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我的1997电视剧

我的1997第19集剧情介绍

  岳芳英母子赴深圳考察 李浩楠遭张伟豪威胁

  晚上,高建国下班回到家,岳芳英连忙喊住,把白天看到高志远的事告诉高建国。白天再电视上看到高志远作为中英谈判代表来到香港访问后,岳芳英立马就跑去会馆,远远地看见高志远和记者在谈话,岳芳英喊了高志远的名字却没有得到高志远的回应。高建国一听就来了气,好不容易和高志远重逢,岳芳英平时的大嗓门儿居然蔫了,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岳芳英也知道自己临场退缩无话可说,将签好名字的抵押合约交给高建国便回屋躲着去了。

  为了得到李欣欣,张伟豪拿着龙华偷拍的照片威胁李浩楠,如果一个月以内李浩楠不能让李欣欣同自己订婚,就要把照片交给报社,到时候李浩楠就有可能坐牢,政府介入调查美星公司收购案,那么永成公司就会倒大霉。李浩楠气得将照片挥洒一地,指着张伟豪阴险的嘴脸怒得骂不出一句话。

  李浩楠为了这件事喝了许多酒,直到陈烨回家才鼓起勇气,单独和陈烨在房间内聊天。李浩楠请求陈烨去给李欣欣做思想工作,尽快让李欣欣嫁给张伟豪,在一个月之内必须嫁给张伟豪;如若不然自己就会出麻烦,李浩楠的神色不像是开玩笑的,陈烨开始询问原因。

  李浩楠告诉陈烨,为了收购美星公司,自己私下买通了美星公司的副总经理魏伦,提前知道了美星公司的标底才能顺利收购。现在,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件事,而且拍下了照片;李浩楠颤抖着手把照片掏出来给陈烨看,陈烨气得一巴掌扇了过去,这可是违法犯罪的事。李浩楠抓着陈烨的手苦苦恳求,张伟豪拿着这些照片来要挟,除非李欣欣和自己订婚否则就公之于众。

  陈烨当晚就把李欣欣约到咖啡厅里聊天,希望李欣欣可以和张伟豪订婚;李欣欣告诉陈烨,自己打算和高建国订婚,陈烨一听就生气立刻拒绝了李欣欣,高建国的出身根本就配不上李欣欣,张伟豪的家世完美无可挑剔,嫁给张伟豪才是最好的选择。李欣欣拒绝嫁给张伟豪,两人谈不拢不欢而散。

  陈烨最终还是没能说动李欣欣,张伟豪得知后又开始威胁李浩楠,李浩楠提出用一千万买下底片,张伟豪根本就不动心,一千万对于荣成集团根本不是什么大数目。张伟豪拍拍李浩楠的肩膀,吩咐李浩楠抓紧时间。

  逼不得已,李浩楠来到京味饺子馆找李欣欣,把李欣欣带到海滩边谈事。李浩楠希望李欣欣能够立刻嫁给张伟豪,李欣欣跟本就不同意,自己对于张伟豪一点感情也没有,高建国才是自己的心上人。李浩楠无奈之下把自己犯下的罪行告诉了李欣欣,如果李欣欣不嫁给张伟给,永成集团和李健盛都会受到威胁,自己也会被送进监狱去。

  李欣欣没想到李浩楠能做出这等糊涂事来,震惊之余只有愤怒,为了掩盖罪行家人不惜牺牲李欣欣的幸福,李欣欣十分心寒。任由李浩楠怎么恳求,就算是下跪也没有作用,李欣欣坚决不同意作为牺牲工具,甩开李浩楠的手离开了。

  1984年12月19日,中英两方代表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会见,中方以邓小平、李先念等为代表,英方以首相撒切尔夫人、外交官杰弗里豪为代表;在一百多位香港知名人士做见证下,两方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共同维护香港的利益。

  消息传回香港后,全港人民兴奋不已。为了庆祝谈判顺利成功,京味饺子馆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庆祝宴会,岳芳英私下托海叔打听北京家里的情况,海叔同意帮岳芳英打听并记下了岳芳英北京家的地址。

  第二天,高建国带着岳芳英和海叔一起赴深圳实地考察,车辆经过当初高建国和岳芳英韬光经过的梧桐山,高建国特意让司机在梧桐山旁停下车,三人望着梧桐山感慨历史和岁月。没想到当年从这儿逃港过去之后,现如今还能有正大光明回来的一天。

