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暖爱电视剧

暖爱第11集剧情介绍

  秦樱素摔跤险流产 霍栀和江村关系缓和

  陈廪生来找江泊儿,希望她能把她微博上的两个人亲昵的照片给删掉,江泊儿要他陪自己到十二点,过了十二点她就放他走,并且删掉微博上的照片。这时KTV的服务生拿了蛋糕走进来,并祝江泊儿生日快乐,陈廪生这才知道这天是江泊儿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

  秦樱素在家里摔了一跤,差点儿导致流产,好在抢救及时,孩子保住了,医生让她多卧床休息。秦母听说秦樱素出事了,赶了过来,要秦樱素不要担心霍栀那边的事情,秦樱素想到自己确实离不开母亲的照顾,便答应了母亲留下来。经此一吓,黄嘉文为了秦樱素和孩子的将来,下定决心要解决掉江村。

  江母的忌日,也是江泊儿的生日,因此江泊儿并没有去给江母上坟。在给江母上完香后,江老爷子决定回家给江泊儿过生日。江村为了送江泊儿生日礼物,带着霍栀到首饰店挑首饰。因想感谢霍栀帮忙准备祭品还起大早报了鲜虾馄饨,江村想给霍栀买个戒指,但霍栀想到了陈廪生曾经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拒绝了江村的好意。这时首饰店的店员提醒霍栀还有部分广告没有拍摄完成,见霍栀一脸为难,江村决定找律师赔付违约金,霍栀不忍心让店员为难,希望她能够再给自己一两个星期的时间缓冲一下。

  江村发现霍栀跟以前的秦樱素一点儿都不一样,知道体贴人了,以为是秦樱素因祸得福,这才性情大变,对霍栀的态度也好了很多。霍栀还在为广告的事情发愁,江村安慰他。已经在外边等了好久的黄嘉文骑着摩托车冲过来,江村眼疾手快,躲避摩托车的同时也让霍栀免受了伤害。

  黄嘉文因自己没有得手而懊恼,在家里找不到他的秦樱素打来了询问电话,黄嘉文告诉秦樱素自己正在实施杀人计划,秦樱素听后很慌张,黄嘉文认为秦樱素还爱着江村,更加坚定了要杀江村的心。

  江泊儿回到家里,得知父亲特意回家来给自己过生日,非常开心,但没想到父亲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居然是一纸聘任书。习惯了自由散漫生活的江泊儿根本不想去家族企业上班,要江村为自己当说客,可江村也无法改变固执的父亲,江泊儿甩手离开。

  由于江父当晚在家住,霍栀不得已必须和江村同房。江村明白霍栀的顾虑,很绅士的把床让给了霍栀,自己拿着被子睡在了地上。由于担心江村对自己图谋不轨,霍栀到了半夜也没有睡意,便打量起江村的房间,看到了很多获奖的照片,感叹江村是“得奖专业户”。

  江父要已经起床的江泊儿上楼叫江村,江泊儿人未至,声先到,惊动了屋里的江村和霍栀,江村担心穿帮,迅速带着被子跳到了霍栀的身上,霍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江泊儿进屋后看到这个场面,害羞地转过脸去,告诉江村父亲在楼下等他,要他赶紧起床,说完便跑走了。

  霍栀跟肖雅出来逛街,想要让肖雅帮自己挑份礼物送给母亲。肖雅始终觉得秦樱素跟霍栀相认目的不纯,要霍栀把秦樱素之前发来的骨折的照片给自己看看,发现照片的背景是大海,而北京根本就没有海,认定秦樱素是在骗霍栀,可霍栀觉得秦樱素肯定住的是五星级酒店,说不定那是个游泳池,根本不怀疑秦樱素认自己的动机,肖雅对霍栀的善良有些无奈。

  江村正在家里优哉游哉地看报纸,见霍栀一脸疲累的走进来,有些幸灾乐祸。霍栀不明白江村怎么知道秦母不在家,江村这才告诉霍栀,秦母前几天告诉自己要回老家去看看,估计这时候还没回来,知道自己被江村耍了的霍栀顺手拿起旁边的抱枕扔向了江村,江村不怒反笑。

暖爱第12集剧情介绍

  江村教霍栀击剑并赠送击剑服 陈廪生利用江泊儿接近“秦樱素”

