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金装律师电视剧

韩剧金装律师第9集剧情介绍

  崔江熙重审12年前冤案 洪多涵和崔江熙发生争执

  崔江熙来到监狱见张锡炫,张锡炫看到崔江熙的时候攥紧了拳头,恨不得杀了崔江熙,被警察阻拦,崔江熙让警察出去并且认为无需担心,张锡炫看到这样淡定的崔江熙问他就不担心自己是个杀人犯吗?崔江熙说自己知道他无罪,人不是他杀的,张锡炫瞪大眼睛问崔江熙是12年前知道的,还是今天知道的,崔江熙不说话。

  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张锡炫的案子必须重来,自己要重新审理。姜延河却不同意重申,万一被判处无罪的话后果谁来承担,不能因为崔江熙的个人感情而再次将律师事务所陷入危及,崔江熙表示自己只是想纠正一个12年前犯下的过错而已,并且不理会姜延河的劝说。

  高延宇买了很多书籍主动找到金智娜一起学习,并送给金智娜一个兔子,谎称是捡来的,实际是高延宇费了很长时间在抓娃娃机的地方抓来的。

  洪多涵看出高延宇对带金智娜不一样,主动问金智娜是不是高延宇在追求她,金智娜却说是自己追的高延宇,是自己先表白说喜欢高延宇的。洪多涵笑金智娜胆子大脸皮厚,自己听说的人都感觉到脸红,洪多涵告诉金智娜从这里开始很难,更何况走到最后,只是希望高延宇不要出现太多的过错才好。

  高延宇找到了当年对张锡炫的审判词,并问崔江熙真的要推翻12年前的案子吗?崔江熙觉得不管过了多久,错了就要纠正。

  蔡根植找姜延河发牢骚,认为崔江熙这样下去的话是和检察厅为敌,这样对公司不利,岂料,姜延河告诉蔡根植真正对公司不利的不是崔江熙,而是蔡根植,相比较外敌而说内部分裂才更加可怕,并提醒蔡根植公司是自己的,让蔡根植闭嘴。

  崔江熙将金敏珠的遗书交给了张锡炫,张锡炫质问崔江熙为什么当年没有这个遗书,现在却蹦出来了,崔江熙告诉张锡炫当年真的没有,12年前有人故意毁掉了证据,张锡炫咬牙切齿的说出了韩胜泰,金振奎两个人的名字,自从自己坐牢的第一天起就想要杀死这两个人,是他们指认了自己杀人,崔江熙知道张锡炫想杀死的人还有自己,张锡炫问崔江熙既然知道来这里做什么,崔江熙说自己来为他辩护,张锡炫却并不领情,冷笑着揪住崔江熙的衣领问自己蹲了12年牢,现在说什么辩护,他要等出去之后消灭一切,警察拉开了张锡炫。

  崔江熙认为如果张锡炫是无罪的,那么韩胜泰,金振奎当年就是做了伪证,提供假证词的人也就是最有利的嫌疑人,必须去了解清楚,最主要的还是要说服张锡炫,高延宇请崔江熙让自己试试。此时崔江熙却收到短讯告诉高延宇有了现在就要紧急处理的事情,于是带着高延宇来到一处民宅,见到了这家的20岁的孩子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他告诉崔江熙自己昨天是20岁的生日聚会,回家的路上开车撞死了人,行车记录仪没有备份也没有保存,并且他表示自己没有喝酒,高延宇要求听到真相,委托人再次表示自己没有喝酒,也不能喝酒,高延宇激动的追问受害者什么情况,对方表示因为天黑突然冒出来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人还是别的东西,崔江熙看出高延宇情绪激动叫出了高延宇,他知道高延宇的父母也是因此去世的,因此让高延宇不要管这件事了,高延宇却表示自己只是想搞清楚情况,如果自己不能控制情绪的话即使崔江熙不说什么自己也会主动离开的,崔江熙只好同意高延宇继续参与。委托人诉说自己的害怕和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一定会选择停车看看的,只是当时真的很害怕,高延宇告诉他现在纠正也不算晚,并且一同来到了医院,崔江熙也顺利的说服了事故人私下解决。

