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11集剧情介绍

  玉自寒病情加重病因不明 雪衣王归来皇帝大宴群臣

  玉自寒告诉如歌自己没有被下毒,赤璋的医术高明如果中毒是不可能看不出的,玉自寒说浑身没有痛感,只是觉得浑身发冷,睡觉的时候尤其的冷,身体犹如死人一般僵冷,如歌伸手摸了一下玉自寒的手发觉刺骨冰凉,不由面上一惊,如歌心痛不已伸手握住了玉自寒的手。之后,让玉自寒平躺着用烈火拳为玉自寒发功取暖,玉自寒安然睡去。

  御医向皇上回禀此时的玉自寒身体犹如七旬老人,且体内阴寒之气非常奇怪,怕是时日无多了,纵有妙手回春对此也是无可奈何,皇上心痛感慨玉自寒的母妃离世留给自己唯一的骨血就是玉自寒,而老天现在也要带走他的玉自寒。

  如歌向玄簧了解玉自寒的病情经过,本以为玉自寒是中毒,可玄簧却说赤璋尝试了各种方法均未发现玉自寒是中毒,如歌觉得很纳闷为什么刀咧香却说玉自寒是中毒呢,如歌向玄簧提出见一下这个二夫人,玄簧认为这个二夫人敬阳王,让如歌去见的时候不能露面。黄综出面入牢房审问二夫人,二夫人认为自己没有下过毒,即使静渊王真的出事了也跟自己无关。

  敬阳王受霹雳门主要求出面来见静渊王,敬阳王认为二夫人已经治愈了玉自寒的耳疾,留在府中也没什么用,请求玉自寒放了二夫人,玉自寒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二夫人下毒,因此只得放了二夫人。

  银雪回到品花楼,此时的品花楼已经非往日可比,有琴泓告诉银雪现在里面的姑娘都是花大娘花大价钱买来的,之前走水一次,死伤不少人。银雪让有琴泓驾着马车带自己进宫,并交给有琴泓一道圣旨,若是碰到有人拦截就出示圣旨,来到宫门口守门大将看到圣旨,命令众人打开城门,并说皇上早有旨意,如果车上这位入宫可不必下车。

  银雪一路畅通来到皇帝面前,看到银雪皇帝道真不愧是缥缈人,至今都容颜不改,即使说银雪不来宫中,他也打算去请银雪出山了,随后向银雪讲了玉自寒的事情。原来玉自寒小时也曾被银雪所救,皇帝告诉玉自寒那个被玉自寒所救的小皇子,因后宫争斗导致他双腿残疾,皇帝希望银雪能找到方法救玉自寒。皇帝大喜,打算立即让玉自寒进宫见银雪,银雪却认为不能让被人知道玉自寒病重的消息,否则容易引起朝廷动荡,让皇帝安排一次大宴群臣即可,在宴席上能安排看见到玉自寒即可,皇帝听从银雪安排。

  如歌细心地照顾玉自寒,认为最近玉自寒睡觉的时间少多了,玉自寒说自己现在也觉得身体好多了。玉自寒呆呆地看着如歌,他夸奖如歌真的长大了,如歌反问玉自寒是不是觉得自己变美了,玉自寒深情的看着如歌说如歌一直都很美。如歌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她告诉玉自寒自己最近经常照镜子发现长的一点都不像父亲,有可能长的像母亲,可惜一直没见过母亲的画像。玉自寒却突然觉得身上发冷,如歌慌忙上前握住玉自寒的手关心玉自寒哪里不舒服,玉自寒却笑说是因为如歌刚才的话才觉得冷,如歌发觉玉自寒是笑话自己,生气地打了玉自寒一下,玉自寒反手握住如歌的手质问她就是如此照顾病人的吗?如歌发觉玉自寒握着自己的手慌忙抽了出来。

  玉自寒告诉如歌自己要看奏折让他先出去,如歌拿着茶壶走了说是帮玉自寒倒壶茶来。如歌刚走出门,玉自寒就控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而此时的如歌也觉得有些异样,将茶壶交给迎面走来的蝶衣回转身去看玉自寒,却发现玉自寒用银针扎自己的手腕,如歌大吃一惊,撸起玉自寒袖子一看手腕处布满了针眼,烈如歌恍然大悟,责怪玉自寒就是这样让自己不睡觉的吗,就是为了让自己不担心才这样做的吗?如歌对此既生气又心痛,她怪玉自寒什么事都不告诉自己,不让自己为他分担,玉自寒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

