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捉迷藏电视剧

韩剧捉迷藏第1集剧情介绍

  彩琳秀雅以命代命 文载尚私藏秘密资金

  1998年的夏天,一个女人领着一个穿着土气的瘦小女孩来到一座豪华的别墅。别墅前的花园里,身着统一服装的仆人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小女孩似乎是第一次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她好奇地环顾四周,一时停住了脚步。走在前方的女人转过身来冷漠又严厉地看了她一眼,小女孩不知所措地追上了女人。这个女人是金室长,不仅是这里的管家也是女主人罗海琴的忠实公仆。而这个小女孩叫闵彩琳,被这户有钱人家从孤儿院领养。此时满心欢喜的闵彩琳怎么会意识到自己正在陷入一个可怕的黑暗世界。

  刚进入别墅的闵彩琳就被面无表情的金室长关进了黑暗的地下室里。幼小的闵彩琳害怕极了,她拼命地捶着门,大声地呼喊着。可是地下室外面始终静悄悄的,无人回应。精疲力尽的闵彩琳逐渐被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吸引了注意力。在她专心观察罐子的时候,门打开了。冷漠的金室长捧着一套衣服命令闵彩琳换上。

  换上白色公主裙和粉色小皮鞋的闵彩琳被带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闵秀雅,而床旁坐着的两个女人中一脸担忧的老人是闵秀雅的外婆罗海琴。罗海琴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创始人。而另一个女人则是巫师。原来,闵秀雅的身体非常虚弱并且随时可能会夭折。罗海琴极其疼爱闵秀雅而且闵秀雅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未来唯一的继承人,因此心急如焚的罗海琴听从了巫师的建议,为秀雅找一个代命的代替者,以求秀雅一辈子平安健康。而这个代替者就是闵彩琳。巫师会通过仪式将本该在闵秀雅身上发生的一切灾祸转移到闵彩琳身上。此时,被领进房的闵彩琳还一脸懵懂,天真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被领养的真正原因。她安静地躺在另一张床上,一根红线牵着她和虚弱的秀雅。佯装睡着的她听到了罗海琴和巫师的对话,知道了真相。她轻轻撩开两张床之间的帘子,默默注视着闵秀雅。年幼无知的她可能还不太明白什么是以命换命,但她知道这个女孩被亲人深深爱着。这些爱她还从未体会过。

  时光飞逝,转眼来到了2018年。闵彩琳在繁华的市区马路边卖力地向来往的行人推销着自己和同事们一起研发的一款黄金迷你气垫。28岁的闵彩琳美丽动人,妆容精致,举手投足间露出了成熟的女人味。现在她作为专务理事代表太平洋化妆品公司参加美妆联谊会。闵彩琳推出的这款迷你气垫受到了广大女性的青睐,最终赢得了美妆联谊会的大奖。作为获奖者她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采访中她谈笑风生,举止从容,不仅感谢了自己的奶奶罗海琴,还坦言目前工作第一,还没有结婚的想法,更愿意自由恋爱,不讲究门当户对。

  别墅里,在电视机前看采访直播的罗海琴,怨恨又恶毒地看着闵彩琳笑意盈盈的脸。尤其是在她真挚地表达对自己的感谢时,罗海琴厌恶地咒骂闵彩琳是个不祥的东西。大街上,太平洋化妆品公司销售部员工河妍珠一脸羡慕地看着电视里的光彩照人的闵彩琳,感叹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一定娶闵彩琳。还没来得及幻想多久,河妍珠就被催着去工作了。

  此时,别墅里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罗海琴连忙和室长去楼上查看。只见披头散发的秀雅妈朴海兰正疯狂地砸着房间里的东西。电视机里正在回放一条新闻。原来,20年前,闵秀雅被赵弼斗诱拐失踪。朴海兰再也承受不了伤疤被揭开的痛苦躲到厕所里哀嚎。时光追溯到20年前赵弼斗被抓的那个雨夜,记者们围着诱拐犯不停地提问着,闪光灯刺眼地闪烁着。不胜其烦的赵弼斗对着镜头邪恶地说自己把那个丫头抓来吃了。然后发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声。朴海兰冲上来抓着赵弼斗求他告诉自己的女儿在哪。赵弼斗留下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他说:“你的女儿被那个女的带走了。”失去理智的朴海兰满脑子都是女儿再也回不来的绝望,悲痛交加,当场就晕倒了。

