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我的1997电视剧

我的1997第7集剧情介绍

  高建国倒卖手表被骗 王乐再次家暴安慧

  张凤鸣看见安慧头上伤口流血,一怒之下来到王乐与安慧新婚家中,指着王乐鼻子大骂特骂,警告王乐不准在对安慧动手,否则下一次就召警察来解决事情。王乐向张凤鸣保证不会再打安慧,并向安慧道歉;张凤鸣推开王乐,气呼呼地摔门离去。

  高建国告诉岳芳英,自己在油麻地看见了一所英语学校,想交学费学英语。岳芳英听了十分高兴,掏出身上所有的钱递给高建国,嘱咐儿子好好学英语,这样才能在香港站稳脚跟。高建国和阿强拿着所有的钱从涛仔那里换成了电子表,推着一辆三轮车在大街上叫卖。

  不一会儿,罗向荣带着同僚巡街恰好抓到,要求高建国交罚款且要没收货物,高建国交不出罚款向罗向荣求情。罗向荣搬出香港法律规定,无营业执照经营属于违法,按规定必须交罚款。

  涛仔拿出五百块替高建国缴了罚款,罗向荣这才放过了高建国和阿强,只是高建国刚买来的手表都被没收了。高建国拉着涛仔的手表示感谢,涛仔告诉高建国这五百块是借给他的,以后是要还的,高建国连连答应。

  下午,涛仔带着手下找高建国要钱,开口就是七百块,连带三百块是利息。高建国看见涛仔身边一个熟悉的面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涛仔、罗向荣骗了。高建国拒绝奉还利息,涛仔带着人就追着打。情急之下阿强和高建国走散,高建国慌不择路跑近博文英语学校躲避,李佳欣正巧在学校准备上课内容,高建国拉着李佳欣请求她保密,慌忙躲进讲台里。

  涛仔带人闯入教室搜查,李佳欣见涛仔等混混如此嚣张,吩咐秘书去打电话召警察。涛仔搜查不到人,指着李佳欣的鼻子恶狠狠警告,下次不会轻易放过。涛仔走后,高建国才从讲台底下走出,对李佳欣表示感谢。李佳欣认为高建国不务正业,严厉斥责赶高建国离开学校,高建国向李佳欣表示自己是来学习的,李佳欣让高建国把身上的坏习惯改掉再来学校。

  涛仔找不到高建国,怒气冲天提着棍子来到龙鼓村寻衅滋事。岳芳英看见阿强一个人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看阿强脸色不太对便上前询问,还未等阿强开口,涛仔带着人出现在饺子摊。岳芳英拦住涛仔询问才得知高建国欠了高利贷,连本带利七百块,明日翻两倍,后天就是三倍。

  岳芳英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高建国交学费,暂时没有钱替高建国还;于是涛仔动手将饺子摊砸烂,破坏岳芳英生意。在岳芳英的逼问下,阿强才把高建国用学费倒卖手表的事说了出来,岳芳英气得说不出话来。

  晚上,高建国回到家看见满地狼藉,忙询问发生了什么;阿强把下午发生的事又复述给高建国听。高建国向岳芳英认错,岳芳英没想到高建国会变成这样,不但学会了撒谎还学会了倒卖;伤心绝望之际与高建国断绝母子关系。

  大陆那头,党中央宣布恢复高考制度,令广大青年看到了新的希望,参加高考的热情十分大。安慧、丁跃音、丁跃民三人也准备参加高考,读大学是三个人的梦想。丁跃民拿出自己在废品站买的书借给安慧阅读,安慧十分感谢,摩挲着书的封面笑逐颜开。正当三人在图书馆内讨论高考时,王乐带着饭菜来找安慧,安慧不想家丑外扬,跟着王乐回了家。

  到家后,王乐哄着安慧去看电影,安慧一心想要多点时间看书准备高考,王乐一听脾气大发,认为安慧还是要离开自己,攥着安徽的手不放。安慧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一封信也掉了出来,王乐捡起来一看发现是给高建国的信,怒气夹带着醋意,脸上表情更加暴怒,划燃火柴把信烧着。安慧立刻去踩灭火苗,请求王乐能留点私人空间给自己,王乐抓着安慧的肩膀往墙上撞,安慧的头部不停地撞在墙上,安慧实在受不了抓起杯子砸向王乐的头;挣脱桎梏后安慧慌忙跑向家。

