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月之酒店电视剧

月之酒店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张满月经营圆月客栈 具灿星无奈回归赴约

  枯草遍野,哀风怒号。 杀手张满月压着灵车走在荒郊野外,后面是不断追杀过来的兵勇,面容冷峻,气质凌冽的她举起滴血的长剑,干净利落的解决了那些追兵,刀,已经被鲜血浸泡的通身鲜红。一个孤零零的露天酒馆赫然出现在眼前,张满月叫了酒水一饮而尽,正准备起身之际,老态龙钟的老板却喋喋不休的与她拉起话来,张满月不禁怒从心起,她冷酷的说,酒难喝话还多,老板这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婆婆非但不恼,反而更加热情的与她攀谈起来,并且预测她车上载着的棺木里,一定装了不少鬼魂,问她知道不知道圆月客栈。张满月大吃一惊,她此行就是要寻找那个叫做圆月客栈的地方,她让老婆婆为自己指点迷津,老婆婆说,前面不远即到,只不过圆月客栈只留阴间鬼魂,不度人类,莫非张满月已经不是人类了吗?张满月并不答话,一直往前行进。老婆婆在她身后叹了一口气,说既然这样,她杀人太多,阴气过重,还是在圆月客栈一直呆着比较合适。然后她拉起张满月留下的那辆灵车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张满月朝着元月的方向走去,忽然觉得有人偷袭自己,杀手的警觉让她迅速做出反应,反手将长剑刺了过去,听见刺啦的一声,她回头望去,发现自己的剑刺进了一颗老树身上,她使出浑身力气也没有拔出来,就在这时,满树的枝丫忽然漫天飞舞,在她眼前竟然快速的搭建成一座木质的楼阁,牌匾上赫然写着“圆月客栈”。张满月明白,这里,就是以后余生自己赖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了。于是,在以后的每一个圆月之夜,这间客栈便开门营业,而且,只接待死人和鬼魂。客栈的主人就是张满月社长。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时间来到了1998年,童年的具灿星和爸爸一起走在河边,今天是小灿星的生日,可是生活困顿的父亲没有能力给儿子一个像样的生日礼物,他问儿子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小灿星说想要花,并且懂事的告诉爸爸可以不用钱买,摘一朵就可以。河边,警察正在打捞落水的同事,远处的水面上一个女鬼无声的走出了水面。小灿星的爸爸因为偷了别人的包裹而慌不择路的逃跑,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致使头部受伤,右腿骨折,整个人都昏迷了过去。昏昏沉沉间,他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酒店门口,他想进去躲一躲。一个满身是水的女鬼赤脚从他面前走过,径直进了酒店的大门,于是他也紧随其后进了酒店。酒店前台正领着前面进来的那个落水的女鬼登记房间,根本没有注意溜进来了的灿星爸爸。

  灿星爸爸走走看看,东张西望,在这里他看到了花瓶上缠绕着的金灿灿的装饰蛇,他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不禁说了一句给自己该多好。张满月社长走到花瓶跟前,发现那条金蛇不见了,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进小偷了。灿星爸爸不知死活的瞎转悠,他来到了后院那颗千年古树跟前,发现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却孤零零的开着两朵兰花,他心里一喜,决定摘下来拿回家给儿子做生日礼物。于是他踮起脚尖弹跳着拽下了那两朵花,不料被人飞起一脚踹倒在地,张满月用恨天高的鞋底踩住他,问他偷了什么,灿星爸爸急忙辩解自己什么都没偷,只是摘了两朵花给儿子做礼物。张满月踩了踩他的胸前,一条金灿灿的蛇吐着芯子爬了出来,把灿星爸爸吓了个半死。张满月说这就是他偷东西的证据,说着就要结束他的性命,因为这个酒店不会接纳活人,进来的必须是死人。灿星爸爸急忙求饶,说自己孩子还小,如果自己死了,孩子就成了孤儿,恳求张满月放自己一条生路。张满月于是要求他与自己定下20年之约,到时候要把儿子交给自己,灿星爸爸为了活命迫于无奈,就答应了这个条件。于是,张满月在他头顶轻轻一拍,人就不见了。

  医院里,灿星爸爸悠悠转醒,看见儿子站在一旁哭的泪流满面,才发现自己正在医院被医生抢救。出院后,他带着儿子来到那家酒店门口,发现门牌上写着“德鲁纳酒店”,他对小灿星说一定要远离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留在他脑海了的印象太恐怖了。这时,张满月社长让管家开车载自己路过小灿星,她摇下车窗,对着灿星迷人的笑了笑,便让管家开车走了,她对管家说以后每个生日都要给灿星送花,省的他们忘了约定,就送月见草花。

