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11集剧情介绍

  白茹为队员治冻伤 栾平施巧计盗地图

  白茹强调自己作为卫生员的责任,她要求大家晚上统统脱鞋接受自己检查。少剑波看她倔强坚定,只好下令全部配合。果然,白茹发现好几个战士都冻伤了脚,连少剑波的脚也被冻伤。白茹为大家敷了冻伤药,但很快便发现药品短缺。

  白茹一筹莫展时突然想到李勇奇母亲教她的一个民间土方,是用烤热的山楂敷伤口。白茹高兴地烤山楂,少剑波在一旁帮忙。通过此事少剑波看到了白茹作为医者的责任心,也看到白茹作为战士的迅速成长,他的脸上露出欣慰而不易察觉的微笑。

  栾平连夜挑着炉子下山,他佯装成一个小炉匠。不久栾平敲响了神河庙的门,开门的是个道童打扮的人,他名叫水镜,是个训练有素的日本忍者,他伪装成千面佛的徒弟潜伏在庙里。水镜认出栾平急忙把他让进去。

  栾平在伪满时期是警察署的警尉,他外表好抽大烟形容猥琐,但确实有些真本事。栾平见到千面佛后,千面佛猜到他此来必是为联络图而来。因为他分析觉得,许大马棒一定对只当个旅长心怀不满,而联络图又是人人争相抢夺之物,许大马棒一定也想拿到联络图。

  千面佛洞悉一切让栾平非常吃惊,他索性实话实说称,许大马棒确实安排自己和胡彪下山找马棒和联络图。但他掩饰称自己知道找联络图根本难于登天,所以他把找图的任务交给胡彪,他负责完成找马棒任务。千面佛老奸巨猾,他对栾平的话将信将疑。

  晚上千面佛特意交代水镜一定要密切防备栾平,确保他和三姑娘的安全,水镜领命。当晚水镜在后厨招待栾平吃饭,栾平乘其不备悄悄在水镜饭碗里下了药。

  饭后各自回房休息,栾平没有安歇而是观察着屋外动向,他怀疑千面佛并没有相信他的一番说辞,晚上一定会试探他。果然他看到千面佛朝他的房屋走来,栾平急忙脱下外套佯装准备安歇的样子。

  千面佛没有发现异样,栾平乘机提出自己次日一早要早起赶路就不再和千面佛道别,千面佛仍然心怀疑窦。千面佛走后不久,栾平便观察到水镜捧着肚子从三清殿出来慌慌张张入厕。乘此机会,栾平急忙窜入三清殿打探,他发现了一处暗道。

  待水镜回到三清殿,栾平已经撤身返回房屋。水镜发现三清殿暗道的门似乎被人动过,他疑惑地来到栾平房间,栾平装出酣然入睡的样子。水镜这才放心离开。不久水镜再次腹痛入厕,栾平再一次溜进三清殿。这次他直接进去发现的暗道。

  栾平在暗道发现屋里睡着一个女孩,他用迷烟迷晕女孩然后便放心大胆地在房间四处搜寻。很快他找到藏在墙上暗洞里的木盒,而木盒里装的正是他苦苦寻找的联络图。栾平兴奋不已,他赶紧拿出准备好的东西临摹复拓下地图。最后他将一切物品放回原处,然后乘水镜第三次入厕时溜出三清殿翻出神河庙打道回府。

  路上经过树林时,栾平忍不住拿出拓好的联络图仔细端详,他为成功完成任务倍感欣喜。栾平重新换了鞋子然后起身离开,他没有注意换下的鞋子不小心掉落了一只。

  奶头山上蝴蝶迷劝许大马棒一起去参观关毅忠为他们训练士兵。许大马棒脸上露出颇有深意的笑,他说自己就算去也是去看戏。蝴蝶迷不解,许大马棒告诉她,自己的儿子和郑三炮都对关毅忠不满,他们才不会配合关毅忠练兵。他倒想看看关毅忠如何处理,如果关毅忠能处理好就留下来替自己好好练兵,而一旦他处理不了就趁早滚蛋,这样让自己也对侯殿坤有个交代。

