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19集剧情介绍

  小分队撤出夹皮沟 工作队躲进后山里

  关毅忠居高临下从望远镜里远远看到少剑波带着小分队慢慢靠近奶头山,关毅忠急忙下令只守不攻,谁也不许开枪,等小分队慢慢靠近。郑三炮愤然,不愿听从关毅忠命令,他率先打响第一枪。少剑波被惊动,急忙安排大家分散隐蔽。

  关毅忠非常恼怒,可既然已经暴露,他不得不下令发动进攻,顿时枪声大作。小分队有些措手不及慌忙反击,关毅忠等人占据地利优势,小分队渐渐力不从心。杨子荣见状当即建议少剑波撤离,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少剑波不肯就这么放弃,他仍然下令抵抗。

  很快小分队出现伤亡,少剑波观察到指挥土匪们进攻的竟然是国军指挥官。少剑波眼看土匪们步步逼近,他终于下令撤离。众土匪要追赶关毅忠拦住大家。关毅忠担心追赶下去陷入小分队围攻,再者下了山他们就失去地利优势。

  刚刚打起兴致的许福等人自然又是一通不满和牢骚,他们埋怨奶头山的家都被关毅忠当了。关毅忠装着没有听到的样子,他提议安排联络员下山打探夹皮沟小分队情况再做下一步打算。许大马棒安排丁疤瘌眼带人下山刺探军情。

  少剑波等人回到夹皮沟,他心情沉痛又非常内疚地承认了自己激进冲动的错误行为。他诚恳地向屡次给自己提建议的杨子荣道歉。事已至此,为了确保小分队还有夹皮沟百姓的安危,少剑波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战略撤退,小分队撤出夹皮沟,鞠梅英的土改工作队和贫协会也暂时撤离到后山。

  少剑波和鞠梅英的队伍走后,冯老六顿觉扬眉吐气。他带着二德子嚣张跋扈地冲进空无一人的贫协会,然后对贫协会一顿打砸,又将门口贫协会的牌子摘下来狠狠地摔烂。丁疤瘌眼带着两个土匪远远地打量着冯老六,他发现夹皮沟没有了小分队行踪。

  丁疤瘌眼主动上前叫住冯老六,冯老六认出他把夹皮沟小分队和土改工作队撤离的情报告诉他。丁疤瘌眼敲诈冯老六一顿饭后离开了夹皮沟准备回去复命。行至半路他们想到难得下山一次便计划四处逛逛再回山,四处打量后他们看到了不远处山林里的一栋木屋。

  此时在后山一个山洞里鞠梅英带着土改工作队和贫协会的人躲在此处。简陋的环境寒冷的气候让于登科苦不堪言,他牢骚满腹怨声载道。鞠梅英耐心劝说他为了革命和百姓大众要吃苦耐劳勇于奉献,于登科嗤之以鼻。李勇奇听到于登科和鞠梅英争吵忍不住和他理论起来,于登科更是出言不逊出口伤人。鞠梅英好不容易拉开他们,她心里感到十分的委屈和难过。

  小分队在山林里找了一处开阔地准备安营扎寨,这时他们突然发现一道小小的身影在不远处窥视他们。众人追赶过去,窥视他们的是山里一个叫小常宝的人,小常宝不知小分队身份拔腿就逃。逃至悬崖边无路可去时他失足滑落悬崖,少剑波和高波等人一把抓住他把他救了起来。

  小分队把小常宝带回营地,他仍然是态度恶劣满眼戒备。白茹没有计较他的态度而是非常小心地主动帮他处理腿上的伤口,小常宝的眼里慢慢柔和下来。

《林海雪原2017版》第20集剧情介绍

  小分队帮助蘑菇老人 疤瘌眼逃生汇报情报

  白茹尽心尽力地帮常宝处理腿上的伤口,常宝仍然一言不发。高波不禁有些急躁,他怀疑常宝是不是哑巴。

  此时丁疤瘌眼和另外两个土匪一起进了山林里的木屋,木屋的主人是个名叫蘑菇老人的老猎人。丁疤瘌眼拿着枪逼着老人给他们弄吃弄喝,老人心里强忍着愤怒一言不发地烧火做饭伺候他们。丁疤瘌眼酒足饭饱后还指使老人为自己捶腿消乏。

  就在老人忍气吞声为丁疤瘌眼捶腿时,丁疤瘌眼突然发现老人家里一个红包小包。他好奇地让另外两个土匪取下来递给自己,老人紧张地阻止。土匪们拿枪威逼老人,老人不好轻举妄动,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丁疤瘌眼打开红布包。丁疤瘌眼看到红布里包裹的竟然是一支上好的野山参,顿时两眼放光喜形于色。

  这时老人突然忍无可忍地出手触动自己设置的机关,两个土匪瞬间毙命。瞬即老人端起猎枪瞄准了丁疤瘌眼。丁疤瘌眼傻眼了,马上变得如癞皮狗一样摇尾乞怜。在老人放松警惕时,丁疤瘌眼在老人酒碗里下药,老人顿时瘫软无力。

  丁疤瘌眼凶相毕露地再次夺过红布包扬长而去,老人见他抢走自己的命根子便强撑着身子端起枪差点打中跑出不远的丁疤瘌眼,丁疤瘌眼不敢恋战继续逃窜。

  不远处小分队队员们听到枪声,常宝更是判断出声音从木屋传来,他不顾一切地往木屋方向跑去。少剑波不知情况,急忙很几个队员跟了上去。慌乱间常宝摔倒,高波背起他又继续往前。

  小分队几个队员发现了丁疤瘌眼,他们开枪打中丁疤瘌眼的胳膊,丁疤瘌眼忍痛拼命逃窜。因为天黑路况不明,队员们没有继续追赶,他们拾到丁疤瘌眼遗失的红布包。

  少剑波等人来到木屋门口,常宝突然开口叫蘑菇老人爷爷,原来常宝竟是蘑菇老人孙女,因为惧怕土匪祸害,老人将常宝打扮成男孩的模样。老人起初对小分队充满敌意,直到少剑波把红布包还给他,又介绍他们就是过去的老抗联,老人顿时如见到亲人般激动。

  丁疤瘌眼连滚带爬地逃回奶头山,在议事大厅里丁疤瘌眼把一路所见所闻一一汇报给关毅忠和许大马棒等人。关毅忠分析小分队一定是逃到山里暂时隐藏,夹皮沟没有了共军的力量。

  许福和郑三炮等人摩拳擦掌纷纷要求主动迎战小分队,关毅忠阻止他们,他要求派人再下去打探。众土匪纷纷愤然,觉得关毅忠畏首畏尾胆小怕事,又痛恨他把奶头山所有的家都当了。许大马棒忍了忍发令一切都听从关毅忠的指挥。可转身他悲戚地站在四儿子灵位前,咬牙切齿地表示恨不能将阻止自己报仇的关毅忠碎尸万段。

  小常宝恢复女儿身与白茹格外亲热。白茹在和常宝祖孙俩交谈时说到他们小分队的目的就是剿匪。蘑菇老人闻言突然提出要见一见少剑波,他有重要的话告诉他。蘑菇老人见到少剑波后告诉他自己非常熟悉奶头山地形,少剑波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