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3集剧情介绍

  银雪随如歌到烈火山庄 战枫提出退婚如歌伤心

  如歌回到房间看到玉自寒坐在轮椅上背对门口,清俊的身影在斜照进来的月光里淡淡蕴出玉般的光华,如歌惊问玉自寒是在等自己吗?玉自寒对着如歌点点头,烈如歌虽然知道玉自寒是关心自己,可是还是忍不住责怪玉自寒不该仗着武功高强就背对着门口坐,因玉自寒耳朵失聪,若有人从背后袭击他势必不查而遭遇危险。之后,如歌告诉玉自寒自己决定带着银雪回烈火山庄,原因是银雪得知了战枫和她之间所有的事情,如果是个敌人的话她宁愿将敌人养在身边,烈如歌讲完自己的决定静静地望着玉自寒,他好怕玉自寒会拒绝自己,岂料,玉自寒微笑点头同意,他从小就没有办法拒绝这个小师妹的任何要求。玉自寒对这个身份不明的银雪始终心怀疑虑,于是来到品花楼后花园见银雪询问他去烈火山庄的真实意图,银雪却告诉玉自寒自己和烈火山庄的庄主烈明镜是旧相识。

  玉自寒告诉烈如歌需要尽快赶回烈火山庄,可烈如歌心内却很紧张想拖延一日是一日,玉自寒不得不告诉如歌如果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因为战枫已经提出退婚了,烈如歌面露痛苦之色,她认为战枫可以不要自己,但是必须亲自告诉自己。

  烈如歌临行前想跟有琴泓道别,岂料,有琴泓张口就叫大小姐,很显然早已知道她的身份,而花大娘对她也是面露微笑,此时烈如歌才发现原来他们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难怪自己能那么轻易进到品花楼,她一时居然迷茫了,不知道品花楼多少是真又多少是假。

  烈如歌一行启程返回烈火山庄,临行前,黄综将静渊王府的令牌给了风细细,并传达玉自寒的话一定帮她查明冤情,有事可持令牌去静渊王府找黄综,风细细自是感激不尽。烈如歌向花大娘辞行,花大娘坦言她来的时候就知道待不长的,微笑送她离开烈如歌欲上车与玉自寒同乘一辆马车,却听到银雪呼唤歌儿,他希望歌儿能跟自己同坐一辆马车,烈如歌却直接上了玉自寒的车,银雪也舍弃自己的马车来到玉自寒马车前,下人呵斥银雪不许上车,烈如歌却微笑让银雪上车,银雪心满意足跳上马车。

  雷惊鸿找到刀咧香告诉她霹雳门的二夫人要杀银雪,看得出刀咧香钟情与银雪,于是和刀咧香结盟查出那些人为什么要杀银雪,只有这样才能保护银雪,两人一拍即合追上玉自寒的车马,声称要亲自护送他们回烈火山庄,顺便拜会烈火山庄的庄主,玉自寒点头同意。

  沿途众人休息,如歌体贴地照顾玉自寒,并不忘分玄簧一些吃的,银雪虽然让有琴泓安排了好吃的,可是没有如歌的美食也变的索然无味,银雪将美食分给了刀咧香和雷惊鸿一众人等。

  次日清晨,烈如歌一行来到烈火山庄外,自烈火山庄内走出一队人,依次站好,神情恭敬,望着烈如歌和玉自寒眉宇间自有说不出的喜悦,众人齐喊恭迎小姐、玉少爷回庄,众人的声音亮如洪钟,都穿着红色的衣服,似朝霞一般,使整个烈火山庄霎时沐浴在欢快的气氛之中。正此时,烈明镜走出来宠爱地看着多日未归的女儿,烈如歌扑向父亲怀中撒娇,烈如歌问战枫为什么没来接自己,烈明镜解释战枫此时正在练功,可能不知道她回来。当烈明镜看到银雪面露惊讶之色,感叹公子容颜不变。来到大厅,烈明镜告诉如歌自己和银雪是旧相识,烈如歌按照辈分应该叫一声叔父,银雪慌忙阻止如此称呼,认为自己没那么老。银雪告诉烈明镜自己此番来是为了履行和烈明镜多年的约定,烈明镜让姬惊雷安排银雪入住梨院,约定的事情私下再谈。烈明镜让裔浪安排刀咧香和雷惊鸿入住厢房。这个烈火山庄以前和暗河宫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多年前,烈火山庄大败暗河宫,从此世上再无暗河宫,烈火山庄也就此成为天下第一庄。