  如歌看着躺在床上的玉自寒心痛难当,流着眼泪给烈明镜写了一封信,将玉自寒的病情写在信上,希望烈明镜能帮到玉自寒。之后连夜赶往青龙堂口让人将信息传递出去。

  有琴泓劝银雪不要插手玉自寒的事情,玉自寒命有琴泓退下,自己静静地坐在床榻陷入沉思,仿佛有无尽的心事和愁绪。

  圣旨传到静渊王府,说是雪衣王归来皇帝要大宴群臣,命玉自寒带着烈如歌一同入宫,为雪衣王洗尘。

  皇宫内丝竹声声,热闹非凡,烈如歌挨着玉自寒坐着,烈如歌称赞玉自寒现在的装扮简直就是翩翩美王爷,玉自寒被如歌称赞自是开心。如歌察觉玉自寒不适出门帮玉自寒找黄综要毛毯,却被景献王看到,景献王看到烈如歌就喜欢,得知是玉自寒的师妹,烈明镜的女儿,仍声称要找个机会单独相会,根本不把玉自寒放在眼中。

  众人见过雪衣王,玉自寒和如歌却赫然发现这个雪衣王竟然是银雪,诸位皇子按照皇帝的要求逐一向雪衣王敬酒,到玉自寒的时候,银雪却说玉自寒精神不济,可让他身边的烈如歌敬酒。岂料,玉自寒摘下手上扳指戴在烈如歌手上,向皇上请命要选定烈如歌为妃,皇帝非常高兴,因为对玉自寒的宠爱,皇帝早就下令玉自寒的婚事他自己做主,只要他喜欢不论出身皆可做王妃,银雪只得祝玉自寒和如歌幸福。而景献王却认为自己喜欢的女人自己一定得到,至于玉自寒想娶烈如歌也得有命娶才行。

  银雪让皇帝请玉自寒后殿为他看病,玉自寒说自己是往年旧疾,欲拒绝银雪,银雪却说玉自寒婴童时就曾救过他,不在乎多救一次,玉自寒非常惊讶自己曾被银雪救过。银雪为玉自寒检查之后发觉是中了寒咒,银雪面色凝重为玉自寒输送内力,之后让玉自寒离去,他告诉皇帝玉自寒的病已是无药可救。

  玉自寒从后殿出来见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烈如歌,烈如歌关切地问玉自寒见皇帝的情况,玉自寒面上却痛苦不堪,让人赶紧送自己回府再说,言毕,一口鲜血吐出来,玉自寒昏死过去。

烈火如歌第12集剧情介绍

  暗夜罗阴谋欲害银雪 战枫无奈下聘娶咧香

  烈如歌看到玉自寒吐血而归,心下着急,带着黄综急匆匆进宫欲打探消息,得知这场宴会其实就是为玉自寒刻意安排的一场宴会,实际为了给玉自寒看病,公公告诉烈如歌方才雪衣王为了给玉自寒诊治,也伤了元气回寝店休息了。如歌拿出静渊王赠送给自己的扳指命令公公带自己去见雪衣王,来到寝殿银雪确认了雪衣王就是银雪,质问银雪刚才除了为玉自寒治病还做了什么,此言一出让银雪很生气,银雪认为如歌怀疑自己对玉自寒做了什么事才导致玉自寒病情加重,如歌解释自己不是怀疑银雪,她告诉银雪自幼就和玉自寒一起长大,所以很担心,银雪根本不相信烈如歌的解释,一把拉过烈如歌低声埋怨烈如歌居然为了玉自寒怀疑自己,对自己耗损内力去救玉自寒却毫不感激反而责怪,烈如歌低声解释自己真的不是怀疑银雪,银雪非但不听烈如歌解释反而强吻了烈如歌,烈如歌欲挥动拳头打银雪,却看到银雪哀怨的眼神,银雪请烈如歌千万不要跟自己动手。烈如歌真的无法再对银雪动手,而是向银雪解释,自己只是担心玉自寒的身体,她担心玉自寒随时都会死去,所以得知银雪为玉自寒看病特意来找银雪打听玉自寒的病情。闻听此言,银雪不忍再看如歌难受,告诉如歌玉自寒得了寒咒,刚自己用内力催动了他体内的符咒,才会让他出现病情加重的情况,明天自然就会醒过来,但是也活不了几天了。

  银雪告诉如歌现在寻常药物已经救不了玉自寒,唯一能救他的只有自己,烈如歌问会不会因此伤到银雪,银雪反问如歌如果会伤到自己的话,烈如歌还会不会求自己救玉自寒,烈如歌肯定地告诉银雪不会,她不愿意救了一个人伤另一个人。银雪问烈如歌是否爱玉自寒,烈如歌忍不住眼泪流出来,她告诉银雪自己拿玉自寒当她的亲哥哥,玉自寒从小身体不好,她就总想照顾玉自寒,希望给玉自寒最好的照顾。银雪看到梨花带雨的烈如歌,让烈如歌求自己,如歌立刻明白了银雪是有办法救玉自寒的,但是又担忧银雪的身体会为此而受伤,银雪笑言自己是缥缈传人不可能有事的。