  霍栀在房间打理自己刚买来的花儿,马婕想到江父也喜欢花儿,误以为霍栀买花是为了讨好江父,两人便聊起了江家的一些事儿。霍栀这才知道,江泊儿只是江父领养来的父亲,甚至可能是江父的养女,并非江村的亲妹妹,感觉豪门的事儿都好复杂。

  江泊儿在江村楼下遇到了黄嘉文,要黄嘉文过两天到自己的书吧去,就是为了让黄嘉文确定一下秦樱素是否真的失忆。江泊儿又找了个由头要霍栀去自己的书吧帮忙,霍栀没想太多,答应去帮江泊儿,江泊儿因霍栀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而有些吃惊。

  霍栀在江泊儿的书吧里当服务员,第一次看到霍栀的黄嘉文惊呆了,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了真相,他真的会误以为霍栀就是亲因素。黄嘉文故意把钱包落在了收银台上,霍栀追了出去,得知黄嘉文是来找自己谈工作的事情,便要来了黄嘉文的名片,想起这个人就是前段时间总给秦樱素的手机打电话的人。江泊儿始终紧盯着霍栀和黄嘉文,就希望霍栀能够露出马脚,结果让她有些失望。霍栀走后,她要黄嘉文跟自己联手对付秦樱素。

  出来扔垃圾的霍栀一转头,看到了出现在书吧门口的陈廪生,对书吧店员谎称自己有事儿,匆匆忙忙跑走了。陈廪生是来找江泊儿兴师问罪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经过自己的允许就送母亲那么贵重的礼物,江泊儿趁机向陈廪生表白,陈廪生告诉江泊儿自己有女朋友。陈廪生见江泊儿胡搅蛮缠,有些谈不下去决定离开,不经意看到了贴板上的照片,是霍栀刚刚在收银台时店员帮忙拍的,他问江泊儿这是谁,江泊儿告诉他是自己的嫂子,他一脸不相信的离开。

  刚从公交车上下来的霍栀自己走在路上,江村恰巧路过这里,要她上车。江村得知霍栀是去江泊儿的书吧帮忙,觉得最近发生在秦樱素身上的事情都太过奇怪,告诉她现在她做的这些事儿,都是以前的秦樱素不可能去做的,霍栀只推脱自己失忆了,不记得自己以前的行径。两人聊得很愉快,江村希望霍栀过两天能陪自己出席一个活动,霍栀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陈廪生到医院找肖雅,不相信肖雅对霍栀和秦樱素的事情一无所知,肖雅告诉陈廪生,秦樱素不是霍栀,她已经在三年前就嫁到江家了,让陈廪生趁早死了这份心,并劝陈廪生忘掉霍栀,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肖雅的每一句话,对陈廪生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江村带霍栀到击剑馆见Crise,霍栀装作不认识Crise的样子。江村和Crise先练习了一会儿,霍栀在一旁看着,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江村便手把手教霍栀击剑的技巧,霍栀露出了难得的笑脸。击剑馆门口,霍栀看到Crise跟一个女人动作亲昵,误以为Crise喜欢女人,江村告诉她那是Crise男朋友的姐姐,这话让霍栀放下心来,明白之前的事儿都是自己误会江村了。

  江泊儿接受了安一秋的建议,决定到江家的公司上班,上班第一天就受到了同事们的冷落。陈廪生来接江泊儿下班,说是想要给江泊儿介绍几个朋友认识,其实是想给江泊儿介绍男朋友,这触怒了江泊儿,后他借口送江泊儿回家,得知了江泊儿家的具体位置。陈廪生做这些就是想通过江泊儿接触到秦樱素,从而搞清楚秦樱素和霍栀之间的关系,进而打听到霍栀的下落。

  肖雅被医院派到红岛出差,她跟同事正在超市买东西,意外看到了同样在买东西的秦母,秦母一看到肖雅便跑走了。肖雅打电话给霍栀,告诉霍栀她打听到秦母已经在红岛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说是专门来照顾女儿的。这时候江家有人按门铃,霍栀叫马婕开门却没得到回应,霍栀只好先顾眼前,挂了肖雅的电话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站着的人是她一直避而不见的陈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