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9集剧情介绍

  为小风报仇如歌战枫大战 遭人毒害玉自寒性命堪忧

  烈如歌来断雷庄找战枫,烈火山庄的慕容堂主提前一步出门迎接住了烈如歌,他告诉烈如歌曹仁秋已经认罪,承认自己多年投毒杀了老庄主,并且私收暗税。慕容堂主希望烈如歌不要质疑战枫,烈如歌却认为只要是自己有疑虑的地方,自己就可以提出质疑,包括质疑自己的父亲。

  谢小风偷偷来到帮着曹仁秋的房间解开帮着他的绳子,曹仁秋却不想逃跑,他觉得一旦逃跑了就变成了畏罪潜逃。谢小风却告诉曹仁秋自己听到战枫的人说故意栽赃陷害给他,不逃也是死,曹仁秋不得已跟着小风一起逃出门外,莹衣悄悄来到门外看到了这一切。

  烈如歌在大厅面对所有的证词和证言,依然不相信这个结论。她坚持要见曹仁秋当面询问,慕容堂主和凌堂主认为烈如歌是对他们的质疑坚持不肯让烈如歌见曹仁秋,烈如歌无奈拿出烈火令,命令战枫必须带出曹仁秋,并且要一干人等全部到场,自己要亲自审问。战枫非常惊讶烈明镜居然将烈火令给了烈如歌,无奈之下只好去带曹仁秋,此时却接到报告说是曹仁秋畏罪潜逃了。战枫扭转头责怪烈如歌,此时是否还会为了一个孩子质疑自己,烈如歌一时无语,甚至觉得有点对不起战枫。战枫说烈如歌是为了自己退婚的事情,所以才故意让自己难堪,并不听烈如歌任何解释地说要带回曹仁秋给烈如歌当面审问。

  烈如歌从断雷庄出来,等在门外的雷惊鸿得知曹仁秋畏罪潜逃,根本就不相信,整个断雷庄高手如云,一个不会武功的曹仁秋是不可能逃出去的,一定是战枫故布疑阵想杀人灭口,烈如歌恍然大悟慌忙去追赶。

  战枫带着人追上逃跑到树林的曹仁秋父子,战枫带走谢小风暗示手下杀死曹仁秋,谢小风被带走责怪战枫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此时,暗夜罗突然出现责怪战枫心软,以风一样的速度抢走了小风,并杀死了他。战枫生气地指责暗夜罗不该心狠手辣连孩子都不放过,暗夜罗却说放了孩子就是留下他日复仇的种子。守在树林外的人只见战枫抱着小风出来,树林里面则一阵炸药声响,随之烟尘滚滚冲出树林,战枫告诉众人,树林里所有的烈火山庄的人和曹仁秋都死在了树林里,并命令所有人不许将看到炸药的事情说出去。

  烈如歌追赶到树林,却看到战枫抱着小风,伤心绝望的烈如歌抽出随身的鞭子,让战枫拔刀。战枫却说烈如歌不是自己的对手,此时的如歌哪顾得了这许多,只想教训杀了小风的凶手。如歌不停地向战枫挥鞭,逼战枫拔刀,战枫且战且退始终不肯拔刀,黄综、雷惊鸿和蝶衣也在此时赶到,战枫被烈如歌一掌击中前胸,烈如歌还要继续攻击,莹衣见状上前用身躯护住战枫,战枫却转身将莹衣护在身下,反手一掌打在如歌肚子上,如歌口吐鲜血倒地。众人扶起如歌抱着小风回到烧饼铺,小风却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如歌伤心地昏死过去。

  战枫回到断雷庄回想自己被烈如歌打伤的一掌,惊讶于烈如歌的功力什么时候增长的这么高了。凌堂主此时来报说是已经将断雷庄的弟子全部解散,这个宅子由天下无刀城接管。

  银雪温柔地将如歌放在床上,为如歌治伤。如歌逐渐清醒过来,银雪将如歌揽在怀中安慰她,如歌非常沮丧且伤心,本来她想为小风报仇,可到头来却闹个笑话,如歌哭诉着自己的没用,想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不想让自己那么没用。银雪抱着如歌心疼不已,他安慰如歌只要如歌肯留在自己身边,他一定帮助她,只要如歌在自己身边,他就能保证不让任何人伤到她,如歌在银雪怀中安然睡去,银雪看到烈如歌胸口处红光闪闪,心内不由的再想封印一旦有裂痕就很难在愈,也只能尽力延长一些时日,银雪对着如歌的红光处输送真气,直到红光慢慢消失不见。

