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韩日剧情介绍 > 一半的一半电视剧

韩剧一半的一半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河源寻找设备反应点 瑞雨意欲撮合河源智秀

  夜阑人静时分,人工智能程序员河源回到公寓,随手将一智能对话设备“河源”放在桌子上,屋内随之响起了优美的音乐,“河源”准确地说出了乐曲的名字,可河源却觉得设备不太完善,略微有些失落。

  在河源工作的地方,河源同事金勋也在为找不到设备反应点而发愁。原来设备“河源”是河源和同事开发的一款带有人格的智能对话设备,河源将自己的记忆性格等融入了设备,而现在,正是设备初步完成的测试阶段。金勋来到了河源办公室,和河源讨论如何寻找设备反应点,河源坚信设备可以自己寻找反应点,金勋便放任河源去做了。

  河源走进了一条巷子,悠扬的古典钢琴曲从房屋穿来,河源循着音乐声望去,看到了正在窗边喝茶的古典录音师韩瑞雨,韩瑞雨散着长长的微卷发在红色毛衣上,茶水的雾气,砖红色的墙壁,更衬托得瑞雨肌肤的通透。瑞雨似是看到了河源在听她放的音乐,转身将音乐放地更大声了些,便开始收拾录音室的东西。河源走进音乐传出的房屋,看到了正在录音室收拾东西的瑞雨,短暂交谈后得知录音室因楼主的缘故不得不被撤掉。听着熟悉的钢琴曲,河源回忆起了在挪威生活时,和暗恋十年的对象秀智在一起弹钢琴的场景。河源正打算离开房屋,此时,设备“河源”哼起了刚刚瑞雨放的钢琴曲,雨声也已淅淅沥沥传来,河源退回了屋内,望向设备“河源”,也哼起歌来,设备“河源”却又没了反应,河源再次推开门,突然雷声响起,设备“河源”再次做出了回应。

  回到公寓时,虽是下午四点,在白天但天色已黑,雷鸣也不止,河源将设备“河源”放在窗前,对设备“河源”说起了从前的往事,设备“河源”同河源的话音逐渐重合,记忆中,河源和智秀在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森林中,一起度过了数个雷电中像黑夜的下午。河源发觉设备“河源”的反应点是雷电,便立马告知了同事金勋。

  河源养母的农场中,河源的侄女文顺好正推着拖车摔了一跤,文顺好乏力地回到住处,随地而躺,一个电话传来,文顺好得知河源来找她,文顺好向河源抱怨农场的诸多不顺,想让河源给她介绍个去首尔的办法,正巧河源计划接管瑞雨工作的录音棚,打算让文顺好去帮忙让瑞雨和智秀见面,说话间隙,河源将设备“河源”放在了农场的一小屋中。

  文顺好来到了首尔,在录音室见到了瑞雨,告知瑞雨她就是录音室的新管理者,瑞雨兴奋地询问自己是否还可以继续在录音室工作,而文顺好并未回应,却让瑞雨帮忙从智秀那儿买碗。

  智秀抱着一箱精心包装的碗,爬着斜坡,朝瑞雨走来,优雅而温暖。瑞雨深深记住了第一次见面的智秀的样子。

  瑞雨将碗拿给了文顺好,文顺好却说只是为了确认,想像了九年的金智秀是否真的存在,并将碗具转送给了瑞雨,瑞雨愈发地对智秀好奇。文顺好递给瑞雨录音室需要做的工作,瑞雨很开心地知道自己又可以回来工作了。

  此后,瑞雨再次开始了录音室的工作,但是也有一丝丝不同,录音室里的录音文件每过一夜,总是被人弄的乱七八糟,直到一天清晨,河源看着文件不知觉已待到了天亮,瑞雨来上班时发现了始作俑者,河源告诉瑞雨他租用了录音室的夜间时段。

  一天,文顺好让瑞雨带着录音器材到自己奶奶的农场来录制一场音乐会,途中,文顺好告知瑞雨自己的奶奶和叔叔有一些伤心的往事,并且奶奶做了许多公益。其实文顺好如此做是想取得瑞雨的信任,让瑞雨帮自己找智秀录音。在农场录音期间,瑞雨无意间进了一间小屋,设备“河源”突然发出了声音,讲述自己与智秀美好的曾经,因为自己很想念,所以希望瑞雨能够帮忙录音,并表示自己只需要智秀一半的一半,瑞雨本以为是有人藏起来说话,便奋力去找,却没有找到,只得作罢。

  夜晚,瑞雨回到录音室放录音器材,而灯却坏了,瑞雨有夜盲症看不清路,走着走着,差点摔了一跤,河源闻声赶来,拉着瑞雨的衣角带她前行。瑞雨发觉河源的声音有些像白天在农场听到的陌生声音,向河源提起白天在农场发生的事,并询问河源是否可以理解因为想念所以想要声音,河源表示保存声音和保存照片的心情一样,没有区别。瑞雨就离开了。

  回到家中,瑞雨和跟室友说起白天的事,大家都表示有些奇怪。瑞雨躺在床上,迟迟未入眠,便找了母亲的录音来听,她似乎有一点可以理解因为想念所以想要声音了,最后,瑞雨还是决定帮这个忙。

