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杀不死电视剧

杀不死第1集剧情介绍

  平凡生活突生波澜

  “别动!抢劫!抢劫!……”

  冰冷的枪支爆发出强大的火力,玻璃柜台在店员惊恐的尖叫里发出刺耳的破碎声。一群蒙面劫匪破门而入,珠宝店的商品瞬间被抢购一空……

  一天清晨,4S店的销售员林森在家中醒来。简单洗漱后,林森像往常一样步行来到工作所在的4S店,又像往常一样在当老板的舅舅指挥下,与同事们一起跳加油操,喊着毫无新意的口号。上午,林森陪客户看车的时候正认真地讲解着,一转身的工夫却发现客户已经被另一名销售员邢之宝半路抢走。回到办公室的林森打开电视剧,却又被舅舅抓了个现行。公司全体人员拍合照时,又因为人数太多几乎把林森挤出了镜头;他看着墙上只有半个自己的相片,心情陷入了低谷。林森郁郁不乐地回头,想要离开。

  一张大脸突然出现在林森面前。原来是好友邵带妹,昵称哨子,与林森一起到餐厅吃饭。邻桌有一位漂亮的姑,是前台工作人员,林森已经关注她很久,却一直鼓不起勇气搭讪。哨子看不过眼,撺掇林森偷走姑娘钱包 然后借归还之机对姑娘展开追求。林森认为不靠谱,哨子却在林森拒绝之时手脚麻利地将姑娘的钱包顺到了手,并在林森劝阻下执意带走了钱包。哨子想把钱包里的钱全部拿走,假装成捡到了小偷扔下的包,却不经意发现了一袋钻石。林森大为震惊,更是极力要求哨子赶紧归还钱包。哨子不信钻石是真的,以为跟自己手机上的装饰钻一样,是装饰用的便宜货。为安抚林森情绪,随手在办公室的门玻璃上划了一圈。谁知整块被划的玻璃居然全部掉了下来,于是二人正巧撞破了屋内老板娘训老板的场面。哨子与林森逃到了一旁,但他此时仍旧觉得钻石不可能为真,竟开玩笑要与林森分赃。老板从后方追上来,将哨子赶回岗位干活,又教训了外甥林森一顿。

  哨子回到车间,接到了钱包内一部诺基亚的几个电话。他没有接听,选择了直接关机。心存疑惑的哨子把钻石放在了打磨机之下,开动机器。林森怕把钻石弄坏赶忙制止,但哨子拿出来后发现钻石完好无损,机器反而被磨损严重。此时二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钻石是货真价实的。

  林森赶紧拉着哨子去找姑娘,看到她正在前台工作。哨子依旧坚持搭讪计划,让林森拨打前台热线与姑娘约好当晚六点在咖啡厅见面,归还钱包。刚打完,二人再次被老板抓住,业绩平平的林森被派去陪忙不过来的同事邢之宝的一名客户试车。

  在车上,林森疑虑为何一名4S店前台会有这么多钻石。他想象着见面时的各种可能性——姑娘的父亲有钱,或者姑娘的“干爹”有钱……客户突然一个急刹车,打断了林森的想象,却也把林森身上的钱包甩到了车上。毫无知觉的林森下车,把客户带回了店里。

  车间里,哨子正与前妻通过电话争吵离婚的事情,来提一辆白车的客户却发现车的发动机根本没有被修好,大声投诉。老板从监控中看到后赶来没收了手机,直接扔进了意见箱。一名同事幸灾乐祸地看热闹,却发现哨子用的正是他的手机,不禁郁闷。

  大厅里,邢之宝嘲讽林森没有业绩,林森选择忍气吞声。哨子突然出现,想再看看钻石,此时林森才发现钱包落在了车里。得知车已被提走的二人赶紧潜入邢之宝办公室翻出了客户资料,找到客户地址。马路边,白车主人正在向老板控诉,却赫然发现自己发动机冒烟的车从旁边徐徐开了过去。

  二人找到客户的车库,却发现这里停了许多台与客户那辆一模一样的车。无奈之下只能由哨子挨个开锁,林森挨个翻找。车库的两名保安从监控里看到了企图遮挡住摄像头的林森,急忙赶下来抓人。哨子让林森引开保安,自己又找了一会儿,找到后回到了白车内等林森。

  林森带保安兜了好多圈,终于体力不支停下来想解释。谁知阴差阳错间,林森被警棍砸中要害,又不幸在逃跑时被护栏撞晕,最终还是被带到了保安室。想要解释的林森却越说越乱,被摁到一边,自己的钱包手机也被当作赃物放在了桌子上。他看到哨子正给自己打电话,想夺过来接听,却不料推倒了一名保安还让他跌断了一颗牙。于是恼羞成怒的两个保安把林森拷在电暖器上毒打一顿。林森看到脚边的插座旁有暖水瓶,想踢倒它烧断电路趁黑逃跑,却不想同时引发联电,与前来拉他的两个保安一起被电晕。外面的哨子觉得不对,返回来把带着暖气的林森搬回了车上。

  路上林森醒来,接到母亲的电话却无法解释,只说一会儿回家。哨子带他去了咖啡厅,正巧碰见等待无果正准备离开的姑娘。狼狈的林森归还钱包,却听姑娘说这钱包并不是她的。二人惊诧,哨子抢回钱包,林森怕他动歪心思,与其争抢。正当争执之时,突然开来一辆面包车,一名男子下来一把掳走了姑娘。

