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电视剧《林海雪原2017版》第27集剧情介绍

  刘维山抢到联络图 少剑波警示千面佛

  刘维山离开神河庙后直奔梨树沟,刘维山见到栾平三舅自我介绍一番,还自称自己和栾平是结拜兄弟。栾平三舅知道刘维山是威虎山四当家,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他把刘维山迎进屋,好酒好菜款待了他。

  刘维山旁敲侧击地打听栾平的下落还有联络图的事,栾平三舅一无所知,只知道一碗接一碗地劝刘维山喝酒,刘维山见他似乎没有说谎,心里倍感失落。几碗酒下肚,栾平三舅便不胜酒力睡了过去。刘维山起身离开。

  刘维山走到院里突然发现院里有个地窖,他好奇地走进去在地窖里发现了栾平老婆。栾平老婆认出刘维山甚是戒备,刘维山嬉皮笑脸地向她打听联络图的事,栾平老婆谎称不知,但手却下意识地护住背后。

  刘维山看问不出什么,又见栾平老婆颇有些姿色,顿时起了色心扑了上去。栾平三舅酒后一觉醒来发现刘维山不在屋里顿时大惊,他急忙走出屋看到地窖的门大开。栾平三舅下了地窖看到栾平老婆衣衫不整哭哭啼啼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愤怒地指责刘维山并让栾平老婆赶紧逃出去。刘维山恼羞成怒拿刀刺死了栾平三舅,然后跑出去追赶栾平老婆。

  栾平老婆拼命逃却仍然被刘维山追上,两人拉扯时刘维山无意间撕破她的棉袄扯下一块布。刘维山细看那块布竟然就是联络图,顿时大喜过望。栾平老婆着急抢夺并大呼救命,刘维山气恼地拔刀刺杀了她。

  杨子荣正带着小分队两个战士巡逻,他们听到呼救声赶紧赶过来,结果看到栾平老婆倒在血泊中。杨子荣安排一个战士送栾平老婆去卫生队,他和另一个战士长腿跟踪刘维山的脚印追了上去。最后他们看到刘维山躲进了神河庙。

  杨子荣和长腿进了庙里,只见大殿里千面佛装模作样地正给一个抱小孩的妇人念经。妇人是三姑娘假扮,一旁的道童正是刘维山伪装。杨子荣没有发现异常只得和长腿离开,但他可以肯定亲眼看到刘维山进了这里,那个定河道人一定有问题。

  杨子荣回到营地向少剑波汇报了此事,少剑波告诉他被救回来的女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还没有醒过来,所以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既然这次事情又和定河道人有关,他决定去会一会他。

  少剑波和杨子荣再次去了神河庙,刘维山已经躲到地下密室。少剑波看到遮遮掩掩的三姑娘便提议让她把孩子抱到小分队让医生看,三姑娘急忙找借口推辞,定河道人也很不友好地责怪他们扰了庙里的清净。少剑波凑近定河道人耳畔意有所指地警示他,一些妄图破坏人民大业的少部分势力根本不可能成功,人民胜利是必然之势。定河道人佯装不知所谓,少剑波说完带人离开。

  定河道人松了口气,他来到密室阻止准备离开的刘维山。他老奸巨猾地建议他明日清早提前走,待天亮小分队再追查时落雪必然覆盖住他的脚印,那时他才万无一失。刘维山连连称是。

  少剑波回到营地马上安排坦克和长腿赶紧吃饭抓紧睡觉,明天早上四点到神河庙门口抓人,到时候不管出来的是谁都抓回来。众人不解,但还是领命。

《林海雪原2017版》第28集剧情介绍

  小分队抓获刘维山 小水安被派探情报

  冯老六一家被从原来的房子撵出来,住进了分配给他们的一处柴房。半夜于登科悄悄潜入柴房去找冯老六,他无意间在院子里的雪堆下发现了一只人手,于登科顿时吓得惊慌失措。冯老六出来恶狠狠地命令于登科,一定要帮他把冯家大院要回来。

  于登科愁眉苦脸地告诉他,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冯老六威胁他如果办不到就把他吃自己喝自己睡自己儿媳的事捅出去。于登科落了把柄只好听命灰溜溜离开。

  不远处正在巡逻的李勇奇和一个民兵清清楚楚听到冯老六和于登科的谈话。待他们走后,李勇奇悄悄扒开雪堆看到了死去的二德子,他急忙离开准备回去和鞠梅英汇报。

  刘维山依照千面佛的主意下半夜时分准备离开,千面佛交给他一封密件让他带给座山雕。他谨慎地嘱咐刘维山一定要确保信件安全,如果有危险必须毁掉信件,刘维山领命。

  刘维山大摇大摆地离开神河庙,此时到处空无一人。他正放心地行走时,突然从路旁窜出几个小分队队员,他们抓了刘维山后连连感慨少剑波料事如神。

  鞠梅英质问于登科和冯老六的关系,于登科遮遮掩掩。鞠梅英忍无可忍地把民兵们汇报的情况告诉他,于登科大惊,嘴上却仍然强硬地反斥民兵诬陷他。鞠梅英看他如此冥顽不灵不禁眉头紧蹙。

  鞠梅英清晨把此事向少剑波汇报,少剑波大惊,同时责怪民兵没有早点汇报或当场将冯老六和于登科抓个现行。现在估计冯老六早就转移了二德子尸体,错失了良机。众人正沮丧时,坦克兴冲冲地走进来汇报刘维山抓住了。

  少剑波和杨子荣审问了刘维山,刘维山拿出伪造的证件称自己是牡丹江军分区侦查员。少剑波和杨子荣相视一眼,他们决定暂时不揭穿刘维山,就由着刘维山信口开河。他们想等栾平老婆苏醒后当面和刘维山对质。

  少剑波走出审讯室,迎面栾超家带着道童水安过来。栾超家在村子里遇到水安,水安称是定河道人派自己过来给奶奶送药。杨子荣告诉他定河道人的药就是香灰,水安不信,栾超家便护送水安回家见奶奶,让他亲耳听他奶奶告诉他。

  水安好奇地回到奶奶新搬的家,那是过去被冯老六抢走的房子。奶奶告诉水安,是小分队帮自己要回本属于他们的房子,还给自己看好了病。定河道人给的药就是些香灰,如果不是白茹给自己看病,她差点被香灰毒死。水安大惊。

  栾超家告诉水安,定河道人就是个坏人。水安已经分清谁好谁坏,他激愤地告诉栾超家,定河道人这次让自己送药时专门嘱咐自己看看夹皮沟的情况。现在他知道定河道人是坏人,他想帮小分队监视定河道人。栾超家很惊喜,但却怕水安有危险。水安奶奶也希望孙子能为小分队做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