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剧剧情 > Life电视剧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第3-4集

韩剧Life第1集剧情介绍

  李院长意外身故留下疑云重重 新社长执意医改众人纷纷抗议

  韩国汉城,一个坐拥灯红酒绿,人群川流不息,连空气中都充斥着繁华的地方。

  救护车尖锐的呼救声不和谐地划过这个城市的上空,急速来到了尚国大学医院。与此同时,尚国大学医院里,手术室的医生护士纷纷踏着凌乱的脚步,有条不紊地做好了各项手术准备,身为急救科医生的耶振佑也匆忙做好了抢救准备,焦急地在导医台等待着。

  救护车刚驶入医院,便停止了高调的呼救声,这边,得到消息一手拉着担架车匆忙出来急救的耶振佑见状,上前一把拉开救护车门,只见车内伤者浑身是血,生命迹象了然无存,一旁的副院长金泰相也是浑身血迹,他垂头丧气地拎着除颤器,瘫坐在一旁,耶振佑见状,大惊,他不敢置信地把伤者接下了救护车,亲自用手电筒查看了伤者的瞳孔,解开伤者的上衣,想要给伤者做心脏复苏,金泰相有气无力地看了耶振佑一眼,询问过旁边的人后,告诉耶振佑,伤者刚刚过世,耶振佑听后,胸口猛然间堵得慌,双手缓缓放开了伤者,他神情悲痛地给死者盖住了脸孔。

  医院里,每个人都是一脸的严肃,众人一丝不苟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等待着。原来,救护车里的死者是尚国医院和蔼可亲的院长李甫训先生,也是耶振佑医生心中说不出口的父亲。

  院长的尸体被推进了手术室,胸外科主任朱景文和神经外科主任吴世华一脸的不敢置信,心中掩盖不住的悲伤。院长生前签过眼角膜捐献书,得到消息的脏器科调度员鲜于昌,迅速来到医院找出了院长的捐献书,来到了手术室,让主治医生确认签字,吴医生心痛一向慈善的院长就这么离去,不愿再伤害院长,得知眼科的徐医生正在来的路上,忍不住转身走出了手术室。

  吴世华和鲜于昌都走后,手术室里只剩下朱医生一人了,朱医生和李院长一向是志同道合的兄弟,他看着静静躺在自己面前的李院长,想起不久前,李院长拜托自己事情的时候,自己还和他玩笑的样子,如今却要阴阳两隔,心情更加的悲痛,不禁留下了两行清泪。

  耶振佑无法承受内心的疼痛煎熬,他把院长意外去世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耶善宇,耶善宇双腿残疾,在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就职,对李院长的为人也略知一二,他闻听消息后,心情陡然沮丧起来,禁不住留下泪来。

  院长是在金副院长家的阳台上坠落而亡的,金副院长的夫人陪孩子到国外求学去了,家里只有金副院长一人,而两人的关系又一向不被人看好,一时间,金副院长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医院里议论纷纷,连耶振宇的态度也有所保留。

  李院长意外身故,汉城警方例行公事,来医院找最后一位当事人金副院长做了口供记录。吴医生路过的时候遇到了刚刚做完记录的警察,向她打听急救科,她指了路后,想起了李院长的事情,便转身进了金副院长的办公室,想要问个明白。

  金副院长刚刚换下沾满血迹的衣服,惊魂未定地坐在沙发上,吴世华进来之后,口气不善地质问金副院长,金副院长嘶哑着喉咙把事情的经过诉说了一遍,吴世华得知李院长的死因是心肌梗塞,与金副院长无关,便提醒他,人言可畏,不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自杀的父女俩,其中的女儿重伤不治,死亡了。从警察口中得知女儿是被自己信任的父亲一刀一刀杀死的,儿科主治医生李晚霞无法掩饰内心的悲伤,起身回宿舍去了。耶振佑听了警察的对话,想起了李院长出事当日,自己曾在金副院长身上也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心中升起了团团疑云,抬脚便去了李晚霞的宿舍。

  李晚霞正心情复杂地躺在床上休息,耶振佑进来后,坐在床边,他把内心的猜测和李晚霞说了,想要李晚霞帮着分析分析,得知李院长和金副院长一起喝酒的李晚霞忽地一下子坐了起来,来到了书桌旁,李晚霞躲躲闪闪的态度让耶振佑产生了怀疑。后来,在耶振佑的追问下,李晚霞辗转把李院长和金副院长事故当天吵过架的事情告诉了耶振佑,耶振佑很是惊讶,李晚霞正在征求耶振佑,要不要把此事告诉警察时,耶振佑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耶振佑用自己的名义,去给那自杀未亡的爸爸在医院安排床位时,意外得知医院正在捐献李院长的 眼角膜,心情异常复杂,他想起自己当天还特意中伤过他,心情更是异常沉重。