  张满月在和来酒店住宿的落水女鬼谈话,女鬼是警局的卧底,因身份暴露被杀而死于非命,她追踪的那个人因为位高权重,无法用人间的法律来惩罚,她要求张满月帮助自己抓到他,并用一颗子弹做为酬劳。张满月欣然笑纳。 横川市的政府礼堂里,创新发展领军人物表彰会正在热烈召开,市长朴奎浩意气风发的为商人金东焕颁发奖状。忽然张满月肩扛长枪,身着华服直接登堂入室来到礼堂,市长朴奎浩惊慌失措的大喊快让人截住她,可是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得到张满月,别人都为他荒诞不羁的行为感到奇怪,张满月瞄准他开枪,他应声倒地,却发现自己并未中弹,但是他的怪异表现令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张满月诡异的对着他一笑,从容不迫的转身走出了礼堂。市长朴奎浩又看到了被他处死的李警官满眼乌青的朝自己走过来,他惊慌失措的抓住一个手下,主动说是他下令杀死了李警官,这下舆论一片哗然。张满月把李警官安排在朴市长身边,让他无时不刻的看到她,这样就把市长囚禁在一个看不见的牢笼里,让他饱受折磨,直到李警官把他折磨够了为之。

  二十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当年的小灿星已经长成玉树临风的年轻人,这么多年他牢记父亲的教诲,一直躲在海外不敢回来,但是年年都能收到那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月见草。2019年,时隔那个约定21年,比约定的时间还要多上一年,具灿星以为已经没有人会惦记自己了,于是他回国准备发展自己的事业,生日这天他又收到了那份执着的生日礼物月见草,并且还有一份工作聘任书,他被聘任到德鲁纳大酒店工作。具灿星一下子慌乱起来,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个酒店,他决定离开首尔,他把那盆花扔进垃圾箱,匆忙坐上地铁,但是地铁车箱里竟然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冷艳女子安静的坐在门口,手里就是那盆他丢掉的月见草。她邀请具灿星去德鲁纳酒店上班,具灿星抗拒说不去,女子站起来在他身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然后径直到站下车了。具灿星不知道她究竟对自己使了什么魔法,他心里只有恐惧,于是他再一次想到了逃跑,他回到朋友那里匆忙收拾了行李离开。

  出来打车的时候,一个带着墨镜的女士和自己抢车,他上前理论,不料女士取下眼镜,两眼血窟窿,面目极其可怕,并且具灿星逃到哪里,女鬼都会跟到哪里。这时,张满月再次出现,她说让具灿星看到鬼,就是自己送给他的礼物,具灿星恐怖的大叫,张满月却要带他去吃东西,说一家包子很好吃,去晚了打烊吃不到,具灿星要负责的,被恐惧包围的具灿星只得跟着张满月前去吃包子。此时,那个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前市长朴奎浩,已经沦落为乞丐了,他正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忽然隔着饭店的橱窗发现了张满月,他知道如今自己落到这步田地,都是拜她所赐,于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决定杀了张满月,这时恰好张满月命令具灿星去为自己买饮料。朴奎浩用尽力气把一根废旧的钢钎插进张满月的心口,然后自己迅速的跑远了,具灿星回来看到这一情景大吃一惊,张满月对他说,这是他逃跑的机会,自己不会再为难他。具灿星很快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却拉了一个板车回来,他要送张满月去医院救治,张满月忽然笑出声来,她告诉具灿星,他已经丧失了逃跑的机会了,自己不会再放他走了。然后,她拔出扎在自己胸前的钢钎奋力向前方掷去,不偏不倚的刺中了朴奎浩,他瞬间倒地化成了泥土,这一切把具灿星看的目瞪口呆,张满月又说,如果他再逃走,就会杀了他。

月之酒店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具灿星逐渐理解张满月 卢经理阳时已到坦然离世

  具灿星看到张满月在自己面前杀死了那个穷困潦倒的拾荒老人,感觉她过于残忍,急忙跑到老人身旁查看,只见那支钢钎却被插在一堆垃圾上,他有些莫名其妙,忽然垃圾堆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脚,他吓得大叫一声,赶忙拔脚就跑,结果鞋子被丢在那里,张满月告诉他鞋就不要穿了,再去买新的,具灿星以为那只鞋子有危险,便丢弃一边跟着她去商店,张满月为他挑了几双鞋他都不满意,还想要自己那双颜色的,张满月说就因为那双鞋子颜色难看,才让他丢弃的。具灿星气愤的说,那双鞋子是自己刚买的新的,就因为她不喜欢而扔掉了。张满月并不接他的话,只是埋怨,都是因为给他挑鞋,耽误了自己选鞋,结果商店打烊了,空留遗憾。然后她又说这就像人生,活着的时候没有完成心愿,死去的时候心存遗憾,还徘徊在人世不愿离去,她的德鲁纳酒店就是收治这些鬼魂,给予他们最后的关怀。具灿星听了心有所动,分别的时候他问,张满月究竟是人是鬼,张满月却没有回答他,只是再三强调要他去德鲁纳上班,具灿星非常坚定的拒绝了。