  姑娘最后的求救声回荡在路上,留下面面相觑的二人不知所措……

杀不死第2集剧情介绍

  还包之路一波三折

  时间回到那天中午。

  餐厅的洗手间里,一名身着风衣的短发女子正对着镜子用卫生纸擦拭衣襟上的污渍,她灰蓝色的钱包正放在一侧的洗手台上。前来就餐的前台姑娘童茵也来洗手,把她同样的灰蓝色钱包也放在了洗手台上。一个女孩从二人之间插入,在小茵这侧的洗手池内洗手,阻挡了小茵视线。小茵隔着女孩只看到了短发女子的包,误以为是自己的,伸手拿走。之后,便是餐厅内林森与哨子偷包的闹剧。

  找不到钱包的小茵走出餐厅。与此同时,在车上发觉钱包不对的短发女子赶回到这里,在门口与小茵擦肩而过。

  晚上。寻找童茵的短发女子正巧看到路边纠结的三人,于是让车上的男子掳走了小茵。林森奋力去追,却被接到保安报警而赶来的警察抓住。询问童茵后得知钱包在林森处的车辆掉头回去,正好看到林森被带走的一幕。哨子躲在一边,待各路人马全都散去之后才走出来。

  警局里的林森被要求在走廊里蹲着等。林森拿出钱包里的诺基亚开机,发现哨子没接的几个未接来电,于是回拨了回去。此时挟持着童茵的一伙人已经换了车,开到了警局附近。接到回拨电话的短发女子担心是警察,把手机给前排男子,要求他谨慎些回答。

  林森原本想联系机主返还钱包,却发现机主正是掳走小茵的人。担心小茵安危的他被劫匪警告,让他不要报警,保管好钻石,出去后给他们打电话。挂掉后,林森又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只能继续敷衍快要回去了。哨子也来电话,告诉他不要供出自己,自己正在想办法救他。

  两个保安前来指认,在警察的询问下竟出乎意料地表示不是林森。

  哨子在路边想抽烟,敲车窗想问人借火。结果敲成了短发女子一伙的车。车上的男子下来堵哨子,哨子捡起砖头砸向男子,却被男子一手接住。哨子四顾一周,看见几个壮汉在一旁吃烧烤,急中生智又捡一块砖砸向一辆车的挡风玻璃,假装成男子砸车的假象。几个壮汉果真相信,过来开始与男子纠缠,却被男子掀翻在地。男子想要继续追,但听几个倒地的壮汉吆喝着要报警,无奈只能回到车上离开。

  没有被指认的林森走出警局,哨子赶紧上前讲述方才赶走劫匪的事迹。林森气愤,告诉哨子自己还要找劫匪,因为钱包正是那帮劫匪的,只有还了包他们才肯放走小茵。林森给劫匪打电话,手机却中途没电了。此时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无奈之下只好回家。路上林森谈起保安没有指认他的怪事,哨子一乐,表示是自己救林森的时候给保安拍了裸照并以此威胁保安的效果。

  回到自家楼下,林森回想起当年自己父亲被拷走的场景,怕刺激到母亲,赶紧让哨子把手上连着电暖器的手铐解开。哨子一时兴起还给他拍了几张照片。上楼后林森发现母亲还在等他吃饭,于是进屋把饿极了的哨子从窗口处弄到卧室后,到餐厅准备撒谎圆过去,但明白他在撒谎的母亲拒绝了他的解释。

  回到卧室,哨子正在吃泡面打游戏。林森把钻石藏在床垫下,却找不到诺基亚手机的充电线。哨子出主意让他把手机卡互调,但诺基亚的卡大了一些。哨子拿起剪刀剪,却不慎剪坏。哨子住在了林森家,两人同床而眠。

  第二天清早,林森醒来却不见了哨子和钻石的踪影。哨子在电话里保证不会乱来,却转头就跟自己的情妇说了。正准备和情妇亲热,情妇却让他先去洗澡。洗完后,哨子接到老婆电话说收高利贷的人又去了。哨子没了兴致,突发奇想要回家看看,刚要上楼却看见一群收高利贷的人正往自家门前刷红漆大字催债。躲到那些人离开,哨子又看见老婆周丹出来,一个人慢慢地清洗那些油漆。哨子心里五味杂陈,却还是没有上楼去。

  哨子路过村里本家的超市,正看见几个人在看拆迁的信息。哨子倚仗辈分高吹了几句牛,被超市的另一个合伙人指责了几句,争吵时却看见周丹往这边走,哨子赶紧躲回车上,却突然出现了幻觉,看见周丹在前方路口一晃而过,又看到她在副驾驶上将要生产、血流如注的场景。缓过神来,哨子收到情妇询问钻石的消息,于是问她有没有兴趣。

  林森陪客户试车却因客户不舒服而被老板再次狠批一顿。与此同时,短发女子来到公司前台,抄录了林森的号码并拨打过去。林森与他们约好了晚上下班后拿钻石去救人,之后赶紧给哨子打电话要求他送钻石过去。林森怕哨子给自己添乱,干脆把哨子锁在了车上,并没收了他的车钥匙和开锁工具,独自去约好的体育场等待。

  哨子在车上等得无聊,拿出手机来想玩,却发现手机上贴的两颗装饰钻不见了。联想到今天会情妇时情妇让自己先去洗澡的举动,哨子一下反应过来钻石已经被情妇调包。他赶紧给林森打电话说明有两颗假钻,让他先不要交易,然后努力地一次次伸手去够林森扔到后座的车钥匙,却屡屡失败。

  而此时,三个男劫匪已然走到了林森的跟前。

杀不死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