  原来,耶振佑查账时,发现有一笔医疗资金,在账面上被李院长偷偷地转走了,他把此事打电话告诉了哥哥耶振佑,耶振佑便起身来找李院长,对着李院长发了一通脾气。

  耶振佑想弄清事情的经过,连夜来到警察署,在走廊的长椅上蜷缩了一夜,署长上班后叫醒了耶振佑,两人一起来到了天台上,署长把事情的经过给耶振佑大概演示了一遍,又把有一个目击证人的事情告诉了耶振佑,耶振佑暗暗记在心中,署长对耶振佑的敬业态度产生了好奇,耶振佑赶紧掩盖了过去。

  耶振佑从警察署出来,开车来到了金副院长楼下,他看到了地上的斑驳血迹,心中一阵凄然,忍不住低下身去抚摸,感觉就像李院长躺在那里一样,他一边查看了四周的环境,一边想着警察署长的谈话。一会儿,他发现金副院长开车出门了,便一路尾随着他来到了医院。

  原来,由于尚国大学财团的经营不善,遭到了一个知名集团的收购,新任社长具胜孝对连年入不敷出的尚国大学医院做出了整改,这遭到了向来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李院长一干人的带头反对。

  李院长一出事,具社长就连夜和金副院长确定好了医改的方案。金副院长早上开会的时候,打着保健福祉会的名义,和众人宣布了医改的具体事项,称妇产科、儿科以及急救中心都要被派遣出去,众人纷纷质疑一个大学医院连一个像样急救科都没有,这还是个医院么?而且,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医院打着派遣的幌子,开除了这些部门的员工,一时间,会场上炸开了锅,众人纷纷横眉竖眼地顶撞起了金副院长,指责他的不抵抗行为,称如果李院长还在,绝不会同意。金副院长见状,起身走了,众人见状,纷纷表示要团结一心抗争到底。

  医改的消息一经传出,医院里顿时人心惶惶,尤急救中心里的那些实习医生和护士,她们每天累死累活地认真工作,救死扶伤,这么轻易地就被取消了,一时间,个个义愤填膺,急救中心的科长李东洙也是一筹莫展。

  耶振佑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询问自己,自己该去做些什么,这些被派遣出去的医生该做什么,而这些普通人的疾苦又该到哪里去救治。李院长在医院里一向深得人心,徐医生给李院长做了角膜捐献手术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便来到酒馆,在自己对面斟上一杯酒,独自对饮,仿佛李院长还在。

  耶振佑回到家里,正好遇到参加李院长葬礼回来的弟弟耶善宇,耶振佑看着弟弟娴熟的自理动作,很是欣慰,他帮助弟弟上床休息后,两人闲聊了几句,耶振佑便去了客厅,耶善宇躺在床上暗自纳闷儿,李院长为何在自己查账时去世,从他的角度去看,贪污、受贿不像李院长的为人,便暗暗决定重新查账。耶振佑心中不断回想着事发当日,自己和李院长争执的话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

  耶振佑从衣柜中看到了弟弟善宇给自己准备的黑色礼服,第二天,也穿上来参加了李院长的葬礼,路上遇到了金副院长,耶振佑很清楚金副院长在开会时对大家撒了谎,便上前质问他,金副院长矢口否认自己的行为,耶振佑见状,提出报警威胁金副院长,却被金副院长反过来狠狠威胁了他一番,两人还差点扭打起来,之后,金副院长接到一通电话,悻悻地走了。

  众人收到了开会的通知,纷纷地来到了会场,金副院长想要提前和员工们商量一下如何解决医改的问题,却被急救科李医生带头打断,他指责金副院长不应该和员工商量如何解决医改的问题,而是应该带领大家抵抗这种行为。大家纷纷质疑一个精通生意的人,怎会了解救死扶伤的事情?

  下了手术台,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朱医生也赶了过来,当众说出洛山医院对此事并不知情的消息,此言一出,各科医生纷纷站起身,响应起来。

  耶振佑坐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据理力争,眼看金副院长就要兜不住的时候,新任社长具胜孝缓缓走进了会场,他目光犀利地扫视了会场一圈,耶振佑见状,在人群后缓缓站了起来。

韩剧Life第2集剧情介绍

  具社长不择手段敛财 振佑为基金冒险奔波

  原来,具胜孝来医院上任之前做了很多功课。他之前就和李院长就医院(儿科、急救科、妇产科)入不敷出的问题沟通过,他提醒李院长,换个经营模式来营业,可以增加医院的利润,却被一向以人为本的李院长一口拒绝了,具胜孝便从姜组长给他提供的尚国大学医院资料中寻找线索,他还特意邀请了福祉部的副部长打探消息,两人聊天时,他意外得知了福祉部正在大力派遣医院里的医生积极下乡的消息。

  具社长得知李院长死在了金副院长家里,便连夜来到了医院,独自见了金副院长一面。他询问了李院长的死因,金副院长告诉他对外宣称李院长心脏病发失足身亡的,具社长接着又询问了支援金的事情,得知了支援金已经要了回来,评价院的人又不愿声张,便叮嘱金副院长,要他把支援金的事守口如瓶。