  张满月回到酒店,卢经理已经为她准备好了香槟,她放松的品了一口,就警觉的放下杯子,重新收拾了一下走出酒店,她对服务生说,来客人了,还是一个特别的客人。服务生赶紧跟她一起来到酒店门口,却听见远远一声虎啸,接着一只庞然大物——东北虎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在酒店门口徘徊了少许,就摇摇尾巴走开了。张满月批评服务生说都是他没有尽心招呼,客人才离开的,服务生辩解自己从来没有服务过老虎客人。张满月说它这样在外面游荡,是很危险的。

  具灿星回到朋友家里,那个没有眼睛的女鬼也如影随形的跟到家里,具灿星心内恐慌不敢正视她,连朋友和自己打招呼也显得神情恍惚,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崩溃了。第二天他根据聘书上的地址找到德鲁纳酒店,服务生看到他后,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并且叫他总经理,他急忙纠正自己只是过来见社长谈事情的。他被带到社长的客厅,卢经理过来问候他,看他怀疑的眼光,卢经理主动说,自己和他一样是人,是德鲁纳酒店唯一一个人,并且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了。

  见到张满月,具灿星拿出一个存折,说当年她付给自己父亲的抚养费,他愿意加上利息奉还,从此自己与她不再有任何关系,张满月说既然他有这心,那自己就收下了,不知道具灿星什么时候来上班,具灿星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五星级酒店的工作,不会来上班的,说完就起身离开,在走廊里电梯里,他不断的看到各色各样的鬼魂,吓的他魂飞魄散。他恼怒的返回来质问张满月,既然钱已经还给了她,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眼睛恢复原样,张满月说这是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和钱没有关系,现在自己要出去办事,他要出去可以一起。具灿星只得跟着她,想着先出去再说。

  到了车库,只见车库里停满了各色豪华轿车,张满月把钥匙扔给了具灿星,具灿星说张满月这些车肯定都是通过恐吓讹诈得来的,因为张满月的酒店就像是鬼魂在那里跳大神,张满月纠正他,是治愈,最后的治愈,当然要付费的。她带具灿星来到展厅,看到那只已经被做成标本的东北虎,正在被人参观。这只虎是具灿星目前就职的那家酒店的会长,当年去朝鲜访问时,作为礼物带回来的,同时还有一张朝鲜知名画家所做的价值亿计的长白山风景画。这只虎被带回来后,拒绝交配,孤独而死,而躯体又被做成标本供人参观,所以内心的积怨很重,它的魂魄常常四处游荡,最爱去的地方就是会长的家,因为那幅画就挂在会长家里的墙壁上。而会长从此以后就一直抱病在身,夜里常常梦见那只猛虎向自己扑来。

  张满月带着具灿星来到会长家里,发现了那副长白山风景画。随后她要具灿星向会长提出帮他治病,费用就是那副长白山风景画,具灿星以为张满月又要借机敛财,坚决不答应。张满月怒而起身离开。具灿星接到会长电话赶到他家里,会长已经精神大增,他告诉具灿星,和他一起来的那位女士说服自己把那幅画送给了展览馆,自己就再也没有做过关于猛虎的噩梦了。原来张满月把那幅画挂在猛虎标本展厅里,她召唤着猛虎的灵魂让它回归长白山自己的生长地,东北虎的魂魄有了归宿后,就不再四处游荡了。具灿星发现自己误解了张满月,于是给她发信息说对不起。

  卢经理来找具灿星,和他攀谈关于德鲁纳酒店的一切,他说自己并不是像具灿星理解的那样是被张满月囚禁在那里的,在那里工作三十年是自己自愿的,在那里可以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是很有趣的。另外阳间通往阴间的是一条纳川河,不愿意离世的人到德鲁纳酒店盘桓一阵,满足了最后的愿望就会心满意足的乘坐黄泉大巴离开,如果阳间身份高贵,是个好人,就可以乘坐更高级的交通工具离开。自己将不久于世,希望具灿星尽快去接替自己。朋友出来看到具灿星一个人坐在那里说话,感觉很奇怪,他问具灿星是怎么回事,具灿星这才发现,对面的卢经理已经不见了。

  卢经理回到酒店,这一次他是以客人的身份进来的,他来到后院那棵大树下,见到张满月,张满月问这棵树既不长叶也不开花,是不是已经死了,卢经理告诉她,这棵树是社长的象征,社长是不死之身。自己来的时候她是妹妹,然后是女儿,最后是孙女,他们之间已经是亲人了,好在已经有人接替自己照顾她,自己也放心了。张满月不禁流出眼泪来。时间到了,同事们都虔诚的恭送卢经理坐着小车向阴间走去。具灿星对一直不离他左右的女鬼说,可以带她去一个地方,坐在出租车上,他鼓励女鬼尝试着取下眼镜,放下该放下的一切,出租车司机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感觉很不可思议。到了德鲁纳酒店,女鬼终于摘下了眼镜,眼睛也恢复如初了。具灿星办完这件事,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上班的时候,具灿星被一个怨鬼追杀,走投无路时,张满月出手制服了怨鬼,具灿星一见张满月,一下子放松下来,不觉昏了过去,张满月只得把他带到了德鲁纳酒店。

月之酒店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