  时间回到现在,闵彩琳正在参加庆功宴。她和同事们愉快地交谈着。整个大厅其乐融融。这时,闵彩琳接到了金室长打来的电话,笑容渐渐消失。她赶紧换了和小时候一样的白裙和粉色的皮鞋,戴上假发打扮成秀雅的样子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朴海兰已经稍稍平静下来,思念女儿过度的她把闵彩琳当成了闵秀雅,让她唱小时候教给她的歌。闵彩琳心疼地看着朴海兰。回忆起小时候自己躲在树后看着朴海兰和闵秀雅亲密地坐在秋千上唱歌。这个时候,孤单的自己会忍不住跟着他们一起唱。而现在闵秀雅不在了,自己就是妈妈的“亲生女儿”。朴海兰在歌声中渐渐睡去。

  河妍珠正在给客人试妆。化妆技术高超的她得到了大妈们的一致好评。河妍珠虚心接受。公园里,一个大爷和同样在竞走的大妈较量起来。两个人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一不留神大爷摔了一跤,大妈得意地超过了他。这个大爷叫文泰山,是泰山集团的会长。今天他要出席社长团会议,但他决定让社长们多等一会。公司楼下,等候多时的黄社长抱怨起了会长和他那不成器的儿子文载尚。此时,随从司机车恩赫叫醒了还在熟睡的文载尚去开会,见他嚷嚷着不想去。于是,不动声色地说传言黄社长会是公司下一任继承人。正牌继承人文载尚当然坐不住了连忙赶过去给了黄社长一个下马威。会议上文泰山有意进军食品以外领域,可众人成沉默不语显然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尤其是自己头脑简单的儿子。气的他当场散会让众人回去好好想想。公司里,女员工们正在讨论新买的化妆品。文泰山经过时,不但没责备她们,还向女员工们要走了化妆品和美妆杂志。跟在后面的儿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奇怪的举止。

  安抚完朴海兰的闵彩琳正准备换衣服。罗海琴进来就生生打了闵彩琳一巴掌。闵彩琳委屈地看着外婆。罗海琴指责闵彩琳巴不得朴海兰疯了,这样她这个“冒牌继承人”就能霸占公司。闵彩琳不可置信罗海琴竟然用这样恶毒的心思看她,更让她心凉的是罗海琴还坚信她随身带着符咒就是为了不让秀雅回来。委屈愤怒的闵彩琳一边哭一边当罗海琴的面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让她看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带所谓的符咒。金室长给她披上衣服还为罗海琴说好话,闵彩琳痛恨地让她出去。绝望的闵彩琳坐在床上怔怔地回忆起秀雅失踪后,罗海琴差点掐死自己,恨不得自己替秀雅失踪的事。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和伤痛。

  下班回家的河妍珠又被同一个大妈给纠缠了。明明用完了化妆品,却跑过来指责河妍珠骗她买了假货。河妍珠的妈妈都贤淑看到女儿被人欺负立刻冲上来和大妈打的不可开交。自己平时都心疼的姑怎么能被这种人欺负呢。倍感幸福的河妍珠亲昵地抱住妈妈,母女两嬉闹起来。文泰山在家看着美妆杂志和化妆品深感抓住了商机。这都是金钱呀。当他试用起气垫时,正好被推门而入的文载尚看到。文载尚深深怀疑父亲神智不正常,恐怕得了老年痴呆。

  一天,文载尚和一个女子在河边车里亲热。事后,女子提起了文载尚的秘密资金,文载尚连忙让她不要多嘴。没想到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随从司机车恩赫听见了。原来车上装了窃听器。其实车恩赫不仅是司机还是会长文泰山的秘书。文载尚的一举一动都在会长的监控之下。车恩赫的未婚妻是河妍珠,他正接听河妍珠的电话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狗仔躲在花丛中偷拍车载尚。无暇顾及河妍珠的车恩赫挂掉了电话去追逃跑的记者。一番角逐下,他终于制服了记者,取出了相机的内存卡。

  回到公司后,他将洗出的照片给了会长文泰山但没有告诉会长秘密资金这件事。文泰山一脸疲惫地为这个不省心的儿子收拾烂摊子。车恩赫私下听着白天文载尚和女子对话的录音若有所思。连会长都不知道的秘密资金,背后究竟有什么阴谋?