我的1997第8集剧情介绍

  高建国成为校保洁员 安慧欲与王乐离婚

  安国庆听到高建军参军的消息,心中甚是愤怒,安慧刚回到家便被安国庆指着鼻子骂。安慧知道安国庆对高建国存在恨意,所以才会对自己恶言相向,安慧默默忍受安国庆的辱骂。

  高建军把想参军的消息告诉父亲,父亲同意高建军参军,入伍现如今对全国开放,参军对于青年很有利。顺势,高父提出了让孙晓华搬到家里暂住几天,高建军知道孙晓华和父亲一样是知识分子,对于孙晓华很尊重,于是同意父亲的建议。

  高建国被岳芳英赶出家门,走投无路来到英语学校应聘保洁员,李佳欣为人善良禁不住高建国软磨硬泡,答应替高建国谋职。李佳欣带着高建国面见韩校长,韩校长见高建国面相老实,又有香港身份证,看在李佳欣的面子上同意高建国当校保洁员,并给了高建国杂物间作为住处。

  因高建国欠债,岳芳英觉得无颜再在龙鼓村待下去,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海叔拦住岳芳英,告诉岳芳英庙街有一个朋友的凉茶摊想转让,希望岳芳英能接受开一个饺子摊。岳芳英考虑一番后,决定留下来继续开饺子摊挣钱。

  自从成为保洁员,高建国无时无刻不在找机会学英语,逮着机会就拿着小本子记笔记。高建国想要通过学会英语,成就一番作为,在香港占得一席之地。

  阿强把岳芳英在庙街开饺子摊的消息带给高建国,希望高建国能去看一看饺子摊。高建国担心岳芳英看见自己又会心烦,犹豫着要不要去看一眼。下午,岳芳英的京味饺子摊开张,锣鼓声天人气甚高,高建国擅离职守偷偷去看了一眼,岳芳英脸上难得出现了笑容,高建国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内地逐步开始改革,高致远也恢复了工作,老刘来找高致远,告诉高致远中央刚刚成立了港澳台政研室,恰好高致远有香港家族背景,很适合调来政研室工作,而且高致远又是一个工程师。老刘怕高致远会拒绝,拿出廖公的批示文件给高致远,高致远抓住老刘的手激动不已。

  送走老刘后,高致远对着岳芳英和高建国的照片诉说思念,望着岳芳英的照片,高致远不禁留下了眼泪。

  几个月过去了,高考顺利结束,各大学也发放了录取通知书给考生。丁跃音收到了人民大学新闻系的录取通知书,兴奋地和安慧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安慧拿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给丁跃音看,原来两天前安慧就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了。然而上大学会遭受王乐的阻挠,丁跃音决定陪着安慧去找王乐谈谈。

  王乐正在上班,看见安慧十分开心。安慧告诉王乐自己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读大学是自己的梦想,不论如何自己都要去读。王乐爱安慧太深,占有欲十分强烈,对于安慧读大学的要求严词拒绝。安慧伸手推开王乐,告诉王乐自己要和他离婚,说完,安慧拉着丁跃音就走。

  王乐快步追上去,作势要打安慧被丁跃音挡住,王乐将丁跃音甩在地上,丁跃民看见自己妹妹被王乐欺负,不由分说就是一拳。

  安国庆拄着拐杖蹒跚走来,照着王乐脸重重甩了一巴掌,警告王乐不许再打安慧,否则就把王乐手指剁下来。丁跃民拉起地上的丁跃音,搀扶着安国庆,带着安慧离开了。

  晚上,高建国拿着借来的讲义在杂物房,用蹩脚的发音朗读。李佳欣下班听见声音,好奇之下走进杂物房,见高建国拿着讲义阅读,出于教师本能指出言对高建国进行指导。学英语需要先弄清单词发音,想学就去课堂上报名,只不过课堂是收费的。

我的1997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