  刀咧香躲在假山后面听刀无暇和刀无痕要杀害玉自寒的话,却不料被两人发现有人偷听,正在危急时刻,香儿带着点心来到替刀咧香解围。刀咧香感激香儿的帮助,香儿却说都是为了如歌,希望刀咧香以后能注意点,刀无暇已经对她的行为颇有微词了,刀咧香点头称是。

  入夜,一群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孩均红纱遮面,手持灯笼来到平安镇,这里的看着这些灯笼居然和之前银雪送给他们的一样,拦住询问灯笼的出处,被告知灯笼是暗河宫的幻术幻化而来,凡人买不来的。一行人来到烧饼铺,来人告诉银雪暗河宫的宫主已经出关了,宫主得知缥缈的主人住在这里,又知道烈大小姐受伤因此带来了上好的伤药。

  雷惊鸿问黄综暗河宫会不会卷土重来,且面露担忧之色,蝶衣却认为只要有烈火山庄在,就不必担心暗河宫。雷惊鸿告诉蝶衣一个传闻,当年烈明镜借暗河宫之手杀了战飞天,一席话惹来蝶衣大发脾气,认为雷惊鸿是在骗人,烈火山庄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烈如歌想为断雷庄翻供,银雪却告诉如歌目前所有的认证都已经不在了,物证都是指断雷庄私收暗税,凭着烈如歌一张嘴是没有人相信的,现在所有人都相信战枫是对的,断雷庄是罪有应得,如歌却苦恼,她做不到当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如歌怀疑是天下无刀城的人杀了谢庄主,银雪劝如歌等待时机,如歌有十足的把握就不给对方翻身的机会,可是如果没有把握之前切不可打草惊蛇,如歌无奈至极,但也只能听银雪的。银雪想带如歌去缥缈,并坦诚自己是缥缈的主人,如歌很奇怪一个缥缈的主人却跑去开青楼,银雪告诉如歌自己是为了等她,对此如歌却不相信,她觉得在品花楼之前从未见过面,怎么可能会等自己呢,但是她却同意跟银雪一起去缥缈。

  如歌和银雪众人将小风火化安葬了,之后,如歌带着小风的骨灰来到断雷庄,希望小风能回到自己家。此时里面已经换了主人,守在门外的人不肯放他们进去。刀咧香突然出现要求只要打败她就可以放一个人进去,雷惊鸿主动请缨对战刀咧香,打斗中刀咧香悄悄告诉雷惊鸿让他转告烈如歌玉自寒快死了,雷惊鸿假装被打败了,刀咧香要过小风的骨灰要自己拿去安葬,并赶走了众人。

烈火如歌第10集剧情介绍

  为玉自寒如歌银雪分道扬镳 银雪为爱暗中护送烈如歌

  雷惊鸿在蝶衣的手掌心写下霹雳门的暗符,告诉蝶衣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搓热双手显示暗符,这样霹雳门的人就会救她。蝶衣问雷惊鸿自己是不是有个哥哥,那个胎记是不是雷惊鸿骗人的说法,雷惊鸿告诉蝶衣她的确有个哥哥,也是霹雳门的人,一直没说是因为看到如歌和蝶衣感情很好,不想打乱她现在的生活,蝶衣告诉雷惊鸿自己以后再也不问哥哥的事情了,因为她曾发誓要和山庄共存亡。

  雷惊鸿将刀咧香的话转告给烈如歌,烈如歌关心玉自寒安危一定要去看玉自寒,银雪却抓住烈如歌的手阻止她去,银雪告诉烈如歌此去洛阳就会卷入江湖风波,将永无宁日。烈如歌问银雪是不是知道什么,银雪却隐瞒不说,只是一味地拉着烈如歌的手阻止他去,烈如歌心急恼火,警告银雪如果再不放手就会对他出手,银雪伤心不已,质问如歌是不是忘记自己的好了,怎么就为了不让她去洛阳跟自己动手,烈如歌说自己记得银雪对自己所有的好,但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拦自己去找玉自寒,这事关玉自寒的生死,自己不能不去,银雪放下了如歌的手,问如歌即使死也要去洛阳吗?银雪请求如歌不要去洛阳,他可以将如歌送往缥缈三年,三年之后还她一个太平盛世,到了那时候如歌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怎奈如歌心系玉自寒安危,坚持冒雪赶路。