  待众人去休息,独自留下烈如歌和烈明镜,烈明镜关心地问烈如歌在品花楼的收获,烈如歌惊讶与父亲怎么知道自己去了品花楼的事情,烈明镜问烈如歌为什么不怀疑是玉自寒告诉自己的,烈如歌自信地说玉自寒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烈明镜称赞烈如歌信人不疑人才能成大事。之后,烈明镜叫出了一个女孩子,烈如歌认出这个女孩正是碧儿,烈明镜告诉烈如歌这个碧儿是青龙堂的三堂主,身份特殊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姬惊雷告诉银雪这个梨院以前住的是一位仙人,因此那里的梨花常年不败,自那位仙人离去之后银雪是第二位入住的客人,姬惊雷吩咐下人好好伺候银雪,态度恭敬诚恳,因为他知道能入住这里的人,一定是庄主非常在意的尊贵客人。而雷惊鸿和刀咧香的情况就不尽如人意了,被带到了一个简单的院落,只有一间房,两人合住在一起,这让刀咧香非常不满,可是为了银雪只得忍了,雷惊鸿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烈明镜得知烈如歌内心深处依然深爱战枫,他想去找战枫逼迫战枫这个月就娶如歌,如歌却劝烈明镜她希望战枫无论如何都亲口告诉自己,即使退婚也亲口告诉自己,不希望有丝毫为难之意,烈明镜心疼地将烈如歌揽在怀里。

  烈如歌来后山找正在练剑的战枫,她欣喜若狂地叫着战枫的名字,告诉战枫自己回来了,战枫停下练剑回头看向如歌,如歌跑向战枫,低声地问战枫是否想自己,她告诉战枫自己一直在想战枫,想战枫是否吃的好,睡的好。战枫一把搂过如歌,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如歌也回应着战枫。正当烈如歌以为战枫还是深爱自己的时候,战枫却突然推开了如歌,并嘲讽如歌在品花楼也没学到什么本事,不过如淡而无味。烈如歌气的打了战枫一巴掌,质问战枫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对待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不是莹衣让他变成这样的,她相信战枫是喜欢自己的。如歌抓住战枫的手告诉战枫烈明镜已经同意他们的婚事了,战枫却甩开了烈如歌的手,明确地告诉如歌自己会退婚,之后,转身离开,任凭烈如歌如何呼喊,战枫也没有回头。

  姬惊雷来找战枫告诉战枫烈如歌带回的花魁,深受庄主的尊重并住进了梨院,战枫让姬惊雷放出话去查一下这个银雪的来历。姬惊雷向战枫道喜,他告诉战枫师傅让战枫这个月跟烈如歌成婚,战枫非但不欢喜反而说自己现在喜欢的是莹衣,对如歌再无任何情谊,不会同意娶如歌的,这让姬惊雷非常生气,他清楚地记得三年前两人订婚时候大家多么高兴,战枫兴奋地和姬惊雷喝酒到天亮,他绝对不相信战枫就此变心了,那个莹衣也和如歌没有可比性,娶了如歌等于拥有了天下第一庄。此时,莹衣正巧路过听到了这一切,为了表示自己对如歌已经死心,战枫抱起了莹衣走向房间。

  蝶衣在烈如歌房间喋喋不休的埋怨她,不该一回来就去找那个狼心狗肺的战枫,当初走的时候也一声不吭,害的大家担心。烈如歌被埋怨的无话可说,只得求薰衣帮自己说情,薰衣却告诉烈如歌自己没办法说情,当初烈如歌离家出走蝶衣担心她出事,漫山遍野地去寻找,泪不知道流了多少,听及此烈如歌安慰二人自己绝对不会那样了。

  薰衣是丫鬟的总管,她故意抽走了战枫那里不少丫鬟,还说担心怠慢了战枫所以安排蝶衣伺候,战枫对于薰衣的安排表示同意。蝶衣来到战枫的别院故意让莹衣多干活,为了自己的大小姐出气,莹衣自认是战枫的丫鬟洗衣做饭都是分内之事。

  烈如歌来找银雪问他怎么得到战枫的心,银雪却说自己当初说能帮她是骗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混进山庄躲避仇家追杀,烈如歌生气银雪骗了自己要赶走他,银雪却并不担心,他觉得烈明镜是自己的故交,此时自己是走是留由不得烈如歌说了算,烈如歌情绪低落的说既然银雪不愿意说实话,自己也不强求,正要转身离开,却被银雪叫住,银雪告诉烈如歌像战枫这样的男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任谁也无法改变。

