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泰印剧情介绍 > 玻璃面具电视剧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第3-4集 第5-6集

泰剧玻璃面具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

  迪依记者会逼婚拉特 拉特接洛娇回家照顾

  瓦德和笛音匆匆赶到病房,结果病房里空无一人,正在收拾房间的服务人员面无表情地说自己不知道病人去了哪里。瓦德紧张地问随后进房间的迪依和高森,迪依装模作样地让属下去看看是不是病人去了检查室。很快属下汇报称没看到病人。瓦德和笛音面面相觑,好好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失踪而且是在布满监控的拉贝尔。

  笛音要求查看拉贝尔的监控,他们只看到纳达被送到医院的情形,却根本看不到纳达离开的监控。笛音质疑地问高森,高森本性善良不忍心看瓦德失去女儿的凄苦模样,他劝说瓦德不要担心,他敢保证她的女儿很安全。瓦德和笛音找不到纳达只得失望离开。

  迪依办公室里,她得意地跟高森炫耀,幸亏自己考虑周到提前抹掉了纳达入院后的监控。高森于心不忍,他说看到瓦德痛苦的样子他有些后悔把纳达整形成洛娇。

  拉特到医院看望洛娇,被整形成洛娇的纳达完全不认识拉特。拉特看洛娇一言不发的样子以为她的生气,他愤怒地说,她背着自己做那种事,应该生气的人是自己才对。可洛娇始终是一副茫然的神情,拉特终于觉察于洛娇有问题。这时迪依和高森匆匆来到病房,迪依紧张地劝拉特不要担心,她说洛娇很快就可以和拉特结婚。拉特怒不可遏地说,迪依现在竟然还想着结婚。

  拉特一字一顿地说,自己是不会跟洛娇结婚的,因为她有了别人。拉特拿出手机上的视频出示给迪依,视频里洛娇和帕特亲昵地拥抱亲吻。迪依愣住了。拉特念在与洛娇青梅竹马的感情,答应最多在洛娇完全恢复健康前照顾她,但结婚是不可能的。拉特的一番话彻底打破了迪依的计划,迪依傻眼了。

  拉特回到家跟父亲说了洛娇的情况,父亲也大度地让拉特照顾洛娇直到她恢复健康。晚上拉特突然接到迪依电话,迪依让他次日下午一点到拉贝尔,她说自己有事找拉特。隔天下午拉特来到拉贝尔时发现迪依正在召开记者会。拉特正茫然时,迪依作出痛哭的样子心疼洛娇的伤情,然而突然话锋一转说多亏有拉特对洛娇不离不弃。她说拉特在洛娇受伤前已经答应跟洛娇结婚,面对一干记者,拉特苦笑着点头认可了迪依的说法。

  迪依办公室里,拉特愤怒地质问迪依为什么骗自己来记者会,为什么对自己逼婚。迪依迂回地说,自己可以不逼他娶洛娇,但医生说洛娇跟熟悉的人一起生活有助于恢复记忆,所以她才出此下策,她希望拉特能照顾洛娇恢复。拉特有些犹豫。迪依继续说,如果拉特对洛娇不离不弃,可以在公众面前赢得好的形象,如果他这时放弃洛娇,这对他家族的保险事业会有影响。

  拉特回家跟父亲说了迪依逼婚的事。父亲洞悉一切地说,迪依是为了他们家的彩礼用来还帐才这么不顾一切。拉特父亲也劝拉特帮忙照顾洛娇直到她恢复,过后再提出分手,这样才最好。拉特觉得父亲说得非常有道理。

  萍蒲的娇妻劝他找迪依要帐,她说迪依的女儿马上要结婚,办婚礼要花很多钱,如果现在不要以后恐怕更难要回来。萍蒲想到迪依亲家的雄厚资本,他有了新的打算。萍蒲改变主意向迪依逼债,他要迪依马上还钱,不然就付给自己每个月两千万的利息。迪依当然不肯签这种奴隶契约。萍蒲马上威胁说,如果迪依不签字就马上还钱,不还钱自己就要她拿拉贝尔抵债。迪依当然不会放弃好不容易成就的这份事业,她不情不愿地在合同上签字。

  迪依让洛娇去向拉特道歉,她说洛娇做过的事不能因为失忆就不存在。洛娇无助地说,自己根本不记得跟拉特的事。迪依告诉洛娇,她过去跟拉特非常相爱,她叮嘱洛娇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问自己不要去问拉特,不然拉特会很生气。洛娇茫然地点头。

  迪依打电话给拉特让他次日接洛娇出院。次日洛娇拆下脸上的绷带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不知所措,她说自己总觉得自己以前不是长这样,但过去是什么样子她完全没有记忆。这时拉特来到病房接洛娇,迪依也拿了洛娇过去的衣服,洛娇看着时尚的衣服总觉得不像是自己的衣服。迪依谎称自己晚上有事,她拜托拉特在自己回家前好好照顾洛娇。拉特同意了。