  眼见雪越下越大,如歌和蝶衣、黄综不得不在一个山洞中休息。而烧饼铺内的银雪心内也是焦急万分,雷惊鸿还不停地说着雪大路滑,雪崩之类的话,银雪起身离开不听雷惊鸿絮叨。

  雷惊鸿带人来到烈如歌休息的山洞外,但是并不进去,而是命令属下次日一早务必清出一条下山的路,众人领命而去,雷惊鸿却笑笑,认为有个妹妹的感觉还真麻烦。

  银雪坐在烧饼铺外,街道上铺满了白雪,和他的衣衫形成一色。深夜的街道静悄悄的,透漏出那么一丝诡异,在白雪茫茫的街面上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身影,一步步如鬼魅一般来到银雪对面,看到来人,银雪说19年的闭关修炼终于还是见面了,只是不知道此番见面谁胜谁败。来人正是闭关修炼19年的暗夜罗,暗夜罗和银雪几乎同时出手攻击对方,最终暗夜罗不敌银雪败下阵来,一路逃向断雷庄,来到庄外为避免被人看到,将刀无暇的近身侍卫人杀死,刀无暇和刀无痕闻声而出,看到暗夜罗恭敬地参拜宫主。

  刀咧香发现刀无暇的近身侍卫离奇死亡,不仅担忧起来,她真的想不明白刀无暇究竟在做什么,先是断雷庄,后是玉自寒,现在连自己的近身侍卫都离奇死亡。

  烈如歌三人一觉醒来发现道路已经被雷惊鸿清理干净,心内非常感激,纷纷向雷惊鸿道谢,并希望以后能在遇到他,雷惊鸿却开玩笑地说不愿意再碰到烈如歌,每次碰到她都没好事,众人一片欢声笑语,而此时银雪则一身白色斗篷雪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玉自寒坐在轮椅上和玄簧闲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玉自寒告诉玄簧自己这辈子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一个酸字。玉自寒五岁时候就被送去烈火山庄,虽然隐瞒身份,可是那里的人都很尊敬自己,也没有什么朋友,直到八岁那年,战枫给了烈如歌一袋酸梅,烈如歌拿着酸梅去给玉自寒,并教玉自寒说话,每吃一个酸梅就说一个酸字,一连吃了16个酸梅,玉自寒听到第一个声音就是这个酸字,从那以后如歌经常找玉自寒玩,经常念歌词给玉自寒听,玉自寒逐渐从看不懂人说什么到能跟上如歌说话的语速,后来,如歌就想听玉自寒的声音,玉自寒无法发音,为此如歌哭了一夜,玉自寒心疼如歌努力练习发声,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叫了如歌的名字,尽管声音很难听可是如歌却非常开心。想到这些童年往事,玉自寒越发想念如歌,看着风铃念着如歌的名字,突然又剧烈咳嗽起来,玄簧知道玉自寒心内非常思念如歌,劝玉自寒写信让如歌来看他,玉自寒却担心如歌的安危坚决不肯让她来。

  如歌刚到洛阳城就被有琴泓拦住去路,打探银雪的下落,如歌告诉有琴泓自己已经跟银雪分道扬镳了,目前因有急事暂不跟有琴泓细说了,之后,如歌快马加鞭赶往静渊王府。

  静渊王府内,轮椅上的玉自寒有些昏昏欲睡,似乎听到了烈如歌的声音,玉自寒以为尚在梦中。当真切的感到烈如歌就在身边时,玉自寒听着烈如歌的声音犹如世界上最美的旋律,他让烈如歌转过去背对自己说话,玉自寒一直都希望自己能用耳朵听到如歌的声音,如歌责怪玉自寒答应自己的话不算数,居然把自己弄的那么瘦,听到这些玉自寒内心温暖如春。烈如歌想趁机给玉自寒把脉,玉自寒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玉自寒不想让烈如歌为自己担心。

  烈如歌以为玉自寒是旧疾发作,每到冬天就会身体发虚,只要吃得下就没有问题,于是亲自给玉自寒做了烧饼,玉自寒本来吃不下更多烧饼,可听到烈如歌说自己做的烧饼不好吃,所以师兄才吃的少,为了能让如歌开心就多吃了几块烧饼结果引发吐血。玄簧忍不住责怪如歌,平日里玉自寒连半块糕点都吃不下,可是如歌却让玉自寒吃下那么多,如歌也自责不已,本以为让玉自寒多吃点是为他好,没想到会让他吐血。烈如歌让玄簧惩罚自己,玄簧嘴上说不敢,可是面上仍有责怪之意,烈如歌心内也深深地自责,拿起桌子上的刀划伤自己的手,告诉玄簧她用自己的血弥补玉自寒的血,玄簧无语。玉自寒心疼如歌的手,赶出了玄簧和黄综,独独留下如歌查看伤口。如歌希望玉自寒能跟自己说实话,玉自寒却左右而言他,不肯吐露半字,他不想自己挚爱的女孩卷入宫廷斗争之中,说话间,玉自寒又吐出一口鲜血。烈如歌心痛地望向玉自寒,质问玉自寒此时还不打算告诉自己实话吗?难道真的旧疾发作吗?难道就丝毫不怀疑是中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