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富豪辩护人电视剧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韩剧富豪辩护人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郑今子引诱尹熙才获得资料 混混欲报复郑今子反被打倒

  韩国首尔爆出WHITE丑闻,而与此丑闻相关的政界和管界人士的名字被公开,与主张正当交易的李贤静民政首席相反,瞄准此次权利的检察官以此次契机调查WHITE CLUB, 李贤静否认WHITE BENCH投资的公司TECH出了问题,而李贤静强制要求大企业投资特定资金,如要求WHITE投资50亿-300亿,公众一片哗然。

  李贤静选择了含有大量前任大法官的律师事务所SONG&KIM为其辩护。李贤静一下车就被新闻媒体包围,而法庭上,检察官提出是因为强制投资而产生了问题,这叫滥用职权。而SONG&KIM的辩护律师尹熙才提出对方的证据来源是民政首席室还是经济首席室,检察官回答是经济首席室,尹熙才因此认为没有李贤静强制投资的证据;检方又提出新的证据,说TECH的账目有问题,尹熙才又拿出TECH的投资明细,说TECH出了投资WHITE BENCH还有投资其他的公司,而且拿出来TECH的投资申请书,这样李贤静就更没有什么嫌疑了。尹熙才做出了结案陈词,说检方只是怀疑,而没有确切证据,所以主张李贤静无罪,最终判决也是李贤静无罪,但公众对此结果非常不满。

  李贤静与尹熙才握手,尹熙才提醒李贤静要对每天做出很对不起的表情。尹熙才浏览着网上的新闻,这些不满的新闻他认为是自己胜利的标志。同事播放了“傲慢”的曲子来庆祝胜利。

  尹熙才又接了另外一个案子,当他遇到何灿浩社长的时候故意不好好行礼,何灿浩从下属那里知道了尹熙才的事迹,决定让他负责自己的案子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告诉尹熙才让他负责原来由马律师负责的一桩离婚案,这桩案件已经胜利在望了。尹熙才和同事在酒吧喝酒,同事告诉他孔律师即将去美国,那么合伙人的名额就会空出来一个。尹熙才在办公室里忙完了工作,他换了衣服出了门,来到自动洗衣店,将衬衫放进了卷筒洗衣机,而店里有个女子对他视而不见,安心读着自己面前的书。

  尹熙才对着何灿浩说在此离婚案中,可以争取到抚养权和财产,但何灿浩说这个案件已经拖了两年半,烦死了;尹熙才向何灿浩保证此次会结案,因为请了郑减律师,而郑减是现在法官的直属前辈,只要他坐在自己身边,就可以保证结案。何灿浩问尹熙才是不是出自于律师家族,尹熙才说自己的曾祖父是大法官。何灿浩说晚上约了马律师喝酒,约他同行,还要给他介绍女友,但尹熙才说如果不是何灿浩的妹妹那个水准的就不要。

  尹熙才见到了律师事务所的社长,社长说因为WHITE案件的胜利,何灿浩社长指定尹熙才负责自己的离婚案。社长告诉尹熙才要坐到高层的位置上面,需要运营,尹熙才说自己会坐到更高的位置上,社长要他谦虚点,但尹熙才说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

  尹熙才又来到自动洗衣店,那名女子仍然专心地读着书,他也拿出本书装着在读,不料此时停电了。女子将手机的电筒打开,看着外面的雨景出神,然后才跟他打了招呼,说自己因为此时是最安静的时候所以过来洗衣服,如果尹熙才觉得有所打扰可以错开时间,尹熙才说不必。女子走出了店门,对他在背后说有雨伞的提醒无视。女子返回店里拿走尹熙才正在看的自己遗落的书,拒绝了尹熙才给她雨伞的提议,后来等尹熙才去洗衣店时,该女子却消失不见了。