  高延宇来到监狱见张锡炫,告诉他自己来找他不是因为崔江熙而是金敏珠,因为金敏珠不在意张锡炫曾经贩毒,对张锡炫仍然深爱着,一定不愿意看到张锡炫现在还在监狱里,晚上张锡炫拿着手里金敏珠的信想着两人的甜蜜,想着金敏珠对自己的爱和两人一起希望的未来,张锡炫疯狂的喊来狱警。

  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张锡炫已经同意重申了,高延宇假装不知道这件事。

  高延宇查到当年的案子有漏洞,首先韩胜泰,金振奎指认张锡炫是杀人凶手,并且两人看到张锡炫从金敏珠的房间里仓惶逃跑,他们随后进到敞开大门的房间就看到了死在地上的金敏珠,而当年张锡炫说是他看到了仓惶逃跑的韩胜泰,金振奎,可是由于现场发现了大麻,而张锡炫恰好又曾经贩毒,因此没有人相信张锡炫,大麻袋子上也有血渍,除了金敏珠和张锡炫的DNA外还有别人的血渍,可是当时却没有人去查验,但是事发五年后韩胜泰曾经吸大麻被抓,崔江熙意识到如果像高延宇说的那样就是警察和吴炳旭配合默契控制了案情,崔江熙有些自责,当初自己仔细一点就好了,高延宇却认为当时是吴炳旭审理这件案子,而崔江熙只是用吴炳旭给的庭审内容负责上庭控诉的检察官,崔江熙却认为是自己的错,自己不该相信吴炳旭。此时,崔江熙的手机短讯来了,他告诉高延宇审理张锡炫的检察官已经定了,是徐正浩,表示这个人认为是自己指认了吴炳旭,让检察官蒙羞,因此就和自己不是坐在一条船的人,崔江熙告诉高延宇一定要找到一个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的武器,让高延宇去把吴炳旭的案子全部翻查一遍,找出所有的把柄。

  崔江熙接到通知说他负责的那个车祸委托人朴俊奎又被拘留调查了,于是赶紧去见了负责这个案子的金文熙检察官,并为朴俊奎解释已经解决了问题,现在却要拘留,金文熙表示出事的郭成河已经在今天凌晨死了,因此就会涉及到葬礼费用的问题,金文熙希望崔江熙和高延宇弄清楚事情之后再来。

  高延宇去到了郭成河家里参加了他的葬礼,看到郭成河家人伤心难过的场景高延宇想到自己的父母也是因此而去世的,有些难过,留下钱先离开了。

  崔江熙知道了当初指正吴炳河申请辞职的证据是洪多涵提供的,把洪多涵叫到了办公室,大声训斥了洪多涵,自己从未想过辞退她,可是现在却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洪多涵告诉崔江熙自己只是交出了笔记本,并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不希望崔江熙受到伤害,崔江熙却说自己的事情没关系,只是不能这样对待吴炳旭,洪多涵表示自己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人,姜延河推门进来说这件事是自己做的,她们不能坐视不理,崔江熙却指责二人将自己置于了背后插朋友刀的地步,姜延河说洪多涵一切都是为了崔江熙,如果易地而处崔江熙也会这样做的,当姜延河离开之后,崔江熙告诉洪多涵自己一直没有想过解雇她,是因为相信她,不是因为她担心自己,洪多涵伤心的退出了办公室。

  高延宇对事故现场进行拍照取证,想起了给死者上香的时候照片上方有和现场墙上一样的图案签名,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露出自信的微笑,而洪多涵却因为崔江熙的指责而伤心落寞,一个人流着眼泪独自走在大街上。

