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捉迷藏电视剧

  第21集

  密室的录音机突然响起文泰山的声音。原来文泰山早就预料到了一切,提前为闵彩琳录好了音,他让闵彩琳从保险箱中拿出了一张写着“似是而非”四个大字的纸,分明是讽刺闵彩琳是个假货。心慌意乱的闵彩琳立刻把纸揉成了一团。此时,车恩赫不停地给闵彩琳打电话。文载尚得意地走出来问他这么着急给谁打电话。车恩赫早就习惯了文载尚的阴阳怪气不予理会。文载尚又一次警告车恩赫不要让自己发现他和闵彩琳的关系。车恩赫离开后,文载尚打电话让人查出车恩赫和闵彩琳有染的明确证据公司里,文泰山一心让闵俊植立刻把投资金还给他。但是,以公司现在的状况怎么可能立刻还掉投资金呢?文泰山见猎物已经跳进了自己的陷阱,立刻提出把投资金转换成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股份。闵俊植不可置信地看着文泰山,这样一来公司不就等于被文泰山控制了。闵彩琳从密室出来用首饰从保姆口中套出了文载尚两个前妻的死亡真相。原来,她们都是被文泰山逼死的。自家的公司被别人占为己有,作为出嫁的女儿她们最终走投无路选择自杀。闵彩琳还从保险箱中翻出了前妻们的遗照还有一个空的相框。闵彩琳大骇之下迅速扔掉了相框,惊慌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文泰山走后,白道勋担心地告诉闵俊植如果按文泰山说的去做,公司的经营权迟早也会被转走,最终公司会沦为文泰山的所有物。他越想越不对劲,他始终觉得文泰山早有预谋,而且文泰山看上去早就知道了一切。文载尚在车上也问起父亲这么了解闵家的原因。原来,两家结亲前文泰山曾经让文载尚调查过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股份所有情况,发现罗海琴和朴海兰占据绝大部分的股份,而女婿闵俊植才占可怜的一点点股份。文泰山发现闵彩琳最为罗海琴口中最疼爱的孙女却不占一点股份,这不合常理,其中必有蹊跷。后来在两家的相见礼前,罗海琴将闵彩琳拉到无人的地方嘱咐她保守好自己是养女的秘密,话里话外地提醒闵彩琳她能有今天全是托了闵秀雅的福。这些话,恰好被不远处的文泰山听到了。联系先前的股份分配情况,他暗地里让服务员将闵彩琳一家用过的杯子收集起来做DNA鉴定。最后,发现真相的文泰山父子反而按兵不动,图谋更大的利益。文泰山心情愉悦地让车恩赫安排周末去打高尔夫。文载尚却跳出来说以后负责父亲的所有的活动。文泰山惊讶于儿子居然这么懂事了。回到公司的文载尚收到了私家侦探偷拍的车恩赫和闵彩琳私下见面的照片,气的牙痒痒,决定好好整治车恩赫。车恩赫正好来打算告诉文载尚会长的习性,他不懂文载尚为什么突然要求做会长的随行。正在气头上的文载尚为了让车恩赫难堪,让他给自己擦鞋。车恩赫忍住了怒火蹲下来给他擦鞋,文载尚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闵彩琳回到房间后惊魂未定,她觉得那张空着的相框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自己该怎么办啊。此时,河妍珠翻看着家庭相册,里面有两个妹妹从婴儿到成年的所有照片,偏偏没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都贤淑心虚地解释说是发洪水时丢掉了。河妍珠显然不信,都贤淑烦躁地离开了房间,她奇怪河妍珠的一反常态还问以前从来不会问的问题,惊疑赵弼斗是不是又来找河妍珠了。而这时,赵弼斗手脚被绑躺在在一个废弃的房间里,不管他怎么挣扎就是跳脱不了。闵家,罗海琴脑子里萦绕着赵弼斗说的话,责备自己居然对他的话信以为真。同时她还忧虑公司的事,金室长安慰她闵俊植会处理好的。罗海琴嫌弃极了,闵俊植在她心里真的无能到了极点。这时,金室长接到了白道勋的电话,告诉了罗海琴文会长想要撤资的事。罗海琴觉得太不像话了,于是亲自去找了文泰山。罗海琴兴师问罪地责备文泰山出尔反尔,强势地要求他收回自己的决定。见文泰山拒绝后,罗海琴高高在上地提起了曾经对文泰山的恩情。[我思故我在_1]文泰山油盐不进,他举起盆栽就砸在地上,让罗海琴有什么问题找自己的外孙女去。罗海琴吓得落荒而逃。文泰山在办公室里解气般地狂笑不止。在文泰山这里受气的罗海琴回家对着闵彩琳就是一通谩骂。闵彩琳告诉了罗海琴事情的真相,还希望自己可以离开文家。罗海琴却让闵彩琳继续待在那,即使那里是地狱,也要让会长回心转意。闵彩琳不敢相信罗海琴事到如今还这样无情地对自己。但罗海琴始终将秀雅的失踪怪在闵彩琳的头上,她让闵彩琳以赎罪的的心挺着。闵彩琳失望极了,她真的再也无忍受罗海琴的怪罪。她痛快地告诉罗海琴之所以她将所有的罪怪在自己身上,其实是为了逃避心中的罪恶感。即使秀雅活在地狱里也是拜罗海琴所赐!说完,闵彩琳摔门而走。罗海琴气的命令金室长在门口撒盐,这样闵彩琳这个晦气的东西就进不来了。闵彩琳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罗海琴的不可理喻和为人怨毒。闵彩琳和车恩赫又在老地方见面了。闵彩琳不知道自己该回到哪里去,哪里都没有她的家。她告诉车恩赫自己在保险箱里看见空着的相框了,这意味着自己也终归会像那些女人一样成为牺牲品。