  这天尹熙才在街上看到该女子开着车,但等他赶过去,女子已经开车离开了。尹熙才向同事倾诉了这段邂逅。这时有个以前的女同学找到他,想让他帮忙打离婚官司,尹熙才本不予理睬,但是当他看到对方拿到自己面前的视频,发现那名洗衣店的女子在视频里,他不由得问她是谁,同学告诉他这是比他们这届高四届的喜善学姐。尹熙才打发走了女同学优美,马上上网查了世界金喜善的资料,发现金喜善不久将参加同学聚会,尹熙才为了见到金喜善参加了聚会,当他没见着金喜善并觉得聚会无聊的时候,准备离开,正好撞见了优美和金喜善,优美为两人介绍。金喜善认出了尹熙才就是跟她一样在凌晨洗衣服的人,尹熙才约金喜善出去,金喜善答应了,两人不顾背后嘘声一片的同学,来到一家餐厅喝酒。两人发现趣味相投,相谈甚欢。于是有了后面的一系列约会,两人一起看画展,在洗衣店听歌曲,尹熙才甚至给金喜善做汤,并送了对方手表,金喜善主动吻了尹熙才。

  这天,尹熙才来到法庭,同事告诉他对方是个没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尹熙才对对方不屑一顾。何灿浩来到法庭,对尹熙才信心满满。这时法官到来,对尹熙才这边的郑减律师点头示意,但当尹熙才坐下来时,发现女方的辩护律师居然是金喜善,不禁惊呆了。法官说既然两人离婚案已经打了两年,那么就不再复述案情了,问双方有没有新的资料;这时金喜善提出女方虽然出轨,但对方提供的证据太充分和详细了,好像是有准备地准备女方出轨的证据,所以,离婚的归责事由并不仅仅在被告身上。金喜善说亲权的事情另当别论,法官说被告李书雨出轨了八次,但金喜善说李书雨不是同时出轨八个人,而是每次跟一人在一起,她又抛出重磅炸弹-男方何灿浩的精神诊断-何灿浩因为失眠还吸食过可卡因,这个报告是尹熙才的线人私下给他的,跟尹熙才在一起的金喜善得到了这份报告。虽然尹熙才说报告应该提前提交,但法官还是收下了该报告。金喜善说何灿浩跟孩子没有任何感情纽带,吸毒,还有暴力倾向,这局尹熙才完败。尹熙才很颓丧,上级负责律师对他进行了嘲讽,还要他退出此案。尹熙才目送金喜善送女方上了车,连忙赶了过去,他叫住准备拿车的金喜善,问她什么情况,金喜善说今天是分手的日子,尹熙才问她是不是一开始就有目的地接近自己,金喜善塞了一张名片在他的口袋里,说再次见面会是在和解的时候,还说这样是为了赚钱。尹熙才受打击过重,开始狂笑。

  13个月前,郑今子走进了一家小律师事务所,这家事务所以帮黑社会打官司为生。这时李书雨突然来访,说自己的老公因为精神异常而服药,每天对孩子大喊大叫,总有一天会打孩子。郑今子把目标对准了这次官司的关键人物尹熙才,跟踪他,得知了他的喜好后,就故意到洗衣店去等他,故意以无视的态度引起他的注意,而停电也是她和律师事务所职员自编自导的一出戏;她们还从网上查到尹熙才的学姐金喜善,于是利用优美冒充金喜善与尹熙才交往,郑今子因此获取了尹熙才准备的案件资料,最后取胜。

  郑今子回到事务所,助手告知她因为此次官司的胜利,明星黄米拉找到她们想打官司,但黄米拉的性格反复无常,比较难搞。何灿浩找到尹熙才,说不信任马律师,让他打官司是自己最大的失策。尹熙才与郑今子会面,郑今子提出了女方这边的要求,尹熙才对事务所的装饰冷嘲热讽,郑今子不以为意。对于郑今子提出的1000亿的要求,尹熙才说只能最多给60亿,因为李书雨结婚以来一直就是家庭主妇,跟何灿浩的财产形成没有任何关系,何况女方一直忙着出轨。郑今子提出精神处方可能有毒品的事情,尹熙才说最多给20%;尹熙才提出对方为了打官司,有目的地接近自己窃取情报,郑今子说自己最多会被吊销律师执照,大不了过5年重考,而尹熙才却会在公司有麻烦,尹熙才不得已将分手费提至25%,抚养权对方想都不用想,郑今子同意了。尹熙才告诉郑今子以后都不要见面,郑今子也答应了。尹熙才离开后,郑今子喝了助手端过来的咖啡,告诉助手这样的协议是自己公司得好处,至于抚养权是李书雨想得到的好处。

