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伟大的Show电视剧

韩剧伟大的Show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魏大韩竞选失败 郑秀妍再见初恋

  韩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作为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的两人,魏大韩和姜京勋的斗争也愈发激烈。如果没有意外,总统将会在这两个人中间产生。魏大韩为了能够竞选成功,每天都很忙碌,忙着演讲宣传拉票。

  魏大韩的辅佐官高峰周告诉魏大韩最近的舆论调查他还是落后百分之一,魏大韩为了鼓舞自己支持者的士气,撒慌告诉他们自己领先了姜京勋百分之一,果然他的支持者们士气大增。高峰周不理解魏大韩为何这么做,魏大韩告诉高峰周说士气决定一切,有了士气才能赢。高峰周不认可,他说他只相信数据,只有数据不会骗人。

  魏大韩紧张的问高峰周他算的数据结论是什么,高峰周故意卖关子,看到魏大韩的脸逐渐严肃,才笑着逗他说根据数据他会赢得最后的大选。魏大韩激动地抱着高峰周的头摇晃。

  魏大韩正在高兴,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他叫自己代表,瞬间明白魏大韩身边有其他人,不方便说话,她提醒魏大韩不要忘了赢得大选后要和自己结婚的约定。魏大韩表示一定会遵守约定,因为他向来最看重约定了。

  两人正在聊着,李记者的电话打了进来,魏大韩匆忙挂了美女的电话,电话那边李记者的消息让魏大韩的笑容消失,表情逐渐凝固。高峰周疑惑发生了什么,魏大韩只是轻声回答,“他去世了。”

  原来魏大韩的父亲过世了,在过世之前,他一直都独自居住在考试院里,因为父亲去世的事情,魏大韩被记者团团围住,甚至有记者向他责难认为他不管父亲,有违人伦。

  魏大韩之所以和父亲如此生疏,多年来不曾详见,都要追溯到他小时候。魏大韩的父亲婚内出轨,被魏大韩母亲抓到,魏大韩母亲为了让父亲回心转意,带着魏大韩去捉奸,以为魏大韩的父亲会因为在孩子面前丢了面子,而不再和小三联系。谁知竟促使魏大韩的父亲下定决心和魏大韩的母亲离婚。

  魏大韩的父亲不顾魏大韩的心情,让他在父母之间选择一个一起生活,而另一个则再也不能相见。这对于只有八岁的魏大韩来说,实在是太难,也太残忍,幼小的魏大韩只能靠游戏的方式点豆豆选择了妈妈。父亲果然离开了这个家,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魏大韩泪如雨下,悲伤不已,可是父亲却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从那天起,父亲果然再也没有出现在他和妈妈的生活中。

  魏大韩对父亲心有怨恨,他不愿意参加父亲的丧礼,可是继母却让他当丧主,理由是魏大韩是父亲唯一的儿子,魏大韩虽然心里不甘愿,但是因为选举在前,不得不考虑大众的视线,不得已只能留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魏大韩不理父亲的视频被竞争对手姜京勋放了出来,魏大韩因为这件事上了热搜第一。魏大韩气急,在车里咒骂自己的父亲是人渣,不养自己,不关心自己,现在他死了,人们反而来责怪他!

  高峰周让他先稳定情绪,好好应对回答。姜京勋来吊唁,魏大韩看到他,回忆起自己为何会参选的事情。因为魏大韩考试成绩超过了姜京勋的儿子姜俊豪,姜京勋就让人把魏大韩妈妈从干了八年的饭馆里赶出去,魏大韩去求姜京勋,给他保证自己不会再超过姜俊豪,他跪下求姜京勋放过他们,姜京勋松口,威胁魏大韩记住自己的位置,魏大韩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清除这些败类。

  魏大韩心中不愿,但是还是迎上姜京勋,感谢他来,两人虚与委蛇,合影留念。姜京勋演讲讽刺魏大韩是人枭,气势大增。

  郑秀妍因为嘉宾晚饭到想发火,迫于嘉宾势力,不敢。因为魏大韩和父亲的视频事件太火,上了访谈节目,节目上,邀请了姜京勋的儿子姜俊豪作为评论员,姜俊豪成了一名律师,在主持人让他发表意见时,他开始以身份尴尬不好评论为理由拒绝,在主持人的再三要求下,他反而替魏大韩说话,说评论对他太残忍,魏大韩根本不是人枭。

