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电视剧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第1集剧情介绍

  简安桀归国 席郗辰遭到仇视

  每一座美丽的城市,都会有一条美丽的河流,就像一条蓝色的丝带,串起一座座艺术殿堂。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人们行驶在涅瓦河上,如同置身于圣彼得堡的童话世界中。

  简安桀从童话世界中惊醒,回到了现实。她出生于重男轻女的家庭,父亲出轨迫使母亲离开。她也在不小心将后母沈晴渝推下楼梯后被送到了国外。六年时光飞逝,简安桀性情愈发尖锐,而母亲的离世令她重新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简安桀的后母沈晴渝的外甥席郗辰推掉了几个重要的会议,忙完手头的工作后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机场接简安桀。六年前,他在亲眼见到简安桀将沈晴渝推下楼后怒不可遏,打了她一巴掌。就是这一巴掌,打散了安桀对简家的留念。简安桀也对他十分仇视,直接无视了一直在机场外等候的他,上了大哥兼好友朴铮的车子。朴铮是她的小姨第二任丈夫的儿子,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关系要好,胜似亲人。六年过去了,简安桀却迟迟放不下过去的事情。可是离别都不怕,她又怎么会害怕重逢。熟悉又陌生的家门打开的一瞬间,她试探着告诉保姆她是来找简震林的,却被无视。

  门即将关上的一刹那,身后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席郗辰抵住了门,坦言她就是简震林的女儿。简安桀这才顺理成章地进了房间,却无意中从沙发上发现了她的弟弟后母沈晴渝的儿子玉麟的玩具枪。席郗辰看出她的表情不对,慌忙表示会将她的房间收拾好。可是简安桀对席郗辰的畏惧已经深入骨髓,只能生硬地应付他。忽然出现的弟弟,周围陌生的变化都让她觉得害怕又迷茫。此刻,她多么希望母亲能出现在面前,给她力量和勇气。可是简安桀能见到的只有父亲,犹豫再三后她拨通了简震林的电话。父女二人能谈的却只是简氏公司的股权,简震林也坦言后天就会回家。简安桀冲出了房间,从席郗辰口中确认了父亲回家的时间。她没想到见亲生父亲也需要提前预约,深感荒谬,带着行李出了门。席郗辰极力阻止,可是简安桀已经把简家当作了战场,把他当成了敌人,脑子里充斥着离开的想法,席郗辰根本无力阻挡。

  走投无路的简安桀拨通了朴铮的电话,在他的安排下住进了朴铮的家。一大早,简安桀走进客厅,却见到了熟悉的背影。面对叶蔺,她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两人就这样隔着客厅对视着,六年前共度的美好画面就这样浮现在彼此的眼前。可是,花开易凋零,再美好的过去也只是过去。六年前他们赌气分手,六年后他们再次重逢却已经是物是人非。温暖后的孤独和痛苦使得简安桀后悔万分,敏感又柔弱的她宁愿从未感受过那些美好。这时,朴铮从厨房走了出来,简安桀并没有称呼他“哥”,而是顺势叫了一声“朴铮”。叶蔺的脸色变得煞白,质问她和朴铮的关系。简安桀坦言她只是没地方住,暂时在这里落脚。叶蔺却满脸讽刺,讥笑着说简家小姐还会没地方住。两人没说几句又不欢而散,而叶蔺多想温柔地对待她,可是一出口就成了赌气,只能伤害彼此。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冲出了朴铮的家门,简安桀手中的杯子在他离开的一瞬间掉在了地上,碎了。冷静下来的叶蔺拨通了简安桀的电话,可是没说两句就被挂断。

  麦古集团与简氏集团相比之下在土地拍卖上略占上风,逸尔集团的席郗辰在此时进了拍卖场,抛出了十二亿的高价。麦古担心席郗辰还有后招,只能暂时放弃举牌。简氏趁此机会报出了十四亿的价格,席郗辰却放弃亮牌,帮助简震林顺利拿下了这块地。

  夜里,简安桀的好友莫家珍和林小迪听说简安桀回国了,特意安排了酒席为她接风洗尘。简安桀带着朴铮欣然赴宴,却没想到遇到了叶蔺和杨亚俐。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第2集剧情介绍

  简安桀在聚会因喝酒晕倒住院 回到简家无法适应叶蔺求复合

  聚会期间林蔺突然到来让简安桀十分尴尬,好友林敏称自己可没告诉他。叶蔺对简安桀还念念不忘,看着简安桀和朴铮,便误会了他们的关系,话里话外都带着讽刺的意味。简安桀实在觉得尴尬,借口去上洗手间。就在这时,席郗辰带着好友年屹也来了,年屹抱怨他飞拉着自己来,很是不高兴。林敏告诉简安桀当初她出国的时候,叶蔺十分不好过,询问安桀和叶蔺是真的不可能了吗,安桀只是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叶蔺在洗手间门口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心里悲痛不已。回到饭桌之后,简安桀称自己不太舒服想要早点儿回去,叶蔺非拉着她喝酒,本不能喝酒的安桀拿起一满杯的红酒就灌了下去,刚喝完就晕倒了,朴铮忙将她送到了医院。席郗辰看到安桀晕倒了,忙起身跟到了医院。

  安桀醒后,朴铮叮嘱她以后可不能这样不管不顾了,还多唠叨了几句就离开了医院。朴铮离开医院之后,席郗辰就进了简安桀的病房,见她已经睡着了,便给她盖好了被子,之后就离开了。

  简安桀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艾维斯”,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席郗辰就提着早点进了病房,来接简安桀回简家。安桀不愿和他有什么牵扯,拒绝了他的好意,席郗辰只好放下了早餐,之后就离开了。朴铮带着简安桀出了医院,杨亚俐来质问她叶蔺的下落,简安桀称自己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简安桀回到了简家,见到了父亲简震林,简震林多年未见女儿,内心激动难耐,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自己对女儿的思念,父女俩的谈话透露着疏离和尴尬,两人谈了公司股权的问题,简震林提起了安桀的生母,安桀称不想谈自己母亲的事情。简震林称她若是不想自己和他的继母沈晴瑜和儿子住在这座房子里,他们会搬出去的。

  叶蔺打电话叫程铮出来喝酒,得知简安桀当年出国的的真实原因,很是心疼。

  简安桀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继母沈晴瑜主动示好,简安桀无法卸下心中的防备,说话的时候处处带刺,这顿饭吃的不欢而散。晚上简安桀又梦到当年沈晴瑜摔下楼梯的场景,直接从梦中惊醒了,恰巧这时候弟弟瑜麟来她房间找她玩儿,简安桀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弟弟,让他出去。这时席郗辰看到了忙抱起了瑜麟出来房间。早餐桌上,席郗辰告诉简安桀,“只有无能的人才会用伤害自己来反抗”。

  席郗辰到公司上班,年屹提起公司的竞标,称还好他们早有准备。席郗辰望着窗外的雨,回忆起了当年见简安桀的场景。年屹问起席郗辰怎么住回来简家,席郗辰只是回答说,因为有一个人,她在那里,说完便打着伞离开了公司。

  简安桀来到墓园看望母亲,叶蔺跟着她也来到了墓园,叶蔺为上次害简按揭晕倒的事向她道歉,并且告诉他自己在她出国的六年一直都没有忘记她,简安桀称当年无助的自己及时在分手之后也想要打电话给他,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不需要了。席郗产也来到了墓园,但是只是默默地在远处看着凉亭中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