  尹熙才在楼梯口碰到一个人,该人是郑今子以前的客户,他不满郑今子帮他打官司的结果,上门闹事,却被郑今子怼得哑口无言,郑今子扬言要报警,对方只有暂时回避。但是到了楼下,该人打电话给某人让对方帮自己弄条去中国的船,自己要收拾郑今子;这些话被尹熙才听到,他回到家,还是犹豫着给郑今子发了条提醒混混的短信。郑今子在路上遇到混混,混混拿出来刀,郑今子说对方最好一刀致命,不然自己会撕咬下他的肉,混混和郑今子厮打起来,混混的话仿佛唤起了郑今子不幸的童年记忆,她发疯似的跟混混搏斗起来,当混混被打倒在地,她捡起了砖头。

韩剧富豪辩护人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郑今子在聚会上表演以求获得客户 尹熙才以徐静花的案件开始反击

  郑今子挣扎着起来拿起一块板砖,混混吓得半死,郑今子扔掉了板砖,打电话报警,然后来到警察局,警方说她可以算正当防卫,混混被打得要住院八周。郑今子站在街上仰视高楼,路人都觉得奇怪,助手让她赶紧走,她打开手机,看到尹熙才的短信提示。尹熙才在家回忆着他和郑今子的甜蜜时光,郁闷不已,开始喝酒。

  第二天,郑今子准备上班,看见一个老妇人挂了个“处置要杀掉我的黄米拉吧”的牌子站在路边,郑今子上前询问对方是不是朴惠淑,对方听说她是黄米拉的律师很反感,但还是告诉她打她的人虽然是徐氏,但是黄米拉指使的,徐氏一边打她一边哭,还说“对不起”。郑今子说这次徐氏也会被处罚。郑今子问朴惠淑有何证据表明是黄米拉指使的,而徐氏作证说打她的罪行是自己一个人干的,跟黄米拉无关,郑今子说一套公寓就会让徐氏做伪证,而如果朴惠淑继续控诉,只有徐氏会进监狱。朴惠淑悲愤不已,郑今子说自己会帮助朴惠淑。朴惠淑如果达成和解,她的儿子会上好的大学,她也可以搬去宽敞的住房。郑今子告诉朴惠淑法律不是站在她这边的,而她需要抓住这次改善生活的机会。郑今子说下次朴惠淑遇到自己,自己会化身地狱,果然朴惠淑答应了理赔的条件。

  尹熙才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内,马律师问社长的意思是不是要辞退尹熙才,社长说是。晚上社长跟尹熙才的爸爸吃饭,尹熙才负责招呼他们。尹熙才的哥哥认为这个认为社长不应该跟法官这样聊天,尹熙才反驳,最后尹父和社长单独谈话去了。哥哥指责尹熙才行为不当,由一流律师沦落到三流,尹熙才到酒吧解闷。朋友到场让尹熙才换个地方散心,但尹熙才说自己疲惫了,所以不想换地方。这时马律师一行人也来到这里,马律师叫尹熙才过去,他倒酒给尹熙才喝,说自己是研修班的前辈,尹熙才理应喝了这杯。尹熙才喝了酒,然后给马律师一杯,说是作为后辈敬他的,但马律师说自己最近在服药,不能喝酒,尹熙才拿过酒杯一饮而尽,就告辞了。同事遇到两个熟识的女孩,他们跟女孩们一起喝酒。

  郑今子来到黄米拉聚会的地方,黄米拉知道对方撤诉了,郑今子说已经帮对方的儿子争取到了奖学金,但如果对方的儿子中断学业,可以中断资助。此时何灿浩来到现场,郑今子不但不怕何灿浩,还趁机给自己打了个广告,她说要点燃了现场气氛,实际是献歌一首,她边唱边跳,弄得很是热闹。然后她将一大杯酒献给了何灿浩,何灿浩给她鼓了掌。