  晚上,三人在深圳一家酒店下榻,高建国凭着记忆给高志远之前的单位钢笔厂食堂打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是错的。岳芳英上前掐断电话,责骂高建国胡乱打扰别人,想要联系高志远就得去查信息,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此时,同在深圳的高建军正在局长办公室内接受新的任务,由于高建军提出的深圳警务管理很有用处,上级准备抽调高建军到前线,去调查一个走私的案子。现在深圳走私的情况开始抬头,市局已经打了两个走私集团,根据头目交代还有一个叫做老K的人,控制着好几条的线;上级要把高建军调到线上,顺藤摸瓜把集团一网打尽。

 

我的1997第20集剧情介绍

  伊丽莎白二世签署协议 丁跃音调往香港工作

  李欣欣思虑再三又从去往京味饺子馆的路上折回,跑到公司看望李健盛。秘书米歇尔告诉李欣欣,刚才董事会议上,李健盛突然心脏不舒服,刚刚叫来了医生,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李欣欣强烈要求李健盛忙完之后住院治疗,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能因生意耽误病情;李健盛还要看着李欣欣结婚抱上孙子,,一定会好好注意身体。

  既然李欣欣是真心喜欢高建国,李健盛决定全力支持李欣欣和高建国的爱情,李欣欣很感谢李健盛对高建国的认可。李欣欣为了解决事情,亲自跑去和张伟豪谈谈;张伟豪看见李欣欣主动来找自己,恨不得立马就贴上去。李欣欣对于张伟豪的阴线手段感到不齿,张伟豪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幸福,只想要得到李欣欣身后整个李家整个永成集团的利益,张伟豪的嘴脸令林欣欣感到愤怒,拿起桌上的水泼向张伟豪。张伟豪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劝告李欣欣,一个月的期限已经过了一个礼拜,抓紧时间好好想想吧。

  李欣欣提着包漫无目的地走在海滩上,脑海中闪现过往的一幕幕,也许富家子弟的婚姻从来都由不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的利益牵扯着本该纯洁神圣的婚姻,婚姻因此变得浑浊不堪。李欣欣的左边放着家族利益,右边是何高建国的自由爱情,李欣欣左右为难。

  高建国拿着花束来到博文英语学校邀请李欣欣参加海叔的生日会,李欣欣不想把高建国卷进来,故意出言刺激拒绝了高建国的邀请。李欣欣一反常态,令高建国摸不着头脑。

  由于丁跃音工作表现出色,社长将丁跃音调到了香港的分社,专门负责采访商业人士和政界知名人士。丁跃音下班后立刻打了深圳长途给高建军,把这个好消息告知;高建军兴奋得满脸都是笑容,约定丁跃音一到深圳就去接她。

  因一客户无力支付广告费用,便拿了一辆二手车来抵押费用,张大昌开心得与安慧炫耀,以后出去谈生意就可以开着车出去,这样生意肯定很容易就能谈成。现在问题是没有人会开车,安慧想到了会开车的安国庆,提出让安国庆来公司里当司机,丁跃民当业务员跟着自己跑业务。

  安慧把张大昌给两人开出的工资待遇告诉安国庆和丁跃民,作为司机的安国庆工资为五百元,月底有奖金加成;而丁跃民则是四百元,每月按照订单抽提成。安国庆心里想要做大生意,但是现在没有资金作为资本,只能暂时当司机存点钱。

  谁知,第二天安国庆开车载着安慧和张大昌,车没开多远就熄了火,掀开前盖白烟滚滚。为了谈生意,安慧和张大昌改换其他交通工具赶往和客户约定的酒店,留下安国庆在原地,找一个修车店修好车晚上再去酒店等着两人谈完生意。

  晚上,安国庆忙完工作下班回到宿舍休息,丁跃民从床底下托出一台样品录音机来,这是白天丁跃民从一个专门倒卖录音机的名叫老顾的人手中买来的,正品价格五百五。丁跃民告诉安国庆,如果买一千台拿去北京倒卖,价格可以达到一千以上,这样算来就是一大笔的赚头,安国庆不禁动了心。

  安国庆找安慧借钱,一开口就是五万那么多,安慧惊得瞪大了眼睛,自己来深圳接的广告生意不多,总共挣到的钱也就两万多,去哪儿变出来那么多钱。安国庆希望安慧能以个人的名义向张大昌借钱,安慧觉得自己初来乍到公司没多久,怎么也不应该这么不人道地管老板借这么大一笔钱,遂拒绝。

  按照上头的指示,高建军假扮成一个生意濒临崩盘的小厂业务员,去和老顾接头,想要进一些卡式录音机去卖,拯救一下厂里的生意。这次前来谈生意,老板特地给了自己二十万。老顾听了数目后同意接单,告诉高建军明天来取货,自己还要组织一下货源才可以凑足录音机数量。

我的1997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