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21集剧情介绍

  许福贪功夜袭小分队 小分队员密探鹰嘴崖

  蘑菇老人详细地描述了奶头山的地形,他说自己四十年前去过那里。李鸿义不动声色地在一旁根据老人的描述用雪堆出模型,当老人讲完,李鸿义堆出的类似于作战沙盘的东西也完成了。老人仔细看了看发现和自己见过的奶头山地形地貌一模一样。少剑波欣喜万分,众人有了模型对奶头山情况如同身临其境。

  许大马棒大儿子许福和二儿子领命探查小分队驻扎情况,许福急功近利不满如此这般畏畏缩缩瞻前顾后,他希望主动出击一举拿下小分队狠狠地打脸关毅忠,同时也为自己将来继承许大马棒的位置立功。许福说出自己的打算后,许老二极力附和。很快他们乘夜悄悄接近小分队营地。

  这个时辰轮到高波站岗,他警惕地观察周围动静,许福带着众土匪埋伏在附近伺机而动。这时常宝背着枪走过来,她热情地找高波攀谈,还要和高波一起站岗。高波一心劝说她不要干扰自己站岗,完全没有注意到几个土匪已经在他身后接近了他。等高波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土匪们钳制住他和常宝。由于土匪想抓活的,他们暂时没有对高波动手。

  许福见土匪们得手便一声令下,顿时枪炮声齐发,小分队营地遭受突然袭击。少剑波和杨子荣大惊急忙应战,小分队在短暂惊慌后很快调整好战术拼命反击。高波乘乱挣脱了土匪钳制加入战斗。

  少剑波下令让擅长爬树登高的栾超家跃上树顶观察,栾超家上了树居高临下对土匪狙击,很快土匪们伤亡惨重他们纷纷后撤。许老二劝说许福不如撤退,好胜的许福不愿就此罢手,他逼着众土匪负隅顽抗。

  少剑波在枪战中发现白茹有危险,情急之下他一把搂住白茹,然后就地翻滚躲避枪弹同时他还不忘反击土匪,白茹当时完全忘记身处险境,她出神地深情地凝视着英姿飒爽威武勇猛的少剑波。少剑波直到战斗结束土匪撤退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抱着白茹。小分队队员们吃惊地看着他们二人,两人回过神慌忙分开。

  许福大败而归让关毅忠勃然大怒。他愤怒地指责许福擅自行动惊动小分队,这让他们前期所有侦查成果前功尽弃,所有的侦查工作要重新展开。许福自知理亏不敢狡辩,许大马棒也恨铁不成钢地异常恼怒。

  擅长跳跃的栾超家和李鸿义由常宝带路他们终于爬上鹰嘴崖,他们对周围的情况进行观察,经过现场目测他们发现如果小分队想从这个天险之处进入奶头山,那就必须由栾超家从崖顶用绳索荡到对面山上,然后把绳索绑在对面山,小分队队员通过他绑的绳梯依次到达奶头山。然而这个想法非常难实现,毕竟距离太远,山风太大。

  就在他们观察时,关毅忠正好拿着望远镜四处观察,栾超家急忙提醒大家藏在石头后。可关毅忠还是看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关毅忠大惊。蝴蝶迷不信对面山上有人,因为那里几乎不可能有人上的去。蝴蝶迷抢过望远镜细看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于是众人都觉得关毅忠有些过于谨慎看花了眼。

  栾超家等人回到营地把探到的情况向少剑波和杨子荣仔细汇报,他们都忧心忡忡,因为风险太大太过于冒险,一旦出现变故或意外情况,栾超家会有生命危险,少剑波不想栾超家冒这么大风险,可大家又无计可施。栾超家站起身正气凛然地称,为了消灭土匪为了千千万万的穷苦大众他愿意只身犯险。

  少剑波非常动容,沉思良久后少剑波同意栾超家的计划。他安排称他们可以到夹皮沟和鞠梅英联系,让他们协助做出小分队休整的假象,然后他们再突然夜袭奶头山。众人计划议定,坚定地开始执行。