  第22集

  文家,文泰山问起了闵彩琳的情况。文载尚一边瞟着车恩赫一边酸溜溜地说闵彩琳说不定在隐秘地和别人联系。他还问文泰山就这么相信车恩赫吗。文泰山自认这辈子就没看错过人。文载尚不高兴地走了,偏偏文泰山就是看不出车恩赫的真实面目。这时,闵彩琳回来了。文泰山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能厚着脸皮回来,但闵彩琳以自己现在还是文载尚妻子的身份执意留下来,文泰山无话可说。文载尚回到房间后,看到闵彩琳若无其事地坐在化妆镜前梳头,讽刺她真是心大,还告诉闵彩琳说不定求求人就能度过一劫。闵彩琳冷冷地对文载尚说自己起码不会求他救自己一命。文载尚本来心中就认定闵彩琳是为了车恩赫留下的,现在闵彩琳对自己又那么不屑一顾。恼羞成怒的他把闵彩琳推到床上,想要强行履行夫妻义务,拼命挣扎的闵彩琳狠狠地咬了他的手,文载尚疼的跳下来床。闵彩琳警告文载尚再碰自己一下立刻报警。摔门而出的闵彩琳和站在不远处的车恩赫默默对视,两个人不需言语就能让彼此安心。打开房门的文载尚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更加怒意横冲。车恩赫回到家中搜集着能证明文载尚贪污公款的资料,他转头看着赵弼斗睡过的床,不知道赵弼斗到底去了何处。此时,精疲力尽的赵弼斗躺在地上仍不死心地挣扎着。突然,他看到了椅子上的空酒瓶,费劲了力气才砸碎了酒瓶,试图用碎片划破绳子。文泰山心急地问闵俊植有没有决定好转换股份。闵俊植委婉地告诉文泰山股份转换需要层层手续,还要征询理事会的意见,不是立刻就能决定的。文泰山见暂时说服不了闵俊植,打算先从闵彩琳下手。餐桌上,文泰山故意让闵彩琳难堪,让她和佣人一起看着自己吃饭。闵彩琳忍耐下来,顺从地答应了。文泰山还跟佣人们说自己家里有个假货,让她们寻找,谁找到了就有奖励。闵彩琳默不作声,文泰山让她转告闵俊植拖时间也是白费,公司始终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闵家,闵俊植如实向岳母汇报公司近况。罗海琴却一直抱怨闵俊植和闵彩琳这样的外人都不是值得相信的人,所以公司才会变成现在这样。闵俊植请求罗海琴积点口德,秀雅如果知道自己的外婆是这样的样子会不会很害怕。罗海琴见自己第二次被顶撞气的不行,决定自己想办法。罗海琴的电话给文泰山打算登门拜访亲自道歉。文家,来访的罗海琴对保姆异常礼貌,试图塑造自己和蔼可亲的形象。见到闵彩琳后,她第一次对闵彩琳放缓了语气,要求她和自己一起诚心诚意地请求文泰山的原谅,这样公司还有转圜的机会,闵彩琳为了公司同意了。文泰山的房间里,闵彩琳听从了罗海琴的话真诚地为自己欺骗文泰山的事道歉,还告诉他自己是从孤儿院被领养回来。车恩赫在外面默默地听着。令人惊讶的是,罗海琴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闵彩琳身上,将她说成了爱慕虚荣的女人,为了当泰山集团的女主人不择手段,彻底撇清了自己跟这件事的关系。闵彩琳僵着脸一言不发。她早想到罗海琴怎么可能对自己和颜悦色呢?文泰山假意答应罗海琴考虑撤资的事,罗海琴感恩戴德。门外的车恩赫对罗海琴的行为嗤之以鼻。愤怒的闵彩琳拦住了要乘车离开的罗海琴,质问她凭什么把责任推给自己,而且她真的就天真地相信文泰山说的话吗。罗海琴对闵彩琳不屑一顾,还讽刺她根本不是真心为公司着想。闵彩琳让罗海琴等着瞧,总有一天罗海琴会铺满鲜花欢迎她回去。车恩赫走上来问她还好吗,闵彩琳要求和王素拉见一面。都贤淑为了不让河妍珠起疑心,决定偷偷把相册烧掉。突然出现的河妍珠拿走母亲手里的相册告诉都贤淑别这样,自己都知道。都贤淑吓坏了以为河妍珠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时,河妍珠说自己想起了都贤淑曾经想要扔掉自己的事。都贤淑连忙承认,河妍珠安慰母亲自己理解她就走了。都贤淑害怕极了,因为河妍珠不应该想起这件事。河妍珠来到了闵家,朴海兰今天要和她一起去画廊参观。朴海兰让河妍珠坐着等自己一会就回房准备了。罗海琴和金室长正好回家,忙着打电话的罗海琴没有注意到坐在秋千上的河妍珠,金室长却震惊地发现河妍珠在哼唱着朴海兰教给闵秀雅的儿歌。闵彩琳和车恩赫坐在车里看着文载尚安排在门口徘徊的保镖。只要王素拉一出楼,这些人就会把王素拉带到别的地方。想要离开的王素拉也注意到了楼下的保镖,但是她不会坐以待毙的。这时,失去耐心的文泰山给了闵俊植最后期限,让他一周内做出最终决定。闵俊植声称自己正在筹集股份并转让。文泰山连忙叫来文载尚,告诉他近期要召开社长大会。文泰山决定把合并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功劳都归在儿子身上,并在大会上宣布泰山集团下一任会长是文载尚。狂喜的文载尚控制不住地遐想起当上会长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