  银雪告诉如歌自从她离开之后自己就一直跟着她,直到宴会上想让烈如歌给自己敬酒想消消心头气,但是玉自寒却横加阻拦,反而还当众宣布婚事,这让自己更加生气。烈如歌告诉银雪他让自己敬酒在常人眼中看来这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如果换做在烈火山庄或许就揍银雪了,银雪才恍然大悟,认为自己是品花楼待久了造成了误会。所有的误会解释清楚,银雪似笑非笑地看着烈如歌,让烈如歌求自己救玉自寒,看到烈如歌恳求自己,银雪很开心立刻同意救玉自寒,但是还需要烈如歌陪自己去一个特别的地方,烈如歌开心地点头答应,因为玉自寒能得救烈如歌喜极而涕,银雪将烈如歌揽入怀中。

  银雪发现了玉自寒的寒咒就是那个玉盏的问题,玄簧告诉银雪那个玉盏正是景献王送给皇帝的,银雪认为景献王太了解皇帝了,知道他得了那个宝贝一定送给玉自寒。烈如歌希望能拿着这个玉盏找皇帝告状,银雪却说自从玉自寒中寒咒之后,这个玉盏就是普通的玉盏了,不能作为证据。而能让玉自寒拜托被陷害的命运只能让玉自寒远离朝堂,银雪告诉如歌玉自寒的母妃得宠,怀孕时候就被人暗害,导致玉自寒出生便聋哑,后期又因为宫廷斗争宫女将玉自寒推下马导致玉自寒残疾,烈如歌从未听玉自寒提过这些事,还以为是天妒英才呢,此时烈如歌心中更是心疼玉自寒。银雪让众人退出去,他为玉自寒治疗,而黄综和玄簧都颇为担心,反而是如歌对银雪深信不疑。

  暗河宫,暗夜罗和刀无暇都在分析银雪会不会救玉自寒,暗夜罗对此不担心,他认为银雪是个天生的情种,为了烈如歌他一定会救玉自寒的。刀无暇认为无论救不救对他们暗河宫来说都是好事,不救玉自寒势必会让烈如歌再也不理会银雪,而玉自寒一死朝中也会大乱,银雪若救了玉自寒身体必定大受损伤,也正是杀他的好时机。暗夜罗称赞刀无暇玉盏就是一步好棋,此时刀咧香被人押进来,刀无暇询问刀咧香为什么会来到此处,刀咧香告诉刀无暇是看到有人押着大批金银来到这里,担心有人图谋不轨所以一路跟踪而来。暗夜罗看出了刀无暇的弱点就是亲情,暗夜罗并不相信刀咧香的话,他告诉刀无暇其实刀咧香早就怀疑刀无暇了,要处死刀咧香,刀无暇恳求暗夜罗放了刀咧香,暗夜罗询问战枫的意思,战枫也认为罪不至死,暗夜罗却让战枫娶了刀咧香,并为战枫生下孩子这样就会死心塌地为暗河宫服务,而战枫娶了无刀城的三小姐也有利于他坐稳烈火山庄的位置。

  银雪救醒玉自寒,玉自寒感谢银雪救命之恩,银雪告诉玉自寒现在并未解除他的寒咒,只是为他续命几天而已,接下来让玉自寒听清楚自己的话,因为这个不但关乎玉自寒的性命也关乎银雪的性命。银雪告诉玉自寒暗河宫的阴谋,并要玉自寒配合自己演一出戏,玉自寒郑重地点了点头。

  银雪从房间出来告诉如歌自己一定会救玉自寒的,只是需要带着如歌去取一味药,如歌不放心玉自寒进去向他道别,如歌欲将扳指还给玉自寒,玉自寒却让如歌留下扳指,如歌无奈只好同意。

  战枫回到烈火山庄,脑子里反复想着暗夜罗的话,此时青龙堂送回烈如歌的信,战枫想打听信的内容被青龙堂主拒绝,并表示信件只能给裔浪和庄主。之后,裔浪出来接过信件,战枫行至院内见到烈明镜从里面走出来,烈明镜要求跟战枫过招,只能动动拳脚,不用武器不用内力,两人过招之际,战枫想起了年幼时候和师傅过招的情形。烈明镜也心内充满温情,他让战枫随自己进屋好好聊聊,岂料,战枫却向烈明镜提出娶刀咧香为妻的要求,烈明镜问战枫是否想清楚了,如真的娶了刀咧香那将来跟如歌再无可能,战枫思虑良久,点头说自己想清楚了。

  烈明镜问裔浪最近可有洛阳的消息,如歌可有消息传回,裔浪绝口未提如歌来信的事情。烈明镜让裔浪安排去无刀城为战枫下聘。

  银雪和如歌来到山上,在山洞中躲避风雪,却看到山庄的人押着一些货物去无刀城,烈如歌让众人到山洞避雪得知这些人正是为战枫去下聘的人,婚期定在初二,烈如歌闻讯后案子伤神,手中抚摸着那些聘礼上的红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