  电视前的高峰周很意外,没想到姜俊豪竟然为他们说话,魏大韩一语道破,姜俊豪是在给他们双重打击,彻底给自己安上人枭的名称。因为父亲的事情,魏大韩的支持率大大下降,魏大韩急的直发火,他让高峰周想办法,高峰周戏称只能三叩九拜的求菩萨了。

  魏大韩真的三叩九拜,不过不是求菩萨,而是忏悔对父亲的不孝,没成想真的挽回了民调。还有支持他的学生担心他受伤,想给他送护膝,被他拒绝了,有记者立刻怀疑他是作秀。魏大韩赶紧表态会好好保存这个护膝。

  魏大韩三叩九拜的一直撑到了父亲的灵位前,他祈求父母保佑他能选举成功,然后昏倒了。

  终于到了最后关头,经过各个区的统计,魏大韩还是输了。看女朋友也想和自己分手,魏大韩自己先说了出来。

  三年后,电视台聚餐庆祝收视率上升,郑秀妍和姜俊豪被拉红线,姜俊豪对郑秀妍表达好感,郑秀妍拒绝。旁边小妹嫉妒,提起郑秀妍和魏大韩交往过的事情。郑秀妍义正言辞说是谣言。

  魏大韩竞选失败后,为了维持生计,做起了代驾,生活窘迫。他怀念自己当议员时享受的特权。魏大韩和高峰周聚餐,高峰周感慨魏大韩的起伏人生。

  郑秀妍和魏大韩擦肩而过,郑秀妍和魏大韩真的是初恋,她因为魏大韩曾经的国会议员沦落到做代驾,而心情郁闷。被妹妹调侃。

  魏大韩因为不孝父亲,被大妈泼盐,郑秀妍看到后本来想帮他解围,结果一块儿被大妈骂了。两人赶紧逃开,一聊天发现两人住的很近。正惊讶,一个女学生跑来哭诉自己的弟弟走丢了,求助魏大韩,魏大韩趁机给自己拉人气。带着女生去警局报案。郑秀妍拿着手机图片找弟弟。

  在路上,女孩给魏大韩讲起自己的身世,说自己是来投奔亲生父亲的,但是亲生父亲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魏大韩安慰女生。到了警局,魏大韩想作秀,被警察忽略,很尴尬。女生接到电话,弟弟回了旅馆,魏大韩把她送回。女生盯着魏大韩离开的身影,弟弟妹妹走了出来,原来女生一直在演戏。

