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风在吹电视剧

韩剧风在吹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道勋秀珍因结婚生子心生矛盾 秀珍提出离婚并逼迫道勋要外遇

  春暖花开,权道勋和李秀珍开车来到郊外写生画画,路过一处荒草丛生的旧房子,两人都觉得景色很不错,于是李秀珍决定取景画画,秀珍表示很喜欢这样带有院子的房屋,道勋调侃秀珍说她原先喜欢的是楼梯房子,二人本就是夫妻,彼此十分恩爱,能相互理解和关心对方,很快李秀珍就把画画好了,道勋夸秀珍的画画的非常棒。

  一天,秀珍在商场因为肚子痛打电话要道勋开车来接她,道勋因为在商场路口不能停车,只得把车开走,于是要秀珍自己找厕所方便,并且直接挂掉了电话,秀珍十分气愤,和好朋友谈到这事,他觉得道勋现在变了,以前他对自己非常关心和体贴,就算自己不小心腿擦破了皮都会不顾一切的照顾自己,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为此她感到很委屈。

  道勋直到回到家才想起给秀珍打电话,秀珍以为他会向自己道歉,却没想到道勋却只是问她鱿鱼干放在哪,秀珍本就还在生他的气不想接他电话,干脆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秀珍很晚才回到家,看见道勋睡在客厅沙发上,很生气的劝他回房间睡,却被道勋拒绝,道勋觉得在家躺在哪哪里就是床,其实他是因为秀珍这么晚回家感到到不满。

  第二天一早两人吃早餐,秀珍又问起道勋晚上是否很晚才回家,道勋却责怪秀珍明知故问,秀珍因为肚子痛以为又到生理期了,结果用验孕棒才知道是自己怀孕了。

  秀珍在家总是靠道勋照顾,以至于现在饭也不会做,秀珍在家不小心弄掉了东西,想拿吸尘器打扫,却发现怎么也打扫不干净,道勋责怪她不知道清理吸尘器,这么简单的家务也不会做

  ,两个原先彼此相爱的人现在也不得不因为生活中的问题而产生分歧和裂痕。

  于是预约到妇科医院检查,道勋在公司开会,电话突然响起一看是妇科医院发来的信息,才知道秀珍要去妇科检查,而自己出门时错把秀珍的手机当作自己的手机带走了,道勋立刻打电话要秀珍来公司交换手机,秀珍则责怪道勋老年痴呆没有记性,道勋却质问她为什么要去妇科检查,秀珍为了隐瞒自己怀孕故意说是定期检查而已,道勋不相信,因为她上个月才做了检查。

  道勋悄悄跟着秀珍来到医院,看到自己丈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秀珍感到十分惊讶,

  医生告知检查结果,秀珍是着床性流产,可能是最近心里压力太大引起的,叮嘱道勋要多多照顾妻子,得知秀珍居然已经怀孕流产,道勋非常生气,责怪秀珍没把他这个做丈夫的放在心里,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自己。

  秀珍却指责道勋,说他根本就没给他机会说,每天不是工作就是陪同事喝酒,就连休息日也要忙着去钓鱼登山,没多余的时间陪自己,二人音语不和就在车上吵了起来,秀珍十分生气,提出要离婚,最后干脆把车停在路边后要求道勋下车,道勋不想再和妻子争吵下去,只得提包下了车,道勋心里非常气愤和苦恼,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每天为了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变成这样。

  独自一人开车回家的秀珍看到路边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开心的玩耍一家人开心快乐的不得了,她开始感慨自己,自己其实也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和一个温馨幸福的家,自己今天这样做真的开心吗?

  道勋一个人来到姐夫家的寿司店喝酒,姐姐劝他向秀珍好好道歉认个错,还给秀珍做她喜欢吃的哇鱼寿司让他带回去,作为丈夫的道勋其实一直承受着很大的生活压力,他怕有了孩子以后养育孩子的成本更大,他为自己现在的囧态而苦恼。

  喝醉酒的道勋很晚才回家,听到老公回家,为了气道勋,秀珍故意躲进卧室假装睡觉,

  道勋知道秀珍在故意躲着自己,他醉醺醺的去叫秀珍还要给她吃带回来的哇鱼寿司,但是秀珍的房门已经反锁,道勋故意假装说要到隔壁家睡,其实是去上了洗手间,秀珍怕他真的醉酒去隔壁邻居家,急匆匆的跑下楼去找人,结果啥也没有,正要开门回家,却发现道勋还在家,但是已经把门给反锁了,秀珍拼命叫道勋,他也不开门,还逼着秀珍承诺今天的事是她错了,秀珍迫不得已只能口头表示自己错了。

