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13集剧情介绍

  刀咧香拒婚被软禁无刀城 银雪如歌平安镇度除夕

  如歌正在伤感却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笛声,走出山洞一看银雪正在吹笛,笑说以为银雪只会弹琴呢,银雪告诉如歌修行辛苦所以多学点东西打发时间。如歌突然发现有人暗中跟踪自己,银雪告诉如歌这些人跟了自己很久了,如歌此时才明白银雪为了守护他们才一直在洞外的。

  银雪带着如歌回到烧饼铺,如歌问银雪为什么来这里取药,银雪却说来这里是取治疗自己心病的药,当初如歌为了玉自寒将自己扔在烧饼铺,他为此很伤心,所以回来这里找治疗自己心病的药。如歌却担心玉自寒的病,银雪安慰如歌王府需要改造一下,等到为玉自寒治病的时候玉自寒身体比较虚弱,王府需要装一些机关避免遭遇不测,所以他们需要在烧饼铺住上一些日子。如歌闻言只好同意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但是不能耽误给玉自寒治病。银雪很开心,让如歌去准备做烧饼,烧饼铺又开业了,整条街的人都来恭贺这对新人,认为他们肯定消失这段时间是举行婚礼去了。

  邻居王嫂还特意送来了大红喜字,如歌刚要解释两人不是夫妻关系,银雪却把王嫂叫到一边,假装可怜兮兮的样子,恳求王嫂不要将两人是夫妻的事情大声嚷嚷,悄悄告诉街坊邻居就可以了,因为他和如歌是偷跑出来的,自己身无分文的,烈明镜反对二人成婚,烈如歌陪同自己一起逃到这里,王嫂看着银雪的可怜样一点也不怀疑他的话,反而安慰银雪。如歌看到王嫂对自己的笑就怀疑银雪肯定说了自己什么话,银雪就是不肯承认,反而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称赞如歌的手艺高超做饭好吃,如歌拿他也没有办法。之后,银雪亲自为如歌倒上酒,并称赞如歌现在脾气变得很好,早上他当众说如歌是自己的娘子,如歌也没有生气,如歌告诉银雪他一直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哪能总跟他生气呀。银雪闻言大喜,问如歌是不是答应做自己的娘子了,一直嬉皮笑脸恳求如歌能跟自己做夫妻,如歌转头不理银雪,银雪又追向另一面继续问,如歌用手挡住脸不让银雪看到自己的脸,命令银雪坐下,银雪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微笑,而如歌用手挡着的脸也露出了微笑。

  刀无暇来到刀咧香房间劝她嫁给战枫,并说是为了完成父亲称霸武林的遗愿,只有和烈火山庄联手才不至于被烈火门赶上,并下跪恳请刀咧香成全,刀咧香也跪下恳请刀无暇不要让自己嫁给战枫,刀无暇无奈,只好走出房间和刀无痕商量如果到出嫁之日刀咧香还不答应,就绑着她上花轿,以后也就认命了。

  雷惊鸿听说刀咧香要嫁给战枫非常着急,径直跑来无刀城见刀咧香,却被香儿告知刀咧香准备待嫁,此时不能见客人,雷惊鸿无奈只好离开,刀无暇走出来称赞香儿做的好,并让香儿称自己为城主,等到刀咧香出嫁那日就是自己继任城主之时。

  如歌让银雪陪着自己来到小风的坟墓前,如歌告诉银雪自己听到战枫要结婚的消息就会想到小风,一想到当初战枫杀了小风,烈如歌就无法坦然面对。银雪劝如歌眼见不一定为实,更何况当时只看到战枫抱着小风从树林出来,或许有别的事情发生呢,如歌正要继续问,银雪却突然不肯说了,而是一改正经的样子换成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埋怨如歌总是提别人,如歌责怪银雪每次一提到正经的事情他都变得不正经。

  银雪看着烈如歌的脸回想起那个情侣如歌的相遇,当时自己打败了如歌带的所有人,假意用那些人的命要挟如歌,只为让如歌亲自己一口。想着想着,银雪扔掉手中的伞走向如歌,并夺过如歌的伞也扔在地上,又想再次强吻如歌,岂料如歌早已有了防备,捂住银雪的嘴唇,趁机飞上树枝坐在那里,银雪恍若在梦中,呆呆的看着如歌。

