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一路繁花相送电视剧

一路繁花相送第13集剧情介绍

  浩然成棋子 若栎遭对质

  纪若栎告诉路非她已经托朋友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律师来应对昊天集团的官司,路非却想和昊天集团的董事谈谈,尽量挽回他们撤资的决定。刘浩然直言那些董事们根本没有诚意,他不明白路非为何这样做,路非称他不想放弃拍这部电影的机会,他和投资方如果闹到上法庭的地步,就没有合作的空间了。

  辛辰来到剧组对刘浩然说她要参加开机仪式,刘浩然没好气地说,都是因为她路非把电影开机的发布会耽误导致现在投资方要撤资,他将开机仪式搞砸董事们要告路非的事都告诉了辛辰,辛辰听后非常内疚,她来到路非工作室真诚地向他道歉,路非却安慰她说这是自己的选择,她能在这里和他说话,就是他十年来梦寐以求的,只要他们能好好地在一起,一切都是值得的。路非称他有一个优秀的芭蕾舞指导,他怕电影推迟了,她就不干了,辛辰笑称芭蕾舞指导一直都在。

  纪若栎带着律师来到昊天集团与董事们商谈,她称路非非常有诚意再与他们合作,此次来是澄清他们之前的误会,董事们却给纪若栎出示了律师函,要求路非赔偿他们经济损失。纪若栎认为所有的支出没有路非签字就不能作数,董事们则表示是否作数要让法院来判定。

  林乐清心里清楚电影的前期花销根本没有清单上列的那么多,他本打算提400万一次性赌住董事们的嘴,但核查后他才知道自己目前的资金都在项目中做了个人质押暂调不出来,而如果出让公司股份,他就会失去公司的控制权。

  律师告诉纪若栎目前电影所有的支出都是刘浩然签字,从法律上讲,路非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刘浩然在门外听到了这些话后愤愤不平,正好戴维凡此时也来到了剧组,他便给戴维凡嚼舌根说路非有个美国女制片人,那才是他的铁杆靠山,戴维凡听后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辛笛。

  很快辛笛来到了剧组,她和纪若栎一见面就开始较劲,辛笛讽刺纪若栎着装没有品味,纪若栎则嘲笑辛笛是小城市女生,二人很快不欢而散。辛笛气愤地告诉戴维凡,纪若栎就是来挖辛辰墙角的。

  另一边路非开车和辛辰去医院看望叔叔,他告诉辛辰,他已咨询了美国朋友,叔叔的病目前没有根治的办法,医生建议要尽量保持病人心态平和,亲友对待他要和以前一样。听着车内叔叔最喜欢的那首歌,路非坦言每次听到这首歌就非常想念辛辰,辛辰也表示自己始终在这里等路非。他们约定,都将二人分开这十年的经历讲给叔叔听,以弥补这缺失的感情。

  纪若栎打电话约路非到一家餐厅商谈与昊天集团董事的事,称事情比自己预想的要糟糕。路非只好答应了她的约会,并给辛辰致歉改天再看望开宇叔叔。

  路非出门后被刘浩然悄悄跟踪。纪若栎告诉路非,经过这件事,昊天集团应该不会再让他当导演了,好在当初签合同时纪若栎定了很多保护条款,经律师核算他们赔偿的金额不算太大,而且这次全部的字都是刘浩然签的,可以让刘浩然出面来处理,路非不同意,认为应该由他来承担责任,这时暗中偷窥他们的刘浩然冲了出来称纪若栎无情无义让他背黑锅,路非急忙声明他不会让任何人替自己承担责任,纪若栎请刘浩然先出去。她告诉路非昊天集团本是看中了路非的名气才投资的,但他们公司却没有实力,他们现在需要和昊天集团划清界线,把他们踢出去,路非却不想自己在国内的第一部电影就无疾而终。纪若栎询问路非是否是为了辛笛才坚持要拍的,路非不想过多解释,出门后他们发现刘浩然还没有走,路非见二人闹得不愉快,便称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共渡难关,而不能自己人和自己人闹别扭。他赶着去看开宇叔叔便告辞了。

  路非走后,刘浩然心里虽不情愿,但没忘记自己的职责,他仍跟着纪若栎,称她毕竟是跟自己签合同的老板,纪若栎这时才说她不会让刘浩然白背黑锅的,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给刘浩然让他还帐用,刘浩然马上改口夸她是活菩萨,而且告诉纪若栎,辛笛不是路非心里的那个人。纪若栎打算让路非随她到国外发展,她要求刘浩然把路非所有的行程都要仔细记录下来给她汇报,否则就让律师告他不按合同履行职责,刘浩然却称路非对他肝胆相照,他必两肋插刀,他把卡还给纪若栎,称这钱他不要了,剧组欠下的钱他自己还。

  路非来医院看望开宇叔叔,他告诉叔叔,自己和辛辰已把话说开,愿意一起往前走,要不是叔叔离家出走浪迹天涯,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辛开宇对自己耽误路非的电影感到非常抱歉,路非则安慰他自己会再找投资方重新合作。