《林海雪原2017版》第22集剧情介绍

  少剑波巧施障眼法 奶头山赶走关毅忠

  蘑菇老人听闻少剑波要去攻打奶头山非常激动,他自告奋勇想去给他们带路。少剑波谢绝老人厚意,把看押栾平的重任交给了他。接着小分队按计划行事,长腿带着两个侦察兵去鹰嘴崖侦查,其他人大张旗鼓地回夹皮沟。少剑波叮嘱长腿不要和奶头山的人发生冲突,一旦看到有类似情报员探子的土匪不要惊动,暗中跟踪。

  长腿带着两个队员埋伏在鹰嘴崖附近,很快他们看到丁疤瘌眼带着两个土匪往山下走。关毅忠这时带兵走过来,他命令丁疤瘌眼就去夹皮沟侦查。丁疤瘌眼走后,关毅忠带人巡逻了鹰嘴崖附近,他始终不放心,担心共军从天险鹰嘴崖突袭。

  小分队之前按照少剑波命令并没有采取行动,关毅忠视察过后发现鹰嘴崖并没有异常,他这才放心离开。长腿在他走后赶紧跟踪丁疤瘌眼而去。

  少剑波的小分队和鞠梅英的土改工作队在夹皮沟重逢,于登科竖着耳朵想偷听少剑波和鞠梅英谈话,少剑波非常谨慎地没有多说,他们约好一起去锯木厂详谈。在锯木厂里少剑波和鞠梅英交换意见。他们分析农协会两个女队员被袭一定是有人暗中通风报信,不愿刺杀者不会准确掌握他们的位置和行动规律,鞠梅英建议监控冯老六。

  少剑波又问道鞠梅英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鞠梅英欲言又止地隐瞒。李勇奇却忍不住站起身把他和于登科之间发生的争吵和盘托出。

  于登科带着工作队的两个同志以监控冯老六名义来到他们家,于登科佯装愤怒和警告地告诉冯老六,三十几人的小分队重新回到夹皮沟,他们似乎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就聚在锯木厂。冯老六得到于登科暗示顿时了然于胸。

  冯老六探头探脑地观察了锯木厂周围情况,果然如于登科告诉他的一般无二。这时他突然看到丁疤瘌眼带着两个土匪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他急忙叫住丁疤瘌眼,把夹皮沟的情况告诉了他。丁疤瘌眼差点吓瘫,连忙连滚带爬地逃走。跟踪丁疤瘌眼的长腿看到这一幕。

  长腿把发现冯老六和丁疤瘌眼在一起的情况汇报给少剑波,少剑波和杨子荣当即断定冯老六和奶头山有来往,他和栾平、刁占一等人都是情报员。少剑波命令长腿不要打草惊蛇。

  当晚冯老六悄悄去了神河庙,李勇奇跟踪了他。冯老六把夹皮沟小分队的情况报告给了千面佛,千面佛沉思良久觉得这可能是少剑波的障眼法,目的就是引诱奶头山的土匪下山进攻。但他想到就算是障眼法,奶头山与其天天防小分队偷袭不如正面打一仗。

  此时丁疤瘌眼正把打探到的情况汇报给许大马棒和关毅忠。许大马棒顿时气急败坏,他觉得替儿子报仇的机会来了,这一次他要血洗夹皮沟。关毅忠却冷静地劝阻,他觉得这是少剑波的障眼法,他不赞成奶头山的人下山主动进攻。

  关毅忠的话引起众怒,他们纷纷指责关毅忠过于谨小慎微瞻前顾后,怒斥他因为畏首畏尾错失许多进攻良机。许大马棒这一次也坚持己见,他一定要替儿子报仇。众匪顿时齐声驱赶关毅忠滚蛋。关毅忠愤然称,他们这么做只会破坏国军年关暴动计划,他说自己走可以,但必须要许大马棒写公文给侯殿坤,说明自己离开的理由。许大马棒同意了,关毅忠愤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