  华正集团的社长大会上,华正手下的各路精英齐聚,具社长拿着尚国大学医院的健康数据,钻法律的空子,当众出卖,惹得众社长议论纷纷,他想把数据表出卖给华正集团的手下华正保险公司,南社长因为价格缘故没有和具社长谈拢。

  华正新会长对具社长的敛财手段很是赞赏,他把一个西山开发的项目交给了具社长,希望在西山上建立一座医疗机构,要具社长用580亿摆平西山地皮的拥有者,而这笔资金要具社长从尚国大学医院想办法。具社长思索一番,便答应了。

  散会后,守在外面的姜组长匆忙迎上去,她悄悄告诉具社长,医生们已经齐聚一堂,准备共同抵抗医改,具社长一边快步走向车边,一边交代姜组长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姜组长一一应下。

  具社长来到会场,众人慢慢平静了下来,具社长先是对着大家的会议精神冷嘲热讽了几句。接着,他邀请场上众人各抒己见,很快,医生们纷纷说出心中的不满和质疑,具社长来时做足了准备,也熟悉了各科室的主要人员情况,便在会场上与众人见招拆招起来。

  之后,朱医生质疑具社长的权力野心,具社长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把话圆了,接着,振佑提出了支援金的问题,称是不是只要有支援金,大家就不用散伙了,具社长听了,大吃一惊,很快,他又镇定下来,他把如何获得支援金的问题又推给了耶振佑,耶振佑无法解决只好坐了下来。

  一场来势汹汹的抗议被敛财如命的具社长强势镇压,众人气愤不过,个个如同充了气的蛤蟆一样,鼓着腮帮子走了。

  急救室里,每天都上演着生离死别,振佑看着每天为生死奔波的人们,心情五味陈杂,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病重的患者因为无处医治而一个个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暗自憎恨自己的懦弱。

  具社长用做生意的眼光去审视了一番医院的 效率和收益,他看了看医院近几年的就诊表,大肆摇头,他吩咐姜科长给医院传达自己的思想,姜科长也是头次接触医院的事情,很是为难,具社长见状,提出到其他大医院调查一番,姜科长点头应下。

  之后,具社长为了报复耶振佑在会场给他的难堪,便抽出振佑的人事表,要姜科长在那特别事项上找个由头填满,谁知姜组长一见振佑的相片,顿时爱不释手。

  振佑为了找到支援金的证据,四处打听各科的收益数据,他得知儿科和妇产科月月都是入不敷出的状况后,很是焦急,他无法想象自己被派遣出去后,弟弟一个人在家生活的状况,心中五味陈杂。

  国民健康保险审核评价院里,善宇每天就在这里上班,这天,两个同事闲聊时,他意外得知了哥哥耶振佑也要派遣出去的消息,本想打电话询问一番,心里思索一番,又放下了电话。

  振佑从已故的院长办公室拿到了近期的收益数据,他本想和科长李东洙研讨一番,却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振佑转身便去了朱医生的办公区,却被告知朱医生刚刚进入手术室,耶振佑便拜托一名护士,朱医生出来后,随时打电话告诉他,说完要转身离去。

  那护士追上前告诉振佑,朱医生是一个有求必应的人,请求他不要再 给胸外科送那些露宿街头,无钱医治的人,不想让这些人连累胸外科每月入不敷出,也希望他不要再把那些从别的医院辗转过来的病人送来,因为治不好的话,她们不想朱医生背这个黑锅,话还未完,手术室的们开了,那护士赶紧忙碌去了,振佑无奈地离去了。

  具社长在资料库里查看了医院的各种器械后,自以为是地认为外科医生们在小题大做,没有必要分的那么仔细,便穿好衣服来到了手术室,他东张西望地找到了橡胶手套后,想要拿出手术盒里的手术刀一看究竟,意外发现了来不及脱下身上的无菌服,瘫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朱医生。

  振佑回到家里,发现弟弟善宇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他想起了白天那个护士对他说的话,便想打个电话,看着弟弟独自黯然的背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坐下来,和弟弟说出了自己要被派遣出去的事情,善宇替哥哥打抱不平,振佑安慰弟弟自己不会离开医院,更不会抛下他一人独自生活。

  入夜,振佑坐在电脑前,把他得来的医院数据评价表发到了医院的论坛上。

  第二天,正在吃着早餐赶往西山的具社长,从姜组长 那里得到消息后,便掉头赶往了医院。

  匆忙赶到医院的具社长,从姜组长口中得知是有人假借去世的李院长的名义,将帖子发了出去,急的只翻白眼,他分析发帖的人为何只拿到2月份的评价表,便猜测是李院长生前留下的,于是他吩咐姜组长要着重调查李院长生前来往的亲近的人。

  姜组长调查到帖子是从医院307房间的电脑上发出去的,便把医院走廊的监控调出来给具社长查看,具社长查看了一番,也没发现个所以然,大急,当即要姜组长叫来结构室的人。

  朱医生猜出帖子的事是振佑所为,便把他叫了出去,当面质问他。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第3-4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