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完美真相电视剧

完美真相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辩方指婷 自愿欢好

  骚扰事主 不获保释

  报章大肆报道芝麻仔在警署外袭击人一事,乔大状对芝麻仔的冲动行为大表不满。芝麻仔的外婆病危留院,於是再恳求乔大状协助他保释外出探望外婆;乔大状决定博一博,向法官申请撤销芝麻仔的强奸罪,但遭法官拒绝。高院外,洁丽与一众市民被随机抽选,要求履行公民责任,到法庭当陪审员。经过一番轮选,洁丽、玉英、罗琛、伟权、国正、Bobo与Leo被选出组成陪团成员,为强奸案作陪审。

  文瀚母亲 成为陪审

  Raymond在开庭前向各陪审员讲解守则,更要求他们选出一名首席陪审员成为代表;洁丽与各人因强奸案而走在一起,众人见罗琛性格积极又在惩教署工作,决定推举他担任首席陪审员。芷欣以婷是公众人物为由,要求法官准许以「X小姐」代替婷的称呼,获得法官批准。婷以第一证人身分在庭上指出并不认识被告芝麻仔,更说自己很怕印度人的体味;婷表示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才第一次见到被告。虽然不知芝麻仔何以能进入生日派对的场地,但婷在盛情难却之下喝了一杯芝麻仔交给自己的香槟,当喝下後便神智不清;这时芝麻仔提出要求送她回家,亦趁机强奸了她。陪审席上的洁丽看见婷哭得可怜,亦对她感到十分同情。初庭审讯完毕,各陪审员经特别通道离开时,仍为刚才的案件议论纷纷。洁丽与玉英并肩而行,洁丽更称赞玉英说她成功估中婷就是受害人;洁丽见时已黄昏,於是急急赶回书斋找丈夫景生。

  景生抱怨妻子未有买菜煮饭,洁丽心生一计,致电给儿子文瀚寻求协助;文瀚出现後景生向儿子说楼上邻居的厕所漏水,要求文瀚出律师信控告邻居,文瀚为息事宁人答应父亲会处理。文瀚静静找邻居福伯询问为何还未作出维修,福伯以腰伤为藉口拖延,文瀚一时心软欲给钱福伯看医生,景生突然出现阻止。文瀚向洁丽提及认识芷欣一事,但她竟以为儿子欲追求芷欣。

  控辩双方 供词相反

  思杰将Michael醉酒闹事一案转介给少谦,Michael向两人大吐苦水,但少谦却借意希望从Michael口中多了解芷欣的一切。

  法庭传召了Gahal到庭上为强奸案作供,而直到最後则由芝麻仔出庭答辩,但芝麻仔口中所说的过程,却与婷的作共完全不同,众陪审员一时间分不清那一方孰真孰假。退庭後各陪审员在休息室内谈论婷与芝麻仔的供词,唯独国正一人又要赶着离开,众人看眼中不禁愕然。经过连番审讯後,各陪审员商议後的结果,竟然是不能以大比数通过裁定芝麻仔强奸罪名成立。

完美真相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罗琛要求 洁丽屈服

  票数不符 讨论继续

  洁丽在投票中认为芝麻仔无罪,引起了国正的不满;国正指洁丽拖延了审讯的过程,令他不能尽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洁丽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芝麻仔是否无罪,但因为在审讯期间自己发现当中有不少疑点,因此洁丽要把疑点弄清楚,才能判断芝麻仔是否有罪。Leo与Bobo坚持认为芝麻仔无罪,而伟权与罗琛则认为芝麻仔有罪。玉英提及Gahal的证供,指芝麻仔背景复杂,但Bobo仍然相信自己的直觉。

  洁丽提出 心中疑惑

  洁丽质疑婷与助手的证供不相符,更指出婷曾说过很讨厌印度人的体味,罗琛与权於是就洁丽的质疑,说出有关自己的想法,藉此希望她能改变初衷。洁丽告知各陪审员,自己曾与儿子文瀚到案发现场作实地测验,却不明白为何没有邻居曾听见婷的呼叫声音。听到洁丽的发现,玉英亦开始产生怀疑。国正心急离开,於是再催各人再次投票;当国正看投票芝麻仔有罪与无罪的人数比例时,即投芝麻仔无罪,但料不到玉英却坚持投有罪一票。

  国正气得责骂玉英,令她不满反驳,更直指他不应为了尽快把案件完结而作墙头草。由於一众陪审员未能作出共识,Raymond只有安排各人留宿一宵直至有结论为止;国正因再被困而对玉英更表不满。思杰看见芷欣与巧如在晚上仍留在律师楼而大感奇怪;芷欣向思杰坦言,指想不通为何众陪审员在这件强奸案上不能作出一致的判断,思杰认为世事难料;思杰又告知芷欣,少谦将会替Michael打官司,但芷欣冷淡说事不关己。

  晚上各陪审员继续开会,但Leo与Bobo在兴高采烈地谈及援交的话题,令伟权对两人大感反感;伟权除了看不起两人,更认为他们毫无道德观念可言,而Leo则认为伟权食古不化。罗琛认为洁丽见识不多,於是以自己的经验游说她,希望她能认同芝麻仔有罪;洁丽不想被罗琛缠绕,於是答应他会详细考虑有关立场。但翌日众陪审员表决前,洁丽仍在众人前说出自己一直不能释怀的疑点。

  连翻讨论 终有结果

  伟权终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把自己女儿遭人落药给迷奸的事说了出来,权更认为芝麻仔与迷奸他女儿的坏男人没有分别。各人得知伟权的家事后无言以对,亦无从安慰。罗琛见洁丽不停讲道理,心中有火,更直指洁丽拉票,洁丽只得出言反驳。经过多番讨论,陪审团终有定案。芷欣替婷大感不值,但亦无可奈何;芷欣突然收到婷的来电,哭诉希望芷欣能替她作出上诉,但芷欣说出在此案中自己是代表律政署,因此不能私人帮他上诉。芷欣担心婷,於是赶往婷的住处欲安慰她。

完美真相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