  如歌就这样在树枝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天黑了,如歌从树林出来看到银雪就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笑话如歌还以为她会睡到大年初一呢,如歌面上一惊问银雪怎么知道自己睡着了,银雪坏坏地笑了,如歌慌忙捂着自己的嘴,问银雪是不是又对自己做什么了,银雪笑而不答,就留给如歌自己去猜。

  银雪和如歌来到大街上发现年三十的晚上这里居然静悄悄的,家家都黑着灯,唯独烧饼铺亮着灯。原来银雪让街坊邻居都到家里热闹,目的是为了让如歌大年三十过的开心,银雪为大家弹奏一曲助兴,烧饼铺内一片热闹景象。

  烈火山庄此时却是冷清异常,没了如歌自然少了欢乐,烈明镜让薰衣坐在如歌的位置上一同过年,烈明镜告诉薰衣自小山庄长大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女儿,更何况早晚都是要和姬惊雷成亲的,姬惊雷心内自然欢喜,而战枫却看不到一丝笑容,自顾自的饮酒。

  待夜深人静,如歌站在银雪门外问他明天真的要走了吗?银雪问如歌是不是舍不得,如歌低低的嗯了一声。银雪告诉如歌如果舍不得就不管任何事情跟着自己远走高飞,如歌问银雪为什么开品花楼,银雪告诉如歌自己曾跟她说过就是为了等她,等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忘了自己还活着,如歌问银雪究竟有多久,银雪说从如歌没出生开始就等着她了,如歌认为银雪又不正经了,不相信他的话,转身离开要去睡觉了。而银雪却自言自语道自己说的话句句属实,只是她不肯相信罢了,银雪想到自己带着受重伤的烈如歌去师门求助的事情,突然病发浑身寒冷,烈如歌听到响动冲进屋询问银雪情况,银雪谎称自己是练功受伤所致,如歌用烈火掌为他取暖,直到银雪恢复精神。

  如歌问银雪救玉自寒真的没有问题吗?银雪说自己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如歌表示不相信银雪的话,银雪却说自己从未骗过如歌,如歌列举出来银雪曾骗自己说会帮自己的,结果却没帮,现在说带自己取药却把自己带来烧饼铺,银雪一时无语,反说如歌这个女人记仇,也不再跟如歌多说废话假装困了,一头倒在如歌的腿上睡去,如歌看着银雪脸上洋溢着幸福,不忍推开他。

烈火如歌第14集剧情介绍

  雷惊鸿被追杀躲进品花楼 银雪吸寒咒被暗夜罗杀

  次日,银雪一觉醒来发现如歌躺在身侧,很是开心,做起来端详着如歌的脸,如歌此时睁开眼,银雪称赞其美人如玉,并问如歌心里现在有自己了吗?如歌转身欲下床却被银雪点了穴道,银雪帮如歌穿上鞋子,如歌觉得从未见过有人点上别人的穴道就是为了给人穿鞋的,银雪笑言让如歌记住自己,世上只有自己一个这样的,随后解开烈如歌的穴道,银雪去找马车要带如歌回洛阳。

  雷惊鸿遭遇黑衣人追杀,幸亏躲在烈火山庄的车马队低下,才得以逃过一命,雷惊鸿把这个恩记在了烈如歌身上,并发誓有一天一定报答。

  霹雳门的二夫人斥责回来报信的人办事不利,既然伤了雷惊鸿居然还让他跑了,那人担心将来被门主责罚,二夫人却说自己教训雷惊鸿多时也没见门主说话,不必担心,让属下把雷惊鸿捆绑回来。

  雷惊鸿跑到品花楼找到凤凰藏了起来。二夫人来到霹雳门门主的房间告诉他雷惊鸿跟找他的人打起来了,又跑了,现在已经命人去抓了。门主认为雷惊鸿就是个不听话的逆子,就该抓回来,对这个孩子也是非常不满意,可惜他和二夫人的孩子当年不慎丢失了,否则现在也该和烈如歌年龄差不多了。

