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欧美剧情 > 黑镜电视剧

  第1集

  虚伪的分数

  这是个看评分的世界。只要是合法公民,眼睛里都会植入特殊晶片,用于实时查看视野范围内各人的评分。手机上都装有评分系统,对其他人的任何事都可以给一到五星的评价。从分享朋友照片到与陌生人打招呼,都可以给对方评分。这些分数综合起来就成了对每个人的评价,4分以上受人尊重,3分以上普普通通,2分以上倍受鄙视,1分以上就举步维艰了。房子的租期马上就要到了,房东无意再出租。蕾茜和她那个3分档的弟弟莱恩必须找地方搬。莱恩可以和同学合租,蕾茜则想搬到高档社区。她看中了一幢公寓,只是租金超出了预算。正在她犹豫时,房产公司给出个优惠条件,对大四分的人可以八折优惠。蕾茜心动了,可怎样把分数快速提高到大四分,成了个难题。她特地咨询专家,得到的答案是开拓社交范围,尽量争取更多的大四分人士给她五分评价。蕾茜平时两点一线,接触的人就是些路人、服务生和同事,去哪找那么多大四分的人,让她犯了愁。这时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娜奥米点击了她的社交网页,那个4.8分的标志让蕾茜一愣。娜奥米是个富家女,为人刻薄,以前没少欺负过蕾茜,甚至还抢过蕾茜的男友。可她的社交圈里都是高分人士,这让蕾茜羡慕不已。为了能得到娜奥米的五分,她给自己桌上的破布娃娃拍了照,上传到网络。这个破布娃娃是以前娜奥米送的,嘲讽蕾茜是个老好人。这张照片还真引起了娜奥米的注意,给了五分评价。事情并没就此结束。当天晚上,娜奥米出人意料的主动联系了蕾茜,一堆没用的客套话之后,她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娜奥米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她希望蕾茜以老同学的身份当伴,并在婚礼上发表演讲。参加婚礼的都是名流,分数都在大四分以上,如果能博得他们的好感,4.5分马上就能实现。于是蕾茜欣然答应,还为婚礼准备了一份催人泪下的发言稿。婚礼在一个私人岛屿举行,蕾茜必须提前乘飞机抵达海港,才能赶得上参加婚礼彩排。临出发时,她和弟弟莱恩发生了争吵。莱恩认为姐姐这样迎奉并不友好的“闺蜜”太过虚伪,姐弟俩为此赌气相互评给对方1分。蕾茜怒气冲冲从家出来,正撞到一个高分人士的身上,连声抱歉都没换来对方的原谅,她的分数从4.2降到了4.1。这导致了之后的一连串噩梦。在机场,蕾茜要搭乘的航班取消,另一架航班保留的座位只能提供给4.2分以上人士。蕾茜急得大吼几声,招来了机场保安。保安给予的处罚是暂扣1分,24小时后恢复,在此期间所有低分评价双倍计算。不能坐飞机,蕾茜就决定租车。在低分窗口长长队伍里好不容易排到她,可她的低分只能租老式车,等开到没电才发现现在的充电桩与老式接口不般配。在路边拦车,也被无缘无故评低分。这段时间里娜奥米多次打电话来催促,还为她不能参加彩排大发脾气。蕾茜疲惫的拖着行李箱,在高速路边走着,终于有辆卡车停在她身边。蕾茜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司机的评价是1.4。可别无他法,只能坐上卡车。卡车司机是年近五十的苏珊。从聊天中蕾茜得知,苏珊也曾是高分人士。几年前苏珊的丈夫得了胰腺癌晚期,一个本来很有希望的治疗项目却给了另一名比苏珊丈夫分数高的病人。在丈夫死后,苏珊看透了这虚伪的评分系统,开始随心所欲的讲出自己想说的话,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分数也就直线下降。不过苏珊现在活得很开心,不用像其他人一样为了分数做自己明明不喜欢的事。在卡车上睡了几小时的蕾茜在离海港只有一小时路程时,不得不与苏珊分道扬镳。苏珊在她的行李箱里放了一瓶酒,让她在路上提神。这是蕾茜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有人不是为了分数,而无私的帮助别人。蕾茜感觉被欺骗,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对着那些打扮得光怪陆离的粉丝大喊她从没看过那破电视剧。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她不仅被赶下了车,还得到了一堆低分。蕾茜没有气馁,把苏珊的酒喝光后,从路边借了辆摩托车,带着行李箱一路狂奔,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婚礼现场。此时的蕾茜浑身泥水,狼狈不堪。她顾不上这些,换上粉红的伴娘服就到了婚礼大厅。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可想讨好娜奥米的心情和憎恨娜奥米的怒火交织在一起,让她一会赞扬一会怒斥毫无逻辑可言,把整个婚礼搅得鸡犬不宁。她手机上的分数直降为零。在警局里,蕾茜被摘除了眼睛里的晶体。她坐在监室的床上,心中五味杂阵。看着对面监室里西装笔挺的男人,她越看越不顺眼,隔着走廊对骂了起来。蕾茜也没想到自己会骂出这些话,两人一边肆无忌惮的骂着,一边放声大笑着,能骂人的感觉真不错。