韩剧捉迷藏第2集剧情介绍

  公司遭遇空前危机 闵彩琳被逼结婚

  夜晚,车恩赫和河妍珠从外面买了饭菜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河妍珠其实还有两个妹妹。二妹妹叫河金珠,心地善良,常常在店里帮妈妈工作。而三妹妹叫河东珠,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也总是嫉妒都贤淑对大姐那么好。

  吃饭的时候,妍珠的妈妈都贤淑不停地夸奖女儿懂事孝顺。河妍珠一边说妈妈多吃点一边却把菜夹给了旁边的车恩赫。河东珠立刻不满地责备姐姐。河妍珠撒娇地对都贤淑道歉。都贤淑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催促车恩赫尽快把拖了很久的婚礼办了。车恩赫欲言又止,似乎并不想办婚礼的样子。饭后,河妍珠兴致勃勃地问车恩赫想不想办婚礼,车恩赫心里其实并不想办婚礼。河妍珠很失望,两个人险些闹了不愉快,好在车恩赫妥协了,河妍珠高兴地亲了他一口,暗示他最近婚前怀孕是趋势。车恩赫却认真地说自己没有资格当父母。因为他从小就在父亲的虐待下长大,也很清楚没有资格当父亲的人是怎么毁掉孩子的一生的。河妍珠觉得他在说胡话,心急地拉着他钻进了被窝。

  公司里,社长闵俊植向律师白道勋夸奖闵彩琳优秀的能力。闵俊植不仅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社长,还是闵彩琳的养父,闵秀雅的亲生父亲。而白道勋不仅是公司的法律顾问,还是闵俊植好朋友的儿子。闵俊植时常想如果不是秀雅那件事的发生,他和白道勋就会是丈人和女婿的关系了。

  白道勋从闵俊植的办公室出来后正好遇到了闵彩琳。他恭贺了闵彩琳一番,又口中带刺地说闵俊植和闵彩琳就像亲生父女一样。闵彩琳一脸尴尬和受伤。她不明白为什么白道勋每次都强调她和闵俊植不是亲生父女这件事,总是将对秀雅的那份自责强加到自己的身上,仿佛是自己抢走了秀雅的父亲一样。两人不欢而散。

  时光回到闵秀雅失踪前,那个时候白道勋和闵秀雅是要好的玩伴。这天,秀雅拉着道勋非要玩捉迷藏,道勋显然拿可爱的秀雅没办法。他一脸无奈地将秀雅头发上的蝴蝶发夹夹好就背过身开始数数了。专心数数的道勋并不知道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秀雅,这个游戏也会成为他心中最大的梦魇。道勋再也没有找到秀雅,失踪的秀雅只留下了落在树后的蝴蝶发夹。

  监狱里,白道勋要求探视诱拐秀雅的犯人赵弼斗。赵弼斗又一次拒绝会面。这么多年,白道勋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闵秀雅,而寻找闵秀雅的关键性人物就是赵弼斗。赵弼斗一次次拒绝他的请求,他也没有放弃过放弃,仿佛在为自己赎罪一般。牢房里的赵弼斗翻出了20年前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闵秀雅被拐的新闻。原来当年赵弼斗阴差阳错下弄丢了闵秀雅。20年了,闵秀雅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赵弼斗发誓如果找到了她,一定会把闵秀雅同自己被监禁了20年的岁月一同咬碎。

  寺庙里,罗海琴和朴海兰一同为失踪多年的闵秀雅祈福。等红灯的时候,思念女儿过度的朴海兰透过车窗将别人的孩子看成了秀雅。她激动地让司机靠边停车,眼见小女孩走远了,她管不顾地下车追去。出现幻觉的朴海兰一把抱住了小女孩喜极而泣。不远处小女孩的妈妈冲过来要抱走自己的女儿,朴海兰以为又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女儿,抱着小女孩就逃出了人群。和女儿逛街的都贤淑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奋力追上朴海兰把孩子抢了回来,失去理智的朴海兰哭着让都贤淑把秀雅还给自己。此时,闵俊植和闵彩琳父女两正研究项目书。秘书惊慌失措的冲进来,原来永在化学的崔社长停止了对太平洋化妆品百货公司的原料供应。闵俊植大惊失色。。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仅剩的原料也只够公司撑过去一半订单。

