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7集剧情介绍

  银雪带如歌平安镇开烧饼铺 玉自寒耳疾虽治愈却中毒

  银雪和烈如歌来到路边茶棚喝茶,隔壁桌两个汉子夸赞烈如歌貌美,多有调戏的意味。这种感觉让银雪非常不爽,他使用法术让对方的茶壶倒出的水结成冰,吓得两人顾不上喝茶,以为大白天遇到鬼,慌忙逃跑。

  店家告诉银雪和如歌不要去平安镇,绕道走最好,那里最近总是江湖人收商贩的钱,导致物价飞涨,所以平安镇所有的物品包括住宿都非常昂贵。听及此,烈如歌打算就去平安镇,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就告诉烈明镜,让他查此事,江湖事江湖管,不能让江湖人在那里乱收费,银雪则认为走马观花的看一日是什么也查不出的,两人商量在平安镇开店打探情况。

  银雪和如歌来到平安镇,银雪出高价买下了烧饼铺子,他让如歌在里面做烧饼,自己则在外面卖烧饼,并戏称自己为烧饼公子,这让烈如歌发出阵阵甜笑,银雪搂着烈如歌的肩膀甜蜜的说这才叫只羡鸳鸯不羡仙,烈如歌则认为这个银雪没有一点正形。

  烈明镜告诉赶来报信的黄综,银雪曾经救过自己的命,也救过烈火山庄,是一个足以信任的人。此时,裔浪来报说青龙堂传回口信,大小姐已经到平安镇,烈明镜让裔浪亲自跑一趟断雷庄,找谢庄主多多暗中照顾。黄综表示立即将银雪的事情告诉玉自寒,并向烈明镜告辞赶去平安镇保护烈如歌。

  银雪知道烈如歌不会做烧饼,专门请来两个师傅教烈如歌。不日,烧饼铺正式营业了,烈如歌正要点燃鞭炮却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声称要帮烈如歌点燃鞭炮,小男孩正式断雷庄庄主的小孙子谢小风,此番正是受了爷爷的派遣来到烈如歌身边,专门负责盯着烈如歌的一举一动回府禀报,烈如歌对于这个谢小风非常喜欢。雷惊鸿也来到烧饼铺,不停的吃烧饼,明明非常好吃,嘴上却说是要帮烈如歌消灭这些卖不掉的烧饼。

  姬惊雷看到战枫又喝多了,叫醒他之后告诉战枫目前烈如歌正在平安镇,那里是天下无刀城的地盘,天下无刀城对烈火山庄向来都是虎视眈眈。闻及此,战枫顿时没了酒意,让姬惊雷传话给青龙堂每日三次汇报平安镇的情况。

  玉自寒耳疾痊愈,听到了风刮树叶的莎莎声,小桥流水的涓涓之声,玉自寒正在兴奋的到处倾听这种天籁之音,突然,口吐鲜血晕倒了。众人抓住正欲离开的二夫人,将其关起来质疑她下毒所致。二夫人对此却是一点不知情,认为是欲加之罪。

  医生诊断玉自寒实乃中毒,玄簧欲审问二夫人却被玉自寒阻止,他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银雪和如歌觉得为了自己店铺的开张,附近的街坊邻居为了自己都忙乎了大半夜,因此想表达感激之情,如歌说不如多做些烧饼给大家送去,银雪却一直盯着碎碎念的如歌发呆,如歌忍不住问银雪为什么要盯着自己看,银雪脱口而出说因为如歌美。之后,银雪意有所指的说就等天黑了, 烈如歌却不明白银雪说的什么意思。

  晚上,银雪用缥缈功夫变幻出很多宫灯,并召集大家出来欣赏,表达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多和美的宫灯都很开心,如歌也非常感动。

  刀咧香欲悄悄溜出去找银雪他们,却被刀无暇阻止,刀无暇责怪刀咧香和如歌以及雷惊鸿走的太近,而天下无刀城想称霸武林最大的敌人就是烈火山庄和霹雳门,因此命令她如果没有自己的允许不可以踏出天下无刀城半步。

  战枫得到线报说银雪每天都跟如歌住在雪记烧饼铺,昨夜银雪更是买来上千盏灯挂满整条街道,就是为了博大小姐一笑,周围的人都认为两人是私奔的小两口,看到此战枫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纸。

  银雪连夜为如歌雕刻了一个印章,并将印章扣在如歌手背上,告诉如歌这个是食用颜料,可以印在烧饼上,每天限量500份,如歌担心数量太少,银雪却认为物以稀为贵,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同时也会让周围的街坊生意好起来,毕竟客流比生意更重要。如歌对银雪的生意经钦佩不已,银雪却假装看如歌手背上的印章跟如歌越贴越近,此时,雷惊鸿和谢小风来到,也都想要这样一个印章。银雪告诉众人今天休息一天去天下无刀城逛一逛,雷惊鸿和谢小风也闹着一起去。

