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暖爱电视剧

电视剧暖爱第1集剧情介绍

  霍栀答应陈廪生的求婚 秦樱素设计陷害霍栀

  江氏地产集团执行总裁江村从机场出来,身后跟着几名威风凛凛的保镖,看似气场十足,实际上他是被这些保镖强行从国外“抓”回国内的。一向被江家娇惯的江泊儿早已经收到了江村的“求救”信号,在机场等候江村的到来。江泊儿借着翻找礼物的名义,把江村的行李弄得七零八落,几个保镖忙着捡行李,江泊儿趁机把自己的车钥匙送给了江村,江村成功甩开了保镖们。

  江村正恣意的开着车,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限他四十分钟内回到家中,并责怪江村不经自己同意就擅改国籍,江村很反感父亲的行事作风,直接挂断了父亲的电话,耳边回响起父亲当年嫌自己不争气的一番话,心里不是滋味,加快了车速,与一辆突然开出来的货车相撞。

  一晃三年过去了,江村娶了秦樱素回家。秦樱素得知江村为了照顾大学同学Crise而暂时搬了出去,认为两人之间有不正当的关系,加上江泊儿一番添油加醋,秦樱素怒气冲冲地来到江村的私人游艇上找江村和Crise兴师问罪,还不分青红皂白给了Crise一个耳光,Crise气愤离开。

  同在游艇上的方秘书听到了吵架的声音,上来查看情况,得知Crise还没有签合同就走了,拿着合同追了出去。秦樱素知道自己闯了祸,态度马上软了下来,可江村并不吃她那一套,提醒她两人之间是有过约定的,秦樱素表示自己不想跟江村貌合神离过一辈子,江村却遗憾秦樱素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

  江村在路上回忆起三年前车祸发生时的场景。一个扎着马尾,穿着黄色背带裤,有一张和秦樱素一模一样的脸的女孩,正在努力叫醒自己,甚至为了帮自己挡一块掉下来的板子而受伤,可妻子秦樱素的行为,与那日的女孩的行为大相径庭。车子正巧路过三年前的事发地点,江村有些感慨,觉得秦樱素之所以前后反差那么大,要么是她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要么是自己找错了人。

  霍栀跟秦樱素长了一张相同的脸,她自幼在孤儿院里长大,职高毕业,如今在幼儿园工作,在园里教导主任的选拔中由于各方面成绩都很优秀,成了唯一的候选人。好事儿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当晚霍栀的男朋友陈廪生向她求婚,尽管霍栀因陈母一直反对而心存疑虑,但陈廪生的字字句句都让她安心,便答应了陈廪生的求婚。

  江村的猜测是对的,他的的确确找错了人,三年前救他的人,不是秦樱素而是霍栀。当时医护人员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江村的身上,没发现因救人而受伤昏迷的霍栀,幸好陈廪生路过,及时把霍栀送到了医院,两人也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了男女朋友。

  霍栀来拜访陈家父母,陈母依然看不上霍栀,因为陈廪生自小成绩就好,现在又是设计院的骨干人物,是她的骄傲,可霍栀不过是个连大学都没见过的孤女,无论哪方面的条件来看,她都认为霍栀是高攀了自家儿子,但想到儿子就要去国外进修两年,担心儿子身边没人照顾,她这才松口同意了陈廪生和霍栀的婚事。陈母在和霍栀交谈时,无意透露了陈廪生要出国的事情,事先不知情的霍栀有些吃惊。

  在大酒店里,秦樱素按照自己的计划陷害霍栀。她先是冒充博雅大酒店的服务员给陈母打电话,提醒她之前预约的免费试吃活动时间就要到了,要陈母来大酒店。陈母做完活动后,看到秦樱素拉着一个男人的手十分亲昵的走向酒店房间,误把秦樱素当成了霍栀,急匆匆离开。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陷害的霍栀,还在美美地和朋友肖雅计划接下来的行程,想要以最好的状态去婚姻登记所登记。结果霍栀和肖雅在婚姻登记所门口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陈廪生的身影,且陈廪生的电话也打不通,霍栀担心陈廪生出事,决定去陈家瞧瞧。

