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我的1997电视剧

我的1997第17集剧情介绍

  电子厂创办遇上瓶颈 张伟豪暗中做黑手

  关于永成集团撤离香港的提案,董事会大多数人都投了同意票,李健盛并不急着表态,而是让助理给董事会一人发了一份高建国的毕业论文。李健盛放李欣欣把高建国带到了董事会,让高建国对自己的论文开始演讲。高建国对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方针表示肯定,以自身小时候逃荒到北京的经历打动了董事,再加上论文的内容,成功将董事的信心拉回。

  同一时间的北京,就香港问题经过中英两方十二轮次的谈判,终于进入了二次议程,双方在香港驻军问题上产生歧义;邓小平坚持在中国自己的领土上驻军天经地义,英方以香港市民如若看见驻军会产生恐慌为由,拒绝驻军。

  龙华不负辛苦跟踪了好多天,将偷拍成果洗成照片交给张伟豪看。张伟豪看见龙华偷拍李欣欣和高建国的照片,越看越是生气,高建国一个穷小子怎么能和自己出身富裕世家相比。龙华提议用一点计谋把李欣欣抢过来,张伟豪许诺予以给龙华大笔报酬;龙华知道荣成集团和永成集团集团都在收购美星公司,政府要求招标形式收购,为了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正好可以利用这次美星公司招标的事,把李欣欣和高建国分开。

  李欣欣告诉高建国,现在有一家银行愿意给高建国提供资金,但是需要企业、股票等作为担保,岳芳英的饺子馆就可以作为担保。高建国回到家后和海叔商量担保一事,海叔听后同意把饺子馆作为担保,岳芳英那边也会想办法说服。

  第二天一大早,岳芳英神神秘秘地拉着高建国出门,高建国按照岳芳英的要求换上西装打了领带,跟着岳芳英来到一家餐馆见一位李姓大神和一位名叫罗丝的二十五岁女性。高建国恍然大悟这是岳芳英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坦言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最近打算自己创业没工夫顾及爱情,高建国婉言拒绝了李大婶的好意,向罗丝表示抱歉。

  岳芳英对于高建国的行为很是生气,一脸不满地抛下高建国先行回到了饺子馆。饺子馆内,海叔正和银行的两位职员商谈抵押担保的事,高建国回到饺子馆内和职员一起讨论抵押担保的英文合约,岳芳英听见饺子馆抵押担保一事,立刻来了劲上前探听。

  原来,高建国和海叔商量着把饺子馆作为抵押担保,然后再从银行贷款三十万办厂,岳芳英问过银行职员后得知,如果高建国破产无资产奉还贷款,银行有权利把饺子馆拍卖,立刻拒绝把饺子馆作为担保抵押。银行职员看着气氛尴尬,连忙带着资料起身告辞。

  为了抵押担保这件事,岳芳英和高建国没少吵架,因为担心饺子馆会搭进去,岳芳英坚决不同意给高建国担保,让高建国自己想办法。

  安国庆的同村朋友去深圳打拼半年,靠着倒腾收音机赚到了五十万,心动之下带着丁跃民请假启程前往深圳,打算效仿同村朋友从香港进货深圳批发,赚一把钱。

  龙华暗地里找了美星公司的一位职员魏伦约见李浩楠,魏伦打着希望美星公司前程更好地名头,提出愿意私下在招标会上给李浩楠一点有用的消息,方便永成集团成功招标美星公司。龙华躲在不远处拿着相机,偷偷地将李浩楠和魏伦见面的场景拍了下来。

  在永成集团展开的就美星公司收购招标会议上,李浩楠因为有了魏伦当外挂,对于收购美星公司一事胸有成竹,承诺一定会尽力招标成功,不会让李健盛和各位董事失望。

 

我的1997第18集剧情介绍

  李欣欣约见岳芳英 香港问题终达成一致

  海叔支持高建国把饺子馆作为抵押担保,端着一碗冰糖雪梨来哄岳芳英,两人谈不拢差点就吵起来,岳芳英见海叔如此支持高建国,心中的执着产生了动摇,终于同意在合约上签字,但是自己有两个条件:一,合同上只写自己的那一半股份;二,不允许高建国再和李欣欣交往。