烈火如歌第4集剧情介绍

  莹衣阴谋害如歌战枫信以为真 玉自寒当众宣布向如歌求婚

  如歌站住脚步坐下,她告诉银雪自己和战枫也曾快乐过,彼此也曾牵肠挂肚,直到有一天战枫带回了一个楚楚可怜的莹衣,如歌也曾想过放弃战枫,可是她又担心战枫如果有苦衷呢,如果他只是让人一时迷惑,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战枫,这种心碎的感觉是银雪所不能比的。而银雪此时的内心何尝不是一种心碎的感觉,他对如歌一直都是这种牵肠挂肚的感觉,可是又不能说,银雪开口劝如歌放弃战枫,找回一段曾经的感情比放弃它要难上百倍。银雪说出了烈如歌内心的真实想法,事实上烈如歌去品花楼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所以只能用了最笨的办法,捧出自己的真心,赌战枫心里究竟有没有自己,如果有自己的话必定不会伤害自己,如歌低头不语。

  雷惊鸿来梨院找银雪,正好在门口碰到情绪低落的如歌走出来,他以为烈如歌被银雪欺负了,告诉烈如歌还不如她的婢女蝶衣呢,蝶衣就把莹衣欺负够呛,烈如歌慌忙离去。雷惊鸿跟银雪谈买卖,他希望银雪帮自己留在烈火山庄,雷惊鸿告诉银雪他早就知道二夫人派人追杀银雪的事情,他可以保证烈火山庄的人从此以后不再追杀银雪。银雪笑了笑说听起来不错的买卖,于是交给雷惊鸿一瓶毒药,吃下去之后貌似中毒,可是大夫查不出病因的。

  烈如歌来找薰衣和蝶衣,质问她们怎么对待莹衣的,薰衣告诉如歌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才让莹衣洗衣服的,烈如歌却说她们如此做只能让战枫更讨厌自己,转身离开了,薰衣和蝶衣随后追赶烈如歌。

  雷惊鸿担心药吃下去起不来,因此诱骗刀咧香吃下去,自己则将药随手丢弃,刀咧香知道被雷惊鸿耍了,追着揍雷惊鸿。

  如歌和薰衣蝶衣一起来找莹衣,莹衣已经将衣服洗好了,如歌看到柔弱的莹衣想帮助她拿洗衣盆,莹衣却突然跪下求如歌不要抢走自己的衣服,并说天黑之前洗不完这些衣服就会被赶出去。这一席话让如歌三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歌小心地安慰莹衣,欲伸手帮莹衣接过洗衣盆,却不料莹衣突然出手点中如歌胳膊上的穴道,而自己趁势倒在地上假装昏过去,如歌惊讶于莹衣居然会武功。此时,战枫突然出现扶起莹衣,蝶衣上前告诉战枫莹衣是假装的,却不料战枫突然出手打伤蝶衣。如歌质问战枫为何打伤蝶衣,战枫却说如歌打伤自己的人,他就打伤如歌的人,这才叫公平。如歌解释自己是被莹衣点了穴道,战枫认为烈如歌身受父亲真传怎么可能被人点中穴道,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这让如歌非常伤心,欲上前和战枫理论,却听到玄簧叫自己,抬头一看玉自寒正和玄簧在桥上,玉自寒向如歌轻轻摇摇头,如歌不再吱声,战枫抱起莹衣离去。

  如歌和薰衣扶着蝶衣送往玉自寒的竹院,她不希望烈明镜知道这件事而担心。战枫将莹衣放在床上,安慰莹衣好好休息,自己却跌坐在椅子上,看着打伤蝶衣的手,面露痛苦之色。

  姬惊雷听闻蝶衣和薰衣被送往竹院一路奔跑至此,可是想起师傅教诲,竹院是烈火山庄的禁地,除非玉自寒同意否则任何人不得入内,他只好驻足站在竹院门外。直到亲眼看到如歌三人走出来,姬惊雷关心薰衣来竹院,要知道这里邪性的很,姬惊雷对薰衣的关心可见一般。薰衣责怪姬惊雷的好兄弟战枫打伤蝶衣,生气地陪同如歌离去不理会姬惊雷。