电视剧暖爱第2集剧情介绍

  霍栀秦樱素两姐妹相认 江泊儿对陈廪生一见钟情

  陈廪生被陈母锁在房间里,霍栀到陈廪生家后,陈母正式通知霍栀,她绝对不同意霍栀跟陈廪生结婚。陈廪生在房间里大呼小叫,陈父看不下去了,想拿钥匙开门,被陈母拦了下来,霍栀此时抢了钥匙把陈廪生放了出来。陈母指责霍栀脚踩两条船,陈廪生表示自己相信霍栀,陈母却告诉霍栀,这辈子她都别想进陈家的门,霍栀伤心离开。

  霍栀受幼儿园张老师所托,替张老师带班,这时打扫的张阿姨给了她一张纸条,说是一个男人送的,霍栀来到字条上指定的地点,却没有发现自己认识的人,只得回到幼儿园,这时候张老师慌里慌张地告诉霍栀,自己班的一个孩子丢了,霍栀听了这话也慌了,到班里一看,一名叫彤彤的孩子没了。

  幼儿园的人都急疯了,这时园长接到了110的电话,带着霍栀一起来到了公安局。彤彤告诉母亲和警察,是霍栀把自己带出去的,彤彤的母亲听了这话很生气,霍栀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彤彤为什么要说谎,觉得自己心里很委屈。能为霍栀作证的张阿姨不仅不承认自己给了霍栀纸条,还赶回了老家照顾儿子,没了人证的霍栀百口莫辩,只好辞职谢罪,园长比较通情达理,让霍栀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等查明了事情的真相,她再回来上班。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霍栀不能住在幼儿园的职工宿舍,只得到外边租房子,在外出买完生活用品回租处时,发现自己的行李已经被扔在了楼道里。原来给霍栀介绍房源的人,仗着自己在房屋中介上班,便当起了二房东,把自己租的房子租给了霍栀,现在已经跑了。

  无处诉苦的霍栀,在公园里回想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失声痛哭。这时秦樱素出现在霍栀面前,把霍栀安置好后,回到了家中。她特意换了一套性感的睡衣,想要扮柔弱勾引江村,可江村面对美色不为所动,并提醒她周四下午要去安一秋的诊所号脉。秦樱素为了尽快让霍栀帮自己,提议跟霍栀去做DNA检测。

  霍栀做完DNA后,来到了海边,把陈廪生的求婚戒指扔到了海里,后来觉得不妥便去海里捡戒指,赶过来的秦樱素以为霍栀一时想不开,担心没有人能够帮忙实施自己的计划,更担心自己过不了富人的生活,有些郁闷。这时霍栀出现在她身后,表明了自己因母亲的抛弃而心痛,不想认亲。

  没办法的秦樱素到福利院找院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留了一封信给霍栀,把当年父母抛弃她的原因都说了出来,信中最后表示她愿意为霍栀承受所有的痛苦,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换回自己的妹妹,这让霍栀深受感动。

  江泊儿已经发现了秦樱素的异常,到安一秋的诊所让安一秋帮自己探探秦樱素的底,安一秋打了电话,跟秦樱素约好了号脉的时间。江泊儿告诉安一秋,最近秦樱素的一些反应跟怀孕的反应差不多,她怀疑秦樱素给哥哥江村带了绿帽子,要安一秋一定要搞清楚真相。

  DNA的检测结果表明霍栀和秦樱素是同软双胞胎,但因肖雅对她有些误会两人不欢而散,导致霍栀的心情也有些不好。其实江泊儿猜得没错,秦樱素的确怀孕了,从多次陷害霍栀到迫不及待地和霍栀相认,其目的都是为了让霍栀能帮自己度过当下的难关。秦樱素担心事情拖得久了,会暴露自己,失掉如今的荣华富贵,便拿了一堆的布偶到霍栀面前,告诉她每年过生日,母亲都会买两个一模一样的布偶作为她们的生日礼物,并拿出了一个插着一对小人的蛋糕来,她的一番话成功打动了单纯的霍栀,姐妹俩终于相认。

  陈廪生开着母亲的车赶往幼儿园,因一时分神看了手机,和江泊儿的车撞到了一块,江泊儿原本很生气,想要找车主算账,但看到一表人才的陈廪生,气焰消了一半。陈廪生下车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了地上,他对此毫无察觉,江泊儿不仅没提醒他,还把他的手机踢到了他的车底下。陈廪生想要给钱私了,江泊儿要陈廪生下次见面的时候请自己吃饭,陈廪生觉得自己有错在先,勉强答应。待陈廪生走后,江泊儿高兴地捡起了陈廪生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