  瑞雨随即约智秀在咖啡厅见面商量订购碗具的事情,无意间发现了智秀看精神科的单子,开解道自己也曾看过精神科,智秀表示这个病对自己就和感冒一样常见,并因此才决定卖碗,中途,瑞雨出去接了个电话,原来是文顺好给了瑞雨录音稿,希望瑞雨可以让智秀对着录音稿录音,瑞雨愁眉哭脸地用手机拍打着自己的头,恰巧这一幕被河源撞上,河源望着瑞雨去的咖啡店,看到了智秀,河源很激动,却是一声招呼也没敢打,只能等智秀走后坐在刚刚智秀坐过的位置,看着智秀凝视过的天花板。而后,瑞雨告诉智秀录音可以给思念的人以慰藉,而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因此,终于说服了智秀去录音。

  瑞雨和智秀来到了录音室,智秀开始录音,从开始的字母,到后来的诗词,智秀念着念着,想起了过去与河源的点点滴滴,便不自觉地念起了回忆中的诗词,瑞雨看着录音稿也呆了,竟然是同一首!她们一起离开了录音室,路上瑞雨给了智秀送碗的地址,智秀发觉这是她和河源曾经约定过的地址,立刻问瑞雨这一切是否是河源做的,瑞雨也茫然了,只得撒谎是个偶然

  夜晚,呆在录音室的瑞雨遇见了夜晚租赁录音室的人,瑞雨并不知道夜晚租赁录音室的人就是河源,便向河源倾诉对智秀的第一印象很有好感,以至于她想帮助智秀见河源,河源认为这是他们俩人的事,而后,他们说起对彼此的第一印象,但是瑞雨记忆中的第一印象是从第二次录音室的见面。

  次日,瑞雨录完歌后决定帮助智秀和河源见面,瑞雨再次约了智秀在咖啡厅见面,并让文顺好告知河源,希望河源也过去咖啡厅。智秀来到咖啡店等瑞雨,却发现河源走了进来,智秀立马躲开,并告诉电话中的瑞雨自己现在不想见到河源,赶来的瑞雨看到了河源正在智秀身后,电话安慰智秀道不想见就快跑吧,看到跑开的智秀的背影,瑞雨内心却是无比的复杂。

韩剧一半的一半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河源智秀关系缓和 瑞雨得知河源身份

  看着智秀跑开的背影,河源原本近在咫尺的手只得默默收回,伫立许久。瑞雨跟着河源走了一段路,原想看看河源的样子,途中,智秀来了电话,质问瑞雨为何这样做,瑞雨道歉并表示自己只想帮助智秀,智秀说明了自己不想见到河源的原因,因为河源对智秀说的最后一次话,是让智秀不幸时联系他,而智秀的最后一点自尊不允许自己这样做,所以智秀表示自己现在就是很不幸,但绝不会联系河源。瑞雨感到很悲伤和无奈,耷拉着脑袋离开了,心想自己或许并不该做这一切。不远处的智秀看到了这一幕,悲从中来,却知道无法挽回了。

  河源回到了回到了公寓,没有开灯,只有开着的电视带来了一丝光亮,可他从电视中看到的,满是和智秀曾经经历的场景,那一次,河源满心欢喜地从美国跑来韩国,只为智秀对他有话说,约定地点正是上次瑞雨让智秀送碗的地方,智秀带河源去了一座雪山上,看着晚霞,感叹道这里是我们曾经一起想象过的地方啊!最终智秀告知河源她要结婚了。

  瑞雨和文顺好聊着天,文顺好不小心将智秀甩了河源的事说了出来,索性和瑞雨说起了河源和智秀的一些往事,不知觉间,瑞雨已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河源同事金勋边吃饭边测试设备“河源”,发现设备“河源”只回答和智秀有关的问题,竟也是无语凝噎。金勋将设备“河源”给了河源,表示此次对设备“河源”的非正式测试结束,内心有些舍不得。

  瑞雨在录音室向前辈崔老师学习,前辈崔老师让瑞雨直接对录音进行混音,瑞雨没有自信可以完成好,前辈崔老师鼓励了瑞雨,并让瑞雨来听听这周要录音的歌,希望瑞雨可以从中学习。

  夜晚,瑞雨下班正打算回家,碰上了来录音室的河源,他们便一起去吃晚饭,瑞雨向河源倾诉着河源的不幸,就像她自己一样,总是相信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并询问河源怎么可以坚持十年单恋。河源回答如果对方是成为其人生中心的人,坚持十年的单恋也是可以的。瑞雨若有所思,如果有这么一句话,可以支撑对方活好三年,或许就是“希望你在”吧。

  河源回到公寓,拨通了智秀的电话,他问智秀为何要逃跑,明明现在很不辛,应该来联系他的。智秀似乎并没有做好接听电话的准备,很是慌乱,河源就给智秀时间准备,约20分钟后再说,便挂了电话。