  纪若栎来到辛笛工作室找她,她这次刻意的穿着受到了 辛笛的表扬。纪若栎想让辛笛告诉她路非因为什么事耽误了开机仪式,她误以为路非心里一直爱的人是辛笛,他们的对话被戴维凡无意间在楼梯听到,他怒气冲冲地斥责路非竟然脚踏三条船,辛笛见局面越搅越乱,哭笑不得地把戴维凡拉到楼下,告诉他已出局了,他们之前的协议作废。返身上楼后,辛笛告诉纪若栎,自己不是路非爱的人。

一路繁花相送第14集剧情介绍

  乐清被辛辰误会 路非卖电影版权

  纪若栎从辛笛工作室出来后,碰到了戴维凡,纪若栎告诉戴维凡路非不是他想的那种人,路非对爱情的执着和专一她是可以肯定的。她从戴维凡处知道了辛辰才是路非心里的女孩。

  纪若栎到剧组给路非送便当,在电梯碰到了同来送便当的辛辰,纪若栎猜到了辛辰的身份,下电梯后故意先她一步敲开了路非工作室的门,辛辰躲在门口看到路非出来相迎,二人进了工作室后,就将便当放在门口悄悄地走了。

  辛辰出来后在剧组门口碰到了等候她的刘浩然,刘浩然告诉辛辰那个纪若栎说是经纪人,其实就是出来拆台的,林乐清投资电影本来就不怀好意,出了事纪若栎又出来搞乱,延误开机、电影撤资可能都是林乐清搞的鬼,而自己又瞎了心被他们二人收买,辛辰听后非常吃惊这部电影的投资人竟然是林乐清。

  辛辰立即来到林乐清的游艇上找他,林乐清刚好出去了,辛辰无意中在游艇上看到了林乐清与路非签订的电影版权合同,这个合同让她回忆起了在学生时代,林乐清有一次高兴地告诉辛辰有个广告公司找她拍广告片,辛辰未加思索便高兴地签了合同,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无痛人流广告代言,辛辰因此差点被学校开除,路非为她鸣不平,当时还找乐清打了一架。辛辰正陷入往事的回忆中,林乐清回来了,他看到辛辰手中拿的合同,以为自己投资电影的事辛辰和路非都知道了,便给辛辰解释这件事他一直想找机会和路非坦白,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后来事情发展的失控了。辛辰却认为是林乐清早有预谋将路非从国外叫回来,声称给他名利双收的机会,而事情发展到现在也是他一手操纵的。辛辰称十年前她就一直不明白,路非一个只会拍短片的人,怎么能卖出短片,现在才知道原来一直是林乐清在背后操纵。辛辰临走告诉林乐清他现在特别陌生。

  路非送纪若栎出门后,看到了放在门口的便当。这时刘浩然登门拜访,他告诉路非辛辰刚才来过了。

  林乐清来剧组找到纪若栎,他本想与纪若栎继续谈影片合作的事,纪若栎却告诉他昊天集团董事已让路非做出天价赔偿,林乐清如果想要赔偿的话,他们照赔。林乐清拿出一张支票给纪若栎,称这是他对这个项目持续的投资,纪若栎却当面撕了支票,她告诉林乐清他与案子已没有任何的瓜葛,与他相关的部分,律师会给他送过去。林乐清明白了纪若栎此行的目的就是想把路非带到美国去发展。

  路非晚上在辛辰门口等她,辛辰告诉路非,他的电影就是林乐清投资的,路非这才明白为何他回国后林乐清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但他相信林乐清的意图不是为了伤害他们,眼下最急需要解决的是董事们要求天价赔偿的事情,而对他来说《一路繁花相送》这部电影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辛辰没想到这部电影在路非心目中占有那么重要的份量,她表示如果路非需要,她会一直都在。路非笑则称他应该谢谢乐清,是乐清投资他的电影他才有机会回来的。

  辛辰回家后告诉辛笛,林乐清十年前应该伤害过她和路非,那时她在学校代言人流广告的风波,就是林乐清策划的,她由此推断这次电影的夭折也有可能是林乐清搞的鬼,但她怕现在告诉路非这件事他会有心理负担,辛笛却认为应该早些让路非知道这件事。

  刘浩然从昊天集团回来后告诉路非,那些董事们要求他们赔偿的那笔烂帐没有了,林乐清为了替他们还帐在变卖家产,听说还要变卖昊天的股份,路非认为这件事不能让林乐清来承担。

  路非立即跑到林乐清的游艇上找他,但游艇乐清已经卖了。后来他在乐清家找到了他,路非询问乐清为什么投资电影的人是他,乐清告诉他好莱坞的投资人是不可能对一个中国女孩的舞蹈梦感兴趣的,路非又让他解释撤资填亏空又是为了什么,乐清不愿细说,只称自己能搞定公司的事,路非告诉乐清他的钱自己会补偿给他的。

  路非亲自拜访了昊天集团的董事。他称愿意将他目前的几个剧本的电影版权卖给昊天集团,因为国内每年的五六百部电影能有较好收益和口碑的只有百分之十,而他的剧本肯定在这百分之十当中,其实他的电影已经找到投资方了,以后他的作品会以各种形式出现在电影界,而他现在愿意将这些电影的版权卖给他们,也是看在林乐清的面子上,就当是他和乐清对他们公司的补偿,他只有一个请求,就是《一路繁花相送》这部电影的剧本一定要给他留着。

  路非让刘浩然把遣散费给林乐清,刘浩然依言照做。

一路繁花相送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