  高延宇一上班就发现了崔江熙和洪多涵的不正常,他犹豫了一下子来到崔江熙的办公室,他告诉崔江熙实际的案情是郭成河是平面设计师,在大街上违法画画,为了担心被警察抓到他就穿上了夜行衣,当时有人出现,郭成河慌乱中逃跑出了事故。崔江熙让高延宇独自去找金文熙处理这件事,高延宇表示自己一定会准备彻底去找金文熙的。

  高延宇第一次独立的面对检察官,有些慌张,但是面对金文熙时候从一开始的紧张到了后来的坦然面对,高延宇告诉金文熙自己的委托人不是肇事逃逸的人,事故发生一分钟之后就报警了,而且指出郭成河穿了夜行衣的确会吓到人,金文熙表示先协商,协商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只要协商通过自己就会从轻发落,否则她可以保证他的委托人只要上了法庭就一定被判刑,原因就是检察官们听到崔江熙的名字都视为敌人,都会盯住不放的,自己这样做已经是宽大了。高延宇却说她就要该向宽容付出代价了,金文熙却笑了“称赞”高延宇这样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律师。金文熙告诉高延宇如果想要入崔江熙的法眼当然要留下深刻的印象,自己的成功和高延宇的成果就是最公正的协商,并告诉高延宇如果他能清楚的将自己的意思转述给崔江熙自己将感激不尽。

  崔江熙让高延宇去和死者家里协商,并认为过些日子死者的家属就会从悲伤变成愤怒。

  高延宇想起自己的父母死去的时候,自己还小,那个律师来找奶奶,他听着奶奶和那个人商议着钱,律师的手表和衣着到现在自己都记得,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要成为律师,崔江熙告诉高延宇他不是那个律师,也不像那个律师,千万不要感情用事。

  张锡炫的重审案开始,却初审不利,被对方律师指责可能会取消重审,崔江熙非常生气,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和淡定,抓住对方的胳膊质问对方还要一个冤枉的人再次冤枉吗,对方律师却指责崔江熙最无情的是他,不要以为不是自己的刀就无条件的抽出刀鞘,那不算本事,并提醒崔江熙对这一行的情况应该有所了解才对,崔江熙无奈且气愤,在一旁的蔡根植则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韩剧金装律师第10集剧情介绍

  崔江熙洪多涵和好如初 张锡炫被无罪释放

  蔡根植得意的告诉崔江熙看现在的情况好像检察官也不想放过他,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冒着这样的险,崔江熙不理会蔡根植径直离开了。

  看到情绪失控的张锡炫崔江熙告诉他这场官司一定会赢的,张锡炫看着高延宇问他是怎么说的,高延宇自信的告诉张锡炫崔江熙说赢一定会赢,自己已经把人生的赌注都放在了崔江熙身上,而且希望张锡炫也相信崔江熙,张锡炫盯着二人狠狠的说希望能赢,否则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审判庭上,检察官徐正浩对崔江熙也是充满了敌对的情绪,庭审最终改在第二天进行,崔江熙也向对方律师发出了正式的宣战。

  崔江熙等到当年调查张锡炫一案的朴警察出来,徐正浩问崔江熙为什么要把他自己亲手塞进去的垃圾在拿出来,并且表示吴炳旭没有错,抓坏人就要变得比坏人还要坏,否则没有证据能将他抓进去。

  高延宇来到郭成河家里协商,郭成河姐姐表示自己的家人知道弟弟真正的死因,但是弟弟来到这里求学,欠下了学费,因此只要偿还了他的学费5000万就行,高延宇却建议提出5个亿的赔偿,这让姐姐和家人都很震惊,对高延宇表示了非常多的感谢。

