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17集剧情介绍

  胡彪夺走大马棒 栾平牢里杀老刁

  少剑波和杨子荣看栾平和刁占一狗咬狗有些鄙视,于是暂时将他们各自关押起来。杨子荣和少剑波商量,栾平一直攻克不下来,他建议把他之前所谓的姐姐姐夫找来当面对质,争取突破他的心里防线。

  晚上二德子悄悄把胡彪带到贫协会附近,他告诉胡彪,他要找的大马棒就在协会里,自己亲眼看到李勇奇把棒子拿回来放进去的。胡彪心里有了打算。

  次日杨子荣和少剑波先审了刁占一。他们告诉继续伪装成老二团侦查员的刁占一,杨子荣就是老二团侦察排排长,而少剑波就是指导员。刁占一顿时傻了眼,他急忙表示自己定当全力配合审讯。于是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把知道的有关栾平和奶头山所有的情报和盘托出。杨子荣和少剑波发现他确实不知道联络图和上奶头山的路,他们决定还是从栾平身上着手。

  胡彪乘贫协会的人出去找人时冲进协会,协会办公室只留有两个民兵。胡彪进门便看到放在架子上的大马棒,他如入无人之境般电光火石间杀了两位民兵抢走大马棒扬长而去。

  此时少剑波和杨子荣正在审讯室审讯栾平,栾平仍然扯东扯西,对联络图的事要不装聋作哑要不信口开河。这时杨子荣把栾平嘴里说的姐姐姐夫一家人带到审讯室,他们愤怒地指认栾平威胁逼迫他们,抢走他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害他们一家人差点饿死。栾平在他们的指证下再也无力辩驳。送走这一家三口后,对栾平和刁占一的审讯继续进行。

  李三妹这时回到贫协会,她突然发现两个民兵倒在血泊中。其中一个叫福子的民兵气息尚存,李三妹急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他用尽最后一口气说出杨排长三个字便气绝身亡。这时李勇奇等外出寻人的村民都回来了,他们发现变故急忙分头去通知小分队。

  少剑波和杨子荣在审讯栾平时他仍然对联络图的事守口如瓶。这时李勇奇焦急地跑来告诉杨子荣出了大事。审讯暂时中断,少剑波和杨子荣同时了解到大马棒被抢民兵被杀。少剑波的忍耐力几乎到了极限,他焦躁愤怒,对许大马棒的仇恨再也克制不住,他怒吼着要马上带着小分队去奶头山找许大马棒决一死战。杨子荣在一旁冷静地安抚他不要意气用事,他从李勇奇的描述中基本可以断定抢马棒的人就是和他长的非常像的胡彪。

  此时土改工作队的鞠梅英和于登科也从张大山和李三妹的汇报里了解了发生的事,于登科一口咬定一定是杨子荣所为,就算不是他也极有可能是他派人做的,他就是田副司令说的那种打入共军内部的坏人。鞠梅英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给杨子荣定罪,她觉得于登科有失偏颇,于登科却坚持自己的判断。鞠梅英眉头紧锁。

  胡彪回到奶头山把大马棒交到许大马棒手里,许大马棒大喜过望,对胡彪赞许有加。他把大马棒供奉在四儿子灵位前,他再次表示一定要给儿子报仇。

  刁占一和栾平分别关在相邻的两间牢房里,栾平耳听刁占一悠闲地在牢房里哼着小曲,他越想越气。栾平突然飞身冲破两间牢房间薄薄的一层木板,跳到刁占一牢房。刁占一大惊,他慌乱地大喊救命,可栾平身手利索地一下子用手上的铁链勒住刁占一脖子,刁占一拼命挣扎。门外站岗的小分队刘勋苍等队员听到牢房里动静大惊失色。

《林海雪原2017版》第18集剧情介绍

  少剑波进军奶头山 关毅忠布兵迎共军

  等看守牢房的刘勋苍等人冲进牢房分开栾平和刁占一已经来不及了,刁占一已经气绝身亡。少剑波和杨子荣闻讯赶到不禁恼怒,栾平赶紧将功补过地称,自己知道的情报原比刁占一多,他愿意知无不言。

  少剑波和杨子荣押着栾平准备到审讯室继续询问,鞠梅英和贫协会的人找过来。鞠梅英有些为难地告诉少剑波,于登科坚持怀疑杨子荣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找到人证明杨子荣没有时间杀人。这时李三妹详细描述了福子临死前说的话,杨子荣眉头紧锁。

  少剑波非常肯定地称,不光自己所有小分队队员都可以给杨子荣证明清白。杨子荣没有考虑自己被误会的处境,他反而提醒少剑波自己完全可以利用和土匪长的特别像这个便利条件。少剑波让他暂时不要想这些,先审问栾平再说。

  再次审讯栾平时,栾平把自己和胡彪这次下山的任务和盘托出。他还是坚持自己没有找到联络图,期间他提到杨子荣除了眼睛稍微比胡彪大点,头发比他短点,其他地方和胡彪一模一样。少剑波有些急躁地问他愿不愿意给小分队带路进奶头山,栾平答应了。

  少剑波接着紧急开会商量攻打奶头山。他分析称,胡彪大张旗鼓地从贫协会抢走大马棒,可见奶头山许大马棒等人已经对小分队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现在再不出手主动进攻就只能被动挨打。所以,他提议以攻为守攻打奶头山。杨子荣眉头紧蹙觉得时机未到,不同意贸然进攻。少剑波让所有队员举手表态,除了杨子荣大家纷纷举手通过。小分队攻打奶头山就此决定下来。

  此时奶头山许大马棒正为胡彪举行庆功宴。关毅忠听到动静走出来,他对大家分析称,根据胡彪提供的信息,他可以断定夹皮沟的小分队就是共军的剿匪小分队。而且小分队也绝对知道身份暴露,他们一定不会坐以待毙,极有可能会主动进攻。现在他们应该部署兵力守株待兔。很快关毅忠人守在奶头山各路口。

  此时少剑波带着小分队逼着栾平带路往奶头山走来。他们越走道路越发崎岖难行,少剑波怀疑栾平故意带错路。于是少剑波命令栾超家和长腿两人先押着栾平探路,小分队原地等候。

  栾平前行不久假装滑倒崴脚,他支开长腿替自己找树枝做拐杖,等长腿离开他突然袭击了栾超家,栾超家猝不及防被打倒,栾平抢了枪迅速逃窜。长腿听到呼叫声赶紧返回追赶,栾平开枪反击,枪声惊动少剑波等人。众人急忙赶过来。

  经过一番追赶搏斗,长腿和栾超家终于抓到栾平,他们气恼地对他一阵暴打,栾平昏死过去。少剑波赶来见状急忙命令白茹抢救栾平,白茹不情不愿。少剑波称栾平对自己很重要,他就是再怎么罪大恶极现在也不能死,他还有用。白茹很不情愿地抢救活栾平,小分队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