  第2集

  游戏测试

  库珀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多年。从小库珀就与父亲无话不谈,与母亲则比较疏远。在父亲走后,他身心俱疲,面对母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下,库珀决定出门周游世界。旅程之初非常顺利,世界各地的名胜都留下了库珀的足迹。他生性喜欢冒险,爱好尝试新鲜事物,对其中潜在的风险也能泰然处之。大半年后,当他在伦敦稍作停留时,通过约会软件见到了本地人索尼娅。索尼娅是名科技记者,工作之余会找个男友放松一下。在一夜激情后,两人本没打算再见面。可这时库珀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盗用,余额不足。银行调查处理需要几周的时间,库珀只好再次借住在索尼娅的公寓。库珀不愿坐等银行的处理结果,他打算通过兼职应用找份差事,赚取回国的机票钱。这个应用库珀用过几次,这次正好有个大单子,斋藤游戏公司在招募喜欢刺激的游戏测试员。对这个游戏公司,库珀不陌生,小时候就玩过其出品的恐怖游戏。这份工作正符合库珀的胃口。索尼娅在一旁也极力鼓动库珀参加游戏测试,最好能在测试过程中发些图片过来,让她有独家报道的材料。斋藤游戏公司位于伦敦远郊的古堡中。它致力于开发恐怖游戏,在业界有很大知名度。库珀的申请很快就得到了通过,公司主管凯蒂领着他穿过一群工作人员,来到一间单独封闭的小房间。在进门前,凯蒂特地关照库珀关闭手机,让库珀更感觉到神秘。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在测试前,库珀须签署保密协议。因工作人员疏忽,协议缺失签名页。在凯蒂离开房间后,库珀抓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开机。再打开桌上的盒子,对里面的奇怪玩意拍照发送给索尼娅。凯蒂回来时,库珀也没时间关机,只能关闭屏幕放回桌上。所幸凯蒂并非察觉异常。签好保密协议,凯蒂取出盒子里的物件,开始进行游戏测试。这是款通过影响大脑意识成像的游戏,库珀的后颈被钉上如同小蘑菇的接收器。运行程序后,库珀看到面前的桌子凹陷了几个小洞,一只卡通地鼠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逼真的打地鼠游戏就已经让库珀吃惊不少,更大的测试还在后面。公司创始人斋藤先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见了这位喜爱冒险的游戏测试员。在征得库珀同意后,小蘑菇接收器里的游戏升级。库珀被带到一所古老的房子,他记得这是童年玩的恐怖游戏中的场景。在这所阴森的老房子里,库珀要单独呆一晚,然后测试就结束。自认胆大的库珀没想到游戏程序会自动从他的记忆里寻找弱点,先是蜘蛛,后是高中时欺负他的彼得斯,然后是长着彼得斯的巨大蜘蛛。如果不是凯蒂事先保证游戏中的事物不会伤害到身体,库珀恐怕已经会大叫停止了。可之后越来越恐怖,索尼娅突然出现,还举刀冲了过来。库珀感觉到被刺的肩膀一阵巨疼,在打斗中索尼娅的头皮被扯下。看到只有骷髅脑袋的索尼娅仍要置自己于死地,这恐怕的感觉太真实,库珀实在受不了了。凯蒂在监控室听到库珀中止测试的要求,便指引他前往房子里的接入点。库珀硬着头发穿过阴暗的楼梯和走廊,走入尽头的房间,几近崩溃。程序过度干涉大脑中的记忆,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在做什么,来这的目的是什么,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家。在痛苦的大喊中,测试结束了。摘除了小蘑菇的库珀发现自己仍在斋藤先生的办公室,之前的事情只是游戏虚拟出的场景。拿到不菲测试费的库珀,回到了家。他内心最害怕的就是像父亲一样逐渐忘记身边的人。可当他走上楼梯,走进走廊尽头母亲的卧室时,看到苍老的母亲也得了老年痴呆症,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儿子,却一直在拨打库珀的电话。桌上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是母亲的来电,可桌旁的库珀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库珀一直没有离开那间单独封闭的小房间,他经历的几个小时可怕经历只是现实中短短的几毫秒时间。手机产生的信号干涉让库珀大脑过度兴奋,最终失去了所有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