  第二天,助手给她煮了醒酒汤,问她昨晚效果如何,郑今子回答只有一个人感谢就不错了,而何灿浩相约她谈。尹熙才来到ISUUME回忆现场,马律师说不需要他来开会,他只需要管好自己手头的案子即可,其他的ISSUME案子让签约律师做就行。他的死党贾基赫正和美女聊天,美女说尹熙才约了崔妍智吃饭,贾基赫很吃惊,因为崔妍智不是尹熙才喜欢的类型,他认为尹熙才是为了忘掉郑今子才这样做的。饭桌上,崔妍智不停地说自己生活中搞笑的一幕,尹熙才受不了,想要分手,但崔妍智坚决不肯。这时尹熙才发现郑今子在后面的格子间吃饭,郑今子还对他抛媚眼。尹熙才说已经说过不要相见了,为什么郑今子还会出现,郑今子说自己不过喜欢这里的料理而已,这时郑今子接到何灿浩的电话,她连忙离开了。尹熙才气得半死,告诉崔妍智郑今子是跟踪狂,让她替自己报警。郑今子这次又设了局,等的就是尹熙才不冷静。尹熙才来到ISSUME的会议室,询问了何灿浩的事,正准备离开,发现何灿浩跟郑今子一起过来了,何灿浩骂他是猪脑子,尹熙才说何灿浩去精神病院应该不止是为了治病,还开了很多其他的药,这种事传开,后果不堪设想。何灿浩被他的话激怒,差点就打了他,虽然忍住,但在尹熙才离开后把房间里的摆设摔得到处都是。

  晚上,尹熙才和贾基赫在就把相遇,贾基赫说郑今子作为JD的代表,想替何灿浩打官司。郑今子和助手在路边摊撸串,助手不小心将酒泼在她身上,此时郑今子接到电话,连忙赶了过去。她来到卧室,看见了一个昏迷的女子,何灿浩把这个女子弄晕了,让郑今子来处理。郑今子探了探对方的鼻息,还拨打了119。她又去见了何灿浩,对方明显磕多了药,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郑今子要何灿浩的助手背着他,趁119没来之前转移走。昏迷的女子被送到急救室,医生称她极度缺乏营养和水分,再晚一点送来就没救了,郑今子谎称该女子在减肥。该女子名叫徐静花,当她醒来看到了郑今子,找她要水喝。郑今子告诉对方自己是何灿浩的代表律师,徐静花称何灿浩为疯子,监禁了自己达一周之久。徐静花说是自己没有吃东西,就是为了被送出别墅。

  马律师进了尹熙才的办公室,大吼大叫,说因为尹熙才见了何灿浩,还激怒了他,对方要求换四人律师顾问,马律师让尹熙才去道歉,尹熙才说何灿浩差点打了他,还道什么歉。尹熙才暴怒地将文件弄得满地都是,马律师吓得坐到地上。贾基赫告诉尹熙才,何灿浩将情人的案子交给郑今子处理了,尹熙才把贾基赫赶出办公室,自己在办公室做人物分析。终于找出了徐静花的身份。尹熙才找到了JD律师所的负责人,想让对方与自己合作,只要利用徐静花即可。贾基赫来到医院,发现徐静花已经转院了。尹熙才以自己公司要推何慧媛上位为理由,要求JD的负责人跟自己合作。JD的负责人是何灿浩的妹妹,她知道只要为了徐静花,何灿浩不惜违反父亲的命令。

  郑今子也找到知情者,了解关于徐静花的消息。她在路上联系赵室长徐静花转院没,还嘱咐徐静花的消息一定要保密。这时尹熙才已经找到赵室长,试图说服对方放弃帮助何灿浩,他认为赵室长应该到集团公司的秘书处去,赵室长明显有些心动。

  郑今子也在分析人物关系,助手说尹熙才不会是乖乖挨罚的人,郑今子意识到徐静花那边是关键。等她赶到徐静花所在的医院,发现尹熙才早已等待在此。尹熙才告诉郑今子,自己已经当了徐静花的委托人,徐静花将会已强暴监禁罪起诉何灿浩。尹熙才看着郑今子脸上的表情很受用。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富豪辩护人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