  海叔把岳芳英抵押饺子馆的条件告诉高建国,高建国坚决不同意和李欣欣分手,如果创业要牺牲自己的爱情,那么创业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海叔瞒着高建国去博文英语学校,和李欣欣见一面谈谈饺子馆抵押的事;经过海叔反复地做思想工作,岳芳英提出了要李欣欣和高建国分手作为抵押条件,才同意在合约上签字。但是高建国拒绝了这个条件,现在岳芳英和高建国僵在那里骑虎难下,李欣欣也知道自己作为资本家的女儿,在岳芳英的眼里两家差别实在太大,因此不同意自己和高建国交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海叔希望李欣欣能试着找岳芳英谈一谈,李欣欣答应了。

  李欣欣约岳芳英单独在咖啡馆见面,把自己父亲李健盛于1949年跟着叔叔来到香港,李健盛卖过报纸卖过香烟,那时候李健盛口袋里只有十块钱。靠着辛苦的打拼有了这一家咖啡馆,就是这家咖啡馆成了抵押品,获得银行的贷款投资进军航运事业,逐渐有了如今的永成集团。李欣欣希望岳芳英能够让高建国放手一搏,毕竟高建国还是年轻人,有足够的奋斗资本;岳芳英决定回去后好好想一想,之后再给李欣欣答复。

  从1982年9月开始一直到1984年6月30日,历时将近两年,中英双方终于就香港的问题在法律制度、财经制度、货运制度等多项制度达成一致。党中央派出港澳台政协委员直飞香港前去谈判,高志远作为重要委员,参加了谈判商协。临走之前,孙晓华在高志远的行李箱里放了一件亲手织就给高建军的毛衣,希望高志远趁着去香港的机会,再去找一找岳芳英和高建国。

  高志远到达香港后,商业谈判会连接了媒体直播,岳芳英在饺子馆的电视机上看见高志远的身影,二话不说就往会议地点跑去。不负辛苦,岳芳英终于跑到了会议地点看见了高志远,可是外面围着保安和爱国人士,岳芳英没办法靠近高志远,只能远远地看着高志远。为了让高志远看见自己,岳芳英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拼命地挥舞,可高志远跟本就没有侧目,岳芳英奋力一喊也没能引起高志远注意。岳芳英眼看着高志远坐着轿车离开了,心中的痛苦和伤心不言而喻。

  距离美星集团的招标会日期越来越近,李浩楠把魏伦约到海滩边一手交钱一手交资料;龙华尾随两人躲在桥洞下偷拍下魏伦交资料给李浩楠的场景,又拍下李浩楠交钱给魏伦的一面。李浩楠告诉魏伦,自此两人就当没有见过面,魏伦明白其中厉害,拿着钱乐颠颠地离开了。

  龙华把拍好的照片洗出来给张伟豪看,张伟豪希望魏伦能够暂时消失一段时间,起码在永成顺利招标美星公司之前,绝对不可以出现,省得魏伦到处去乱说透露了不该说的东西。

  安国庆带着丁跃民坐火车来到深圳,第一件事就是找电话亭给安慧打电话,告诉安慧自己来到深圳打拼的消息;安慧十分欣喜安国庆也来了深圳,约定下班后给安国庆接风洗尘。安国庆望着深圳的高楼大厦,心中的赚钱梦想油然而生。

  香港出差任务完成之后,高志远特地趁着从深圳入关的机会,来到高建军工作的驻防公安局看望。高建军见高志远来了,连忙热情地迎上前招待,正好警局已经下班,高建军拉着高志远去外面的馆子吃了一顿。高志远从包里拿出孙晓华织就的毛衣,交到了高建军的手里。

  席间,高志远问起岳芳英和高建国当年出事档案,岳芳英和高建国落水之后,由于当晚风浪很大看不清,如果当时没有人及时搭救,生还的可能非常的小。岳芳英当初在警校里可是游泳亚军,除非是刻意求死才会没有任何生死讯息,当初岳芳英受了冤枉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高建国没有被冤枉,求生的欲望肯定很大,除非是被什么东西撞伤溺死,而这一切都是高志远的猜测。

  下班之后,安慧带着安国庆和丁跃民一起吃饭,从下火车之后一直没有吃饭的两人,看见一桌子的珍馐立刻敞开了胃口胡吃海喝。安国庆问起安慧的工作情况,安慧在广告公司底薪五百元,按照每单生意的提成做另外的工资,这个个月安慧挣了一万块。安国庆和丁跃民听到一万块这个数字之后惊得瞪大了眼睛,自己在北京倒腾录影带一个月一千块也觉得是大数目,没想到安慧对于一万块都轻描淡写,看来深圳真的是赚钱发家的好地方。

我的1997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