  无刀城,银雪和如歌一行来到一家酒楼,得知刀咧香就在这个酒楼上面喝酒,雷惊鸿让谢小风悄悄溜上楼抢刀咧香一个物件跑下来,刀咧香一路追赶谢小风下楼却看到了银雪和如歌以及雷惊鸿,如歌请刀咧香有空到自己的烧饼铺做客,岂料,刀咧香却突然翻脸,让银雪他们两日内离开平安镇。之后,刀咧香派人砸毁了烧饼铺,邻居都劝他们离开平安镇,如歌觉得事出蹊跷,刀咧香绝对不是这种无理取闹的人,银雪告诉如歌刀咧香此举只是希望他们尽快离开平安镇,目的也是为了保护他们。

烈火如歌第8集剧情介绍

  谢庄主被杀战枫隐瞒真相 烈如歌欲进灵堂被战枫阻

  刀咧香因为想帮助如歌他们离开故意派人砸了烧饼铺,此举动遭到刀无暇和刀无痕的责骂,刀咧香认为不该跟烈火山庄为敌,如果让烈如歌得知无刀城私收暗税后果很严重。刀无暇让刀咧香闭嘴,并提醒刀咧香重复说一遍父亲是如何死亡的。刀咧香说父亲当年称霸天下,后来被烈明镜和战飞天不顾江湖道义联合起来在泰山之顶以二对一打败了,自此以后才有了烈火山庄,而刀咧香父亲因为丢失了第一的称号抑郁而亡。刀无暇让刀咧香牢记父亲的仇恨,之后命她退下。刀无痕担心刀咧香这个举动打草惊蛇,断雷庄一定会出面了,岂料,刀无暇根本没把一个断雷庄放在眼内。

  断雷庄,谢庄主跟自己的女婿曹仁秋商谈无刀城私收税银的事情,谢庄主认为烈火山庄的青龙堂消息灵通,遍布天下,而无刀城不止是在平安镇私收税银,在其他地方也有,可为什么却没有一点消息传到烈明镜耳朵里,只能说明烈火山庄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从中作梗,如果自己贸然将事情报告上去,非但不能传到烈明镜耳朵里,还有可能引火烧身。谢庄主的女婿曹仁秋劝岳父一起带着谢小风撤离,谢庄主却认为这里的百姓需要自己绝对不能走,谢庄主对曹仁秋大发雷霆,声音也越来越大,庄里巡逻的人都奇怪从未见过庄主发这么大的脾气。

  入夜,烧饼铺内来了两拨黑衣人,被雷惊鸿给打发走了,为了保护如歌雷惊鸿就睡在如歌房外。银雪在屋子里貌似看书,却突然飞出一刀射向房顶,被躲在房顶的黄综接到,银雪飞身上房称赞黄综武功高超,自称普天之下能接到自己飞刀的人只有10个人。黄综告诉银雪自己是奉玉自寒的命令贴身保护如歌的,银雪也担心如歌安全,让黄综寸步不离的保护如歌,万一自己有个疏忽照顾不到如歌,导致她受伤就不好了,黄综表示自己定会以命相护。

  次日,如歌正在店里忙就听雷惊鸿来告诉她,断雷庄的谢庄主被杀了。而此时的烈火山庄得到消息,烈明镜派遣战枫去查明原因,临行前,烈明镜叮嘱战枫不要让自己失望,并欲言又止想告诉战枫关于战飞天的事情,可最终未能说出。待战枫离开之后,烈明镜告诉裔浪如果有一天自己将庄主之位传给战枫,希望他能全力辅佐,如果战枫做了有违道义的事情对他也不必留情,裔浪领命。

  断雷庄内刀无暇带人守住灵堂,不许任何人进去,谢小风和父亲也被阻拦在外面,对谢小风父子的解释则是要等烈火山庄的人来,因为很有可能杀死谢庄主的人就是断雷庄的人,所以驻守灵堂的人才不能是断雷庄的人。看着恃强凌弱振振有词的刀无暇,谢小风父子无奈只好离开灵堂门口。对于谢庄主突然被杀,街面上的人议论纷纷,说是谢庄主得知了刀无暇的秘密。所以才被刀无暇所杀,得罪了刀无暇被杀,这个刀无暇真叫狠。旁边的人却说真正狠的不是刀无痕,而是烈明镜,就如当年的战飞天一样,死的那叫一个惨。如歌正想一听究竟那人却不敢继续说了,担心烈火山庄的青龙堂听到引火烧身。

  谢小风来到烧饼铺,如歌将小风带到房间休息,刀无痕却带着人赶来将谢小风带走,口口声声说是烈火山庄派人来查谢庄主死因,在查清楚谢庄主死因之前禁止任何人出山庄,如歌无奈只好任他们带走小风。