  凤凰帮雷惊鸿送信物给烈如歌,此时烈如歌尚未回来,蝶衣跟随凤凰来见雷惊鸿,雷惊鸿告诉蝶衣打伤自己的人就是霹雳门的人,让她转告烈如歌一定要小心二夫人。临行前,蝶衣托凤凰照顾雷惊鸿。凤凰让雷惊鸿娶了自己报答自己的相助之情,得知雷惊鸿并不喜欢自己,凤凰只要求名分而已,不需要雷惊鸿爱慕自己。

  蝶衣把雷惊鸿的话转告给刚回来的如歌,如歌被银雪安排回来找玉自寒,听从玉自寒的安排,她很纳闷从何时开始玉自寒和银雪居然有了这种默契,玉自寒告诉如歌因为有共同的敌人,如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到心内发慌。

  银雪将品花楼给了花大娘,剩余的所有产业都交个有琴泓看管,有琴泓请银雪三思,他认为银雪本身就有寒毒,现在如果吸了寒咒在身上如何受得了,银雪让有琴泓放心。

  静渊王府内所有人都喝下了玉自寒的汤水,并调了兵马守护王府,如歌安排蝶衣跟着黄综,届时黄综可以救她。王府的动静早已传到二夫人那里,她认为今天就是杀银雪的最好时机。银雪在房内为玉自寒疗伤,让如歌用烈火掌护住所有的灯,如果灯灭了那么玉自寒的命也就没了。

  入夜,二夫人带着人杀入王府,却中了诱敌之计,待二夫人一行冲进房间时都中了毒,蝶衣不仅称赞玉自寒聪明,原来之前玉自寒让他们服下的汤水就是这些毒的解药。而玉自寒和银雪此时也不在王府,而是被转移到他处疗伤,二夫人认为玉自寒身体不好一定走不远,让人赶紧去查。

  银雪将寒咒吸在自己身上,冰霜染白了他的眉发,霜布满了他的脸,为了避免烈如歌担心,银雪强撑着身体告诉如歌自己没事,让她送玉自寒回府。待如歌走后,银雪体力难支倒在地上。

  二夫人一路跟随有琴泓来到银雪所在之地,一掌击倒有琴泓,闯进屋内看到银雪虚弱的躺在地上,银雪强撑身体让自己站起来,二夫人挖苦银雪从未见到如此虚弱的银雪,这简直就是自己见到最稀奇的事情。银雪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悠悠地说着自己见过最稀奇的事情就是二夫人得知暗夜罗爱的是别人,所以用发簪插在胸口十六下,而且还知道当年是谁放走了二夫人的师姐。二夫人摸不清银雪究竟现在还有多少能量,不敢贸然动手,而是不停试探银雪,银雪本想强壮镇定逼走二夫人,可惜多年的仇恨让二夫人不能轻易放手,她猛然出手用衣带缠住银雪的脖颈,银雪虚弱不堪被二夫人拉扯倒地,二夫人大笑不止,认为终于报仇的时机到了,或许还可以重获暗夜罗的心,正欲杀了银雪,岂料烈如歌突然返回从后面一剑刺向二夫人,二夫人立时倒地。

  如歌心疼地跑向银雪,责怪银雪欺骗自己说没事,可现在却如此虚弱,看到银雪满面寒霜,如歌为银雪输送烈火掌帮他取暖,银雪却让如歌赶紧离开,二夫人却突然又站起来,笑言居然有人跑来送死。如歌为了保护银雪阻挡二夫人的攻击,终不敌二夫人被打败,正当二夫人欲杀死银雪的时候,如歌胸口的封印红光再次闪现,如歌凝聚浑身之力挥拳打向二夫人脸部,只听二夫人一声惨叫捂住了脸。

  如歌趁机带着银雪逃跑,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半山腰,只见一团黑烟迅速袭来,银雪推开如歌被黑烟卷向天空,如歌随后叫喊着如歌的名字追赶着。

  暗夜罗抓走银雪,他告诉银雪只有死才能让如歌记住他,因此他成全银雪,一掌打向银雪的胸口,如歌仿佛心里感应到这一幕,心痛的望向四周。