  此时,文泰山带领一群人参观仓库,直言这里将堆满化妆品原料。文载尚一开始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原料,后来才明白父亲是想要进军化妆品行业。毕竟女性群体是最大的客户群。这边金室长从警局中保释了朴海兰并且向孩子的母亲道歉赔偿。都贤淑对有钱人的做派嗤之以鼻,拒不接受金室长给的钱,领着河金珠就走了。回到家的朴海兰向闵俊植哭诉对女儿的担忧之情。她多害怕那个领走秀雅的女人对秀雅不好或者将秀雅卖掉了。闵俊植安慰她往好处想,这样才会给他们的女儿带来好运。

  河妍珠给母亲看自己选好的婚礼场地。都贤淑觉得要选个好的婚礼场地,自己那么疼爱的妍珠要风风光光地出嫁才是,可妍珠想要为车恩赫省钱。母女两互相开起玩笑来。经过上次那场闹剧,朴海兰愈发地思念女儿。她走进秀雅的房间,抱着女儿的娃娃绝望地哭泣着。罗海琴看到朴海兰如此痛苦也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焦头烂额的闵俊植四处打电话求人帮助公司渡过难关,但奇怪的是都被拒绝了。闵彩琳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背后一定有阴谋。于是决定亲自找永在化学的崔社长谈判。她来到公司却被告知崔社长不在,无计可施的她正好遇上来取崔社长报销单的员工。闵彩琳故意拉她让报销单散落一地,帮她捡单子的时候顺便偷藏了几张。这才得知崔社长在KTV。闵彩琳假装成陪酒的女人来到崔社长的包间。当闵彩琳被识破后,她质问崔社长和其他在场的社长幕后黑手是谁。崔社长和其他人都避而不谈。正好会长给崔社长打电话,闵彩琳一把夺过手机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发誓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此时闵彩琳还不知道会长就是文泰山,她挂了电话后大闹了KTV,把社长们搞的狼狈不堪,仓皇而逃。追出来的闵彩琳抓住了急着上出租车的崔社长不停地质问他会长是谁,到最终还是让崔社长逃走了。

  退休的罗海琴也得知了公司目前的处境。文泰山为了一举两得,还让人堵住了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资金来源,并且故意让罗海琴知道只有他文泰文才能帮他们度过难关。没有选择的罗海琴亲自拜访文泰山,文泰山暗示罗海琴只有两家公司结成亲家才会出手相助。会意的罗海琴立即安排闵彩琳和文载尚见面。闵彩琳对文载尚没有丝毫好感。她起身想要离开,文载尚的随从司机车恩赫却堵住了她的去路。文载尚警告闵彩琳坐下。但闵彩琳执意要离开,于是文载尚将空盘子砸向了门边,盘子的碎片划伤了闵彩琳的脸。她吓得一时忘了反应,车恩赫将泰山集团象征儿媳的项链戴在了闵彩琳的脖子上。不忍心的他想要帮闵彩琳擦拭血迹,但闵彩琳冷冷地挥开了他的手。这时,从文载尚嘴里闵彩琳才得知自己的婚姻已经被安排好了。

  闵彩琳痛恨自己的人生被安排,更不想嫁给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她冲回家中,不管不顾地质问罗海琴,多年的积累的委屈彻底爆发,在闵彩琳的声声质问中,罗海琴一杯水泼在了她的脸上。不管闵彩琳愿不愿意,她一定要嫁给文载尚。这是她的福气。

  雷雨交加中,熟睡的河妍珠从噩梦中惊醒。原来她梦到了自己小时候被困在着火的房子里无助哭泣的场景。她怔怔地望着窗外,好久没有缓过神来。与此同时,罗海琴让金室长叫醒闵彩琳,最后问她到底嫁不嫁给文载尚。闵彩琳穿着睡衣坚定地说她绝对不嫁。下一秒罗海燕让四个男人进来,其中两个人架着闵彩琳往别墅外面走。大雨中,无助的闵彩琳拼命地挣扎着尖叫着,不远处的罗海琴冷漠地看着闵彩琳被拖走。罗海琴究竟要将闵彩琳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