  如歌写了封信让新哥带给玉自寒,想让玉自寒帮忙查清楚谢庄主真正是被谁所杀。玉自寒收到信之后让玄簧传口信给刀无暇,如歌有人让如歌卷入这场风波,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玉自寒由于毒伤未愈,加上关心如歌,着急之下咳嗽不止,玄簧欲照顾玉自寒却被他赶去传口信,此时在他心中任何事也无法和如歌的安全相比。

  蝶衣得知平安镇发生命案,担心如歌的安危,慌忙带着如歌喜欢吃的东西直奔平安镇。入夜,蝶衣才来到烧饼铺,差点被黄综误当成杀手给灭了,幸亏雷惊鸿及时出手阻止,误会才得以解除。至此,如歌方才知道原来黄综受玉自寒之命已暗中保护她多日。

  次日,战枫和蝶衣共骑一匹马,带着烈火山庄的人来到平安镇,如歌虽然已经听蝶衣说战枫来查案的事情,可是看到战枫的时候还是难以掩盖内心的慌乱。如歌将自己做的烧饼分给烈火山庄的人吃,大家都亲切地叫着大小姐,对这个大小姐的喜欢显而易见,这让莹衣看在眼里非常不舒服。如歌又刻意拿了一个烧饼给战枫,战枫看到坐在一旁的银雪将烧饼紧紧捏在手心,之后,便离开了,如歌傻傻的愣在那里。银雪为了分散如歌的注意力,故意问她索要烧饼钱,假装责怪她送出去那么多的烧饼,罚她卖一天的烧饼,如歌欣然同意,她也认为越忙越好。

  战枫来到谢庄主的灵堂查看尸体,战枫问曹仁秋得知在他来之前已经有平安镇的官府派仵作验过尸体了,结论是投毒。战枫听到结论大吃一惊,问曹仁秋是不是不会武功,曹仁秋告诉战枫自己以前是个教书先生,入赘到断雷庄,由于身体不好,因此从未习武,副庄主只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战枫质问刀无暇对尸体的结论,刀无暇确定谢庄主是让人投毒而亡,并且是慢性毒药,战枫心内惊讶,如果说曹仁秋不会武功看不出谢庄主是被震碎五脏而亡,没有理由刀无暇也看不出来,战枫正要质疑刀无暇的结论,刀无暇却展开扇子故意给战枫看,战枫看到扇柄上赫然写着暗河宫三个字。此时,烈火山庄的慕容堂主和凌堂主赶到,要求解剖尸体验尸,战枫却告诉众人自己已经验过了,是中毒而亡,为了不打扰老庄主的在天之灵不需要再验尸了。谢小风却站出来大声说反驳这个结论,他年纪虽小但是练过武功,看出爷爷是被震碎心脉而亡,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会说爷爷是中毒而亡,曹仁秋担心孩子太小不懂事惹怒战枫,慌忙拉住小风,告诉他战枫少爷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结论。谢小风大声斥责自己的父亲胆小懦弱,不会武功看不出爷爷的死因,却还拦着自己不让说话,于是,哭喊着跑了。

  谢小风来到烧饼铺找烈如歌,告诉她自己父亲的真实死因,雷惊鸿正欲带着谢小风去断雷庄找战枫,却被烈如歌阻止,烈如歌认为战枫是父亲派来的,如歌质疑战枫就是质疑烈火山庄。烈如歌打算自己带着谢小风去断雷庄,银雪问烈如歌此时还能信战枫吗?烈如歌肯定地回答可以。

  烈如歌带着谢小风来到断雷庄,要拜祭老庄主借以查看真实的情况,却被战枫阻止,战枫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灵堂,包括烈如歌。烈如歌问战枫能否给江湖一个公平的结果,战枫表示自己会秉公办理的。

  烈如歌回到烧饼铺,告诉众人自己并未见到老庄主,但是战枫答应自己会秉公办理的,银雪再次问如歌此时还相信战枫?如歌肯定地回答相信,银雪一语不发起身回房关上房门。

  断雷庄内,刀无暇送走玉自寒的人,此时,刀无痕来告诉刀无暇战枫派人抓了曹仁秋。刀无暇认为战枫干的好,并告诉刀无痕此事玉自寒已经知道,必须速战速决,让刀无痕放话出去就说断雷庄私自收暗税被自己查明,庄内的人见事情败露起了内讧,庄主被人投毒杀死。曹仁秋被战枫下令让人带下去那一刻还高喊着要见战枫一面,他始终相信战枫能给自己公道。房间内的战枫,此时听着外面的叫喊声,心内五味杂陈,正欲冲出,却听到一个声音在叫枫儿,一个红衣人提醒战枫不要忘记自己的父母,战枫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回答红衣人说枫儿明白,这个神秘的红衣人正是暗河宫的宫主暗夜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