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养母的花样年华电视剧

养母的花样年华第1集剧情介绍

  八十年代的一个普通小县城。董援朝当兵复原回来被分配到机械厂,报道那天他在厂职工活动中心找到刘厂长,刘厂长正跟厂里被誉为乒乓球之花的女工林秋雯打球。林秋雯和董援朝是发小,两人相见十分热情地互相打招呼。刘厂长带着董援朝去办公室,林秋雯就势也结束打球准备去集市购买结婚用品。

  林秋雯的对象是厂里宣传队的台柱子史云生,史云生一表人才在小县城小有名气。两人约好了一起在供销社门口见面。林秋雯正准备赶去那里时,突然被朋友程怡叫住,程怡也是厂里的女工,她来自大都市上海,据说她母亲还是上海机械厂总工程师。程怡神神秘秘地把林秋雯叫到自己宿舍,然后欲言又止地向她提出一个请求。

  程怡指着床上襁褓里的一个男婴称,希望林秋雯帮忙看顾几天。林秋雯很诧异,因为她没听说程怡结婚,她好奇地打听孩子的父亲是谁。程怡十分为难,她让林秋雯不要打听,她说自己先回上海向母亲说明此事后再来接孩子走。林秋雯有些为难,必经她还是个未婚的大姑。程怡再三保证最多十天,十天后一定来接走孩子,林秋雯同意了。

  此时史云生正焦急地在供销社门口等林秋雯,刘冬花却扭捏地朝他走来。刘冬花是林秋雯继母带过来的女儿,如今林父已经去世,她们尴尬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刘冬花因为暗恋史云生,所以明里暗里对姐姐林秋雯充满敌意,此时她见姐姐爽约马上装出崴了脚的样子向史云生求助。

  史云生早就知道了刘冬花对自己的情意,他刻意地与刘冬花保持距离。但架不住刘冬花装出痛苦的样子苦苦哀求,史云生最终还是搭了把手把她扶到路边让她坐下休息。刘冬花借此机会大胆告白史云生,说自己也喜欢他。史云生理智地拒绝并避嫌一般快速离开。

  林秋雯抱着程怡的孩子赶到供销社时,史云生已经离开,她只好把孩子抱回了家。林秋雯继母孙姨见她带回来一个孩子甚是不悦,她担心孩子影响林秋雯未婚姑娘的名声,更担心亲生女儿刘冬花也受到连累。林秋雯倔强地称,只有十天而已,孩子自己来管。她还给孩子临时起了个小名叫墩子。

  不多时史云生风风火火赶来,他满脸不悦如挂冰霜。原来刘冬花遇到过抱孩子的林秋雯,她故意找史云生搬弄是非,诋毁姐姐和孩子的关系。史云生见到林秋雯后质问孩子来历,经过解释后史云生的脸上才阴转多云。刘冬花回来没有听到史云生和林秋雯争吵倍感失落。

  董援朝母亲急切地帮他张罗对象,董援朝以工作忙为由躲到厂里。这天董援朝听到工人报告女工程怡出事了。林秋雯在十天期限到后去女工宿舍找程怡,结果意外地遇到正收拾程怡遗物的董援朝,董援朝告诉她程怡在回上海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死亡。林秋雯傻眼了。

  林秋雯沮丧地回到家里,孙姨得知她要花钱去上海时不禁牢骚满腹。林秋雯抱着墩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几经辗转后林秋雯终于打听到程怡母亲秦子秋所在的机械厂,谁知却被告知秦子秋生病住院。

  林秋雯抱着墩子又找到医院,结果却看到秦子秋虚弱憔悴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护士称她是受到强刺激而昏迷,至于什么时候苏醒还不得而知。林秋雯抱着墩子顿时没了主意,她守在秦子秋床边良久,可秦子秋却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