  拉特把洛娇送回家,洛娇对面前的豪宅叹息不已,对家里的佣人们也彬彬有礼,佣人们受宠若惊都很不适应,因为过去的洛娇高冷傲慢。洛娇走进房子指着诺普的照片问拉特,拉特告诉她,诺普是她的父亲,她过去很爱父亲,现在竟然连父亲也记不起了。拉特把洛娇送回她的卧室,洛娇避嫌地让拉特出去。拉特突然怒火中烧,他说过去洛娇经常让自己进来,如果现在换成她的情夫,她还会不会撵自己出去。拉特越说越生气,他无法接受洛娇背叛自己。洛娇一脸无辜。

泰剧玻璃面具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笛音潜入高森家找人 拉特接洛娇回家照顾

  笛音带着警察朋友突然来到拉贝尔找高森,笛音希望警察朋友能帮忙在拉贝尔找找失踪的纳达。高森不满地阻止笛音,要求他出示搜查证。库恩也走过来质问笛音凭什么搜查拉贝尔,她觉得笛音就是来闹事的。库恩嚷着要报警,笛音要上前理论,他的警察朋友忙拉住他。

  洛娇开始在陌生的家里生活,家里的一切她都感到十分新奇。洛娇打开衣柜翻找衣服,看到满柜子性感暴露的衣服,洛娇不禁龇牙。她继续翻找时,突然找到很多假睫毛饰品,洛娇莫名地感到亲切和激动。

  高森带着库恩来看望洛娇,两人震惊地发现洛娇竟然跟家里的佣人们混在一起。洛娇给佣人们沾上假睫毛,还教佣人们怎么眨眼才显得好看。库恩看到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地问高森,洛娇明明是失忆可为什么看起来像失智。很快迪依请来拉特,几人共进午餐时洛娇对爱吃的食物表现得难以下咽。拉特有些奇怪,高森和迪依相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地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饭后,拉特、洛娇和库恩三人一起到花园聊天,库恩曾告诉过洛娇,过去他们三人一起长大交情非常的好。洛娇一脸茫然,她对三人青梅竹马的情感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远处高森担忧地看着花园里正在聊天的三人,他说相貌再变可本性是不会改变,他担心拉特对洛娇的感情回不来了。迪依却果决地说,那她就想办法让拉特爱上现在的洛娇,总之她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拉特家这个取之不尽的银行。

  笛音看瓦德因思女心切整日郁郁寡欢,他想了想问瓦德知不知道迪依和高森的住处,他要自己去这两家找一找。瓦德称她在拉贝尔工作时去过高森家里,迪依的家她从没去过。瓦德把高森家的地址告诉了笛音。当晚笛音翻墙进入高森家的院子里,他隐约看到库恩正跟一个背影酷似纳达的女孩说话,笛音激动地大喊纳达名字。高森父女发现笛音,他们没有报警而是将笛音斥责一番后放走了他。

  迪依不请自来地来到拉特办公室,她直言拉特好久没去看望洛娇。迪依幽怨地说,过去拉特每周还将洛娇接到他家里住两天,最近却连看也不去看望。迪依掏出一个戒指盒把一枚戒指递给拉特,她说这是洛娇受伤时医生从她手上拿下来的,她希望拉特重新给洛娇戴上。

  拉特来找洛娇,洛娇正准备跟佣人一起出去买菜。拉特有些吃惊。当天的午餐是由洛娇亲自下厨做的,洛娇做了她最喜欢的食物。拉特看着食物觉得这是住春武里的人才会吃的食物,洛娇好奇地问拉特,自己是不是去过春武里或者在春武里那里有朋友,拉特一一否认。洛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种食物。吃完饭两人一起到了花园,拉特拿出戒指重新戴在洛娇手上。洛娇有些羞涩又有些激动。拉特称他们已经订婚了,等洛娇恢复记忆他们再商定以后的事。

  晚上高森家里,迪依担心地问高森,洛娇会不会恢复记忆。高森这才告诉迪依,洛娇如果要恢复记忆必须要药物治疗,可他只是给洛娇用了治疗皮肤的药,所以洛娇恢复记忆的可能基本没有。迪依大喜过望,她希望洛娇永远不要恢复记忆,看到高森贴心地为她做了这么多,迪依幸福地依偎进高森怀里。

  笛音到警察局问他们调查的情况。警察称他们在拉贝尔没有找到纳达,而且迪依没有伤害纳达的可能。虽然纳达是被迪依女儿撞伤,但她伤势不重,迪依帮纳达修复受伤的面部就行了没必要伤害她,所以纳达只有一种可能是她自己离开了拉贝尔。笛音一时没了主意。

  拉特按照迪依的建议把洛娇接到自己家照顾,他希望熟悉的环境能帮洛娇恢复记忆,也只有她恢复记忆,他们之间的关系才能解决。洛娇跟着拉特来到他家里,拉特家的佣人见惯了洛娇的傲慢和无礼,他们对洛娇没有好印象。哪知洛娇这次却非常客气地对佣人施礼,佣人们震惊地赶紧把这个变化告诉拉特,他们觉得洛娇完全像变了个人。当晚拉特闯进洛娇房间,洛娇穿着保守的睡衣紧张不已。拉特故意要与洛娇亲热,洛娇吓得躲闪。拉特怒了,他以为洛娇跟了情人帕特后现在厌恶嫌弃自己,拉特愤然拂袖而去。

玻璃面具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