  回忆中,河源询问智秀是否爱她的老公,智秀回答是,并希望河源尊重她的决定,河源说自己当然会尊重她的决定,但是,河源表示会继续爱着智秀,但绝不会因此影响智秀的生活,希望智秀也尊重她的决定,更希望智秀能够幸福。

  20分钟过去了,智秀如约打来了电话,智秀说自己现在是适当的幸福,也有适当的不幸,并祝河源幸福。

  文顺好在花店教店员工如何养殖盆栽,比如让花多淋雨而不是浇水。这时,智秀的老公姜仁煜走了进来,挑选着盆栽,期间,瑞雨给智秀的老公姜仁煜拨来了电话,文顺好就去打了招呼。而后,文顺好带着新买的盆栽和瑞雨见了面,瑞雨问文顺好自己是否可以继续呆在录音室工作,文顺好并没有给出明确回答,转身打电话去问河源,河源同意了瑞雨继续呆在录音室。

  河源在工作室再次拨打了智秀的电话,可这一次并没有打通,而后智秀回电话过来,表示自己在洗衣服。河源取笑智秀还会洗衣服。河源和智秀的关系渐渐缓和,两人开始时不时的通信。一次通信后,智秀收到了老公姜仁煜送回来的盆栽。

  瑞雨来到了前辈崔老师让她来到的录音现场,正是智秀的老公姜仁煜来弹钢琴,瑞雨有条不紊地完成了工作。

  姜仁煜回到家,发现智秀正在等他,智秀问姜仁煜现在给河源道歉是否还来得及,姜仁煜很生气地说现在已经这样了,这是智秀的问题,智秀很失望看着姜仁煜摔门离去。

  瑞雨来到了之前约见智秀的咖啡厅,看到了正在发呆的河源,恰好河源也看到了瑞雨,两人互相打了招呼,瑞雨告诉河源这个地方正是河源和智秀错过的地方,河源询问瑞雨是否有问题想问河源,瑞雨回答没有,表示自己只想在远处看着他,怕走近会让河源发现她的侧影之心而尴尬。河源告诉瑞雨他坐这儿是为了等人,并且他不会再去录音室了,短暂交流后,瑞雨为了不打扰河源等人便走了,走时瑞雨回头望着河源发了会呆,想着以后不会再见了啊,内心有些许感概。

  河源起身也准备离开咖啡厅时,智秀来了电话,河源又坐了回去,智秀说自己需要河源帮助,想和他一起去挪威,河源同意后,智秀又犹豫了,他们只好约明天见面。第二天,河源一大早就来到了咖啡厅等,智秀不久后也来到了咖啡厅门口,却是没进去,只是在门口怔怔地望着河源。

  瑞雨大早也来到了录音室,思虑后给智秀发了讯息道歉,并希望智秀能联系她,智秀迅速回复了,告诉瑞雨自己就在附近,两人见了面,智秀将一盆栽转交给瑞雨照顾,并说自己虽然有些害怕,但要一个人去一个地方。瑞雨告诉智秀她可以向她倾诉一些事的,智秀告知了瑞雨自己的老公做了一些错事,让她觉得世界颠覆了,瑞雨安慰智秀,也说起了自己不幸的遭遇,自己的父母遇上了山火,这是大自然的失误,总是需要原谅的。突然,录音室的话筒倒了,瑞雨去扶起来,智秀写了一张纸条放进了装盆栽的袋子,无意间瞟到了河源的手稿,智秀询问了手稿的来源,心知河源和瑞雨已相识,为河源认识如此善良的瑞雨而感到开心。

  姜仁煜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家,不知为何智秀走了,而后,姜仁煜再次来到了录音场地,却无论如何无法静心弹奏,工作人员都觉得无法录音了,相继离开,只有瑞雨依旧在录音室内,观察着姜仁煜,姜仁煜似乎缓和了情绪,自顾自弹奏起来,瑞雨立马开始录音。

  河源一直在咖啡厅等到了营业结束,工作人员都被他的诚心所打动。

  首尔的夜晚,却是挪威的白天,智秀走在她和河源走过无数次的银装素裹的森林小道中,给瑞雨来了电话,表示自己还可以如此开心,不应该再憋屈的活着,瑞雨替智秀感到开心。智秀希望瑞雨可以帮忙,让河源不要再在咖啡厅等她。可是瑞雨表示她不认识河源,智秀提示瑞雨是瑞雨认识的人。瑞雨瞬间领悟,却又不太敢相信,立马跑去找文顺好,可文顺好不在。

  智秀搭车来到了河源母亲的墓地,原来智秀是河源母亲的得意门生,智秀和河源母亲聊着天,说着自己早已不弹钢琴了,河源也去了首尔,皮肤很好。渐渐地,雪愈来愈大,地上堆积的雪花,已经到了大腿的深度,智秀在雪地上奋力地走着,终于找到了以前和河源避雨的小屋,她跑进去躲避风雪,却不想,雪势愈发凶猛,雪已经盖过了小屋的门,智秀联系了救援队后,拨给了瑞雨,告知瑞雨她现在的心情和状况,瑞雨急切地去咖啡厅找河源,途中,电话那边传来了巨响,被压折的树枝砸向了小屋。

一半的一半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