《林海雪原2017版》第12集剧情介绍

  关毅忠断手指立军威 杨子荣查敌情遇栾平

  关毅忠想集合兵力训练,众土匪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根本不听关毅忠的指挥。郑三炮还出言不逊地谩骂主动挑衅,关毅忠电光火石间突然出手几招便制服郑三炮。关毅忠恼怒地要对郑三炮军法处置。一旁原本准备看笑话的许大马棒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了关毅忠,郑三炮死里逃生心有余悸。

  关毅忠严厉地强调军威军纪,他举起左手突然开枪打断左手一节小指,顿时鲜血淋漓。关毅忠面不改色地警示众匪,练兵中如果谁再恣意寻事形同此断指绝不轻饶,众土匪无不骇然。

  少剑波和李勇奇讨论如何帮助夹皮沟村民生存,和李勇奇同来的村民张大山原是夹皮沟火车站工友,他告诉少剑波他们为了防止土匪破坏,将火车头重要部件拆下来藏了起来,还有伐木用的电锯他们也藏了起来。现在他们可以让火车跑起来,然后伐木拖到牡丹江去卖,村民们的日子很快就会改善。少剑波闻言大喜。

  少剑波沉思片刻提议成立贫民协会,由李勇奇和张大山负责。让协会协助小分队做一些事情,也帮助村民脱贫。李勇奇和张大山拍手称赞。很快贫民协会挂牌成立,村民们无不兴高采烈信心十足。少剑波在围观村民中看到鬼鬼祟祟的二德子,他蹙眉提醒李勇奇一定要防止冯老六从中搞破坏。

  杨子荣和孙达得化装成收皮货的商人四处打探奶头山土匪的藏身处。几天过去一无所获。这天两人无意间在雪地拾到栾平遗落的鞋子,杨子荣辨别出这种鞋子是伪满时期警察们穿的,现在已基本看不到。他敏锐地收起鞋子打量四周还有没其他线索。很快他便发现山上树木上有明显用刀砍过做的记号,杨子荣便顺着记号一路寻下去。

  此时栾平正在不远处一家农户里落脚。他威逼农户对外谎称自己是农户家孩子舅舅,农户迫于栾平淫威不敢有丝毫反抗。栾平安顿下来后收拾行李时突然发现鞋子遗落一只,他恼怒地将手里的单只鞋子扔在地上。农户视若珍宝地赶紧拾起来给自己儿子换上。

  天黑时分杨子荣和孙达得也来到栾平歇脚的村子,由于晚上家家关门闭户,只有这家门户大开还亮着灯,杨子荣便寻到这家落脚。栾平威逼农户不得乱说话,让他们把杨子荣迎进门安排和他家孩子一屋休息。

  杨子荣进屋寒暄说明情况后,农户把他们安排和自家孩子一个屋。杨子荣和孙达得进了里屋很快发现炕下孩子有一只鞋和白天他们在山林拾到的一模一样。杨子荣警觉地意识到屋外所谓的孩子舅舅栾平十分可疑。他很快便观察到栾平躲在门外偷听他和孙达得交谈,原来多疑的栾平也不放心杨子荣的身份。杨子荣便故意和孙达得讨论做生意收皮货的事,栾平没有听出异常。

  次日晨,栾平急急忙忙地离开,杨子荣和孙达得故意跟着他和他寒暄同行。栾平脚步匆匆非常焦急想摆脱他们。

  这时一个外号大疤瘌眼的土匪细作回到奶头山向许大马棒汇报下山打探到的消息。他说目前还不清楚栾平是不是拿到联络图,但却探到消息有一帮共军组织驻扎在夹皮沟,许大马棒闻言大喜。关毅忠却大骂细作办事不力,不知共军具体情况这个消息形同没有。疤瘌眼恼怒地对关毅忠怒目而视。

  少剑波把许大马棒的马棒交给李勇奇,让他把马棒就挂在贫民协会,时刻警醒村民不忘与土匪的血海深仇。李勇奇郑重地接过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