  女生打电话给郑秀妍,郑秀妍请她们吃饭。女生讲了自己的故事,询问郑秀妍爸爸会不会接受他们,郑秀妍安慰说会。

  郑秀妍晚上运动,担心女生的情况。

  魏大韩和高峰周讲起孩子的事,笑成孩子的爸爸会疯,高峰周玩笑魏大韩如果是爸爸会怎么样,魏大韩责怪他瞎说。

  魏大韩参加录音节目,被骂的很严重,他想挽回形象,给女生打电话,女生告诉他正在找爸爸的路上,结果魏大韩一开门,发现女生在他家门口。

第2集

  魏大韩得知自己是多静的爸爸,魏大韩人生被颠覆了,他不敢相信,多静问他记不记得一个金善美的人,魏大韩陷入回忆里。原来他曾在旅途中见到了金善美,和她做了一天的恋人,但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自己就是多静的爸爸。多静坚持,提议可以做亲自鉴定,如果他们不是父女,她会郑重道歉,如果是的话,魏大韩就得接受她和自己的兄弟姐妹。这边魏大韩和多静还没有说清,又有人按门铃,原来是郑秀妍来了,郑秀妍假装来借锤子,来见魏大韩,她和魏大韩提起多静,觉得让孩子自己直接去找生父不太好,于是提议魏大韩和自己一起陪着多静去。魏大韩反应激烈,不同意。藏在屋子里的孩子想尿尿,实在憋不住了,多静又不敢带孩子们出去怕被郑秀妍发现,只好在屋子里翻找,她找到一个盘子能够接尿,就让弟弟尿到了那个盘子里。魏大韩送走郑秀妍后,进来正好看到多静端着自己得奖的盘子,魏大韩以为多静乱碰自己的东西,忙从多静手中夺过盘子,多静来不及阻止,尿泼了魏大韩一脸。魏大韩发现是尿后,一脸的生无可恋。魏大韩和多静讨论他们的关系,虽然魏大韩不信他们是父女,但是多静却坚定的认为两人一定是父女。魏大韩打听多静是不是还有其他亲人,多静说有一个舅舅,但是生活的很艰辛,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也不会来找素未谋面的父亲。多静的弟弟妹妹感觉出了魏大韩并不喜欢他们,多静安慰弟弟妹妹,并且给他们夸赞魏大韩很优秀,虽然哥哥在一旁泼冷水,但是多静执着的相信魏大韩是一个好人,就算自己不是他的女儿,他也不会把他们赶走。魏大韩在门外听到,默默开门。多静看魏大韩出门,忙喊自己的弟弟妹妹给魏大韩打招呼,想讨好魏大韩,魏大韩有气无力的回复了两个孩子,便出门了。魏大韩让高峰周帮忙做亲自鉴定,他计划去见见多静的舅舅。还在熟睡的魏大韩被玩闹的孩子吵醒,他起床发现家里已经一团乱,弟弟在沙发上蹦着,妹妹在厕所大便还拒绝关门,哥哥用他的电脑下载了游戏,还吐槽他的电脑乱。魏大韩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餐桌上魏大韩凶了弟弟妹妹,引起多静的不满,魏大韩和多静争执起来,要把他们送走,多静说自己已经无家可归,因为欠房东房费,已经被赶出来了。魏大韩要去找房东,哥哥吐槽说终于知道魏大韩为什么不是国会议员了,这句话伤害到了魏大韩,魏大韩凶了哥哥一通,如果不遵守自己的规矩就离开。多静为了缓和气氛,甜甜的喊着爸爸,让他理解哥哥在青春期。听到爸爸二字,魏大韩也不开心,说是不是爸爸还不一定呢,多静喊的太早了。多静也不气恼,撒娇自己又不是洪吉童,怎么不能叫自己爸爸爸爸呢。郑秀妍和同事们聊起多静的事情,同事们觉得多静的父亲不会接受她,郑秀妍心里也很担心,但是希望那些孩子能有个去处。魏大韩找到了多静的舅舅,打听到多静的养父是个人渣,赌博欠债后就消失了。魏大韩想劝舅舅收留多静,没想到多静的舅舅欠了一屁股债,听说魏大韩是多静的爸爸,马上和魏大韩攀亲,亲切的叫着魏大韩姐夫,让魏大韩借给自己钱,魏大韩好不容易溜了出来。姜京勋带着儿子在做社会服务,记者们围在旁边照相,活动结束后,姜京勋用消毒液把自己的手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他跟儿子抱怨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办法再做这些了。姜俊豪看着父亲那副嫌弃的样子,眼中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他回答父亲不是因为他年纪大了,而是因为他只是把这些当做政治活动。姜京勋通知姜俊豪他不会再参加下次的竞选,换成姜俊豪参加,姜俊豪不悦,表示自己不会去做。他告诉父亲有喜欢的人了。因为他明白作为政客,会碰到善良的人、贪腐的人、和一生都是对手的人,但是最可怕的就是纠缠不清的人,因为这些人会拉着政客一起沉到海底。对于魏大韩来说,多静他们就是这样的人,魏大韩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他做了决定,不管鉴定结果是什么,都会送多静他们去孤儿院。多静带着弟弟妹妹把魏大韩的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她总是在魏大韩面前表现着自己很会做饭,很会打扫,希望魏大韩可以留下他们,但是等到的依然是去孤儿院的结论。多静伤心不已,带着弟弟妹妹收拾行李要离开,郑秀妍突然出现,询问多静不是找到爸爸了吗,还要去哪,多静替魏大韩隐瞒,说爸爸条件不好,太挤了,想要回去。来这里是和魏大韩道别。魏大韩也假装自己正要送他们走。魏大韩开着车,郑秀妍放心不下,也坐上了车,他们开车回到了原来的家,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郑秀妍和魏大韩去超市给孩子们买吃的,在超市,郑秀妍大骂孩子的爸爸,魏大韩想解释,被郑秀妍说了一通。多静强装坚强,让妹妹讲笑话,来掩饰自己流泪。妹妹发现妈妈的手绢不见了,哭着让多静找,多静只好给魏大韩打电话,让魏大韩找到后快递过来。魏大韩接到多静的电话很开心,他本想多聊几句,多静却把电话挂了。高峰周告诉魏大韩鉴定结论说孩子不是魏大韩的,魏大韩高兴极了,高峰周分析孩子的妈妈不告诉女儿父亲的真实身份,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不知道,二是身份不能说。

伟大的Show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