  史云生在工厂遇到青工王天柱等人,王天柱一帮小年轻正准备去厂里看电影。史云生笑着告诉他们因为厂领导觉得电影里有镜头会影响厂风厂纪,所以不让放映队播放。王天柱无比遗憾,史云生这时提议如果他会捣鼓放映机,他们就一起潜入厂放映室自己播放。好强逞能的王天柱当即带着他们从窗子爬进了厂放映室。

养母的花样年华第2集剧情介绍

  王天柱确实有些本事,他很快将放映机接好开始播放,大家高兴地开始欣赏。就在这时,他们突然闻到胶糊味,大家惊呼胶片和放映机烧坏。接着厂办的人经过发现他们,史云生第一个跳窗子逃走,其他人跟着作鸟兽散,唯独喜欢王天柱的朱小芹不离不弃地陪着他。朱小芹跟王天柱一起去了厂办,她还在刘厂长面前主动承认是自己犯的错。王天柱仗义地揽下所有过错。董援朝想替王天柱说情,但刘厂长却不依不饶。

  很快厂里召开大会公开批评王天柱,为了保全朱小芹,王天柱主动授意朱小芹揭发自己跟自己划清界线。刘厂长却觉得朱小芹的发言避重就轻,再看到王天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刘厂长越发生气。这时史云生突然跳上台严厉批评王天柱的做法,将他说成一个胆大妄为自由散漫目无国法的破坏分子。了解其中内情的朱小芹在台下气的泪流不止。会后刘厂长下令把王天柱关进保安室。

  林秋雯抱着墩子从上海回来,史云生见墩子没有推出去气急败坏。林秋雯没有计较史云生的态度而是把墩子又抱回家,孙姨和刘冬花也恼怒不已。刘冬花乘机又到史云生面前搬弄是非。

  刘冬花告诉史云生,之前林秋雯死活不说孩子是谁的,现在却又推到已经死了的程怡身上,摆明了她是故意的。史云生急了,他盘问孩子父亲是谁,刘冬花也不知道。她悄悄给史云生授意,让他故意在人前追问林秋雯,林秋雯一定要面子什么都说。史云生接受了她的建议,他在人多时拦住林秋雯,林秋雯顾忌程怡的面子,急忙拉着史云生去给程怡母亲打电话证实。

  林秋雯把电话打到秦子秋住院的医院,结果护士却告诉她秦子秋不在了,然后态度恶劣地挂了电话。放下电话,护士埋怨秦子秋出院了有人还打电话过来,太烦人。然而挂了电话的林秋雯却如遭雷击,她以为护士的意思是秦子秋已经去世。史云生听闻墩子成了孤儿顿时气急败坏地怒斥林秋雯后愤然离开。

  林秋雯只得把墩子抱回家,她合计着给墩子找一户人家收养。谁知这时又从朱小芹那里听说王天柱的事,据她说刘厂长这一次要把王天柱开除。林秋雯急了赶紧去找董援朝求他帮忙,她说王天柱父亲和自己父亲是在同一场事故中去世的,她和王天柱共同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所以他们一直以来情同亲姐弟,她哀求董援朝帮帮王天柱。

  刘冬花晚上带着酒菜去找史云生,她谎称自己是受林秋雯授意来找他的。她硬拉着史云生喝酒,然后又搬弄是非地在史云生面前大说林秋雯的坏话。史云生正生气时,林秋雯抱着墩子过来找史云生道歉,刘冬花见状狼狈地承认自己并没有被林秋雯授意,她是主动来找史云生的。

  史云生有些尴尬和慌乱地开了门,他担心林秋雯误会孤男寡女的自己和刘冬花。刘冬花却彼有心机地故意整理着衣服走到门口,林秋雯看到她有些吃惊。刘冬花却故意欲盖弥彰地解释自己和史云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林秋雯此来是求史云生利用他的广人脉替墩子找个人家收养。史云生很生气,觉得丢人,他说自己的人脉不能用在这件事上。他向林秋雯提出结婚前必须把墩子送出去。

养母的花样年华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