  崔江熙来找姜延河告诉她这件案子虽然很难,但是自己一定会赢,姜延河表示既然开始了就必须赢。同时,姜延河让崔江熙忘记洪多涵的事情,并原谅洪多涵,崔江熙却觉得那件事在自己心里过不去,姜延河让崔江熙好好幻想一下如果看向外面的时候,秘书台坐的不是洪多涵,他会怎么样,如果他以后的人生里都没有洪多涵他又会怎么样?崔江熙离开姜延河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在秘书台没有看到洪多涵,突然间觉得内心一阵慌乱,四处的寻找,此时洪多涵却出现在了崔江熙的身后,问崔江熙是不是在找自己,崔江熙掩饰住慌乱告诉洪多涵自己明天要出庭,洪多涵问崔江熙是不是准备做每次做的事情,崔江熙轻轻嗯了一声,洪多涵却说自己是一个马上被辞退,或者是即将要自己辞职的人,现在做那样的事情有点不合适吧,崔江熙走向洪多涵让她守住自己的位置,洪多涵露出一丝微笑问是不是算是道歉,崔江熙只好点头承认,洪多涵开心的拉着徐俊熙进了办公室。

  韩胜泰在法庭门口悄声警告崔江熙,既然当年已经做错了那么多事,为什么现在要纠正呢,并且如果一直这样嘚瑟下去的话会让他再也无法嘚瑟,韩胜泰告诉崔江熙这是父亲让自己转达的话,之后韩胜泰,金振奎大摇大摆的进入法庭,看着二人的背影崔江熙认为现在可以确定是他们二人是杀人的真凶,但是无论拿出什么证据两人都不会承认的,杀人的人比作伪证的人更加可恨。

  法庭上,崔江熙犀利的问题直指韩胜泰,并说出了当时的证据和描绘了犯案的现场,让金振奎有些心虚慌乱。私下,检察官认为崔江熙仅凭一个所谓的未检验的DNA证据就提起重审有些草率,认为这样很不像话,并且最终决定血迹DNA证据不采用。

  崔江熙找到朴警察询问当年的事情,可依然一无所获,崔江熙质问朴警察这样做的话对得起自己的女儿吗?朴警察不理会崔江熙离开了。

  崔江熙和高延宇将韩胜泰,金振奎分别以对方的名义邀请到了酒吧,两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崔江熙和高延宇已经来到这里,指责他们残忍的杀害了金敏珠,还让她的男朋友张锡炫背黑锅,韩胜泰警告崔江熙在这样的话他会受伤的,崔江熙根本不在乎,他的威胁,反而认为韩胜泰,金振奎两人之中必定有一人受伤的几率更大,并且认为谁守护谁都不叫义气,二人自然明白崔江熙话里的意思,离开了酒吧。崔江熙却拿起了二人曾经抽过的烟…..

  高延宇和崔江熙最终说服了朴警察,他告诉二人当时真正的凶手是韩胜泰,并带着高延宇和崔江熙去找金振奎,高延宇告诉金振泰包庇罪的话是被判处5年刑期,金振泰觉得自己一天也不愿意住进去,高延宇激动的质问他那么张锡炫呢,他在里面12年,金振泰由于愧疚和害怕说出了当年的实情,当时韩胜泰杀死了金敏珠只是因为金敏珠不愿意再和他交往,杀了金敏珠以后金振泰目睹了这一切非常害怕,韩胜泰的手破了。他摘下手套手上的血滴到了大麻袋子上,金振泰非常害怕慌忙跑了,韩胜泰则随后追赶,恰好二人碰到了来找金敏珠的张锡炫。朴警察带走了金振泰,高延宇和崔江熙忍不住感叹世界上遇见坏父母的坏蛋太多了,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了,高延宇却说或许他们也在其中。

  张锡炫被无罪释放了,他拿着包离开监狱,看到崔江熙和高延宇来接他,崔江熙问张锡炫想杀死自己的心还那么强吗?张锡炫让崔江熙别得意,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高延宇递给张锡炫一个三明治,张锡炫吃了一口,眼眶里含着眼泪谢谢两个人的帮助。

  姜延河送给崔江熙一个手镯希望她尽快忘记重审的案子,尽快回到那个尖子上去,崔江熙却自信的说自己始终都是尖子。此时,金文熙打电话过来问崔江熙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报道上班,此时洪多涵跑过来说咸代表要回来了,电话里再次传来金文熙的声音,问崔江熙不希望有人知道高延宇的真实身份吧,崔江熙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