  正好寿司店来电话告知道勋他带错东西了,袋子里的不是寿司,道勋连忙拿出盒子打开才发现自己带的竟然是一盒餐具,这其实是他的啊玆海默症又严重了,自己光顾着聊电话,全然不顾门外秀珍的呼喊,秀珍本就因为流产身体还没恢复,在屋外一受凉肚子就开始痛起来了,不得已只好找自己的闺蜜艺琳求助。

  艺琳替秀珍担心,劝她不要心软,先离开他,如果道勋不当面道歉就不要原谅他,她支持秀珍,她觉得道勋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

  道勋知道秀珍住院后,急忙赶来看妻子,可是秀珍已经出院了,她独自一人回了江陵家,秀珍妈劝她和道勋和好,秀珍妈觉得只要她们有了孩子,道勋自然就会改变,就这样没有就原谅道勋?秀珍感到既苦恼又彷徨,她不想就这样回去。

  秀珍打开手机,里面都是自己和道勋的点点滴滴,她回忆起和道勋第一次在餐厅过生日时,面对蛋糕许愿,自己要给道勋生一个孩子,道勋和她说过为了她们以后更好的未来生孩子的事情需推迟。

  秀珍母亲觉得是自己的错要自己向道勋认错,对于女儿这样的做法,秀珍妈十分不赞成,夫妻之间吵架都是感情越吵越深,她劝女儿尽早回去,还非常直接的要催女儿走。

  道勋给秀珍发信息约她相聚今晚的结婚纪念日,姐姐也亲自来电话提醒她今天的重要日子。秀珍为了道勋特意到商场挑选了送给道勋的生日礼物,却在商场碰到了以前的好朋友布莱恩,布莱恩特别邀请秀珍来参观自己公司的办公室。

  秀珍来到预约地点,只看到餐厅包间一角,以为是道勋在等她,结果进去之后才发现是妹妹秀妍的结婚纪念日晚宴,在场的除了道勋还有其他人以及主持过她们婚礼张教授,看到秀珍手里还提着袋子,大家都以为是秀珍特意要送给张教授的礼物,看着自己准备的礼物被现场拆开,秀珍感到十分尴尬,因为她挑选的是一款最新的电动剃须刀,而张教授是喜欢留胡子的。

  宴会结束之后,大家相约要去歌厅唱歌,道勋想借口推迟,他知道秀珍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但还是来了,一到歌厅最兴奋活跃的却是道勋,妹妹秀妍早就看出了事情原委,今天嫂子这副打扮肯定是嫂子的结婚纪念日,秀妍为哥哥今天的行为表示生气,最后还是秀珍把喝醉酒的道勋扶回了家。

  第二天,秀珍和道勋商量要生个孩子的事,道勋不想因为孩子而打乱她们现在的生活

  不同意要孩子,两个人意见不一,不欢而散,道勋继续忙于他的工作,但是脑袋里全都是妻子秀珍之前的音容笑貌,生活的压力已经让他身心疲惫。

  秀珍只能找布莱恩倾述自己的心事,莱恩公司的孙艺霖其实一直暗恋着布莱恩,看到秀珍和老板在办公室聊天后立刻闯进来,却被布莱恩赶了出去。

  下班后秀珍只能自己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一直到深夜,道勋和两个人才不约而同的回家,在小区楼下两个孤单疲惫的人还是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他们不想彼此分离,但是又无法理解彼此的立场和问题。

  早餐时,秀珍还是和道勋说起要孩子的事,道勋表示自己已经去医院做了结扎,她们生不了孩子了,秀珍听后十分生气,直接泼了道勋一脸茶水便指责他是自私的流氓,直接拿出了离婚协议书,道勋不想离婚直接撕毁,但是他没想到秀珍竟然会拿外遇逼迫他。

