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9集剧情介绍

  关毅忠冒死劝谏 小分队拉拢人心

  许大马棒带着众土匪激愤地要去给四儿子报仇,他们在寨子里一呼百应,众土匪都拿着枪械冲出来准备一起下山。关毅忠捂着伤口在副官陈排长的搀扶下突然出现,他厉声呵斥住许大马棒。关毅忠义正辞严地告诉许大马棒,他们现在不是土匪,而是属于国军编制,不得擅自行动鲁莽行事,这会破坏他们年关总的剿灭共军的大计。

  许大马棒愣住了,他的三个儿子更是不服关毅忠,他们不服气地拔出枪指向关毅忠。关毅忠手下数名国军护卫也端枪对准土匪们,场面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许大马棒沉思片刻下令收兵。关毅忠终于松了口气。

  许大马棒的三个儿子总觉得不服,他们一向占山为王恣意妄为惯了,哪里忍得这般受制于人。他们聚在一起发牢骚,结果一旁的郑三炮和他们一言不合就争吵起来。他们嘲笑郑三炮不过是蝴蝶迷从娘家带来的人,就是和丫鬟角色。郑三炮气恼地要和他们拼命,三兄弟联手制服郑三炮差点杀了他。幸亏蝴蝶迷及时呵止,三兄弟才不情不愿地放了手。

  晚上许大马棒大儿子许福摸进蝴蝶迷房间,他堆着笑脸和蝴蝶迷提他们过去那点私情。他诱惑蝴蝶迷帮他除掉父亲许大马棒,自己篡位做大当家。蝴蝶迷不屑地告诉他,自己不愿帮他。许福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离开。

  杨子荣带着几个侦察兵想摸清夹皮沟的情况,谁知老百姓看到他们避之唯恐不及。杨子荣不得已闯入一户人家,却无意间救了留守在这家的病恹恹的老大娘。

  晚上,小分队的队员们夜间巡逻时突然抓到几个拿着斧子鬼鬼祟祟的壮汉,壮汉被抓拼命挣扎,并大骂他们是土匪。队员们方知这些人是普通百姓,他们急忙解释自己属于东北民主联军,就是过去的老抗联。可被土匪欺凌怕了的这帮人却死活不信。小分队只好把他们带回营地。

  小分队把壮汉中为首的叫李勇奇的男子带到少剑波面前,此时少剑波和白茹正在和白天杨子荣救回来的老大娘拉家常。李勇奇看到老大娘大惊,原来老大娘正是他母亲。经过老大娘的解释,李勇奇终于相信少剑波小分队的身份。他流着热泪感激少剑波他们来救夹皮沟的百姓。少剑波提出希望李勇奇帮忙向夹皮沟其他老百姓解释他们的身份,配合他们的工作。李勇奇忙不迭地答应了。

  杨子荣带着几个队员给老百姓挨家挨户送粮食。地主冯老六的儿媳侯桂芝远远地看到杨子荣他们,她大惊失色地跑进家门告诉冯老六,共产党来啦。冯老六夫妇顿时吓坏了。

《林海雪原2017版》第10集剧情介绍

  小分队给百姓送温暖 冯老六赴道观传情报

  地主冯老六的儿媳侯桂芝看到杨子荣等人便心急火燎地向冯老六报信,冯老六跑到门口墙垛上看到屋外来来往往的小分队队员,顿时吓得屁滚尿流。他急忙把管家二德子叫来,商量着送车粮食

  讨好拉拢小分队。

  小分队队员坦克每天跟着杨子荣挨家挨户给百姓送粮食,他心中早就憋屈坏了。他不满地找少剑波诉苦,他抱怨他们是剿匪小分队负责打土匪的,这种安抚老百姓的活应该由工作队来做。再说他们天天这么抛头露面,早晚会暴露身份被土匪知晓。

  少剑波非常理解坦克的想法,他语重心长地称,他们不管做什么工作目的都是保护老百姓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虽然他们确实暴露了身份,但一旦获得老百姓的认可,他们反过来也可以给他们提供很多帮助。坦克被说服,心情愉悦起来。

  小分队以少剑波为首,大家纷纷捐出自己的被子棉衣,还把小分队的粮食也捐出来准备送给老百姓。这时冯老六和二德子赶着驴车来到小分队,他讨好地要把粮食捐给小分队。少剑波起初不愿接受,杨子荣一个眼神两人顿时心领神会,他们愉快地接受了冯老六的捐赠,说要送给穷苦百姓。冯老六哑口无言。

  少剑波一行人把冯老六送的粮食给李勇奇送去一些,李勇奇感恩戴德激动万分。少剑波希望他能帮助自己把剩下的东西发放给老百姓,李勇奇爽快地答应帮忙。

  村里的大场子里,小分队把满满一车的粮食和被褥堆在一起想分发给老百姓。老百姓却戒备地围观不敢领取。李勇奇站出来现身说法,他把小分队是东北民主联军的身份告诉大家,鼓励大家打消顾虑。最后老百姓被说服他们愉快地接受了粮食。

  冯老六在家门口墙垛上目睹这一切,他顿时明白他无论如何也拉拢不了少剑波小分队的心。他担心自己儿子当土匪的事早晚要被共产党算账,于是他悄悄地寻到神河观把夹皮沟共军活动情况报告给了千面佛。

  千面佛大喜,他让冯老六继续摸清小分队具体情况,冯老六有些畏惧。千面佛利诱他称,冯老六是联络图上的人,一旦国军打败共军得了势,联络图上的人都是功臣,都要论功请赏的。

  奶头山上许大马棒久久凝视四儿子的灵位不能释怀。这时山上养马的胡彪过来告诉他,现在日本人走了,再也没有人认识他。他知道许大马棒心里的苦,他愿意代替他下山替他拿回大马棒。许大马棒默许了。

  转身许大马棒去找了栾平,栾平是山上的联络员。许大马棒没有拐弯抹角,他命令栾平去山下找先遣军联络图。栾平还想装糊涂,许大马棒说出定河道人的名字,栾平顿时心领神会。许大马棒把胡彪叫过来,让栾平和胡彪一起下山。

  晚上小分队吃饭时白茹发现炊事员老朴把最后一碗稀饭给了自己,而他自己却一天颗米未进。白茹心有不忍,这时小分队另一个队员马保军突然从凳子上摔倒,他讪讪地遮掩,白茹却非要他脱鞋查看,她怀疑马保军冻伤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