自己后脑勺,朴东勋如果不肯动手就代表喜欢自己,朴东勋撕扯中将李至安推到,李至安站起来迅速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