  薰衣和蝶衣都劝如歌放弃战枫,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更何况他也不在意如歌。薰衣告诉如歌堂主和香主们马上就回来了,必须打气精神来,不要因为一个小阴谋影响了心情。如歌表示自己不会在叔叔伯伯面前丢脸的。

  烈明镜找战枫谈话,问及他和如歌之间的小矛盾,战枫却说都是因为如歌伤了自己的女人引起的。烈明镜问战枫从小到大都和如歌感情很好,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战枫却说直到遇到了莹衣他才知道如歌只是小师妹而已,烈明镜劝战枫离开莹衣,并承诺将烈火山庄交给他,不想却遭到战枫拒绝,战枫让烈明镜以后不要再提此事,否则他会带着莹衣离开烈火山庄,至于烈如歌他相信以后她一定能找到爱她的男人,一席话让烈明镜气愤不已,而烈如歌躲在外面听了个清楚明白,烈明镜欲安慰烈如歌,烈如歌让父亲什么都不必说,伤心落寞的离开。

  裔浪带人给刀咧香看病,刀咧香呕吐不止,裔浪调了两名婢女来伺候,并安排人在门口盯紧了这里的情况。薰衣突然出现拦住裔浪的去路,问及宫女的事情,裔浪告诉薰衣因刀咧香突然生病,所以调人来照顾,忘记知会薰衣了,薰衣认为自己是职责所在,婢女调动她必须问一下,希望裔总管不要介意,虽然裔浪表面客气,可是看着薰衣离去的背影,裔浪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

  各路香主堂主前后来到烈火山庄,战枫告诉众人烈明镜此时在闭关修炼,还是跟往常一样由自己主持会议,五日后庄主设宴款待大家。其中有人问及战枫和烈如歌的婚事是否将近,战枫却说只谈公事。此时,玉自寒突然来到,众人皆惊,要知道玉自寒从来都是不问世事的。烈如歌听说玉自寒也参与了会议,意识到有可能是烈明镜的安排,慌忙带着茶点来到会客大厅。慕容堂主送给烈如歌一个礼物,告诉烈如歌自己可能赶不回来参加俩人的婚礼了,因此提前送上礼物。战枫正欲说明自己跟烈如歌已经解除婚约了,玉自寒却突然开口说话,告诉众人自己已经跟庄主提亲了,看到玉自寒居然会说话现场众人惊讶不已。烈如歌紧张地来到玉自寒跟前,玉自寒接着说自己提出求婚可是遭到了师傅的反对,战枫和如歌有婚约在,而他们俩的婚约才是师傅最大的心愿,因为玉自寒突然说出此番话,战枫未能说出解除婚约的话。

  晨会散去,烈如歌叫住玉自寒,紧张地问玉自寒刚才的话不会是真的吧,玉自寒不愿看到烈如歌心里难过,告诉烈如歌一切都是假的,稍后他自会向师傅解释刚才的事情,烈如歌猜想玉自寒之所以那样说是为了让自己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难堪,她想送送玉自寒,玉自寒却告诉如歌接下来他要谈的事情她不会感兴趣的,因此决定自己前往。

  玉自寒和战枫来到议事间等候烈明镜,战枫告诉玉自寒如果真想和如歌提亲就必须等自己解除婚约之后,玉自寒警告战枫善待烈如歌,如歌轻易解除婚约就会被江湖人耻笑,笑他始乱终弃,不念师恩,不顾大局,否则也不配将来执掌烈火山庄,战枫怒怼玉自寒配不配执掌烈火山庄不是他说的算。

  姬惊雷为了两位师兄的事情而烦心,没有留意到薰衣进来不慎打翻了薰衣端的东西,赶紧道歉。薰衣问姬惊雷是不是因为晨会时候玉自寒让战枫难堪而烦忧,姬惊雷表示战枫从小就对自己非常照顾,而两位师兄之间以前从不争执,可是最近却闹到如此程度,担心战枫拒绝烈如歌的婚事会影响到他继任烈火山庄,薰衣则认为姬惊雷太向着战枫,生气离去。碧儿却在此时端着东西进来,她告诉姬惊雷自己是新来的丫鬟专门负责伺候姬惊雷。

  山崖下,战枫在大雨中练剑,心里也是痛苦至极。莹衣打着伞来劝战枫回去,战枫察觉到如歌也打着伞来到,于是抱起莹衣离开,留下如歌独自雨中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