第2集

  秀珍告知道勋自己会在poulette搞外遇,实际上是在和当律师的高中同学谈打离婚官司的事,道勋得知秀珍所在地址后立刻打车过来却看到秀珍已经上车离开,他急忙打车紧追过去,眼看着秀珍挽着他人的手进了小区电梯,道勋却被物业保安拦在大门外,其实秀珍是为了气道勋故意做给他看的,她在进入电梯后就去了好朋友美京的家里,还留意着楼下等她的道勋。没有等到秀珍的道勋只能失落的离开,在茫茫大街上却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道勋开始怀疑自己得了阿兹海默症,到医院检查,面对医生的提问,道勋虽然回答有序,但是却记错了自己的年龄,为了对抗自己的遗忘症,他一直在背家人和同事的姓名和电话以及地铁站路线。在医院接到前妻金希恩的电话,便在医院的病房里看到了病重的父亲,原来这次继母金希恩找他不是为了父亲的病情找他,而是为了遗产的继承问题,希恩怀疑道勋在这个时候选择和秀珍闹离婚就是为了遗产,道勋当面表示自己对遗产不感兴趣,希恩不相信他,要求道勋把离婚的事情推迟,还拿他患病的事情作威胁,道勋怕妻子秀珍知道自己患病后不会和自己离婚。秀珍决定搬出去住,和道勋住在一起只会让两个人都不自在,她表示不管道勋提出什么样的离婚要求她都会满足,道勋怕自己得病的事情被秀珍知道,只能表明还不同意离婚,美京却认为道勋之所以不赞同离婚是想争取离婚后的婚姻财产,秀珍不太相信,她觉得道勋不是好友口中说的那样的人。道勋因为妻子闹离婚,心情不好找项书喝酒,姐姐秀妍听到到到秀珍要和道勋离婚感到很惊讶,便立刻联系妹妹想当面把事情问清楚。得知秀珍和道勋要离婚的事情,秀妍夫妇都在好言相劝,秀妍以为妹妹秀珍真的出轨,当面劝说却被秀珍断然回绝,秀妍一生气并决定不再插手他们俩的私事,亦然开车离开。秀珍见姐姐真的生气便打电话告知她离婚的事是自己故意欺骗的道勋,却没想到她们的通话记录被车上的黑匣子全部录了下来,而这些却被崔项书不小心看到,得知秀妍居然和秀珍一起欺骗自己的好哥们后,项书便责怪起秀妍来,面对老公的指责,秀妍也十分惭愧。于此同时,秀珍找道勋当面签离婚协议,道勋很爽快的在协议书上盖上了自己的签章,秀珍却发现签章上刻的居然是做得真棒,秀珍很生气,其实道勋早已经看出秀珍并不是真的出轨,之前只不过是在他面前演的戏,道勋叫秀珍不要花费其他心思,这个婚他迟早会离。没有办法的秀珍只得找姐姐和闺蜜出谋划策,秀妍劝秀珍先回家,秀珍不甘心,她决定开启她的下一步计划,她毅然决然辞掉了自己的工作。这边,布莱恩的特效公司接了一个帮导演演枪匪尸体的业务,现场因为找不到其他人员出镜,布莱恩决定自己出演,作为助理的孙艺霖感到很惊讶,但是看到布莱恩为了工作这么上心,她感到很开心,但是布莱恩对于工作的认真态度却让艺霖很灰心,为此布莱恩还当众批评了艺霖,这让艺霖很是伤心。美京建议秀珍先和道勋分居,因为法律规定夫妻分居五年就有权利申诉离婚,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期限要一年时间,秀珍感慨六年后自己都老了,她不赞同这个方案。为了和道勋离婚,秀珍决定假扮摩登女去诱惑自己的丈夫出轨拿到他出轨的证据,金希恩当面要求道勋以主丧人的名义出席他父亲的赞礼恰巧被一边的秀珍看见,秀珍问他女人的身份,道勋却有意隐瞒。随后,秀珍要布莱恩教自己特效化妆,改变自己的容貌,布莱恩死活不同意,秀珍就拿他和金淑情的私情作威胁,原来秀珍的弟弟秀哲一直喜欢着淑情,而布莱恩最怕的就是秀哲,因为秀哲是练散打的。迫不得已布莱恩只得答应秀珍教她。为了让艺霖教秀珍做特效化妆,布莱恩以做她男朋友为由博取了艺霖的信任,他知道艺霖一直对自己有爱慕之心,艺霖终于赢得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开心地向全公司宣布,还表示要请客吃饭。特效化妆术可以帮秀珍改变容貌但却改变不了她气质和形体,为此,她每天都刻苦的训练步伐和姿态,为了吸引道勋的注意,秀珍还假扮成车友静出现在道勋和项书祷告的教堂。项书不知道车友静就是秀珍,还有意向她示好。为了知道丈夫的行踪,秀珍又搬回了家住,道勋一出门上班她就把自己化妆成车友静,不巧,道勋出门时忘记带一份重要的文件,半路开车回家,差点被老公发现自己化完妆的容貌,秀珍贴了面膜躲在被子里,道勋却看到了她化妆台上那个特效化妆的工具箱,但却没有多问。为了给道勋和车友静创造偶遇的机会,秀珍有意叫道勋去干洗店取衣服,自己便化妆成车友静等候在干洗店门口,待道勋一出现便与他在干洗店门口假装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